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城鎮化政策的陷阱

?"
找不到工作露宿北京街頭的農民工(Getty Images)

中國要進行都市化跟工業化,要把多數的農民遷到城市來,但不一定都是大城市,因為他們造了許多小的城鎮。從搬遷人數可以看出這個計畫規模的浩大,據說要在2020年以前要把2億5千萬的農民從農村大批地搬遷到城市來,這樣一來,農民們就變成城市人了。

城市人就一定會有某些消費的增長,所以這是中共的一個如意算盤。除了經濟考慮之外,我想政治考慮也有;政治考慮就是把農民搬到城市附近,那麼像以前那種農民造反的事情就不會有了。

總而言之,這個計畫之大是驚人的,因為它要在未來10年到12年之內用2千億的美金來支持這個計畫。事實上,這個計畫已經在執行了。《紐約時報》報導的是西安總部負責人叫李勇平(音),他要在陝南一帶(都是山區),山東也有很多人,要把農民搬到城市來。陝南這一帶就有兩百多萬人先搬到城市來,這是陝南的一部分。另外,在寧夏、貴州也都有,這可以說是自 三峽工程以來最大的一次遷居。

中國歷史上也有過很大規模的遷居,比如漢朝以後把許多地方的人搬到長安附近來,也是動輒幾十萬,規模也很大,不過那不是全國性的,並沒有改變全國性的以農村為主的模式。這就是共產黨的計畫:要把原來農業國家的中國,變成以工業國家自居了。要以工業國家自居,那農民就必須占很少人口,像美國這種國家只有5% 的人口是在農村。這無所謂農村,農地也可以做其他用途,主要是做買賣,是商業化的,所以共產黨想用這樣的方式很快在10年之內,2020年以前完成這樣一個大規模的計畫。

這聽起來似乎很好,但是問題很多。我們現在就西安的情況來講,西安的負責人叫李勇平(音),看起來似乎很健談,很開放,也是很認真的一個人,說他並不是盲目地服從中央的計畫,而是常常出外考察,先考察看看情況怎麼樣然後再調整。可是並非如此,我們看到這個計畫的困難非常多,像這種城市的問題非常大,尤其找工作極為困難。有些地方的農民說他已經45歲,已經找不到工作,因為現在所有工廠都要用年輕人,像他女兒本來可以上學的,現在也不能上學了,現在臨時到深圳等等這些大城市去打工。去打工的結果就變成沒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所以這裡引起的問題之大,後續影響可以說是不可想像的。

《紐約時報》在報導的時候說,共產黨想要整個中國,這樣大的一個中國,13億人都完全掌握在手中,要怎麼樣就怎麼樣。這就是所謂的極權政治之可怕,計畫經濟之可怕。所以共產黨沒有脫離大的計畫經濟,它雖然說有市場,但這個市場現在基本上還是由黨控制的,對私人開放的機會還是很少。私人企業在這裡面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所以最近一再說要改頭換面,讓私人企業進市場,但到現在為止也沒有看到什麼新的發展,新的頭緒。在這個情況之下,共產黨就把整個中國當成可以控制在自己手上願意怎麼做就怎麼做的這麼一個東西,這是非常荒唐的。

計畫經濟之所以會帶來災害,就是它因為是唯一的集團,唯一的政體。它聲稱:「對整個世界的情況,不但是中國的情況,對整個世界的情況都有最新的了解,因此在這個計畫中可以毫無疑問地照顧到方方面面。」這是做不到的。到現在為止,共產黨一直迷信自己是唯一的一黨專政的黨,這個黨是萬能的,是光榮的、偉大的、正確的,這種迷信到現在他們還是很深。因為有這樣深的迷信,才會有這樣大的膽子要把整個中國從一種當初的農業社會,改變為他們隨心所欲的城鎮化社會,以便於控制。

我們知道共產黨,一旦有城市他們就要管理,所以有所謂的城管。現今的中國城管其實到處造成危害,城管常常不分青紅皂白就會抓捕無辜百姓,將他們送到勞動改造或者接受勞動教育。勞教也是他們在城市裡面進行專政的主要工具,這個工具雖然之前遭到一些質疑,已經受到許多挑戰,但是共產黨方面好像也只是停留在談到要進行改革,卻沒有更進一步的積極做為。所以勞教制度還是依然如故。而且共產黨還用其他的方式,它是根本沒有法律的。

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我想共產黨的這個城市計畫在十年之內將會帶來很大的災難。

轉自「自由亞洲之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