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夏俊峰被處死 又一「楊佳」誕生

?"
遼寧小商販夏俊峰出於自衛刺殺城管,日前被當局突然處死,事件引發社會輿論的抨擊和悲憤。圖為張晶從殯儀館取回丈夫的骨灰。(Getty Images)

瀋陽小販夏俊峰因自衛殺死兩名城管一案,在各方矚目疾呼「刀下留人」下,近日被當局快速處死。

全民怒火延燒,認為夏俊峰不僅無罪,還是「為民除害的英雄」,讚為又一刀俠楊佳;並批評對薄案等特權階層罪惡滔天,竟能免於一死,普通百姓僥倖不死於暴力,但又要死於暴政!

外界評論,夏俊峰被中共官方一不小心塑造成又一個「楊佳」,當局又多了一個「恐懼敏感日:9月25日」。

文 _ 宗和

「所有的判決都不是紙上判決,而是內心,當棰落下,那聲音,其實是內心在跳。」李承鵬寫道。

瀋陽小商販夏俊峰出於自衛殺死兩名城管,9月25日被中共當局快速處死。消息傳出引巨大反響,成千上萬的網路評論如潮水般湧出,僅在新浪網只幾小時就有314萬4000多條評論,民眾極其悲憤地聲討中共司法黑幕和整個罪惡體制。

夏俊峰被突然處死 家人陷入崩潰

「爸爸的『房子』不需要太大,但要選好一點,爸爸喜歡乾淨……」強強說,「不要騙我」,注射之後爸爸只是昏迷,「搶爸爸回來,他會活過來的。」在場家人無言以對。夏俊峰的妻子張晶說,雖然家人瞞住強強關於父親已被處決的消息,但強強已經猜到,她打算以婉轉的方式、認真的態度跟他談談。

9月26日上午9點多,夏妻張晶從瀋陽東陵殯儀館取回了丈夫的骨灰。一出骨灰寄存處,張晶坐在凳子上,陷入短暫的昏迷,醒過來後大放悲聲。稍稍調整情緒,張晶收住眼淚。張晶在微博上說:「離家快五年,今天老婆接你回家,放心吧,有大家陪伴著我,我們不孤單……我們回家了。」

當局在9月25日殺人之前,中宣部先發禁令要求媒體噤聲,而夏家人卻毫不知情,直到死前五小時才通知家屬見最後一面。25日凌晨5點多,當地法院來人通知家屬會見夏俊峰最後一面的通知。會面後,夏俊峰的媽媽精神崩潰,一直躲在房間裡哭,說話語無倫次。

當時,張晶及夏家等六位家屬到了派出所,會見時間只有半小時。張晶在微博上表示,「夏俊峰求他們給我們一家合個影,被拒絕,說給他自己留個影,也不可以,為什麼?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這麼殘酷,留下個照片給兒子看都不行嗎?為什麼這麼絕情啊?為什麼?」

大約下午4點,張晶表示:「剛接的法院電話通知,夏俊峰已火化,明天(26日)9點去領取骨灰,謝謝大家陪伴我。早上我和夏俊峰說了,好多網友為他送行,老公一路走好。」

不過,夏俊峰家人被通知「領取骨灰」,卻不見屍首。在中共當局濫用死刑犯器官作為移植供體,和活摘真相不斷被國際聚焦的當下,大陸各界質疑「誰盜用了夏俊峰的器官?」

法官雙手在抖 夏俊峰:正當防衛問心無愧!

在25日凌晨的短暫會面中,夏俊峰對傷心欲絕的家人說:「我是正當防衛,不是故意殺人,我就是死了,我也不服。家裡哪怕就剩下一個人,也要繼續上訴……」

夏俊峰告訴家人,法院昨天(24日)向他宣讀了核准死刑通知,但他拒絕在覆核書上簽字。他說,法官在念結果時雙手一直在抖,據《京華時報》報導,夏俊峰面帶微笑,神情異常平靜。

他說:「你看我抖嗎?我是正當防衛,我問心無愧!」他還表示,一審時的一份詢問筆錄是對方早就寫好的,是被強迫簽的。不簽就會遭到毆打。

夏俊峰在終審法庭上曾高喊:「你們撒謊!」夏俊峰在當天給父母的家書中寫道:「我們鬥不過人家!」《財經網》引述張晶的話稱。

「我感覺他想吻我一下,我們離得那麼近,這道網卻把我們永遠隔了開來。」說及此,張晶淚流滿面,「上午還在,下午就火化完了,老天爺為什麼這樣對我們?」

夏健強作畫 作文〈我要爸爸〉網民淚奔

夏俊峰出事後,兒子夏健強的世界也顛覆了。夏健強曾寫過兩篇與爸爸有關的作文,令人心酸,他寫道:「一天,我在樓下玩,一個男孩對我說:『你爸上電視了,他拿刀扎人了。』我說:『你胡說!』我哭著跑回家找媽媽,媽媽抱著我哭成一團。我好想爸爸呀!」

2000年出生的夏健強從小愛畫畫,從9歲到12歲,他一邊等著爸爸回來,一邊畫著畫。2013年7月,夏健強的《夏健強的畫》,被吉林美術出版社出版,畫冊收錄了強強2007年至2012年150餘件作品。夏俊峰媽媽張晶在序裡寫道:「每個只記住仇恨的人都過得不快樂」。


在夏俊峰被關押期間,其子夏健強作的畫。(新紀元資料室)

7月10日,知名出版人路金波發表長微博呼籲「《夏健強的畫》慈善義賣」活動,受到包括一些名人在內的眾多網民支持。7月19日,3300冊《夏健強的畫》在某圖書網站售罄,加上此前零售的1700冊,該畫冊共累計善款50多萬元,全部捐給夏家及相關城管家庭。

近日,夏健強的這組畫在網路再次走紅。畫作流露著強強對父親的愛、思念和渴望有一個完整的家,讓網民淚奔。

不過,孩子性格逐漸孤僻,爺爺夏忠新心如刀絞,卻又無能為力。因為沒有同學願意和夏健強玩,熱心網友送給夏俊峰妻子張晶的國產智能手機便成為夏健強最好的「朋友」,他經常躲在角落裡擺弄。

2012年,夏俊峰兒子強強被同學打成輕微腦震盪卻不敢還手。夏俊峰的妻子拿著診斷書問兒子:「為什麼不還手?」強強哭了:「我還手,他說我爸是殺人犯怎麼辦?我把他打死怎麼辦?他打我一下,我不還手,打我兩下我不還手,他打完我第三下,就不打我了。」為了兒子少被同學欺負,在通往夏健強所在學校的這條小路上,張晶每天都要往返接送兒子四趟,據《網易》報導。

聽到這個故事,很多人都哭了。有網友說:「心好酸!好酸!」也有跟帖:「孩子,加油!」「小孩是最無辜的。夏俊峰,一路走好。」「我心都碎了!活著真不容易!」「悲哀。全社會的悲哀。」

伊能靜收夏俊峰之子為義子

擁有930多萬粉絲、在大陸發展的臺灣藝人伊能靜,25日晚11點59分發布微博說,「願尊重司法,三個家庭的悲劇,孩子們皆失去父親,再不論是非。而旁人之惡言都是二度傷害。今日收夏俊峰子夏健強為義子,成為孩子義母。與夏俊峰遺孀張晶結為姐妹。資助孩子學費、扶植孩子繪畫天賦,讓強強健康長大,也請朋友多幫助拍賣畫作,讓強強以自己能力站起來」。

此舉得到大陸民眾的喝采,被網友迅速轉發,幾小時內就已經接近三萬,很多民眾認為:這是一個令人尊敬的藝人,這個要轉!

中國法學會《民主與法制》總編輯劉桂明表示:伊能靜了不起!著名法律學者、微博大V徐昕和「財經網」官方微博等都表示致敬。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讚伊能靜為「女俠」。

北京京懷畫院院士「墨之北」:首先我當對伊能靜刮目相看,強強的生活露出了光。但是每一個可悲的孩子都能有一個明星的義母嗎?在強大的GDP背後,誰該真正地為這些孩子的健康成長負責。

民眾聲援「刀下留人」 25名維權律師聯合抗議

當夏俊峰被執行死刑的消息傳開,引發大陸社會各界的強烈關注及聲援,要求中共當局「刀下留人」的呼籲鋪天蓋地,最終夏俊峰還是被殺。隨後,網路的抗議聲浪如潮水般洶湧,對當局的冷酷做法徹底失望。

9月25日下午,李方平、張磊、劉衛國、滕彪等25名中國律師聯合發表抗議夏俊峰覆核執行死刑的聲明。聲明說,「夏俊峰案一、二審、死刑覆核階段辯護律師在證據方面提出了諸多質疑,認為不能排除夏俊峰被城管強制帶走以及在執法室內被城管毆打的等合理懷疑。該案程序方面同樣也存在諸多問題,譬如死刑案件證人不出庭、應當出庭的客觀證人被限制出庭、旁聽席上的證人違法作證等。」這是2013年9月14日大陸律師發布中國「保證人權」律師服務團之後,又一次法律界的團體抗議。

在德國紐倫堡開會的夏俊峰案二審上訴辯護律師滕彪發布聲明說:「一、夏俊峰正當防衛,依法應判無罪。二、我的辯護詞,你們在法庭上和法庭下都反駁不了,別指望你們的判決有任何合法性。三、司法殺人,再添血債。必須找出在判決書上簽名和幕後指揮的凶徒,永遠追查到底。四、殺害夏俊峰的劊子手,請讀讀紐倫堡審判。」

《南方都市報》的快評指出,夏俊峰案死刑覆核歷數年而現終局,司法對人命的罔斷令人錯愕。本案偵控審過程傾向性明顯,辯方證人主動出庭卻被拒絕,一系列程序違法眾目睽睽,司法竟熟視無睹,悲夫!城管與小販的戰爭,不可能也不應該以殺伐求解答,「可殺可不殺的不殺」,死刑政策就此悄然篡改?嗚呼哀哉,伏維尚饗!

有民眾表示:今晚最殘忍的轉發,今晚最殘酷的等待,今晚最危險的希望,今晚最絕望的吶喊。救的不僅僅是一個擺攤的小販,救的是一對父母的黃昏,一個妻子的信念,一個孩子的未來,救的是民心啊!

上海華現投資顧問陳宗鶴先生表示:夏俊峰還是被執行死刑,突然發現我們什麼都不是,我們什麼都做不了,連個小販都救不下來。當眼睜睜看著一條生命被強行不公的扼殺時,我們每個人都是屠夫。

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教授張鳴說:「我跟夏俊峰非親非故,素不相識,每日喊刀下留人,既為夏俊峰,也為這個政府。給自己留條後路,給民意一點空間。現在,我還能說什麼呢,難受,說不出來的難受,深深地絕望!」

夏俊峰之死引「蝴蝶效應」 又一個楊佳

網上熱傳改寫的中共烈士夏明翰詩句「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殺了夏俊峰,還有後來人」。許多網民認為,夏俊峰不僅無罪,還是「為民除害的英雄」。前有楊佳,手刃六個警察,人們額手稱頌,禮讚為刀俠楊佳;今有夏俊峰,在審訊室手起刀落,殺了兩個城管隊員,同樣受人稱頌。

福建媒體人趙晶表示:「張家川」事件和夏俊峰被執行死刑,已引起「蝴蝶效應」,其根源就是爛透的機制,請求有良知的網友們轉起!我們是人,不是奴!

北京法律學者徐昕表示,幾年爭取,無力回天。只能祝張晶、強強、夏俊峰的父母堅強。這是一種怎樣的絕望,對生命,對法律。一個小販與中國法治,此案將在中國法治史上留下一筆。

律師周澤寫道:聞夏俊峰已被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無比絕望!幾年來,大家一直在喊「刀下留人」,結果,薄熙來、劉志軍、王立軍等禍國殃民的大奸、大貪、大惡都留下來了,一個為生計奔波、本不是什麼「惡人」的小販,卻沒能留下來。人們還在喊「刀下留人」! 如果,決定夏俊峰去留的人,一定要送走夏俊峰,那我只好祝願你們也一路走好!

北京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趙曉表示,夏俊峰,一個悲哀的名字。他讓世人看到這個所謂文明國家的真實面目:特權階層罪惡滔天,也能免於一死;普通百姓哪怕正當自衛,也可能被判死刑;而打擊網謠,更成為特權階層報復敢於維護權益的公民的最新利器。中國,就這樣繼續分化著、撕裂著、不公義著……

港媒《蘋果日報》報導,夏俊峰的頭七適逢中共建政64周年,網民號召當日在全國各地為他燒紙上香,每年的這一天將讓當局多一份恐懼。市民僥倖不死於暴力,但又要死於暴政,唯一的生路只能尋求推翻暴政,一如網民所言:「死刑只為草民而設,喪鐘將為權貴而鳴。」


2013年9月26日晚,夏俊峰母親讓剛放學的夏健強給父親骨灰叩頭。(新紀元資料室)

法廣報導,夏俊峰被官方一不小心塑造成又一個楊佳。有評論分析,網路較為寬鬆允許大量評論夏俊峰案,可能與北京當局試圖用夏俊峰案件來轉移社會特別是網路對薄熙來判決的不滿和關注。但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卻是網民不僅沒有忘記薄熙來案,還將夏俊峰案同薄熙來,谷開來,王立軍甚至劉志軍等大案聯繫起來,證實法律對夏俊峰的判決不公,更批評中國法律對薄熙來、薄谷開來這樣的官員量刑多有偏袒。

夏俊峰家庭貧困擺攤維生

夏俊峰是遼寧省鐵嶺縣人,與妻子在瀋陽擺攤為生,每天有百十元的收入。夏俊峰有一個兒子,今年12歲了,夫妻倆想通過擺攤賺錢改善兒子的學習條件。

夏俊峰一家共五口,經濟來源主要靠夏俊峰60多歲的父母。當年,夏俊峰的母親每個月退休金800元,父親是環衛臨時工,每天掃街,月工資700元。

2009年5月16日,夏俊峰與其妻子張晶在遼寧省瀋陽市沉河區南樂郊路與風雨壇街路口擺攤。突然10名城管不由分說毆打夏俊峰,後夏被帶到城管辦公室後,與城管中隊長申凱、隊員張旭東發生爭執,遭對方毆打。在衝突中,兩名城管隊員死亡,一人重傷。

夏俊峰的辯護律師稱,他們找到六位目擊證人就此作證,但法庭未予採信。其律師及眾多法律人士也為他辯護,他在被圍毆時被迫殺人,屬於正當防衛。

2011年5月9日,遼寧省高級法院終審維持一審原判。2013年9月25日,最高法院核准死刑。◇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