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西方領養家庭不願面對的真相:中國兒童遭拐賣牟利

近年來,西方家庭從中國領養孩童的趨勢持續增加,單以美國為例,2012年領養中國兒童的數量接近3000名。經有心人士調查,發現很多孩童係遭拐騙賣到國外以賺取巨額差價的。

編譯_吳達

選擇離開中國的美國科技作家和電影製片查理.卡斯特(Charlie Custer)創辦了非盈利網站2non.org,致力報導中國的社會問題。近日他在《大西洋月刊》發表文章,探討了中國境內兒童遭綁架及非法買賣的嚴重情形,這些兒童大多被不知情的美國家庭領養,而中共執法人員不僅未協助焦急的中國父母,反而阻撓及威脅他們不得對外揭露或訴請公眾協尋。

美國家庭領養中國孩童趨勢增加

文章中提到,美國家庭近幾年從中國領養孩童的趨勢持續增加,居住在俄亥俄州擔任治療師的坎迪絲(Rose Candis)數年前從中國孤兒院領養一名中國兒童,為了完成小孩尋找親生父母的願望,在2011年千里迢迢從美國來到中國,但得到的答案令她難以置信。

經過多方努力與連絡,並且遠赴當初領養孩子的廣東韶關市親自查訪後,坎迪絲發現她領養的孩子並不是孤兒,而是孤兒院從他處買來的。領養當時所有的人事物,包括文件上註明的「撿到這名孩童的人」、孤兒院給她「一罐孩子出生地的泥土」、以及領養當天「孤兒院舉辦溫馨感人的活動」等等,全是假的。坎迪絲極度失望,無言面對孩子。

中國兒童遭拐賣情況嚴重

文章說,在中國,小孩被拐騙的事件頻仍。太原市劉里清(Liu LIqin,音譯)的兒子三年前失蹤,當時只有兩歲。孩子失蹤當天,他雖然馬上到派出所報案,但警察以失蹤尚未滿24小時而拒絕協尋。最後劉先生在自家胡同口的監視錄像中,看到一名男子帶著他的孩子沿著窄小的胡同往前走的模糊畫面。

劉氏夫婦與絕大多數孩子被綁架的中國父母一樣,在孩子失蹤後,當地警察沒有提供任何協助,甚至要他們自己去找,如果有找到任何線索,再告訴警察。多年來劉先生從未放棄尋找,嘗試各式方法,但都無功而返。劉先生有時會與其他有同樣狀況的父母,一起去街道放置孩子的照片,呼籲路人幫忙協尋,但經常會引來警察的關切,並且遭到驅離。

坎迪絲與劉里清倆人雖然來自不同國家,但過去幾年都為了孩子耗盡精力尋找真相,然而都毫無所獲。

中國兒童遭到非法拐賣及受領養議題,在中國已是相當普遍的嚴重問題。中共政府雖然已注意問題的存在,但不願意公開討論,也不願意公布遭拐賣與領養的兒童數量。因此,在中國這是個禁忌話題。另一方面,因為這個問題也關係到西方成千上萬領養中國兒童的家庭——單以美國為例,2012年領養中國兒童的數量即接近3000名——因此,即使在中國以外的地區,這也常常是很多人不願面對的話題。

沒有人知道每年中國兒童被綁架的確切數字,或者這些兒童有多少比例最後是被中國家庭或外國家庭領養。更令人驚訝的是,文章作者採訪了一些美國領養家庭,有些領養家庭相信所領養的中國兒童是被有心人士販賣牟利的。

坎迪絲在前往中國尋找領養孩子的親生父母前,曾諮詢「研究中國」(Research China)機構。該機構創辦人史岱(Brian H. Stuy)在審視了坎迪絲孩子的檔案文件後,告訴坎迪絲,她所領養的孩子,很可能與2005年爆發震撼美國領養家庭的中國湖南省及其他省份大量嬰幼兒被拐賣的事件有關,因為她孩子的孤兒院是韶關的曲江社會福利研究院(Qujiang Social Welfare Institute),在該事件爆發後,該所經手的領養案件即顯著減少。

中國警方協尋態度冷漠

文章說,中國的警察通常對於兒童失蹤報案採取不理不睬的冷酷態度,不會積極調查。在此情況下,失蹤兒的家長只好自力救濟,但往往陷於與地方執法官員相左的困境,因為他們只要在公共場合籲請民眾幫忙協尋,就會遭遇來自官員的壓力,要求他們不得聲張,或者在得到許可前不准去其他地方,也不准去北京上訪。即使他們能克服困難到北京上訪,不僅得不到任何答案,還會被拘留。

在中國社會,即便有人知道孩童是被綁架的,也鮮有人會指出來,而即使幼小的孩子懂得告訴周遭的人自己不住在這裡,也不會有人理會。

美國有必要修改TVPRA法案

坎迪絲失望地回到美國後,決定找到解決中國兒童被拐賣問題的方法。透過多方詢問後,她找到促請國會將領養販賣人口(sale for adoption)納入「人口販運受害者保護重新授權法案(TVPRA)」適用範圍的組織。

雖然找到這個組織,但坎迪絲仍然面臨問題。根據美國的法律,她小孩的情況無法歸為拐賣的犯行。部分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採取較為廣泛的定義,但在美國,兒童遭到綁架、運送、販賣到孤兒院、直到最終以偽造的文件被領養,由於不涉及色情或強迫勞動,因此依美國法律,並不構成TVPRA規範的非法交易兒童的罪行。

坎迪絲認為美國有必要修改TVPRA,將「為領養目的販賣兒童」納入非法交易兒童之定義,以善盡美國在《海牙跨國領養公約》(Hague Adoption Convention)下的義務。經過數個月在國會的多方奔走,坎迪絲仍在繼續努力;另一方面,大多數領養家庭及相關機構對她的提案沒有興趣,因為他們擔心會因此失去所領養的孩子。

中國兒童領養涉及巨利

坎迪絲面對困難的原因之一與「利益」有關,因為中美之間的兒童領養已是一筆大生意。依美國領養機構公開的價碼,領養一名中國兒童的費用大約是2萬美元,中國的孤兒院通常花500美元非法買入兒童,並且從領養父母收取5000美元,轉手間即可賺取4500美元的差價。

依美國國務院的估計,中國境內每年約有2萬名兒童遭到綁架,而從中國領養的兒童,史岱認為超過四分之三涉及詐欺或非法交易。

雖然中共政府在爆發有關非法販賣兒童的零星醜聞後有所行動,但相關的貪腐、非法交易及濫權等情形仍然猖獗。史岱說,除非在中國爆發全國性的販童醜聞,否則很難引起眾人的關注。此外,如果美國領養家庭出於擔心失去孩子持續漠視這個問題,每天仍將至少數十名中國兒童遭到綁架,而劉里清尋回孩子的希望將更加渺茫。◇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