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抓捕周永康,宜早不宜遲

  如果不是王立軍出逃,那麼薄熙來還會待在檯面上繼續風光,中共審判薄熙來的那一齣戲也就不會上演。也就是說,中共當局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將薄熙來抓捕起來進行作秀式的審判。

  在審判薄熙來的過程中,中共當局顯示出政治上的很不成熟,明明政變和活摘器官是薄熙來犯下的兩條死罪,卻被以內部協議的方式給 「綏靖」沒了,放著殺手鐧不用,在中共內部殘酷的政治鬥爭中,等於是自殺。

  於是,薄熙來得以保命不死;而在江澤民那一邊,卻毫不心慈手軟,中共當局判處薄熙來無期徒刑,薄熙來當年曾經主政的遼寧省立刻將小販夏俊峰判處死刑,這是殺雞給猴看,間接威脅中共習近平當局。一生一死,整個兒弄反了,在民眾的心目中,薄熙來案彰顯了中共習近平當局的無能,而夏俊峰案則說明了中共習近平當局的殘暴。因為不管處死夏俊峰是誰在暗中操縱的,可帳卻要算在中共習近平當局頭上。

  中共內部圖謀政變取代習近平的,是江澤民、周永康和薄熙來三方聯手,江是帥,而周、薄是車。習近平本來有機會吃車、將軍,可一時手軟,反被江澤民一派一連兩將:首先是薄熙來大耍流氓當場翻供,然後是冷酷無情處死夏俊峰。江澤民一派反守為攻,習近平當局下一步要抓捕周永康,就變得更加困難。

  政變有硬政變和軟政變之分,前者薄熙來想要實施的,屬於硬政變。只要江澤民這個政變主謀不倒,硬政變不行就會來軟政變,就是人為的製造政治危機逼迫習近平下臺。江澤民能夠把鄧小平玩弄於股掌之間,其大奸巨猾可見一斑,胡錦濤當政十年,無論怎樣東突西撞,其實都沒有逃出江澤民的手掌心。

  習近平想借助中共的18屆三中全會推動中國大陸的經濟改革,估計很難如願。這不光是各方利益集團的阻撓,更根本的原因是江澤民派系會故意攪局。否則的話,胡錦濤當政的時候早就搞了。所以,中國大陸的經濟危機注定會爆發。而經濟危機會引發社會危機,最後演化成政治危機。到了那個時候,習近平要面對的,就不是如何保黨的問題,而是如何保住自己身家性命的問題了。

  要想從根本上扭轉這種局勢,習近平就必須出奇制勝,盡早抓捕周永康,而且須速戰速決,在很短的時間內判處周永康死刑。要做到這一點,習近平就必須動用殺手鐧,死死抓住周永康參與政變和活摘器官這兩條罪行。

  至於活摘器官罪行,是必須予以制止的。國際社會對於制止活摘器官罪行,正在逐漸形成共識,這種共識遲早會轉變為對習近平當局的巨大國際壓力。與其到時候手忙腳亂的加以應付,還不如現在就掌握主動權,在抓捕和審判周永康的時候就將其活摘器官罪行拋出,激起強大的民憤民怒,這將點中江澤民派系的最大死穴,使其動彈不得,只有等著乖乖就擒的分。前面已經提到,無論怎麼做,中共的解體崩潰都是避免不了的,最終的關鍵不是保黨命,而是保己命,只要不逆勢而行,就能很容易做到這一點。所以,完全沒有必要替政治敵手隱瞞其活摘器官的罪行。

  如果繼續局限在中共的條條框框中搞內鬥,可以預見,習近平遲早會被江澤民派系吞噬。屆時,中國大陸將是怎樣的一番局面,不可揣測。

  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江澤民在劫難逃。天命如此!◇

  (因篇幅有限,內文略作刪減)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