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敘利亞危機對國際社會的考驗

?"
(Getty Images)

敘利亞內戰已經持續了兩年多,本來就不安寧的中東地區受此戰火影響,地區和平又一次面臨了巨大的挑戰;各國與各種勢力相互間為了一種沒有利益的利益,在這片土地上利用宗教狂熱進行著殺戮與彼此的摧殘。敘利亞的內戰沒有被當地和平與正義的力量阻止,反而活躍了好戰派的神經細胞。

戰火仍在蔓延,甚至出現了更加可怕的局面;化學武器被用在了戰場上,可以說這是二戰之後很少出現過的場面。

敘利亞內戰導致的人員傷亡、人道危機、經濟破壞以及對鄰國的影響已經難以估量。不僅為當地帶來了破壞,也給整個世界帶來了極其負面的影響。到目前為止這場戰爭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10萬人,另有680萬人流離失所,其中200萬人逃到了國外,而敘國總人口僅有2250萬人!

眼下這種狀況還在不斷的惡化。逃難者以每天5000人的速度在增加,在這個情況下,聯合國不得不宣布,這是本世紀最嚴重的「人道主義災難」。敘利亞內戰使國際難民人數在一年中增加了10倍。周邊的鄰國也深受其害,僅在約旦就有超過51萬難民,是約旦人口的8%。只有400萬人口的黎巴嫩在敘利亞的內戰中一下子湧入了其四分之一人口數量的難民。

面對如此嚴峻的人道危機,國際社會窮於應付,聯合國提出了42億美元的募捐倡議,這是聯合國自成立以來所提出的最大數額的募捐倡議。迄今這樣龐大的數額還存在著巨大的缺口,目前俄羅斯向聯合國難民署捐助了1000萬美元,中國捐助了100萬美元,美國捐助2億2800萬美金。

此前,由於這一地區的複雜情勢,國際社會很難做出明確的干預,再加上聯合國安理會五常中有兩個不負責任大國的牽制。一些無關痛癢的譴責也好、制裁也罷,都無濟於事。另一方面,從法理上講,主權國家內部的反對力量要推翻一個合法的政府的確存在著一個界定的問題。然而,任何事物總有一個基本的價值判斷,當一國的人民大規模的起來反抗獨裁政權的時候,政府沒有協商、兼顧、合作順應民心的姿態與響應民主的呼聲,不但鎮壓,甚至採用了絕滅人性的做法時,國際社會當然有義務、有責任進行強烈的干預。更何況敘利亞化武的問題,已經超出了戰爭的概念,是對人類生存的根本挑戰,它毫無疑問的觸踏了人們可以忍耐與恪守的底線,給人們一貫擔憂的包括核武在內的禁區打開了罪惡之門。如果這種行為不予制裁,國際社會沒有明確的態度和堅決的措施,未來的衝突、戰爭就無法控制,人類將毀於自身的放任與無視。

每當國際間發生重大事件的時候,世界主流國家或者說西方各國總會以最基本的普世標準來遏制人道災難的蔓延,它們往往會站在人民的一邊。一個最好的例子就是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是美國最堅定的盟友,在中東事物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在埃及人民表達訴求時,西方世界的表現依然是站在人民的一邊,對人民的呼聲做出積極的回應。

在敘利亞問題上阿拉伯聯盟各成員國也已明確表達了對巴沙爾政權的嚴厲譴責。阿盟、歐盟等海灣國家相繼驅逐敘利亞巴沙爾政府的大使,阿盟和海灣組織以及57國伊斯蘭國家聯盟相繼開除巴沙爾政權的成員資格,並承認敘利亞反對派為合法代表。

由於當前世界經濟依然沒有快速的復甦,各國都存在一定的經濟壓力。因此,無庸諱言,出於對經濟的考量,國際社會雖有態度,但決斷乏力。可以說自二戰開始,國際社會代表了正義的力量,在法西斯面前沒有退縮,最終以人民的意志戰勝了邪惡。戰後的原帝國都經歷了文明的洗禮而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分子,為世界和平做出貢獻。整個世界在主流國家的引領下,包括政治、經濟、文化在內的各個方面都朝著積極的方向邁進,雖然,由於各種因素,尤其是宗教的因素,新文明推進的速度不盡人意,但至少沒有倒退,就連一些集權的大國也受到影響而發展了自身的經濟。在過往的近七十年中,在主流價值的引導示範下,對國際事物做出了應有的判斷和正確的干預。儘管還有微疵,但總體上為世界和平做出了積極和不可估量的貢獻。

當敘利亞終於出現了可怕的一幕:從電視畫面中看到了人們恐怖的抽搐時,當整排堆積的屍體中還有大量的兒童時,國際社會的良知在哪裡?難道僅僅因為一兩個集權國家的阻擾就停止干預?難道讓慘無人道的屠殺和暴行繼續蔓延?難道國際社會過往維護正義與和平的歷史就此不再繼續?難道在人類底線受到公然踐踏的時候國際社會仍然無動於衷?

前聯合國祕書長安南先生曾經提到過:聯合國需要改革,傳統的思維和意識需要改變,當人道災難發生時,在生命受到大規模的威脅時,生命和人權應首先獲得尊重和保護,人權大於主權才是國際社會的責任和道義。

敘利亞危機考驗著主流的價值;考驗著人類在生存面臨挑戰時的態度;考驗著世界各國真正的良知與正義。

真誠的期待國際社會採取果斷的措施積極的干預,以文明戰勝邪惡,以人民的意志戰勝集權統治,讓和平早日出現。◇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