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西方看中國 改變中的中國經濟

?"
中國正面臨從廉價勞動力生產模式走入著重消費及服務的製造業模式的問題。圖為福建一家製鞋廠。(Getty Images)

中國經濟正面臨結構轉型,全球經濟都將被影響。過於依賴中國的發展中國家會有較嚴重的變化,決策者應力謀自立自強。

編譯__ 葉淑貞

中國經濟正面臨結構轉型,全球經濟的決策者目前面臨的難題,就是如何應對中國經濟轉型的問題。

工業化的第一個階段是廉價勞動力、商品密集大量生產的模式,第二階段則是著重消費及服務業部門的製造業模式。目前中國面臨的正是從第一階段走入第二階段的問題。

根據的路透社報導,中國第一階段的工業化影響了世界許多地區。首先是一些以自然資源餵養中國無底洞胃口的國家蓬勃發展了。過去十年十個成長最快的經濟體中有六個在非洲,而這些國家就是拜中國之賜。其次,中國廉價製成品排山倒海的出口,掏空了先進和新興國家的工作,但也幫助壓抑通脹,並讓數以百萬計的人第一次買得起消費品。

中國第二階段發展的重要性不亞於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的發展中,消費將接下投資成長的棒子,服務業將成為經濟的重要部門,而工業將會萎縮。立基於廉價勞動力的大量生產的商品將讓位給以更環保、更清潔的方式製造出來的商品。

贏家和輸家

中國在未來20年將要發生的結構轉型是重要的。總之,出口大宗商品到中國的發展中經濟體系所受到的影響,會比富裕國家所受的影響大,不過,一個明顯的例外是澳大利亞,因為中國在該國開設的採礦業一度帶來繁榮,如今宣告結束已成為社會的大問題。澳大利亞有三分之一的出口銷往中國。

中國的商品需求應該會保持強勁,尤其是目前其人均資本存量僅為美國的10%,且城市化仍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但是,經濟的重新調整將有利於消費性商品,而非投資性商品。

經濟學家擔心,太多的新興市場把他們的橫財花費於價格上漲的原材料上,而不是基礎設施及其他投資上。結果就是:中國的需求疲軟了,那些國家的經濟成長也放緩了。

中國對農產品和能源的胃口應該仍然很大,一家倫敦諮詢公司「資本經濟」(Capital Economics)說,有人憂心大型金屬出口國並未儲蓄這筆額外收入,因而出現了赤字,其中南非、尚比亞(Zambia)、智利(Chile)和祕魯(Peru)特別脆弱。

當然,較低的原材料價格應該會促進大宗商品進口國的經濟成長,並降低通膨。以鐵礦為例,中國約進口全球三分之二的鐵礦石,當中國經濟放緩,其他國家無法吸收中國原本的消費份額而導致供過於求的結果,價格可能會有好幾年的下降,因此一些人預測鐵礦石的價格到2015年將會削減一半。

另一個好處是,印度(India)和印尼(Indonesia)等大型新興市場將有機會進入從中國遷出的基礎製造業部門。一個明顯的例子是孟加拉,它已迅速成為世界上第二大紡織品出口國。

巴西也是一重要實例,該國在如鞋類等低技能產業上,一直都面臨來自中國的巨大競爭壓力,預料將來也將與中國在高價值市場上正面交戰。因此,提高競爭力的政策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迫切。

根據北京宏源證券(Hongyuan Securities)分析師何一峰(He Yifeng,音譯)的說法,對於先進經濟體系來說,中國的經濟轉型是一把雙刃劍。他說:「對於美國和歐洲來說,中國的轉型可能給這些國家帶來更激烈的競爭,不過依靠知識和技術的優勢,歐美可以率先專注於價值高端的產品。」

曾任摩根史坦利亞洲分部(Morgan Stanley Asia)主席的耶魯大學蒂芬.羅奇(Stephen Roach)說,到2025年,當服務業欣欣向榮之際,外國公司可以從零售貿易和運輸、到酒店及金融業所有的一切謀取高達六萬億美元的巨利。

拉丁美洲將面臨新挑戰

《華爾街日報》北京記者安卓.布朗(Andrew Browne)報導,在此狀況下,拉丁美洲將不得不學習更多的創新。中國經濟的冷卻,使得拉丁美洲這個以商品生產為主的國家,必須經歷多年的痛苦調整。莫雷諾說:「最大的挑戰就是生產力。」

這在中國也是一個挑戰,中國正在組建改革計畫,以避免發生如巴西和墨西哥等國家一樣的事情:曾經一度是經濟成長的冠軍,卻在他們進入富裕國家行列之前,經濟成長減慢了下來。

莫雷諾預測,拉丁美洲成長率將從2008年以來的4.5~5%下滑到今年的3%。不過,莫雷諾說,對於拉丁美洲來說,並非都是壞消息。首先,由中國經濟放緩所帶來的痛苦並不相同,巴西等南美諸國情況較糟,但墨西哥等中美洲國家則較不明顯。

此外,一般說來,該地區債務水平占GDP的比重相對較低,且有穩健的財政餘額,這給了政府投資的空間。儘管如此,莫雷諾說,既然來自於中國的貿易利得正在縮減,「我們必須多靠自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