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五毛變性

有陣子沒上網,因為得了恐網症。尤其怕進黨國局域網,太鬧,一會兒丑戲變正戲,一會兒貞婦成娼妓,亂成一鍋粥,讓我觀丑恐慌不斷加碼。

共和國第一衛士王警長一夜成了叛徒,昨日還大K紅歌的薄二哥,被倆山東大漢押著去坐穿黨牢,二嫂被夫君當庭指控是王警長的情婦,薄公子隔空喊話,對幹掉他爹的習大大王大大們公開叫板……黨國丑戲翻滾,丑角們大小便失禁,看得我眼球飛轉、薰得我乾嘔不止,這叫一個後悔,悔不該戒網意志太不堅定,好懷念那短暫無網的被快樂,怎奈網路太誘惑,所以逃不過被黨國糟害。

其實就是不長記性!好不容易調整了情商,提高了審丑壓力指數,想是大不了淡出江湖前再上一把當,說服自己試著上網看看山頭易幟後,那個團夥頭頭做生意文明點沒?

不看還好,一看就傻了,就一條,腸子就悔青了——五毛如今不叫五毛了,水軍也不怎麼上口了,黨媽愣給傻小子評了職稱:網絡輿情分析師,最低工資6000毛幣!哇,陰溝裡的洗腦工,經中宣老大一呶嘴兒,搖身一變,緊跟城管成了第三百六十五行,不掃大街小巷,只殺網上,而且一夜間屎殼郎變唧鳥猴,一飛沖樹尖兒,晉升低級公務員……想到黨國雜碎導演如此敬業,多麼不靠譜的戲碼都能被他們導出鬧死卡大獎,終於胃肌失控,三天前的隔夜飯噴湧而出,一星不剩的撒向陰霾下的大地,化為有機循環肥。

如此丑角,描眉畫眼兒、翹臀擰腰,一再挑戰我等一票評委的審丑底線,「男同志」劉雲山真是個創意大虱。令人始料不及的是,維穩劊子手周麻子已經篩糠,劉土共竟假裝沒看見,繼續遊戲腦筋彎彎繞,操控黨國文宣體系,濫用我國語文複雜特點,漂白五毛,從名字做起。

如此,我等再次明白了,生在慘爛黨國,沒有不敢想,只有不敢幹——多麼二的行當敢情都能包裝,明碼標價。這比小三扶正、青樓贖身、土匪招安尖端多了。

真的佩服劉「同志」和他的政客團隊。我忽然想起,黨國御用冠名師其實也是個隱性行業,早已成為黨國罪惡包裝師:明明是殺嬰,硬說「計畫生育」;明明用紅十字圈錢,偏說慈善扶貧;明明娼妓遍地,暱稱「性工作者」,明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賣錢,卻偷換成「救死扶傷」「死亡心理研究」。

最可惡王警長兩年內殺了幾千人做研究「成果」,竟獲某公司大獎,那廝還恬臉上臺自吹。當然啦,比他玩得更大的是他老闆——囚徒薄二,幕後周麻子和江蛤蟆。

這樣看來,以後還真不能莫名其妙拜什麼「師」了,五毛都成精稱師了,這個世界還成何體統?200萬五毛編隊,每年餉銀2000億。其人數比150萬共軍還多出50萬,據說麻子把持政法委時,維穩費超出黨國軍費,黨國軍費幾何?7500億!如今胳膊根兒維穩又加上了腦仁 維穩,費用直達天文數字!可見黨國多麼焦慮這個該死的網!我們可憐的黨國納稅人啊!難怪老闆們紛紛用腳投票,選擇背井離鄉。

難道這是劉土共祭出的就業餿招兒嗎?街上幾百萬城管暴徒掄胳膊根兒,網上200萬五毛揮舞指甲刀維穩「輿情」。然後呢,聽說各大銀行外資全撤,國庫空虛,黨國又開始賣國債圈錢。沒多久,P民的飯錢轉個身,成了打壓P民的五毛賞錢。這是個多麼悲催的黨國童話!一個正常的國體是這麼運行的麼?

這讓我想起,世界四大文明古國都有國粹,巴比倫提早分裂不提,埃及國粹紙草畫,印度國粹瑜伽、手繪、歌舞、板球,中國的國粹更是數不清,單舉京劇就能說出一火車:生、旦、淨、末、丑,梅蘭芳、程硯秋、馬連良、譚富英……你說到今天,我們偉大中華被一幫殺人越貨的土匪糟蹋到五毛成了國啐,真乃奇恥大辱!一個外來的魔教被這幫土匪奉為圭臬,搶了百姓的錢養活一堆網路下三濫,命令我們不許說魔教教規之外的語言,連想都不可以。這些「人」到底算什麼玩意兒?

在下以為,民族文化菁華為「粹」,按地域文明傳承下來謂之國粹;至於五毛之流,不管躲在陰溝裡還是堂皇上位,也只能「啐」,如果非要鬧清是哪裡的垃圾,就貼上黨國標籤——國啐。啐者,不吐之不後快,不吐淨不過癮也。五毛,就是這麼個東西。我想,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教科書裡絕不會忘記告訴後代,魔共時代有個為世人恥笑的國啐——五毛,別號:網絡輿情分析師。

小時候常和同伴熬點兒樹膠,舉個竹竿子爬樹上粘「唧鳥」,上學了,卻讓我們把「唧鳥」讀成「知了」,每次讀都惹來夥伴竊笑,很臉紅。

大了,才想到那些語言大師真不怎麼樣,孩子都把那個勞什子「知了」叫作唧鳥,你故作什麼文雅啊?那東西夜裡從樹下的土洞裡生出,和螞蟻、蚯蚓、屎殼郎混在一起,很難看的樣子,清晨脫個殼就變成「灰姑娘」了麼?爬到樹上聒噪一整天,有時一棵樹上三幾隻大合唱,噪音超出200分貝,為啥古今大師們的鄉愁母愛有時和這東西掛上,真是狐疑。

早知道男孩女孩性徵錯位,長大了有做變性術改換性別的。怎麼也沒想到,在這個灰黃慘爛的魔教黨國,明明是地溝油炸老鼠肉丸子,居然被正大光明的端上檯面升級成紅燒獅子頭。看官,你能深想麼?每天上網都要面對唧鳥一般的黨國鬧死卡變性特務——五毛,你手指舌尖、食管胃液、大腸小肚沒有生理反應麼?如果沒有,我勸你去服一帖新出品的五毛牌「輿情分析丸」。那樣,你就會像我一樣上吐下瀉,嘔出隔夜飯,以致恨屋及烏,永遠永遠不想記起這個叫做五毛的物體。

當然你要留神兩個情境——你可以去泰國,但不可以看人妖;你可以花錢,但要拒絕half元。這樣才可以避免發生意外。切記。◇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