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美10年後可能爆發軍事衝突

?"
中美兩國目前並不是敵對國,但中美危機爆發的風險性卻要大於美蘇冷戰的風險。圖為2013年5月11日,美國尼米茲核子動力航空母艦在韓國釜山港口。(Getty Images)

目前大家都在談中國可能會成為足以與美國抗衡的對手,可能對世界秩序構成挑戰,不過,專家認為,更值得擔心的問題是:十年後,北京和華盛頓可能會陷入軍事衝突。

編譯_李清怡

近年來,關於中國崛起的爭論,大多聚焦於中國可能會成為足以與美國抗衡的對手,因此可能帶來危險,甚至對目前的世界秩序構成挑戰,但是,另外一個更迫切的問題是:雖然中國現在的實力仍然弱於美國,不過,至少在十年之後,北京和華盛頓可能會陷入迅速升級為軍事衝突的危機。

美國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政治學教授哥德斯坦(Avery Goldstein)認為,這個關係到兩個核武大國的危機是真實存在的,且就在不久的未來。而過去幾年的一些事件也顯示,這種危險還在加劇中。

中美曾多次陷入衝突危機

北京和華盛頓曾經多次設法避免陷入衝突危機。在1995至1996年期間,中共進行導彈試驗,意在恐嚇臺灣首次總統普選,美國當時對此進行回應。1999年,在塞爾維亞的北約空襲行動中,美國軍用機意外轟炸了中共大使館。還有一次是在2001年,美國偵查機與中共戰機相撞,導致中方飛行員死亡,而北京則扣押了美方飛機和飛行員。

這些插曲雖然不至於嚴重升級,但是也不容樂觀。畢竟,這些事件都沒有達到真正的危機程度,也就是說,沒有哪次對峙威脅到了雙方的關鍵利益,從而加劇戰爭的風險性。

華盛頓準備介入東亞衝突

近年來,隨著臺灣海峽緊張局勢有所緩和,對美中可能出現戰爭危機的預測似乎消失,但是其他的潛在引爆點又浮現出來。當中共和鄰國為中國東海和南海的島嶼和海域主權爭吵不休時,美國則反覆重申,依照條約,美國有義務保護對中國主權聲明提出質疑的國家:菲律賓和日本。同時,美國也與越南的關係更加緊密。

此外,奧巴馬政府的「亞洲重心」戰略,或者說「亞太再平衡」戰略,以及伴隨一系列軍事布署計畫的外交轉向,都釋放出一個信號,那就是:華盛頓準備介入地區衝突事件。

航行自由爭議造成中美對峙

另外,美國堅持國際法律賦予其在公共水域和領空的航海航空自由。中共則與其截然相反,堅稱其他國家的軍艦和飛機未經明確准許,禁止自由進入大約200英哩寬的專屬經濟區。這項禁令,使中國南海及其對應領空成為美國軍艦和飛機的禁區。航行自由的爭議造成中美兩國的對峙,而這項爭議有可能成為觸發更嚴重危機的導因。

的確,中美兩國目前並不是敵對國,當然不同於冷戰期間蘇聯與美國的關係。但是中美危機爆發的風險性卻要大於美俄冷戰的風險,因為美俄在多次的危機中,已發展出避免惡化爭端的機制,而中美之間卻尚未發展出這樣的機制,也缺乏這樣的共識。

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都沒有明確規定其在廣闊的西太平洋海域的關鍵利益。不過,近年來,中共出臺了有關其「核心利益」的各種非正式聲明,包括對臺灣主權的聲明,以及一些超出其領土與政權範圍的宣稱,比如,中共曾表示將把中國東海和南海的區域爭端作為「核心利益」來考慮。

華盛頓對其在這一區域的關鍵利益也總是態度曖昧。美國對於臺灣是否處於其保護之下總是閃爍其詞。並且美國在中共及其鄰國的海域爭端中,立場也有些混亂。華盛頓在彼此敵對的主權聲明中保持中立,堅持這一爭端應以和平方式解決,但同時也重申一旦有衝突爆發,美國有義務維護其同盟國。

中美雙方都不知道何時何地會開戰,或者說,都不知道如果對方不退讓,自己該如何推進,正因為無法確定什麼才會引起開戰,所以雙方出現危機的可能性更大。

海上衝突可能性變大

美中危機比美蘇冷戰危機更危險的最後一個重要因素可能是地理環境。美蘇冷戰對峙的戰區主要在歐洲大陸,而未來中美的對峙則基本可以肯定將會從海上開始。這一不同之處將促使雙方需要盡早做出關鍵性的選擇。

美國反潛作戰技術遠遠高於中共的潛艇作戰能力,但在中共潛艇的射程範圍內一些美國海軍資產就非常危險了。尤其是中共潛艇可以進入深水域的路線只有狹窄的幾條,美國可能會試圖提早發動進攻,否則,美國海軍的風險會更大。也有可能美國海軍將一艘中共核潛艇誤當作傳統攻擊型潛艇而對其開火,從而招致中共的核報復行動;另一種危險情況是,中共核潛艇為了避開偵察而與陸地指揮部聯繫不便,在得不到北京方面的清楚指令時,有可能會擴大衝突。

美中危機的可能性在未來幾年內會相對較低,但並非無足輕重。讓北京和華盛頓努力抑制未來可能出現的危機,這並非易事。最終,他們可能要經歷一次早先冷戰時的可怕對決,但是,也不應該非得讓事情鬧到那個地步不可。◇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