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十一」炮響 震動天安門中南海

?"
「十一」期間,中國各省訪民到天安門、中南海各顯奇招抗議,北京公安警恐萬分。圖為李玉被警察用膝蓋暴力壓制後背。(權利運動)

「十一」期間,北京地區上空霧霾滿天,全城再度陷入重污染中,而在中共的「十一」紀念儀式開始時,天安門廣場突降傾盆大雨,七常委現身時雨更大了。

在此期間,全國各地訪民聚集北京撒傳單放鞭炮鳴冤叫屈,又逢被處死的小販夏俊峰頭七出殯,網民血祭中共。

「十一」早已不是「國慶」而是中華民族的國殤日,從64年前這一天開始,中國人不是「站起來」而是「跪下去了」,民眾的血淚流成河,致使山川變色,蒼天落淚。

文 _ 宗和

「炮」聲轟轟震天安門中南海警察嚇傻

今年「十一」的北京,非常熱鬧,來自中國各省市的訪民紛紛奔向天安門、中南海申訴自己的冤情。在無奈情況下,有訪民抱著妻子遺像、骨灰盒在天安門邊喊口號、邊撒傳單,有女訪民裸奔抗議,有訪民從公交車「空降」傳單,為了引起外界關注,這些訪民聲東擊西,讓北京的「維穩」公安、保安防不勝防,警恐萬分,疲於奔命。

「當時,訪民放了24響的禮花炮,中南海警察害怕那個炮,嚇得躲開,不敢去撲炮,卻去抓人。這個鏡頭很可笑,這中央最主要部門的警察,這麼怕死,共產黨還真是可笑。」

目擊者姜先生說:「他們一行人到新華門門前人行道上,離警察五米的地方,有拉橫幅,有放鞭炮,剛一點著,警察和便衣不知從哪裡全衝上來,把他們抓到北京府右街派出所,有幾人被截回地方,景山被拘留五天。」

據《權利運動》報導,10月2日中午一點,訪民于洪、羅勝芳、景山、劉玉香到中南海新華門繼續放鞭炮,而王明勝、王桂林、王桂松、何酉淑、孫居榮等人到天安門跳金水橋抗議。

10月1日,在天安門放鞭炮的湖南冤民于洪、羅勝芳、山西冤民景山、劉玉香、山東冤民王明勝、王桂林、王桂松、何酉淑、孫居榮等人,被送到久敬莊後,由於人滿為患,當天夜裡被放。

10月3日中午12點左右,山東棗莊訪民李玉抱著四個月大的兒子劉治黨與60多歲的訪民董金田,在天安門前放鞭炮、撒傳單,遭到警察毆打。

李玉的丈夫劉修召告訴《大紀元》:「兩個人買了兩掛鞭炮,撒了五百多份傳單,放了一串鞭炮,然後被警察野蠻扣住,我妻子被五、六個警察推倒在地摁著,嘴巴啃在地上,四個月的孩子沒人管,一再要求下,孩子才跟著母親,現在被駐京辦接走,圍觀的人有上千人。」這些圍觀民眾拚命的照相。

劉修召說:「去那裡放鞭炮、撒傳單,只是想引起更多人注意,現在的新聞都在吹牛,底下老百姓的聲音根本沒人聽,國內不報導我們訪民的事,我們告了這麼多年,問題都沒有解決。訪民已絕望,看不到希望和結果。」

數千傳單飛揚 遊客目瞪口呆

上海法律工作者、維權人士顧國平告訴《大紀元》:「10月1日下午4點到5點半,一個半小時,我親眼目睹了四波人在天安門撒傳單、喊口號,一共撒了兩三千份傳單。」


眾多民眾在天安門撒傳單、喊口號,一共撒了兩三千份傳單。(訪民提供)

「最震撼的一波是途經天安門的一輛10路公交車上,下午5點10分左右,突然從車上『嘩啦、嘩啦』撒下來很多傳單,長安街上到處都是傳單,很多警察、便衣忙著撿傳單,放在幾個大袋裡。這波厲害,全國遊客都看得目瞪口呆。」

下午4點15分,上海訪民談明其、范妙珍、胡義忠、陳永成、朱國強、周呈林、羅顯會、朱自清、呂峰等人,在天安門東安檢口遭到北京公安的阻攔。

顧國平說:「我們正好看到上海十多位訪民在撒傳單,在天安門城樓前抗議,聽到他們喊『打倒腐敗、打倒貪官、上海司法腐敗、搶我土地、還我財產、冤枉、冤枉……』場面非常震撼,十幾個便衣押著談明其,拚命往警車上拽,他還在高喊口號,而72歲的老太太范妙珍,幾乎光著上身。」

當天談明其抱著妻子遺像和骨灰盒到天安門討說法。他說:「我們就是等著這一天,上海很多人到天安門撒傳單。范妙珍還裸奔,白髮蒼蒼,上衣脫光,前胸後背寫著大大的冤字。有兩個盲人到天安門撒了200多份傳單,遭到北京警方的圍毆。」

正在天安門的遊客都非常驚訝,怎麼這麼多人撒傳單?顧國平對遊客說:「這是『天女散花』,他們都是訪民,上告無門,到北京來抗議。」

傾盆大雨 蒼天也憤怒

10月1日這一天,中共在天安門廣場舉行64周年「慶典」儀式。NBC報導,中共擁有領先世界的人工氣象技術。這個系統擁有一隊飛機,高射砲和用於給雲層裹上一層化學物的火箭發射器。他們誇口說自從2002年以來已經人為的影響天氣50萬次,包括北京奧運會及四年前中共建政60周年的「十一」。

然而,這次顯然失敗了。報導說,10月1日,黎明之前的雷電顯示在清洗空氣。上午有一短暫晴朗時期。但夏日天氣多變如小孩臉,當儀式開始,共產黨高層冒著傾盆大雨,每個人撐著一模一樣的灰色雨傘,拿著打濕的花籃。除了習近平和共產黨高層主持的儀式,廣場上幾乎空盪盪的。


「十一」國殤日64周年儀式在傾盆大雨中進行,中共七常委撐傘現身。(Getty Images)

數百名學生包裹著塑料雨衣在完成他們常規的舞蹈。邁著正步的士兵們試圖假裝陽光明媚,而成群的警察蜷縮在雨傘下面。

報導說,人們的共識是:人為影響天氣辦公室這一次發射時間或許有誤。記者臺上有記者開玩笑地問,沒能阻止中共高層被淋濕,誰會人頭落地?或天氣辦公室的人丟工作?的確,在高層現身之後,雨似乎更大了。

但有民眾說,中共建政64年,中國民眾的血淚流成河,蒼天都在憤怒,為被「西來邪靈」綁架的中國人落淚。

霧霾籠罩 北京空氣五級重度污染

「十一」國殤日期間,據陸媒報導,北京市環保監測中心監測顯示,9月30日、10月1日兩天,北京大部分城區又籠罩在霧霾之中,空氣質量維持在五級重度污染。

10月1日開始大陸進入七日長假,有北京網民發帖期待假期快到,好「逃離北京回南方老家透氣」;也有人戲稱,「十一」長假選擇去北京旅遊的人「不是有病就是二百五,來做人肉吸塵器啊?」

市民一早起來,發現北京全城一片「雲遮霧罩」;部分地方數十米開外即看不到人影。民眾紛紛戴口罩出門;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也被霧霾籠罩,馬路上部分司機甚至要著燈行駛,以免出事。

這次污染過程從9月27日開始,當天白天,PM2.5濃度由南向北快速上升,到夜間,連北部懷柔、密雲等地PM2.5實時濃度都超過200微克/立方米。

「十一」期間,霧霾造成北京嚴重污染,網民紛紛議論要給PM2.5取中文名字。有網民調侃:嚴肅點就叫「公霧源」,高端點就叫「京塵」,霸氣點就叫「塵疾思汗」,樂觀點就叫「塵世美」,娛樂點就叫「塵慣吸」。但是最強大的是五個字的:餵人民服霧!

「十一」國殤日夏俊峰頭七 血祭中共

10月1日也是9月25日被處決的遼寧瀋陽小商販夏俊峰的頭七紀念日,國殤出殯,頭七血祭!海內外民眾以各種形式悼念夏俊峰,網路到處是哀悼死者的蠟燭。

許多民眾無畏暴政,以各種形式悼念夏俊峰。有的民眾親自到夏俊峰家中送花圈,慰問家屬;有的為夏俊峰在網路設置靈堂,呼之為:「中華民族抗暴英雄!」有的親自為夏俊峰塑雕像;還有的捐錢給他的妻兒張晶和強強,鼓勵他們堅強地活下去。

有民眾表示:「我們都有可能是夏俊峰,今天,用我們的良知,讓滿屏都是蠟燭。」一位律師也表示:「今天,是瀋陽小販夏俊峰的頭七,為他燃一支蠟燭致哀,也為這血淋淋的世道點燈。」

也有說:「夏俊峰,和解的大門徹底關閉,官民徹底對立。如果不能相互仁慈保全,那麼只有徹底殺戮清算。每一個貪官,每一個叛逃者,每一分錢,全球追繳……這不是威脅,親,這是對你最後的通牒……你能殺了夏俊峰,你也能殺了我,但是你殺不絕人民。你要為你手上的鮮血,付出代價,而人民在支絞架。」

華現投資顧問、交大企業內訓項目專家委員陳宗鶴悲痛表示:「夏俊峰先生去了,我們嘶聲力竭喊了那麼多年,最後他還是在大家眼皮底下被拖入刑場。秤砣砸死人的城管沒判死刑,蓄意毒殺外國人的部長妻子沒判死刑,唱紅打黑害死無數人的當局者更沒判死刑。今天中國的上空沒有一絲陽光,在夏俊峰九歲兒子的畫中,我只想鳴起這首歌《悲慘世界》。……」

9月25日,瀋陽小販夏俊峰因自衛刺死兩城管而被中共執行死刑,此前大陸各界呼籲「刀下留人」,但仍沒有留住夏俊峰的生命;26日,其妻張晶取回夏俊峰的骨灰;28日,張晶在她的微博上發布訃告,將「十一」定為夏俊峰的出殯之日。

民眾吟誦《望大陸》 哀悼祖國淪陷

大陸民眾說,「十一」乃假國慶真國殤!1949年10月1日,中共竊取國家政權,以獨裁暴政統治中國。64年來,死於其黑色魔爪之下的中國人多達數千萬;中國傳統的信仰道德被破壞殆盡,古老的文化、名勝古蹟所剩無幾;中共以鬥爭哲學與暴力本質長期給中國人民洗腦,其精神毒害潛移默化、不露聲色;對自然的掠奪使人們的生存環境遭到嚴重破壞。在中共的魔爪之下,中國人民承受著物質與精神的雙重迫害,中共將中國人民拖向苦難的深淵。
 


大陸民眾說,「十一」乃假國慶真國殤。(Getty Images)

在「十一」這個日子裡,有民眾將于右任的詩《望大陸》發於網路,悼念祖國淪陷:

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大陸不見兮,只有痛哭。

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故鄉不見兮,永不能忘。

天蒼蒼,海茫茫,山之上,有國殤。


網民「天外說天下」10月1日在新浪微博發帖:「【64年見證歷史】曾經有一個憲政的國度放在我們面前,我們沒有珍惜,等我們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中國大陸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夠給我們再來一次的機會,我們會對那個國度四個字:我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個愛上加一個期限,我們的希望是……今年!統一吧,我的中國!」

「那一年,這一天,它們霸占了某個國度。自此,人被整,被打,被餓死,被害死,被奴役,被洗腦,不明是非……」民眾「周益清」在國殤日表示。

「60多年前,你跟我們說要讓我們過上好生活,而你卻先過上了;60多年前,你跟我們說讓我們當家作主,而基本上是你說了算;60多年前,你跟我們說你是我們的僕人,而實際上我們得伺候你;60多年前,你跟我們說你和我們是平等的,而你總是有特供;60多年前,你跟我們說文藝為我們服務,而文工團總是服務你!」「不太好先生-8」戳穿了中共欺騙人民的謊言。

七大軍區復員軍官及老兵大規模抗議

不僅是普通民眾因各種冤情抗爭升級,越戰老兵、七大軍區復員軍官,因為悲慘現狀,大規模集會抗爭頻率也越來越高、人數也越來越多。

「十一」中共竊國日前夕,雲南省5000名越戰老兵穿上當年的軍裝,列隊前往雲南省政府前抗議示威,喊口號、唱軍歌繞省政府遊行,遞交訴求,表達強烈不滿。他們表示當年用生命打仗,現在生病沒錢治療。這是今年6月以來他們第八次抗議示威。

今年以來,大陸各省七大軍區復員軍官已經四次大規模集體進京請願。9月23日、24日連續兩天,近千復轉軍官聚集中共軍委及總政部,高喊口號要見習近平,要求當局盡快落實答覆他們的訴求。


64年民族災難香港各界抗議集會

此外,10月1日中午,由香港、臺灣等地部分法輪功學員及支持團體舉辦的「十一」國殤日活動,在香港北角英皇道遊樂場舉行,以「解體中共、救國救港」為主題,同時聲援超過1億4700萬大陸同胞退出中共組織。多位香港知名人士到場斥責中共從89年六四開槍屠殺學生到99年殘酷鎮壓法輪功的罪行,「十一」是名副其實的國殤日。


10月1日中午,香港「十一」國殤日「解體中共、救國救港」主題遊行,聲援超過1億4700萬大陸同胞退出中共組織,吸引大批中港人士關注。(攝影/潘在殊)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指,中共竊國64年,「十一」帶給全中國人的只有國殤,沒有國慶。他說,中共自1999年開始全面鎮壓法輪功,「這很清楚是赤裸裸的政治逼害,不只這樣,這個逼害繼續持續地在過去十多年時間,包括內地很多法輪功的信徒,支持他們的維權律師,例如高智晟等等,都是被打壓。……你可以看到中共對人民的壓迫不是純粹過去式,更加是現在進行式,是持續地進行。所以在這段時間,當然我們覺得沒有任何值得慶祝的地方。」

香港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斥責中共至今仍不停迫害法輪功學員和打壓維權異見人士,他強調支持法輪功學員捍衛自己的權益及反迫害,尤其是自從中共地下黨特首梁振英上臺後,對港人人權的保障更令人難以期望,「如果他們(法輪功學員)的權利受到剝奪的時候,你不出聲,遲早你的權利也受到剝奪。」

前立法局議員馮智活牧師強調相信有天理,「掌管人類主宰的天意,你不要違反天理,天安門代表安全和平安,我們中國人民有沒有平安在心中?中國現在安全嗎?為什麼有一億四千萬人三退?為什麼這麼多中國(中共)官員輸送自己的財產到外國,送自己的子女到外國讀書?」

他又說中共破壞中國傳統文化,期盼美國神韻藝術團可以來港演出,「讓中國的文化藝術在中國的土地可以演出,可以讓香港人可以一起接觸,就是因為你不讓神韻來,就有海難,不是偶然,大家明白,有天意。」

香港支聯會、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等團體發起遊行,不滿大陸人權倒退。約百名遊行人士下午約三時由銅鑼灣時代廣場出發,遊行至政府總部,部分人士戴上由大會提供的面具及頭套,扮成被囚異見人士,批評半年內多了100多名政治犯,中國人權不斷倒退。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說,希望透過本次行動喚醒香港人,中國人民要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香港社民連一批成員則由中環皇后像廣場出發,遊行前往中聯辦,要求中共平反六四及釋放異見人士。另外,一批前線成員穿黑衣到中聯辦,抗議中共干預香港政制發展;一批職工盟成員也遊行至中聯辦,要求中共立即釋放之前在深圳因為罷工而被捕的工人吳貴軍,以及12名在囚的工運人士等。今年「十一」也是南丫島海難一周年,一批人民力量成員及市民,下午在尖沙咀天星碼頭,面對大海,默哀悼念死難者。

全球反中共活摘器官徵簽逾44萬

在「十一國殤日」,醫師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DAFOH)亞洲區法律顧問、臺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發言人朱婉琪正式公布第一波呼籲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要求中共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全球聯署統計。從6月中旬到9月底,全球共計有歐、美、澳、亞四大洲32個國家共襄盛舉,單是亞洲就有10國參與此項全球徵簽,累計有效聯署達44萬3843個。徵簽活動將持續到11月底。


10月1日香港退黨服務中心等團體舉行集會活動,斥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暴行。(攝影/潘在殊)

朱婉琪說明,近日媒體披露薄熙來親口說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下令的錄音;之前,前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又承認活摘器官是周永康具體辦事。

她要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具體調查活摘器官的反人類罪行,國際刑事法庭應將元凶起訴。「沒有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沒有活摘器官這個星球上最大的邪惡……聯合國再也不能夠漠視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所下令的、所犯下的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以及酷刑罪等最嚴重的三宗罪,應該即刻起訴跟調查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

大陸精英無懼網路白色恐怖

近期,中共對輿論的整肅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31省的中共宣傳部長月初集中開會,欲搶占輿論的制高點,甚至喊出不給普世價值任何空間,引起網路強烈反彈。同時為配合公安抓人,中共兩高(高級檢察院和高級法院)出臺網路惡法。

中共為進一步打壓網際網路輿論空間,通過官媒不斷抨擊網路上有影響力的人(微博大V),儘管公安系統抓了秦火火、薛蠻子、王功權等人,但大陸精英和普通網民無懼中共的網路白色恐怖,公開表達反對意見。

前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研究員吳偉認為:「終於圖窮匕見,殺氣騰騰,不可一世了。」大陸賀耀輝律師表示,即使再嚴厲的刑罰,也堵不住悠悠之口,留給歷史的,只是一個笑話而已。天則經濟研究所理事長秋風論道表示:「還亮劍呢?你看看你手裡都是什麼?除了票子、手錶,恐怕就是二奶、房子、外國護照吧。都亮出來吧。」

就中共兩高網路犯罪言論的司法解釋,眾多法律界人士挺身抗爭,他們從專業角度佐證該司法解釋違法、違憲是惡釋,僅僅是為了遏制公眾對各種公權違法不滿的網路曝光、傾訴、監督、投訴、控告等行為,律師們發起徵簽活動要求廢除,以及追究立釋者的法律責任。還有很多律師以個人名義向人大寫信,要求啟動對兩高網路言論司法解釋的違憲審查。

中共遇「64」 民眾「難忘」

中共篡政64周年,恰好與「六四」這個敏感詞遇到一起。《華爾街日報》報導,中共的「國慶」向來是被網民忽略的日子。但是周二(10月1日),面對這個巨量敏感的數字,「64」充斥著電視屏幕和廣告牌,中共最高層在一個大雨澆透的「十一」儀式上鞠躬,審查員們沒有選擇,只能放鬆控制,政府的網上民眾很快利用這個機會,嘲弄中共政權。

「對於某黨來說,這是一個艱難的生日。這樣一個敏感的數字,卻無法避免。」一個新浪微博用戶寫道,「我將坐觀審查員將會多麼忙碌。」

這個數字在中國被賦予高度的涵義,因為它跟「八九」、「六四」中共鎮壓天安門廣場抗議者相聯繫。幾十年來,它被用來作為中共最黑暗時刻的縮寫。這個數字現在幾乎是被禁止的,往往在網路上被禁止或者在人們的對話中被壓低聲調。

報導說,新浪微博通常運用強大的過濾器來審查「64」,有時候甚至完全屏蔽它。但是周二對這個數字的搜索查詢產生逾4300萬條帖子。其中有無數個帖子是一張PS過的圖片:「64」字樣的花卉盆景旁邊加上了「難忘」二字。

自1949年10月1日篡政以來,中共嗜血殘暴,發動各種政治運動殺人。土改、三反五反、大饑荒、文革,製造冤魂無數。土改打死的人數,據大陸獨立作家據譚松年介紹,死亡人數大約在500萬到1900萬之間,而大饑荒年代餓死的民眾高達4500萬人(香港大學馮客教授數據)。

1989年6月4日,中共悍然調動軍隊,對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學生與民眾進行瘋狂屠殺,公然對人民開戰。

1999年7月20日,以江澤民為代表,中共政治流氓集團發動迫害法輪功血腥殘暴運動,運動範圍之廣史無前例,不僅遍及中國大陸,更一度將迫害延伸到海外,億萬法輪功修煉者在「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拖垮、名譽上搞臭」的滅絕政策下,經歷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巨大魔難。在此期間,中共更是將其罪惡推到極致: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震驚的世人驚呼這是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

目前,中共對整個國家的財富掠奪,也是達到喪心病狂的地步。各地政府強徵土地、強拆民居,造成無數百姓無家可歸,成為赤貧。民眾不得不展開家園保衛戰,以死抗爭。中共正在與全中國人民為敵,其每年維穩費用超過國防開支。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成為全球貧富最懸殊的國家,中共高官大多是身家億萬的巨富,腐敗正在掏空中國的財富。據中共官方披露數據稱,近30年來,中國外逃官員數量約為4000人,攜走資金近4000億人民幣,算起來人均席捲約1億元贓款。

中共建政64年,是中華民族淪陷的64年,而其建政64年這個數字,恰好是其驚恐畏懼、傾盡全力封殺、屏蔽的數字:64。民眾認為,這預示中共氣數已盡,大限已臨,這個結果是它怎麼也無法繞開、無法逃避的。



中共建政64年,是中華民族淪陷的64年,無法迴避其傾盡全力封殺的數字:64。預示中共氣數已盡,大限已臨。(Getty Images)

官員民眾三退超1億4千萬

自從去年2月薄、王事件爆發後,中共官場大地震。面對薄熙來的審判,中共不敢觸碰薄熙來案最核心的二大罪行,包括薄熙來密謀政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甚至薄熙來在重慶打黑中犯下的罪行也不敢提及。越來越多人從薄案審判中不再對中南海的反腐抱希望。人們還從中石油腐敗窩案等中也看清中共官場腐敗黑幕深不可測,中共已無藥可救,國家資源被盜空。

大陸民眾越來越不滿中共及其統治,在網路上每天可見鋪天蓋地的譴責聲,公開聲明退黨的也越來越多。南方街頭運動的勇士陳劍雄、謝文飛9月30日走上街頭拉橫幅宣揚民主,要求廢除一黨專政,建立民主中國。

福建省石獅市第五屆人大代表李聯炮,「七一」中共建黨日在網路上發出公開鄭重聲明退出共產黨。6月17日河南的一名副處級官員史宗偉在網路實名退黨,並稱「決不自殺」,與此同時,湖南省各鄉鎮的5000名電影放映員公開要求退黨。

自2004年11月,《大紀元》推出《九評共產黨》之後,越來越多中國民眾認清了中共本質,選擇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截至2013年10月5日在大紀元網上聲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者已經超過1億4753萬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