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大陸律師界徵簽 籲廢除最新網路惡法

?"
大陸律師界就兩高的網路犯罪言論司法解釋,發出強烈的反對聲。圖為部分連署律師,上排左至右:楊金柱、王全章、程海;下排左至右:劉曉原、黎雄兵、浦志強。(大紀元合成圖)

近日中共兩高(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對網路犯罪言論的司法解釋,眾多法律界人士認為是違法違憲是惡釋,並發起徵簽活動要求廢除,還有很多律師以個人名義向人大寫信,要求啟動對兩高網路言論司法解釋的違憲審查。

文 _ 駱亞

大陸律師界就兩高的網路犯罪言論司法解釋,發出強烈的反對聲,以建議書徵集簽名。目前律師界的舉措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壓。微博上開始大量刪除相關言論。有律師警告中共當局,當理性反對者在網路上沒有立足之地,留給憤怒人群的只有街頭。也有些人擔心中共當局打壓大V之後,下一步將向律師動手。

北京律師程海、王全璋、黎雄兵等推出了公民監督建議書,「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審議廢止兩高網路犯罪司法解釋」,該徵集簽名至15日15時,隨後寄出。

建議書中,律師們認為兩高這次的司法解釋多處越權立法,應當依法監督修改或廢止。而且司法解釋大部分內容粗糙、重複,低效立釋,浪費國家司法資源。

建議書還說:「我們認為,此次立釋的主要目的,是為公安部最近打擊網路謠言的運動提供法律依據,遏制公眾對各種公權違法不滿的網路曝光、傾訴、監督、投訴、控告等行為,但僅制定幾條法釋太惹眼,故摻雜大量無意義內容掩人耳目。」

建議書還認為兩高此次閉門立釋,缺乏社會的監督和參與,導致立此惡釋,還提到應當追究違法立釋者的法律責任。

該建議書剛在微博上推出,就得到律師界同行的積極響應,龐琨律師、葛永喜律師、法律人白髮蕭蕭、王甫律師、楊名跨律師等紛紛表示算上自己一個。正當律師們熱烈回應之際,該建議書就在新浪微博上遭到封殺。

楊金柱:兩高網路言論司法解釋違憲

除了律師界建議徵簽外,很多律師以個人名義寫信給人大為網路言論自由發聲。楊金柱律師近日上書全國人大,要求啟動對兩高關於網路言論司法解釋的違憲審查。實名舉報信將郵寄給全國人大委員長和副委員長。

楊金柱還發布三點自我保護的免責聲明,並將聲明郵寄給兩高院長周強和曹建明,籲請兩高就他批評《人民日報》副祕書長、人民搜索總經理鄧亞萍和外交部發言人造謠是否屬於網路誹謗進行司法解釋。他期盼兩院院長回覆,「給楊金柱和中國近五億網民指出一條不犯罪的明路。否則,中國必須加緊修建無數的監獄。」

王甫律師生氣表示:「今天,楊金柱律師博客帳號顯示異常,諸多網民在博客上發表、轉載的律師們披露有關司法亂象的文章開始被刪。我們可以預見,當理性反對者在網路上沒有立足之地,留給憤怒人群的只有街頭。蠢貨們,醒醒吧。」

有北京人chinaspine力挺楊金柱律師依法提出「審查建議」說:「《各級人大常委會監督法》規定了對兩最高司法解釋的審查程序,公民依法提出審查建議,這是完全符合法律規定的行為,如果打壓、禁止公民依法提出『審查建議』,這是赤裸裸的違反法律、破壞法治的行為。」上海的孔濤律師認為,越權立法,說輕是篡權,說重是造反。

浦志強:起草者智商與網路不匹配

北京著名律師浦志強公開呼籲兩高盡早收回成命,他分析說:「兩高司法解釋,劃500次轉發或5000點擊如何如何,說明起草者專業素養不錯,精通刑法,不懂憲法,不懂互聯網傳播規律,要命的是智商與網路不匹配,不明白給幾億網民下套兒會很慘的。請盡早收回成命,棋聖也下臭棋,別不好意思,人民理解你。」

在兩高推出網路犯罪司法解釋的首日,北京律師劉曉原就專門寫給中共人大常委會建議信,認為「兩高」的司法解釋已經違反了中國的立法,他說:「『兩高』對涉及互聯網上的誹謗、尋釁滋事等犯罪行為,從表面上看是司法解釋,但實際上是在對誹謗等罪作法律解釋,特別是對『情節嚴重』的解釋。」

兩高司法解釋激怒網路 民間瘋揭官謠

兩高司法解釋生效之日,人們紛紛解讀五百來歷,稱兩高為「二百五」,合起來變五百。有律師還推出數學公式:最高法250+最高檢250=500,還有人乾脆直接用公式:250+250=兩高。

針對兩高的最新司法解釋,誹謗信息被轉發達500次可判刑,民間互相提醒呼籲對新華社等發的官謠大家要多多轉發,呼籲要轉死官謠,送他們去治罪。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也說:「有人說錯發新聞不屬於造謠,那麼民眾錯發消息為什麼會遭難?……何況絕大多數情況下,是因為民眾揭露了真相,所以受到打擊。腐敗官員其實是以造謠之名行鉗制輿論、堵住民口、掩蓋腐敗之實。」

浙江有民眾認為,現階段主要矛盾是人民群眾日益開啟的民智與官僚階層不斷下降的智商間的矛盾。也有律師總結說,一蠢再蠢,現在流行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