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三峽重重危機 中共「海陸空」齊上

?"
三峽大壩最脆弱的地方,只要數十公斤炸藥,即足以造成嚴重的破壞。(Getty Images)

李克強簽署針對三峽工程的海陸空四級防衛條例,中央軍委還抽調一個團兵力4600人保衛三峽安全。如此如臨大敵,足見中共對此工程的心虛,令三峽工程隱患,再度被痛批。

文 _ 宗和

當年被江澤民強制上馬的三峽工程,目前面臨重重危機。9月16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簽署國務院令發布針對三峽工程的海陸空立體及從中央到地方四級防衛條例。此前,港媒披露,中共軍委已批准「三峽」安全特種團兵力。

中共官方9月16日報導,日前,中共總理李克強簽署國務院令,公布了《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安全保衛條例》(以下簡稱條例),自2013年10月1日起施行。條例規定,三峽樞紐安全保衛區的範圍包括三峽樞紐及其周邊特定區域,分為陸域、水域和空域安全保衛區,統一三峽樞紐安全工作,從中央、湖北省、宜昌市到三峽樞紐運行管理單位的四級安保工作協調機制。

之前,港媒《東方日報》報導稱,中共當局如此如臨大敵,據說是擔心有人炸壩洩憤,而專家則表示,大壩最脆弱的地方,只要數十公斤炸藥,即足以造成嚴重的破壞。三峽安保措施主要針對人為破壞,因為大陸近期民怨急升,倘三峽被炸將危害千萬人生命。

據悉,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的安全直接關係到下游防洪區域1500多萬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的安全,直接關係到下游防洪區域1500多萬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AFP)

三峽是重大軍事弱點

據香港《動向》8月號消息,中共中央軍委已批准由總參抽調一個團兵力保衛「三峽」安全,包括四組地對空導彈、一大隊陸軍直升機、八艘巡邏快艇、24支機動快速反應中隊等,全部兵力4600人編制。

事實上,三峽大壩不僅隱藏各種潛在的自然災害,還有軍事上面臨威脅的重大祕密。一個英國的水庫大壩專家哥爾特斯密斯哥爾特斯密斯(Goldsmith)曾表示,打擊對方的水庫設施,是國際軍事較量和國內政治較量的一種手段。在這軍事較量和政治較量中,大壩是被對方打擊的或被對方威脅的對象,擁有大壩的一方,處於被動。

1991年初,中國物理學教授錢偉長在報刊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海灣戰爭的啟示〉,談到海灣戰爭和三峽大壩建設中的人防安全的關係。錢偉長文中表示,三峽水庫潰壩的危害,將使長江下游六省市成為澤國,幾億人將陷入絕境。他認為,三峽大壩將成為外部敵人威脅的目標。面對目前的導彈技術,三峽大壩的防禦是不可能的。

因此,錢偉長建議,三峽工程是千萬不應上馬,否則就是幹自鑄達摩克勒斯劍的蠢舉。

三峽保衛工作重慶被除名疑雲

大陸《財經》副主編羅昌平注意到海陸空立體保衛三峽條例,偏偏將重慶排除在保衛工作之外。他在微信上發表文章,詳細解讀日前國務院發布命令,認為此舉正突顯了三峽的一大隱患。

三峽工程分布在重慶市到湖北省宜昌市的長江幹流上,但是條例似乎排除了重慶市參與安全保衛的資格。這正顯示了三峽工程的危險性。據維基百科稱,三峽工程對重慶市造成多重危害:

一、新重慶地區的貧困問題:

三峽庫區於1997年和併入重慶的15個區縣因移民造成嚴重失業,貧困問題嚴重,而由於這些城市併入相對發達的重慶,更造成重慶市城鄉極為懸殊的經濟差距(2009年達到了500%)。三峽工程上馬導致庫區2000多家企業被關閉,失業者大增。庫區經濟以「吃財政飯」為主,稅收持續下降。屬於三峽庫區的萬州當地城鎮失業率8.1%,21.9%的城鎮移民靠低保(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生活。三峽庫區的涪陵及其以下八個區縣,當地城鎮失業率8.95%,人均GDP是重慶主城九區的20%不到,全國平均水平的50%。很多移民和搬遷安置款項至今沒有到位,造成了重慶主城區與三峽庫區居民嚴重的對立情緒和衝突。

二、泥沙淤積和水位問題:

長江上游河流所攜帶的除了泥沙,還有顆粒較大的鵝卵石,在三峽大壩築起後將極難排出,會造成堵塞,並向上游延伸,進而影響重慶。與泥沙淤積問題同樣極具爭議的,還有水位問題。在三峽蓄水至135米後,有人發現從大壩到庫尾之間的水位落差多達34.7米,遠遠超過了工程論證報告認為的0.4米,因此擔憂重慶可能會在三峽完全蓄水後被淹沒。

三、生態環境問題:

重慶三峽庫區污染問題有七成是農業生產以及農民生活對環境造成的污染,已經大大超過了工業污染水平。

四、地質災害問題:

重慶山下庫區近一半的地區存在水土流失,石漠化嚴重。三峽庫區重慶境內有超過一萬處隱患點,截至2010年已發生地質災害(險情)252處。

三峽大壩的祕密

日前,大陸論壇凱迪社區的「濱海2013」發表了〈三峽大壩又一祕密曝光〉的帖子並附上照片,此話題再次引發民眾對三峽工程的批評和議論。

該帖子稱,三峽工程並非國家投資,資金源自1993年起徵收「三峽工程建設基金」,暗藏在電費中,每度電0.7至1.5分,徵收期限是三峽工程竣工。三峽工程於2009年全線完工,但該基金並未停止徵收。


1993年起,全中國老百姓開始為三峽工程買單,暗藏在電費之中。然而三峽工程於2009年全線完工,但該基金並未停止徵收。(Getty Images)

帖子還說,全國老百姓為三峽工程買單,發電賺了錢他們不參與分紅,你還要繼續收費,繼續漲電價,有這樣黑心的嗎?三峽大壩最大的隱患浮現:「中國人這下炸鍋了。」

據大陸央視報導,三峽工程總投資是1800億。這1800億的投資裡其中有1100億是國家注入的三峽工程建設基金。這個三峽基金就是電力附加,就是所用的每一度電中為三峽工程多附加了4厘到7厘錢不等,實際上中國人民都是三峽基金的出資人。

報導稱,三峽建設基金是向國人徵收的一種特別稅,它暗藏在電費之中(每度電7厘至1.5分),一般老百姓不知道,不注意。到2009年底,估計累計三峽基金的總額應該為1300億元人民幣。

大陸經濟學家馬光遠去年在其微博質疑「三峽工程早於2009年全部完工,為什麼今天在電費裡,每度電還要收取0.7分錢的三峽工程建設基金?」

據《財經中國》報導,按規定,從2010年開始,雖停止徵收「三峽工程建設基金」,改為徵收「重大水利基金」,為期10年。普遍認為這是換湯不換藥。但在2011年財政年鑑中發現,這兩項基金同時徵收並存,被外界質疑。

齊岳斷層是三峽最大隱憂

大壩建成後各種地質災難頻現,尤其是崩岸明顯增加,截至2007年9月三峽庫區共有各類崩塌、滑坡體4700多處,其中627處受水庫蓄水影響,863處在移民遷建區。

2007年9月25日,中共高級官員和專家學者在武漢召開研討會,討論三峽工程生態環境建設與保護工作。專家表示,三峽工程生態環境安全存在諸多新老隱患,如不及時預防治理,恐釀大禍。這是中共官方首次一改以往為三峽工程辯護立場,承認形勢嚴峻。

今年1月,長江水利委員會水資源保護局前局長翁立達發表標題〈齊岳山東北斷裂是三峽最大的地質隱憂〉的文章說,對三峽水庫而言,危害最大的是構造型地震。

據悉,在第二庫段仙女山斷裂、九畹溪斷裂、建始斷裂北延和秭歸盆地西緣一些小斷層的交會部位,有可能誘發水庫地震。

拆除三峽工程 晚了就來不及

三峽工程這個號稱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引發聲勢浩大的百萬移民工程,水電過度開發對環境造成的破壞,尤其是地質災害,使它從開始籌建的那一刻起,便始終與巨大的爭議相伴。

據南方報網報導,關於三峽工程是否上馬的那場著名論證始於1986年6月,由原水利電力部組織,分為14個小組,共412位專家參與,歷時三年。同這場論證一同記入史料的,還有拒絕在論證報告中簽字的九名專家。如今,九位專家的姓名已鮮為人知。有些專家目前已過世。

在三峽大壩擬議修建之初,著名水利專家清華大學教授黃萬里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他預警了三峽水庫蓄水後卵石淤塞重慶、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開銷和必將釀成禍患的移民安置,並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因此,他不被邀請參加三峽工程論證。

黃萬里先後三次致書時任中共黨總書記的江澤民,指出根本不可修建這一禍國殃民的工程。他回憶,共給當局六封信,附了六篇文章,卻沒有收到一次回信。但是給美國總統寫信,「我十天內便收到克林頓的回信」。他痛心疾首,晚年病重彌留之際,心心念念的是長江水患對策。2001年,他帶著無盡的遺憾離開人世。

三峽大壩建成後,長江中下游連年出現反常氣候,大旱、高溫、洪水等災禍不斷。作家鄭義2011年曾撰文稱,攔腰建起的三峽水壩,將湖泊原有的吞吐規律廢掉了。最早反對三峽工程的著名水利專家金永堂稱:「現在三峽出現的問題比早前估計的問題還要嚴重。很快重慶就進不了輪船了,這是泥沙淤積的問題了……反正問題多得很……」


專家認為,若不拆除三峽大壩,當泥沙淤積量超過40億噸,再想拆除三峽大壩,江水已無法將其帶入大海,河道有堵塞及改道的危險,想拆也不行了。(Getty Images)

著名水利專家、環境專家王維洛博士認為,現在不下決心拆除三峽大壩,將來想拆可能也不行了。他預言道,當三峽工程運行30年後,在論證報告上簽字的專家也不敢保證重慶港不被泥沙淤積。到那時再想拆除三峽大壩,泥沙淤積量超過40億噸,長江水無法將那麼多泥沙帶入大海,而是會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

江澤民、李鵬把三峽工程
辦成「鐵案」


事實證明,當局宣傳的三峽工程「具有防洪抗旱、發電、航運、環保等巨大的綜合利用效益」,並沒有在現實中真正實現,相反,由此引發的各種用途之間的矛盾、移民、生態環境遭破壞等諸多問題,卻證明三峽工程「弊大於利」。

黨媒人民網2012年2月刊出一篇文章,據稱是根據中共前總理李鵬會議記錄整理,為李鵬撇清三峽大壩決策責任。文章聲稱,三峽工程由鄧小平拍板,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

1992年中共國務院向人大提交三峽工程建設議案的舉動,被廣泛質疑是江澤民、李鵬等人刻意要把三峽工程辦成「鐵案」。1992年4月7日該議案終於進入表決程序,表決雖然獲得通過,但贊成票只占總票數的67%,是迄今為止中共人大所通過的得票率最低的議案。

財經網〈安邦諮詢:三峽工程正在成為一個無底洞〉文章說,三峽工程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超級工程之一。它不僅投資巨大,而且遺留的問題眾多。尤其引人關注的是,三峽工程在中國引發的爭議也前所未有,以至於它在2009年全部完工的慶典上,居然沒有一位中共領導人到場祝福!這在中國是極為罕見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