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罕見!《新快報》挑戰公安部和中宣部

?"
在中共當局對中國大陸網路和言論自由瘋狂打壓的背景下,《新快報》連續兩天頭版要求警方釋放該報被控誹謗的調查記者陳永洲。(AFP)

中共官媒《新快報》連續兩天在頭版要求警方釋放該報記者陳永洲,可謂是官媒直接叫板官警,公開挑戰中共公安部與中宣部。分析認為,這記憶中破天荒的頭一遭似乎說明了,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良知和勇氣在中共體制內外破土而出。

文 _ 宗和

在中共當局對中國大陸網路和言論自由瘋狂打壓的背景下,《新快報》連續兩天頭版「造反」,要求警方釋放該報被控誹謗的調查記者,得到大陸媒體和民眾的聲援和共鳴,大陸微博和論壇網站滿屏皆是「請放人」的呼聲,瞬時間演變成國際聚焦的新聞大事件。而在漩渦中心的中聯重科,10月23、24日A股、H股市值累計蒸發約32.05億元。

《新快報》再下戰書:再請放人


遭到湖南警方跨省抓捕的《新快報》記者陳永洲。(視頻截圖)

10月24日,繼前一天震驚國際的在頭版呼籲「請放人」後,大陸媒體《新快報》再次呼籲長沙警方盡快釋放因報導湖南企業(中聯重科)而被跨省抓捕的記者陳永洲。

外界諸多輿論稱:「請再放人」——這一個彷似穿越時光、足以載入史冊的頭版,《新快報》做到了。尤其是放在中共官方打擊謠言、各地警察爭先恐後的背景下,為了營救自家記者而使用如此不留退路的公開挑戰模式,簡直像吃了豹子膽。

大陸微博隨即有人組織成立了「抓捕《新快報》陳永洲記者事件律師觀察團」,目前已有30餘名律師報名。

諸多網路名人人肉搜索,據百度搜索結果顯示:中聯重科是一家董事長的父親是湖南省高院院長、岳父曾經是湖南省委書記的巨頭官商企業。中聯重科實則是湖南高官後代的後花園,湖南官場遍布他們的親信!

大陸民眾稱:一家知名媒體,也顯得渺小孱弱。這是一場自由和權力的較量!

《新快報》頭版
要求放「兩根窮骨頭」


10月18日,《新快報》記者陳永洲被湖南警方跨省抓捕,罪名是涉嫌損害商業信譽。《新快報》隱忍五天後,23日在頭版罕見以「請放人」三個斗大的字為題,副標題「敝報雖小,窮骨頭,還是有那麼兩根的」的評論文章,高調要求湖南警方放人。

文章寫道:「上周五上午,人被帶走了,我們沒有吭聲;上周六,我們沒有吭聲;星期天,我們沒有吭聲;星期一,我們沒有吭聲;昨天,我們還是沒有吭聲。」

《新快報》承認原想以隱忍方式,私底下解決放人問題,「但事實證明,我們太天真了。」其被迫以頭版方式高調曝光此事件,之前該報記者劉虎就因微博實名舉報四名中共高官而遭北京批捕。

《新快報》在評論中坦承,「我們(隱忍)這樣做,沒有顧及公義,沒有為革命而犧牲而獻身的勇氣,真的很懦弱,真的很自私,真的很可恥。」並請讀者尤其是同行們原諒他們的隱忍。

文章還寫道,「報社同仁一直以為,只要負責任地去做報導,就不會有問題;萬一出現問題,我們登報更正,致歉;實在嚴重,對簿公堂,輸了官司,該怎麼賠就怎麼賠,該關門就關門。」

對於湖南警方的指控,評論文章說:「如果上天只給我們一個說話的機會,我們會說:我們認真核查過陳永洲對中聯重科的所有的15篇批評報導中,僅有的謬誤在於將『廣告費及招待費5.13億』錯寫成了『廣告費5.13億』。」

評論文章還透露出,湖南警方本來也想要抓捕《新快報》經濟中心主任,但因該主任早幾天就不敢回家而暫時躲過此劫。

官媒向官警叫板

目前在《新快報》官方微博置頂的〈新快報就記者陳永洲被跨省刑拘一事的說明〉曝光了湖南警方是以欺騙的手法誘捕陳永洲。聲明中還呼籲法律界關注,並將聘請優秀敢言的刑辯律師維權。

「中國選舉與治理」專欄作家朱智勇說:「『請放人!』沉寂猥瑣的世界裡一聲吶喊!這是一個需要勇氣的時刻。」

資深媒體人蔣勇讚揚《新快報》星期三的頭版稱:「這是創造歷史的版面,這是正義對邪惡勢力的鞭笞,這是喚醒睡獅和東亞病夫的悲壯吶喊!」

分析認為,《新快報》是官媒,「跨省」是官警,官媒向官警叫板,記憶中這是破天荒的頭一遭,這似乎說明了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良知和勇氣在中共體制內外破土而出。

陳永洲案震動中共高層
中紀委介入調查


《新快報》記者被抓事件引發轟動。中國記協對此表示密切關注,並已介入調查。

10月23日,「財經網」報導,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聯重科高管日前向「新浪財經」透露,因為「案件社會影響力較大,引發了全國媒體報導,也引發了中央高層關注,中紀委、中宣部已介入關注案件。」當天中聯重科臨時取消了原本要進行的發布會。

中共官媒新華網23日援引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范以錦的話說,判斷新聞報導失實與否,必須經過調查研究,並非所有的報導失實都等同於「損害商業信譽」。

范以錦認為,至於懷疑陳永洲「本身也有問題」,這屬於偷換概念,如果警方掌握了陳永洲涉嫌敲詐勒索或受賄的證據,應使用這兩個罪名刑拘他,而不能「先抓後審」。

陳永洲被拘消息
從各大新聞網站首頁消失

10月23日上午,大陸各大主要新聞網站有關陳永洲被刑拘的消息在十餘分鐘內紛紛從首頁悄然消失,在社交媒體更是引起議論。

針對陳永洲被捕事件的新聞從各大新聞網站首頁消失的現象,河南廣電映像網內容主編「大鵬看天下」感嘆:「十幾分鐘,新浪、搜狐、騰訊、鳳凰、網易……該條消息已全部撤出首頁。這是中國新聞媒體人(個別人除外)共同的屈辱。」

中聯重科醜聞纏身 市值大幅縮水

10月23日A股早盤,中聯重科開盤平穩,但事件曝出之後,盤中股價現跳水跡象,大單拋售頻出,港股方面中聯股價也應聲下跌,一度跌幅超7%;午盤過後,中聯A、H股價持續震盪下跌,再無明顯漲勢。


中聯重科因醜聞纏身,市值大幅縮水。圖為2010年12月23日,中聯重科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AFP)

中聯重科A股、H股市值23、24日兩天累計蒸發約32.05億元。其中,A股股價10月23日下跌2.94%,24日下跌3.92%,累計跌幅6.75%,兩天蒸發市值24.48億元。H股方面,中聯重科23日下跌5.93%,24日收跌3.52%,累計跌幅9.24%,蒸發市值9.58億港元,按照港元/人民幣中間價0.79計算,約合7.57億元。

逼走三一集團
中聯重科背後涉湖南高層

近10年以來,重型機械行業競爭激烈,尤其大陸經濟蕭條後情況越演越烈,總部同在湖南長沙的中聯重科和三一重工競爭激烈互相拆臺,從「簡訊門」、「行賄門」、「間諜門」發展兩企業員工武鬥,最後三一集團被迫將總部搬遷至北京昌平。

三一集團主要創始人、三一重工董事長梁穩根是中共人大代表、全國工商聯常務執委,2011年曾登上福布斯中國、胡潤中國內地富豪榜榜首,2012年還曾與時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一起訪美。但是,就這樣的背景,也鬥不贏中聯重科。

原因之一是,三一集團是純民營企業,而中聯重科原身是國企,現在國有股份仍然為第一股東。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中聯重科所擁有的人脈是三一集團所無法比擬的。據《經濟觀察報》報導,中聯重科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詹純新係原湖南省高級法院原院長詹順初的兒子;其妻子則為原湖南省第二書記萬達之女萬小麗。

《經濟觀察報》稱,湖南省委的一位人士表示,中聯重科不僅能夠得到省委省政府高層的重視,在下面的執行部門方面,也非常「吃得開」。

三一內部員工說:「在幾次事件中,中聯重科總是能夠通過執法部門獲取到三一的一些信息。而三一卻很難從執法部門那裡獲取信息。」

據《新快報》報導,今年7月10日、11日,中聯重科董事長助理高輝在其實名認證的新浪微博連續發布微博中傷《新快報》及記者陳永洲。

8月7日,《新快報》、陳永洲在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立案對中聯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及高輝提起訴訟。

但是,中聯重科一面向廣州法院提出管轄權異議,一面向長沙市公安局報案,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於9月16日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對陳永洲予以立案,並在10月15日發出網上追逃,而陳永洲一直蒙在鼓裡,處於正常工作狀態。

一單名譽侵權的民事糾紛得到湖南警方的通力「配合」,被上升為刑事損害商業信譽罪,從三一集團總部被「逼遷」北京就可見中聯重科在湖南的深厚高層背景並非一般。

各界聲討中聯重科與湖南警方

《新快報》頭版疾呼營救記者後,在海內外引起極大的關注,其官方微博有關信息被大量轉發、熱議,同時也有水軍狂發垃圾評論刷屏。

許多網民在論壇貼出聲援支持:《新快報》好樣的;中華民族需要正氣、正義!!!


在中國,新聞記者的採訪往往受到警察干擾與阻撓。(AFP)

網民們讚許《新快報》頭版曝光湖南警方的惡行的做法,並對《新快報》揭露中聯重科造假欺騙股民表示支持,普遍認為湖南警方是在搞文字獄。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直言:「這事過了!警方有亂抓人的嫌疑。」在他看來,明顯地,蓄意、主觀故意捏造事實是構成損害商業信譽罪的主觀要件。「這個入罪是要很高門檻的,不是隨隨便便的就可以扣上這個罪名。警方必須有充分的證據證明記者是在捏造事實,故意使之造成重大損失。」何兵認為記者對事件的報導,就算失實了,造成了不良的社會影響,那也應該是名譽侵權的民事糾紛。

暨大新聞傳播學院院長、教授范以錦表示:「報導是失實還是沒有失實?警方向報導方《新快報》調查了嗎?即便失實就能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刑拘嗎?每年因各種原因失實的報導不少,要抓多少人啊!記者還有安全感嗎?」

著名主持人孟非表示,「《新快報》事情的來龍去脈我不清楚,不便評論,說一段很多人都知道的歷史吧。1923年《芝加哥論壇報》因報導地方政府破產失實而遭起訴,但該州法院判決報紙無罪,理由是『寧可讓一個人或報紙在報導偶爾失實時不受懲罰,也不能使全體公民因擔心受懲罰而不敢批評無能和腐敗的政府。』」

國際呼籲釋放記者陳永洲

美國之音10月24日報導,設在美國紐約的保護記者委員會呼籲立即釋放中國記者陳永洲。保護記者委員會亞洲項目協調主管狄茨說:「拘留陳永洲是又一次企圖把發現不法行為的記者封口的露骨行動。」

保護記者委員會說,陳永洲從2012年9月到2013年6月期間撰寫了關於中聯重科建築設備公司財務問題的15篇系列報導。而湖南省政府擁有這家公司約六分之一的股分。陳永洲指責這家在香港和深圳股票交易市場上市的公司虛報盈利,操縱股市。去年這家公司曾報告盈利76億美元。但是這家公司否認有關指責。

路透社10月23日報導說,陳永洲的被逮捕,恰逢對記者、律師和網民的新一輪遏制。「當政府打擊言論自由和逮捕記者的時候……它似乎令人嚴重質疑這場反腐敗運動到底有多麼嚴肅。」人權觀察研究員王瑪雅說。

美聯社報導說,中聯重工是中國第二大建築設備製造商,有3萬2000名雇員,報告去年營業收入為480億元。湖南省政府擁有該公司六分之一的股分,並且是它最大的股東。

《紐約時報》則報導,著名作家李承鵬在新浪微博寫道,當官方媒體如央視犯錯,當局從不逮捕人。「現在一家報紙想要說點真相,但是任何錯誤都會導致逮捕。」他說,「底線是,你製造了一個聲音,一個正確答案和一個新聞發布會的世界。你為什麼不乾脆只出版一分只有兩個讀者的報紙?」

陳永洲是最近幾個月來第二名被拘捕的《新快報》記者。在8月分,《新快報》記者劉虎在他在個人微博上敦促中共當局調查國家工商管理局副局長之後被拘捕。他指控該官員在重慶任職期間腐敗濫權。人權活動人士已經譴責對劉虎以及其他曝光官員或國企不法行為的人的起訴,說它們跟共產黨聲稱的剷除腐敗的決心背道而馳。◇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