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薄案驚心動魄《新紀元》準確報導迷局

?"
《新紀元》周刊一直準確報導了中共政局的變遷。圖為2012年春香港報攤上熱銷《新紀元》周刊的場景。(新紀元)

王立軍剛出逃美領館十多天後,《新紀元》周刊就已推出八萬字獨家特刊深度揭祕王立軍事件,並一路超前精準預測薄案發展,在最前線報導薄熙來案的變局。《新紀元》已成為大陸遊客和港臺讀者解讀中國新聞、透視中國政局的指南。

文 _ 文華

2012年2月23日,王立軍剛出逃美領館十多天後,《新紀元》周刊263期就推出了八萬字獨家特刊《王立軍事件大揭祕!》,在香港、臺灣發行第一天就獲得市場的熱烈反饋,很多書攤開門半小時就把準備賣一周的庫存全賣光了,不得不馬上再進貨。現場讀者反饋說,本刊的標題和封面設計都很震撼獨特,讓人一看就意識到王立軍事件的歷史份量和深遠影響,想先睹為快,深入研究。

當時很多中共黨內高官和普通民眾以及西方中國問題專家,還沒有意識到一個小小重慶市公安局長進入美國領事館會給中國政壇帶來什麼影響,而《新紀元》周刊立刻公開宣布,王立軍出逃是「現代版林彪出逃,六四方勵之避難,八萬字獨家揭祕,牽連中央九常委和美國白宮」;這八萬字包括:現場直擊王立軍出走全過程;揭開團派、江派、太子黨祕聞;改革派PK毛左派,紅潮末路「昌盛」?

從那以後,《新紀元》這個創刊了六年的華人精英周刊,沿襲「世紀關鍵點,掌握新未來」的辦刊宗旨,一直在最前線報導薄熙來案的變局,以及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生活、歷史等方方面面的最新動態,成為中共官方最害怕、大陸遊客和港臺讀者最喜愛的政經周刊。

中共驚嘆《大紀元》及時準確

2012年9月底,一份中共祕密文檔被曝光,其中對《新紀元》周刊所屬的大紀元新聞集團的報導評價說,「今年『王立軍事件』發生後,境內外法輪功,有組織、多管道匯集內部資訊,對『薄王事件』做了最全面、最及時也是最準確的預告,法輪功三大媒體設立專欄、刊文千餘篇,外電大多引用了『法輪功』的消息。」

現在很多中共高官都發現,《新紀元》的報導就像內部文件所說的,是「最全面、最及時也是最準確的預告」了中共政局的變化。

中共內部對《新紀元》報導的準確性相當驚嘆,這與其對外百般詆毀的態度截然相反,這也是為什麼大陸遊客到香港臺灣,受壓而「自律」的導遊經常強調:「可以試著買其它雜誌帶回去,但不許買《新紀元》。」《新紀元》之所以上了中共黑名單的第一位,就是因為《新紀元》報導了官方最害怕讓人知道的黑幕。其它雜誌也在揭露中共的罪惡,有的沒有打中七寸,有的是小罵大幫忙,讀者花了冤枉錢和冤枉時間,卻看不到最關鍵的信息。

王立軍事件後,中共官方封鎖消息,各種流言蜚語在網路上流傳,中共高層各派也故意通過其收買或控制的海外媒體放風爆料。由於中共長期動用國家資源封鎖新聞、過濾真相,西方媒體儘管在大陸有很多記者或信息來源,但由於不了解中共的邪惡本質,無法真正準確報導為何一個重慶市副市長闖進美國領事館,會牽扯出薄熙來,揪出周永康,直擊江澤民派系,牽動整個中國未來的走向。

《大紀元》不是法輪功

中共所說的法輪功三大媒體是指大紀元新聞集團(包括網站、全球各地報紙和雜誌)、新唐人電視臺和希望之聲廣播電臺。不過,和中共在文革時搞誣陷一樣,這裡中共再次想混淆是非。《大紀元》是有法輪功學員參與興辦的報紙,《大紀元》不顧中共禁令而持續不斷地報導法輪功在中國遭受的人權迫害,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但《大紀元》並不是法輪功。

法輪功是一種類似於信仰的修煉團體,而《大紀元》是按照社會普遍規則興辦的一個普通媒體。例如美國著名的報紙《基督科學箴言報》(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即是一份在美國創辦的國際性日報,雖然報紙名稱中包含「基督教」的字樣,但並不以宣傳教義為主旨,而是一份普通的面向「世俗」的報紙,內容體裁廣泛,但以嚴肅新聞為主,一般不刊登有關暴力、色情等誨淫誨盜方面的新聞,報導和分析較為客觀中立。其創始人瑪麗.貝克.埃迪(Mary Baker Eddy)定下的辦報方針是「不傷害任何人,幫助所有人」。《基督科學箴言報》曾七次獲得國際新聞界的最高獎項:普利茲新聞獎。

大紀元新聞集團自從2000年5月成立以來,目前在全球有12個語種的報紙,19個語種的網站,擁有在中國問題上最具權威的全球華人精英雜誌《新紀元》周刊、在全球6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記者站。如今《大紀元》僅中文網站每天的點擊量就在600萬次以上,不光有華人的地方就有《大紀元》,在世界各地,各族裔的人們都在搶先閱讀多語種的《大紀元》,《大紀元》已經成為全球規模最大、覆蓋面最廣,影響力最大的華文媒體。

在過去13年中,《大紀元》也獲得眾多國際獎項。2005年,《大紀元》因率先報導中國政府掩蓋SARS疫情,獲得加拿大政府頒發全國民族新聞媒體理事會獎(National Ethnic Press & Media Council Award);2005年《大紀元時報》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獲得美國亞裔記者協會獎項;2005年,《大紀元》德文版獲得德國頒發國際社會對人權獎。

2011年,《大紀元時報》臺灣分社獲得第14屆「中華民國傑出企業領導人金峰獎」中的中小企業組十大傑出商品獎;2012年《大紀元》加拿大分社獲頒伊麗莎白女王二世登基鑽禧紀念勛章;2012年,《大紀元》中文版獲得加拿大政府頒發全國民族新聞媒體理事會獎。


2013年6月21日英文《大紀元時報》因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獲得美國「專業新聞記者協會」「卓越新聞報導獎」。(攝影:GenevieveBelmaker/大紀元)

2013年4月6日,《大紀元》英文版為「紐約亞洲周」製作的特刊,被紐約新聞協會評選為2012年廣告類最佳特刊第一名;2013年6月21日英文《大紀元時報》因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獲得美國「專業新聞記者協會」「卓越新聞報導獎」。

西方主流媒體都在跟隨《大紀元》

在薄熙來案件中,不但有中共內部文件稱《大紀元》報導是「對『薄王事件』做了最全面、最及時也是最準確的預告」,中共甚至在報紙上公開談及此事,當然,是用英文而不是中文。2012年4月30日,中共官方新華社發表了一篇英文評論,「質問」為何有關薄熙來事件的「謠言」此起彼伏,這篇文章官方沒敢翻譯成中文,不想讓國人知道實情。

文章首先描述了一個現象:「很多西方主流媒體大量報導了薄熙來竊聽高層談話、參與政治內鬥等各種消息,不過,而這些消息都是(法輪功媒體)早就報導過的了,西方正規傳統媒體反覆引用一個民間組織的獨家報導,這不是國際新聞史上一件令人吃驚的軼事嗎?」

文章還稱,「西方媒體被法輪大法攻陷」,也就是說,西方主流媒體所報導的中國新聞很多取自於法輪功學員興辦的《大紀元》、新唐人等媒體。確實,全球主流媒體都在看《大紀元》,香港名嘴陶傑在自己的節目說,現在全世界都在看《大紀元》,《大紀元》已經成為中國問題的行家媒體。

中共奪取和維持政權的兩大工具是暴力和謊言,在中共奪取政權後,暴力和謊言依然是其維持政權的工具,中共對內暴力與謊言並用,對外,中共主要使用謊言和金錢。中共對外使用謊言的體現就是花費巨資打造的「大外宣」,用所謂的軟實力,一方面對西方主流媒體做滲透,另一方面滲透收買海外的中文媒體。

在此種情況下,西方部分媒體和政府以及不少的海外中國問題專家在解讀中國時,因為利益問題,如同「霧裡看花」,許多時候,這些媒體或主動或被動地成為了替中共背書的工具,成為了中共「大外宣」策略的一部分。

連左派五毛每天都看《大紀元》

在民間,大陸民眾翻牆突破網路封鎖出來看大紀元,每天上百萬的民眾訪問大紀元網站,根據網路流量統計公司Alexa的排名,《大紀元》早已是海外中文媒體訪問量最大的,而且跟一些中文媒體的差距也越拉越大。

甚至連中共最大的「五毛」之一司馬南也在博客上公開承認,看了大紀元網站後對薄熙來被抓起來移交審判的結果感到「一點也不意外」,只不過有點不敢面對現實。司馬南稱王立軍事件後,一系列後來被證實的消息與法輪功學員所辦媒體「謠言」保持高度一致。他稱「搞不清楚為何境內外謠言總被證明是事實」。

「六四」學運領袖、流亡海外的民主人士唐伯橋也表示,「這次美國最大的一家媒體記者採訪我,問為什麼《大紀元》媒體能拿到那麼多爆炸性信息?我告訴他,像《大紀元》、《新唐人》這些有正義良知的媒體,當整個社會呼喚正義良知的時候,他們也就會受到全世界的關注。」

新華社那篇英文報導頗有些氣急敗壞的味道,一年多下來,新華社內部消息說,他們的編輯經常被要求看大紀元,上級指示,要針對《大紀元》的報導來安排他們的「反報導」,《大紀元》報導了什麼,他們就得「解釋」或「歪曲」什麼,目的就是對抗《大紀元》。


2012年5月26日在溫哥華一場中國政局震盪與未來走向的研討會上,英文大紀元加拿大主編羅傑夫(中)發言者向西方主流社會揭示王立軍事件背後內幕。(攝影:邱晨/大紀元)

法輪功是中國局勢的核心問題

外界揣測《大紀元》為什麼能準確把握中共局勢發展的脈搏,背後有高人掐算,或是中共內部有人向《大紀元》透露消息,甚至有說法,中共高層想和法輪功學員合作云云。

其實,《大紀元》能夠準確分析預測中國政局發展,主要是因為它是獨立媒體,不受任何政治勢力的控制,也就能跳出所有派系的約束,站在遠處和高處看到問題,真正去研究事實,真正去剖析社會趨勢、民心向背,真正去探索歷史規律,從而抓住事物的本質,推演和預測局勢的變化。其它大陸媒體或海外親共媒體,由於「身在此山中」,故而就「不識廬山真面目」了。

近十多年來中國問題的核心關鍵是什麼呢?其實很簡單,就三個字:法輪功。引申出來就是江澤民派系(血債幫)因為鎮壓法輪功而釀成天大罪過,為了逃避清算,不得不利用前所未有的各種卑鄙手段,來與胡溫、習李等(非血債幫)爭奪權力,從而上演了一場表面上是圍繞中南海最高權力寶座的政變爭奪,而實質上是針對如何處理法輪功問題、如何懲辦凶手的一場正邪較量。

1999年7月20日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上億法輪功修煉者的鎮壓,把13分之一的中國人推向了對立面,中國社會於是出現了巨大的裂變。特別是法輪功代表的是「真善忍」的好人團體,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繼承者,中共鎮壓法輪功,實質就是鎮壓全人類最根本的良知善念,從本質上否定人類生存的底線。

這場持續14年的迫害,絕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鎮壓氣功組織,背後牽扯的是人類最本質的選擇:是要說真話還是說假話,是要善念還是要殘暴,是要寬容還是要暴力。江澤民帶領的鎮壓法輪功的血債幫,為了維持迫害,耗費了巨大的社會資源,同時破壞了中國人的道德良知,雖然暫時在大陸造出了恐怖氣氛,但在迫害中,中共也把自己搞垮了。

其中的一個代價就是,江澤民為了維持迫害,就不得不改變接班人的挑選標準,只能從血債幫裡面挑選出周永康、薄熙來之流,為了維持迫害,不斷強化周永康的政法委的維穩系統,使之維穩經費超過了國防預算,而且為了避免被後來者清算,江派搞出了「第二權力中央」,伺機謀反篡權。也就是說,表面上看是薄熙來在搞政變,其實,江澤民早就搞了政變,早就在與胡錦濤進行生死較量,胡錦濤幾次差點遭暗殺,只是老百姓不知道這些黑幕而已。

而習近平、胡錦濤在鞏固自己權力的過程中,必然會觸動江派的利益,於是上演了中共政壇的一系列變局。

如今薄熙來的政治生命已經結束,周永康將成為落馬的「大老虎」,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場所勞教所正在全面解散,雖然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還在持續,但是,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而精心打造的堡壘正在坍塌,迫害已經難以為繼、走向末路。

如果對這一年多來中共高層落馬的官員做一下盤點,幾乎都是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成員,包括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的這些人無論以什麼方式落馬,從中國傳統的觀念來看,可以說這些人都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到了惡報。


在法輪功持之以恆的和平反迫害中,江派血債幫正在中共內鬥中走向末路,迫害已難以為繼。圖為2009年7月美國華府法輪功大遊行。(攝影/戴兵)

印度聖雄甘地曾經說過:「他們一開始忽略你,然後嘲笑你,然後打擊你,然後你贏了。」如今越來越多的人讀懂了中國正在發生的這個故事的核心:法輪功持之以恆的和平反迫害,正在贏得這場較量,壞人會遭到懲罰,所有支持良善的人和團體,包括敢於為法輪功講話的《大紀元》媒體,也將越辦越興旺,這是人心所向,天意使然。◇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