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政局動盪民怨起 五天15起群眾抗爭

?"
自9月13日至18日的五天之內,各地發生了15起群體事件,其中包括學生罷課、工人罷工、村民抗拆等。(大紀元合成圖)

近期大陸的政局動盪,薄案之後高層分裂公開化,經濟面臨崩潰,錢荒、地方政府債務危機,再加上當局加大網路控制,大肆抓捕大V等現象,民怨大增,一觸即發,不僅各地爆炸案頻發,各群體事件也激增。

文 _ 周雅、古清兒

自9月13日至18日的五天之內,各地發生了15起群體事件,其中包括學生罷課、工人罷工、村民抗拆等。

連日來,來自大陸各地的訪民直奔北京中南海、天安門及聯合國人權署喊冤。黑龍江女訪民袁木傑在絕望之際,在中南海門前,先後兩次用刀片向自己的脖子抹去,鮮血直流。江西訪民張玲鳳、王愛蘭則在天安門放鞭炮喊冤。

黑龍江訪民闖中南海 袁木傑自殺

9月13日下午兩點多,黑龍江訪民袁木傑、袁靜傑姐妹、張麗雙及王先生、李先生,一同乘坐10路公交車前往中南海新華門找高層,反映多年來遭到地方政府迫害的事實。下車後,王先生、李先生走在前面,袁木傑、袁靜傑跟在後面。這時,有警察過來攔截搜包。

張麗雙向《大紀元》記者說:「警察問『你們幹什麼的』,袁木傑說『自己一女二子被害致死上訪七年,家也被砸了,現在走投無路。』說著說著,就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刀片,用力往自己脖子上的動脈割去!」

她說:「袁木傑右頸被劃出一條五厘米長的傷口,鮮血流出,站在一邊的妹妹袁靜傑和一名警察急忙上前抓住她的手,把刀片搶下來。這時又來一名警察,拿著攝像機一邊拍一邊問『你是不是叫袁木傑,黑龍江省七臺河人,你脖頸處的傷是不是你自己割傷的,我們沒動你吧?』」

袁木傑回答:「是我自己割傷的,我被黑龍江七臺河公安局逼迫、殘害的無路可走了!我活不下去了!」她再一次從口袋裡拿起另一隻刀片向脖子上的傷口處用力割去。

張麗雙說:「那名拍攝的警察急忙收起攝像機,和另一警察摁住袁木傑,把刀片搶下來。然而,警察開始打電話,三分鐘左右過來一輛警車,把她送醫。我看到她脖子處鮮血成串往下流,灰色衣服的領子都是血。」

9月14日,袁木傑被北京西城分局以「擾亂社會秩序罪」行政拘留五天。據訪民反映,袁木傑因地方官員腐敗,其三個子女先後被迫害致死,七年來,她奔走黑龍江和北京各部門投訴無果。

各地80位訪民中南海找高官

據「六四天網」報導,9月16日,山東、湖南、四川、湖北、安徽等地七、八十名訪民,到中南海去找官員喊冤,被押送馬家樓。

陳必建向《大紀元》記者說:「我們不約而同到了中南海,下車後,很多公安、武警把我們圍住,不讓我們過去,把我們拉到北京府右街派出所登記,然後用兩大公交車送到馬家樓。我於當晚11點30分由當地截訪接出來,現在還在駐京辦。說我非訪,要拘留我,把我當危險分子處理。」

50訪民聯合國人權署喊冤


大陸各地訪民直奔中南海、天安門及北京聯合國人權署喊冤。圖為北京聯合國人權署。(六四天網)

9月16日早上,來自各地的50餘訪民到聯合國人權署喊冤。現場目擊者河南信陽市訪民郭海玲向《大紀元》記者說:「大約50多人在那裡喊冤,要求人權、要求尊嚴,但沒人理。很快,公安派來五輛警車,把這些喊冤的人拉到久敬莊。聽說部分沒有到久敬莊的訪民,再回到聯合國人權署討說法,他們要求北京公安拘留,希望以此引起當地重視,才能解決問題。」

在9月14日,江西訪民張玲鳳、王愛蘭在天安門放鞭炮喊冤,而郭海玲在天安門拉橫幅,最後被北京警察抓捕。

張玲鳳對「六四天網」說:「我和王愛蘭在北京天安門放鞭炮,沒有傷害別人,要刑拘我一個月,我這樣做是想引起國家領導重視,我兩個女兒被害死,當地公安包庇凶犯,毀滅屍體,至今不立案,現案件三級終結,凶手逍遙法外。」

郭海玲說:「我和20歲的女兒一起去天安門拉橫幅,橫幅寫的都是我的冤屈,最後我們被拉到天安門公安分局,送到馬家樓,被當地駐京辦的控制起來,15日早晨,我趁機逃出來,躲在北京。」

社會動盪五天15起群體事件

9月18日,湖北省各地被裁銀行員工分別在農業銀行湖北省分行、建設銀行湖北省分行門口示威。要求還身分、還工作。

9月17日,廣西貴港市港南區港南中學高三學生集體罷課,抗議學校強制學生購買校服以及食堂出售高價飯菜。

9月17日凌晨兩點,廣西桂林市象山區政府門口,20餘名城管毆打一名男子,導致其重傷昏迷,現場上百人圍堵並欲圍毆參與打人城管,隨後打人城管和車輛在警察保護下逃離。

9月17日,廣東省東莞市長安鎮時力科技電子廠扣除工人養老保險金引發大罷工,約6000名工人堵路抗議,當局出動數百特警,有工人被打傷。該廠是由廣東長安集團長裕總公司與香港新科實業有限公司(SAE)合作開辦的一家大型的來料加工高新技術企業,現有員工約1萬5000人。

9月16日,廣東省肇慶市德清縣德城鎮大橋五一村,村民抵制強徵遭200警察暴力清場,多人被毆打抓捕。為抗議土地被村官及當地政府私自轉賣給開發商,大橋五一村村民已持續數十日示威,抵制開發商施工。

9月16日早上6時,廣東茂名市電白縣電城鎮,當地政府派出上千武警、特警、防暴隊等來到嶺腳村漁港封海徵地、砸漁船。漁民上前阻止,遭警方暴力鎮壓,老弱婦孺也不放過,20多人被打成重傷,50人輕傷,30人被抓。據悉,粵電集團投資28億元興建煤炭碼頭,需要徵用嶺腳村的土地和海域,本來同意每戶給30萬元賠償,經過貪官的層層剋扣,發到村民手裡就只有每人600元,村民雖多次上訪均無果。

9月16日,黑龍江省雞西市民營企業北鋼公司近2000名工人不滿資方欠薪近六個月,15日開始罷工,並拉起「我們要生存、我們要吃飯」等橫幅,遊行到市政府。工人抗議者說,資方除了拖欠數月的工資,還拖欠長達兩年的社保及養老保險。目前因罷工全廠的煉鋼爐已停產。

9月15日,浙江省寧波市鎮海區莊市街道辦,康達鞋業百名工人阻斷交通示威,50餘特警出動阻攔。13日,康達鞋業宣布倒閉,工人已經數月未領到工資。

9月15日,四川省樂山市馬邊縣勞動鄉,村民抗議一家磷礦廠長期排放有毒氣體污染環境,與磷礦廠僱用的打手發生衝突,打手所駕車輛被村民掀翻,大量刀具被村民繳獲。

9月15日,河南省商水縣王道平村村支書索要好處不成,就聯合東城區馬書記帶領規劃局人員強拆農民住房。雙方發生爭執,村民住進了醫院。村民透露稱,該村支書貪污賣學校的農民集資錢,以租地的名義強迫農民賣地等,村民怨聲載道卻無處申冤。

9月15日,福建廈門市中航城近200名業主抗議央企中航城虛假宣傳、欺騙業主,致使學童無校可讀,保安與業主動粗,當局出動警察,雙方發生對峙。業主憤怒地表示:「如果政府不管,我們也只能不要這條命和開發商『玩』。」

9月14日,河南省商丘市柘城縣第二高中學生抗議學校封校制度以及校內食堂、超市出售高價食品,積怨大爆發,上千名學生怒氣衝天,打砸學校。他們從學校東大門開始,依次將學校食堂、超市、教室、東門、寢室內設施等砸爛推翻,並圍毆了學校一名主任。當地警察聞訊趕到現場,但沒敢下車,直至學校作出讓步。

9月13日,河北省武強縣的多個癌症村村民近一個月來圍堵當地化工廠,抗議其污染環境,當局出動大批警察清場,與上千示威的村民爆發衝突,村民將一輛警車截獲。

9月13日晚10點左右,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撫琴西路二環路口,一自稱「政府人員」的男子酒後駕駛奔馳車追尾兩輛出租車,還出手毆打的哥,並叫來打手持刀追砍的哥,之後被數百輛出租車圍堵,奔馳車被砸,輪胎放氣,打手所駕大眾輝騰車也被掀翻。衝突一直持續到14日凌晨,大批特警出動封鎖現場,並將肇事車主帶走。

9月13日,福建福清市陽下鎮蘭田村,政府不理民眾反對,出動200名頭戴鋼盔、手持寫有「行政執法」字樣的盾牌、身穿迷彩服的警察、城管及施工隊,入村強行建造高壓電塔。大批村民上前阻止,雙方爆發衝突,許多村民被打傷抓捕,一些人腰骨被打斷。◇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