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習「借毛打周」正式開刀政法委

?"
習近平「推行毛語錄」,提倡楓橋經驗,真實意圖恐怕是借毛打周,目的在清洗政法系統,徹底否定周永康。(大紀元合成圖)

習近平重提毛澤東的「楓橋經驗」,其真實意圖在於打擊周永康黨羽」,且省級公安「一把手」異地輪換明顯加快,分析認為,周永康勢力再次遭到清洗,習近平固權手段再出擊。

文 _ 王華

2013年10月11日是毛澤東作出「楓橋經驗」批示的50年紀念日,中共在浙江杭州召開大會,黨魁習近平做了重要指示,中央書記處書記楊晶主持會議,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出席並講話,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公安部部長郭聲琨,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中國法學會會長韓杼濱等出席會議,官媒對此進行了高調報導。

被毛澤東偷梁換柱的「楓橋經驗」

所謂「楓橋經驗」,最早是1963年毛澤民針對浙江省諸暨市楓橋鎮在處理「四類分子」(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的經驗而做的批示。據北大賀衛方教授的博士生諶洪果在〈「楓橋經驗」與中國特色的法治生成模式〉一文中介紹,當時中共強調階級鬥爭,按人口5%的指標對四類分子「關一批」、「判一批」、「殺一批」。起初楓橋地區政法委也是採取這種鬥爭方式,但效果不好,於是他們針對「武鬥好還是文鬥好」進行大討論,最後一致認為,「武鬥鬥皮肉,外焦裡不熟;文鬥擺事實、講道理,以理服人」,由此創造了「充分發動和依靠群眾,開展說理鬥爭,沒有打人,更沒有捕人,就地制服四類分子」的所謂「好經驗」。

這一經驗得到了正在杭州視察的毛澤東的肯定,當時毛澤東正在與劉少奇惡鬥爭權,需要有地方發言來展現自己的權威,於是毛把楓橋經驗歸納為「矛盾不上交,就地解決」,並批示要求把它作為「教育幹部的材料」,要「各地仿效、試點、推廣」。

從這不難發現,楓橋經驗其實違背了當時中共奉行的暴力鎮壓政策,而是用稍微帶軟的方式讓人精神屈服的維穩方法,不過卻被毛澤東偷梁換柱,說成了「矛盾不上交」的有利中央統治的方式。不難看出,楓橋的「好經驗」,和毛看中的「就地解決」,是不同的兩件事,毛卻故意攪和在一起,為其所用。


中共奉行暴力鎮壓政策,屢次發起群眾鬥群眾運動,殺害了無數的中國百姓。(AFP)

「楓橋經驗」各自解說

作為中共樹立的司法典型,楓橋經驗也在不斷變化。1978年4月起,楓橋地區又在全國率先為「四類分子」摘帽,1979年2月5日,《人民日報》還發表了〈摘掉一頂帽,調動幾代人〉的長篇通訊加以宣傳。直到那時,楓橋經驗都是針對所謂「階級敵人」的,到了1980年,官方文件才正式確定將「楓橋經驗」的重點轉向對違法犯罪人員的幫教改造,於是「改造對象」從「敵我矛盾」變成了「人民內部矛盾」。

1993年,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浙江省在諸暨召開楓橋經驗30年紀念會,又把「楓橋經驗」樹立成為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的典範。1998年,浙江省公安廳、紹興市委和諸暨市委又組成聯合調查組,總結出「黨政動手、依靠群眾、立足預防、化解矛盾、維護穩定、促進發展」的「新時代楓橋經驗」。

2002年中共16大提出「建設小康社會」的目標,需要穩定的治安環境,「楓橋經驗」再度引起公安部的關注。2003年4月,「楓橋經驗」又被總結為「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矛盾不上交」的核心理念,並以所謂「四前工作法」,建立了一整套由基層參與的「群防群治」維穩體系。

假大空的「楓橋經驗」

同中共搞的眾多政治運動一樣,「楓橋經驗」也是充滿了黨八股式的各種口號標語,表面功夫做得很足。基本上司法系統各部門涉及的工作,他們都歸納成幾句順口溜來加以宣傳推廣。比如說對公安要求:「人民公安為人民,社會治安眾人管」;對幹警風貌和態度:「人要精神、物要整潔、說話要和氣、辦事要公道」;對信訪崗位要求是:「一張笑臉相迎、一句您好問候、一把椅子讓座、一片真誠辦事、一聲再見送行、讓群眾少跑一趟路、少排一次隊、少等一分種」;「三個一樣」的要求:「外地人與本地人一個樣,幹部與群眾一個樣,法人與公民一個樣」;「四要四不要」的紀律:「要以理服人,不准以勢壓人;要耐心疏導,不准強迫粗暴;要調查研究,不准主觀臆斷;要廉潔奉公,不准營私舞弊」;「三勤一不怕」:「腳勤手勤嘴勤,不怕得罪人」;三訪工作機制:「變群眾上訪為幹部下訪,變坐等來訪為主動走訪,對疑難信訪實行聯動息訪」;「三幫三延伸」工作方法:「思想上幫心、生活上幫扶、經濟上幫富;事先向監獄延伸、事中向生產生活延伸、事後向鞏固提高延伸」,等等諸如此類的假大空口號,不過實際上實施了多少,那是上報宣傳材料不會提及的。


與中共搞的眾多政治運動一樣,「楓橋經驗」也是充滿了黨八股式的各種口號標語。圖為延安一攤販。(AFP)

比如楓橋經驗裡面談到,「為了健全信訪工作,楓橋鎮普遍推行『一日、一會、一卡、一表、一活動』的工作制度。一日即每月10日為領導信訪接待日;一會即鎮每月11日為聯繫會議日,黨政成員、辦事處書記、辦公室主任、派出所、法庭等有關職能部門領導參加彙報情況,研究工作,落實責任;一卡即建立信訪工作一案一卡制度;一表即〈城關鎮社會矛盾糾紛和不安定因素登記匯總表〉,一活動即建立為民解憂活動日制度,為每月12日和17日,並要求各部門聯合下基層接受群眾投訴,同時建立了民間糾紛和社會不安定因素排查調處工作制度。」

不過在現實中,當訪民有冤屈時,造成傷害的往往是政府官員,民告官,哪怕有「一日、一會、一卡、一表、一活動」的工作制度,也是難以解決問題的。何況大陸內部有統計說,在民眾上訪的案例中,70%以上都與政法委的錯誤有關,換句話說,正是由於政法委的知法犯法,才促使官民矛盾如此對立,如此尖銳,楓橋經驗能把政法委自己管好嗎?

習近平的「平安浙江」

2002年習近平調任浙江後,在維穩方面提出重新推廣「楓橋經驗」,以建設所謂「平安浙江」。2013年4月大陸媒體報導說,「在『平安浙江』建設的近10個年頭中,民眾安全感滿意度率達95.93%,被公認為中國最安全省分之一。僅2012年,該省刑事發案同比下降了1.07個百分點,其中各類生產安全事故起數、死亡人數和直接經濟損失分別下降4.3%、5.3%和6.8%,連續九年實現三個『零增長』目標。」

習近平任浙江省委書記時,還讓諸暨市楓橋法庭當選為所謂「中國十佳法庭」,其法庭廳長、1966年出生的張學軍,2005年還被評為「全國先進工作者」。

於是到了2013年10月11日楓橋經驗50年紀念活動中,習近平在全國範圍內要求各級黨政部門在社會綜合治理過程中認識「楓橋經驗」的重大意義,繼承優良傳統,創新群眾工作方法,貫徹好中共的群眾路線。習說,50年前浙江楓橋幹部群眾創造的「楓橋經驗」就是「依靠群眾就地化解矛盾」,現在要根據形勢變化不斷賦予其新的內涵,使其成為全國政法綜治戰線的一面旗幟。

官民矛盾到了不可調和的程度

很多人認為,現在的中國社會和50年前已經完全不同了,首先是共產黨變得更壞了。50年前的中共官員還有點所謂「共產主義理想」,推廣這些假大空的東西還有點作用,如今共產主義徹底破產,那些動聽的謊言已經沒人信了,現在的中共官員唯利是圖,無惡不作,而且如今的老百姓也變了,整個社會風氣都敗壞墮落了,說服教育也不起作用了。

最關鍵的是,現在中共和民眾的矛盾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程度了,比如政府搶劫了老百姓的土地,拆了老百姓的房子,這些矛盾哪是基層官員能夠調解得了的呢?就拿浙江來說,2013年10月10日,溫州市永嘉縣甌北鎮龍橋夜市上,城管暴力執法砸攤打人,遭到上千民眾圍堵抗議,溫州當局派出防暴警察鎮壓,場面血腥。官方出手打人,這是楓橋經驗嗎?


與中共搞的眾多政治運動一樣,「楓橋經驗」也是充滿了黨八股式的各種口號標語。圖為延安一攤販。(AFP)

外媒評價說,習近平重提毛澤東的「楓橋經驗」,似乎再次強調了中共新舊領導層的延續性,再次呼應了習近平上臺出提出的「不能用後30年否定前30年」的提法。習此舉會「再次給批評者口實,說習近平具有毛澤東色彩,推行反民主和自由的政策。中國的自由派人士近來不斷批評習近平走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甚至還有人指責習近平是新版的毛澤東。」

不過,懂中共政治的人也從習近平這番表面的「推行毛語錄」中,看到了習的真實意圖:借毛打周,目的要在政法系統徹底否定周永康搞了十多年的高壓維穩政策,從根上廢除這個「維穩沙皇」。

借毛打周 全盤否定周永康

自從江澤民1999年鎮壓法輪功以來,就在政法系統對法輪功大搞「打死算自殺」的「法外施法」,徹底踐踏了法制,十多年下來,這些違法行徑已經擴散到對待普通民眾身上。2003年大學生孫志剛因為沒帶暫住證就被派出所警察活活打死;楊佳因為一個自行車就被打得喪失男性尊嚴,這些都是根源於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導致公檢法系統徹查墮落所致。


政法系統對法輪功大搞「打死算自殺」的「法外施法」,徹底踐踏了法制,十多年下來,這些違法行徑已經擴散到對待普通民眾身上。(明慧網)

在周永康主管政法委期間,動不動就用武力鎮壓民眾,根本談不上任何楓橋經驗,每年武警出動數百次,耗資巨大。據財政部公布,奧運後的2009年、2010年、2011年,中共公共安全支出分別為4744.09億元、5517.70億元及6293.32億元,年增幅在700餘億元左右。

《新紀元》以前報導過,周永康在接到一些地方群體事件報告時,故意拖延時間,等待事態激化後,才向中央軍委要求調動大批武警,並謊稱是法輪功搞事,以此騙取調動大規模武警部隊的軍委批示,同時騙取巨額維穩經費,並讓政敵背黑鍋。著名的「甕安事件」就是一個例子。

18大前,有外媒稱周永康手下有250萬公安,還有調動武警的權力,而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掌控的軍隊有200多萬。周的權勢對中央早就造成威脅,當時武警受中共中央軍委與政法委雙重領導,不過2013年1月29日,習近平視察武警部隊,其具有警告性的講話被認為是正徹底收繳江派手中所有武裝力量。

2012年4月24日,新華社曾高調刊登了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3月26日的一篇文章,該文章取自於當時周在全國政法委書記首期培訓班上的講話。

人們發現,這篇講話實際上都是在重複胡錦濤的觀點,如「切實維護黨的執政地位」,「穩定是硬任務、第一責任」等,但據華府的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透露,「這個講話不僅與3月19日周永康在北京主持召開中央政法委員會第22次全體會議的講話內容完全不同,而且文章在為政法委全面重新定位,還徹底地否定了周永康過去所做的一切。」「周永康其實是在被講話,講話的信息全部是胡溫的內容,政法委的工作被全盤否定。」

公安一把手輪換 政法委將遭「斧劈」

習近平從胡溫手上接過權力後,也繼續對政法委進行開刀手術。

2013年1月7日,孟建柱在政法會議上提出,將在2013年底停止使用勞教制度,但隨後相關報導均遭詭異刪除。2月6日,雲南首先提出勞教制度改革;兩會前3月3日,湖南也對外宣稱已停止勞動教養審批,隨後全國各地勞教所都在悄悄放人,只出不進。

2013年10月10日,中共政法系權威媒體《法制日報》刊登〈22位省級公安一把手跨省異地交流 任職占比已超七成〉的報導,透露中共公安體系一把手官員的大整頓。

文章稱,大陸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中,異地交流任職的省級公安廳局長已達22人,占比超過七成,而此前從2007年永康任職政法委書記以來,大陸各地公安廳(局)一把手變動44人次,其中2008年後的四年間,變動只有19人次。2012年達九人次,而今年1月至10月,則高達16人次。

近兩年來,中共省級公安部門「一把手」異地交流任職頻率明顯加快。分析認為,周永康在公安系統中的勢力再次遭到清洗。

《新紀元》在2013年9年26日出刊的345期封面故事中,率先獨家報導了三中全會改革內容,其中一條就是各地法院、檢察院將脫離地方政府和地方政法委,受中央垂直領導。撥款、人事都由最高法院決定。

據說習近平將效仿美國組建中共「國家安全委員會」,即在中央國家安全小組基礎上,「把公安、武警、司法、國家安全部、解放軍總參二部三部、總政的聯絡部、外交部、外宣辦等部門,全部揉併在一起,成立一個大的國家安全委員會」。

據稱:「中共中央、國務院、全國人大、全國政協,然後就是『國家安全委員會』,其後是法院和檢察院。」即最高法和最高檢最後將脫離政法委,同時政法委也將消亡。

地方政法委層面已經出現部分被清洗的徵兆,但是在中央政法委方面也有被「斧劈」的痕跡。◇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