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40城市拒建房產數據庫 習反腐遇強阻

?"
中共收集全國房地產數據的計畫,遭到來自地方政府的阻力已經陷入停滯。(Getty Images)

對試圖隱瞞非法所得房產的中共官員來說,收集全國房產資料的計畫,對他們構成了威脅。中共2010年啟動的房產數據庫的建立,遭到了地方政府和既得利益者的阻撓而陷入停滯,習近平反腐策略正面臨了重大考驗。

文 _秦雨霏

中共收集全國房地產數據的計畫,曾經被譽為腐敗的解藥,在遭到來自地方政府的阻力之後已經陷入停滯,這表示北京在推動解決廣泛腐敗問題上面臨了困難。路透社10月2日報導引述行業專家說,數據庫不僅被當局視為控制房市泡沫,而且是迫使腐敗地方官員交代使用非法所得購買房產的關鍵。

40個大城市拒簽房產數據庫計畫

路透社報導說,自從3月分掌權以來,中共主席習近平就稱腐敗是共產黨存亡的威脅,並且當局已經宣布調查或逮捕了幾個高級官員。

但是,就像房地產數據庫的倡議未能獲得支持,表明從上至下的剷除腐敗的計畫可能被地方既得利益者阻礙。

「對於全國性數據可能產生的後果有不同的擔憂,特別是對於一些有權力影響這個過程的官員。」中國房地產協會副主席陳國強說,「他們故意阻撓這樣的行動。」

數字化數據庫,將使得用戶看到一個人擁有多少房地產,以及有關房屋的細節,這個計畫自從2010年就開始啟動。

它也將顯示房主購買的額外房地產,這將協助政府當局冷卻城市房地產市場的投機。

雖然大部分這些信息已經被當局在某種程度上掌握,地方官員還是拒絕一個易於搜索的購房中心紀錄的想法。

專家說,計畫書所列的40個大城市拒絕簽署,除非住建部同意他們披露的信息不會被公開。

「中共最終須讓數據透明。」中共政府重要智庫之一發展研究中心高級經濟學家范建軍說。

實施房產數據庫計畫是中央的重大考驗

路透社報導說,計畫的第二階段,本來應該在6月分完成,並且包括多於500個城市,但還沒有獲得結果。

中共住房和城鄉發展部還沒有對於延遲的理由發表評論,但是國家媒體已經指責地方官員製造阻力。

「希望再一次破滅。」新華社6月分說,「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門不合作。」

房地產數據,儘管有利於房地產市場,但是對試圖隱藏多處豪宅的官員來說構成了威脅。

從事腐敗問題研究的中央黨校教授田國良,告訴國家媒體,這些數據將披露敏感職位政府官員的房產狀況,包括能源、鐵路和銀行領域官員。

這可能幫助反腐敗當局找到官員購置房產的線索。

中共官媒《中國日報》7月分說,人們廣泛懷疑,建立數據庫被延遲是由於「來自既得利益集團的反對」。

「這個計畫是否最終得以執行,是中央政府回應公眾呼籲一個健康和廉潔房地產市場的政治意願和能力的重大考驗。」國家報紙說。

在最近幾個月,中共媒體已經充斥著有關地方官員擁有作為公務員不可能購買得起的房產而被揪出來的報導。著名的有「房叔」和「房姐」。他們已經成為公眾憤怒的目標。

在一個特別高調的案件當中,蔡斌,一個廣州市城市管理官員,在調查員說他擁有超過20棟房屋之後,去年10月被撤職,即使他的官方薪水只有一個月一萬元。

他9月分被控腐敗並被判11年半監禁。

財產公開意見分歧

路透社報導說,一些高級中央政府官員已經公開表示支持財產公開制度,作為習近平反腐敗運動的必要元素。

汪洋,政治局委員和四個副總理之一,說他相信中共官員應該公開自己的財產。

俞正聲,政治局常委排名第四人物,也支持財產披露並說他願意公開他自己的財產。

但是對於許多官員來說,任何形式的財產公開都是可疑的,可能點燃已批評政府奢華的公眾的報復。

「地方領導人,他們知道他們將面臨的後果——社會的怨恨。」香港浸信大學政治學家Jean-Pierre Cabestan說,「地方上社區很小,地方幹部對此非常緊張,比北京官員更加緊張。」

專家說目前的房產紀錄制度是不全面的,不足以有效監控房市。

中國僅有的房屋普查是在1986年完成,它在2010年搞的經濟普查沒有包括房屋調查。今年的經濟普查也不會包括。許多城市也缺乏歷史性置業數據。

「對於決策者,這是一個非常令人沮喪的困境。」龍洲經訊的Rosealea Yao說,「他們可以更好的了解這個市場。我認為這個數據庫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