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李克強命中的四大貴人

?"
探究李克強的生平,可說有四個貴人:(由左而右)李誠、龔祥瑞、馬石江、胡錦濤。(新紀元合成圖)

探究李克強的生平,可謂有四大貴人。包括幫他奠定國學基礎的李城、法學基礎的龔祥瑞,還有為他帶來仕途際遇的馬石江與胡錦濤。不過後面二者是「貴人」還是「災星」,就很難說了,畢竟墜入馬列主義邪教的中共體制,若不能自拔覺醒,最終只能淪為中共滅亡的陪葬品了。

文 _ 齊先予

1955年7月1日,李克強出生在安徽合肥市,父親李奉三曾任鳳陽縣縣長、蚌埠市中級法院院長、安徽省地方志辦公室副主任。從有實權的法院院長到虛職的地方志副主任,不難看出李父仕途的不順。據說李奉三有兩任妻子,前妻生有三名子女(李克和、李克平、李克珍),後妻子曹立俊也有三個孩子:長女李曉晴、次子李克強、三子李克明。

李克強一生中,遇到了幾個對他幫助特別大的人,假如這些人不出現,李克強的人生道路也許就會同其他人一樣,走了大眾化模式,也可以說,這幾位貴人的出現,才導致了李克強生活的轉折。

第一貴人:桐城派嫡傳弟子李誠

第一個轉折發生在文革時期,當時「讀書無用論」風行大陸,認為「讀書越多越反動」。而李克強卻因為貴人的出現,把別人荒廢的時間用在了學習中國傳統文化中。這位大貴人就是1906年出生的桐城派嫡傳弟子、國學大師、安徽省文史館館員李誠。

文革時李克強剛進入合肥八中,學校停課後只好輟學在家,李奉三常帶著李克強拜訪同住在安徽省大院的李誠老先生。李奉三把李誠戲稱為「太史公」,非常敬佩,他常與李誠談文論道、作詩唱和,其樂融融,一旁的少年也聽得津津有味,於是李誠決定收李克強為門生,精心栽培。

李克強每天都會去李誠家學習一小時的國學,除了說文解字,還有治學方法以及古今逸事。年老體弱、視力不好的李誠經常仔細地為李克強開出讀書目錄,要他強讀《史記》、《漢書》、《後漢書》、《資治通鑒》等國史,還有《昭明文選》、《古文辭類纂》、《經史百家雜鈔》之類的書單。


李誠為李克強開出讀書目錄,要他強讀《史記》、《漢書》、《後漢書》、《資治通鑒》等國史。圖為資治通鑑殘稿。(維基百科)

這些對初學者來說當然起點是高的,但李誠說:「讀書人眼界一定要開闊,要能看到大場面,大觀則大見,小觀則小見。」李克強的進步很快,令李誠十分高興,逢人就說:「此子日後必當大任」。儘管「停課鬧革命」了五年,李克強卻在這五年接受了同齡人難以得到的中華傳統文化的薰陶。

李克強從李誠那裡學到的不光是國學知識,李誠還言傳身教,常用孔夫子的話說:「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而已。」李誠告誡李克強,「人可一日三餐無食,不可一日不讀書,不然與行屍走肉何異?」要有「吃冷豬肉、坐熱板凳」的治學態度。

李誠研究範圍很廣,從經、史、子、集、圖、志、佛學,還包括歷史地理,特別是軍事地理。1977年正在寫作《中國歷史地理概論》的李誠,剛寫到一半時就悄然離世了,那時的李克強正在農村當知青,得知這一噩耗,悲傷不已。20年後,李克強在《安徽日報》上發表了題為〈追憶李誠先生〉的文章,可惜在網路上查不到他是如何具體評價恩師的,他稱李誠是「真正的學者,一位通曉國故的專家」。

奇怪的大隊書記高考志願表

鳳陽是明太祖朱元璋的故鄉,有「帝王之鄉」之名,但也窮得出名。1974年3月,李克強來到父親曾經工作過的貧瘠鄉村當知青。由於水土不服,他一度全身皮膚潰爛,不過他仍舊咬牙堅持。李克強在地裡幹活一天,只能是吃乾糧和鹹菜,晚上回來常挑燈夜讀。終於兩年後擠進了中共,而且還當上了大廟大隊黨支部書記。

1977年12月那場在冬日裡舉行的考試,成為李克強生活的一大轉折點。作為570萬人中的一員,他走進了改變人命運的高考考場,當時李克強在鄉村中學當老師。據李克強自己文章透露,在填報高考志願時,他的第一志願是安徽師範學院,第二志願才是北京大學,據說因為這一年高考是競爭最激烈的一年,錄取比例是29:1,他擔心北大錄取分數線太高,儘管心儀燕園,於是只能作為第二志願備選。


北京大學是李克強高中時期嚮往的大學,自北大畢業後,李選擇留校。(AFP)

他回憶說:「在填寫高考志願之前,我曾收到一位邂逅相識的學者的來信。他早年畢業於北大,深以為那裡有知識的金字塔,因而在信中告誡我,要珍惜十年一遇的機會,把北大作為唯一的選擇。當時的我多數時間是和鄉親們一起為生存而忙碌,幾乎不敢有奢望。在生存欲和求知欲的交織驅動下,我還是在第一志願填寫了本省一所師範學院的名字——據說在師範學院讀書是不必付錢的。即便如此,我對北大依然存有難以抑制的嚮往,於是又在第二志願欄裡填下了北大。大概是因為北大有優先權,她沒有計較我這幾乎不敬的做法,居然錄取了我。」

從這些措辭中人們不難看出李克強的謹慎性格,無論多麼嚮往北大,他也要穩妥地保證自己首先離開農村。而且還要為家庭考慮,選擇不用給父母增添負擔的師範學校。

第二貴人:憲法專家龔祥瑞

北大法律系擁有良好的師資設備,名師中最著名的當推學貫中西的憲法行政法學家龔祥瑞。龔祥瑞早年專治政治學,曾赴英國深造,對西方政治法治有親身體味,兼具政治學與法學的素養。當時其他北大老師都不敢談論西方憲政之類的事,而龔祥瑞卻重點介紹西方憲政。1978年2月,著名學者梁漱溟在政治直屬小組會議上就中國法制問題發言時一再強調在當前中國憲法常常是一紙空文,治理國家老是靠人治,而不是法治,直到1979年,中國才有了第一部刑法。

很快地,李克強成為龔祥瑞的得意門生,開始接觸自由主義和憲政精神,憲法具有最高性,即使最高權力機關也必須遵守。憲政道路就是法治的道路,法治是走向民主的第一步。在龔祥瑞的引領下,李克強漸漸著重轉向外國憲法和比較政治的學習。

在大學期間,李克強寫出了論文〈法治機器與社會的系統、信息及控制〉,以現代控制論和系統論解釋法學問題,被學校評為優秀論文,同時他翻譯了《英國憲法史綱》,作為法律系教學參考書。李還以第一譯者的身分翻譯了英國著名法官丹寧勛爵的名著《法律的正常程序》,該書一版再版,頗受歡迎。

北大法律系很多老師把77級的82位學生稱為該系的「黃埔一期」,說他們思想活躍,「一般學生不能比」。而在這些活躍者中,李克強又被認為是「靈感如泉湧」。

2007年6月7日《南方周末》在〈北大法律系黃埔一期的那班人〉一文中介紹說,「李克強在外語上的勤學苦讀讓何勤華至今難忘:小本的正面寫英文,背面寫英文;去食堂的路上背,排隊時也背」,於是才有能力翻譯英文原著。

在翻譯《法律的正常程序》時,李克強遇有一詞弄不通,恰好去校外參加一次會議,與國學大師季羨林同住在西苑飯店,就向季請教。季羨林當即做了回答,並當天返回北大查詢資料,第二天再向李克強詳細解釋了這個詞的由來及多種含義。據稱季羨林的嚴謹治學態度讓李克強感觸頗多。

第三貴人:馬石江帶來的仕途際遇

1982年1月李克強大學畢業。他在北大數千名畢業生中被評為27名優秀畢業生之一。當時很多同學赴美或赴法留學,李克強也準備留學美國,按他的水平,基本上穩拿穩打能考上。

但北京大學中共黨委副書記馬石江先後十多次找李克強談話,要求他留校擔任北大共青團書記。在馬的反覆動員下,李選擇留校。

當上北大團委書記後,李克強在1980年代校外其他行業的團幹部中常常顯得很「另類」。那時的李克強經常公開對一些重大政治、社會議題發表看法,招致其他領域的團幹部的非議。於是在1982年北京市共青團七大上選舉全國共青團11大代表時,這名北大團委書記落選了。

儘管李克強本人似乎並不太介意,但時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的王照華著急了,他出面點將干預,讓李克強列席了團11大,並有被選舉權。於是李克強被選為17人的團中央常委之一,當時的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是王兆國,胡錦濤是團中央書記處書記。

第四貴人:胡錦濤的苦心拉拔

由於結識了胡錦濤,李克強進入了「政壇快車道」。不久李被調到團中央工作,由燕園來到了前門東大街10號樓。1985年,年僅30歲的李克強被增補為團中央書記處書記。

關於胡錦濤與李克強的關係,還有個小故事。據說胡錦濤乒乓球打得不錯,不過李克強的乒乓球打得更好,然而由於胡是上級,兩人一起玩球時,李克強經常輸,但他輸得很技巧,外人看不出李克強在讓球,但胡錦濤知道,就常提醒他說:「你別讓我,我們玩真的。」

期間,李克強還就讀北京大學經濟學院的在職碩士,1988年他的經濟學碩士畢業論文題目是〈農村工業化:結構轉換中的選擇〉,指導老師是經濟學家蕭灼基。沒想到25年後,李克強任職中共國務院總理,他力推的政策之一就是農村的城鎮化,與他的碩士論文研究直接相關。

1995年李克強拿到在職博士學位,導師是經濟學家厲以寧。在厲以寧的諸多著作中,《走向繁榮的戰略選擇》一書作者署名是厲以寧、李克強、李源潮、孟曉蘇。此書是把後面三位在職博士以前的碩士論文整理而成,據說這本書中的很多觀點漸漸變成了正在實施的政策,有人因此稱讚其水平高,不過也有人質疑,假如中國經濟政策就是建立在一群碩士論文基礎上,是否太淺薄了呢?


1995年李克強拿到在職博士學位,導師是經濟學家厲以寧。(新紀元資料室)

1998年6月,李克強出任河南省委副書記,44歲時成為當時中國最年輕的省長。2004年12月底,李克強調任遼寧省委書記。2007年10月22日,52歲的李克強進入中共政治局常委,成為最年輕的中共副總理。

據說胡錦濤從一開始就把李克強按照總理人選來培養。在中共政治圈內,無論是庶民派還是利益集團都認識到,只有經濟發展才是中共執政合法性存在的最根本的保證和基礎,找一個能力太低的太子黨或江派很可能會讓共產黨翻船,必須找一個真正懂經濟的、有能力的人當總理,也成了各派的共識。而江派和太子黨卻偏偏沒有這種人才,所以李克強接位溫家寶,才能夠成為各派妥協的結果。


胡錦濤(左二)一開始就用心栽培李克強(左三),從近期網路曝光的一張1984年胡李合影的照片中可見一斑。(網路截圖)

香港媒體評論說,胡錦濤處處幫助李克強,中共人大2010年2月26日通過首部《國防動員法》,規定由中共國務院及中央軍委掌控國防動員,意味著原本屬於政府體系的國務院未來將在涉及軍隊的國防事務上擁有更大的權力。

觀察家認為,這是鑒於2008年四川大地震時,時任中共總理溫家寶調動軍隊救災不靈而在體制上做出的轉變。然而因為中共「黨指揮槍」的觀念非常強,其中出現的難題完全可以通過「加強溝通」來解決,而不需要在體制上作出改變,何況這個改變會引來是否「軍隊國家化」的聯想。為何胡錦濤還是簽署了此法規呢?有人分析,這是胡錦濤想讓李克強能從習近平手中分享部分軍權的「良苦用心」。

不過關於後兩位貴人,是「貴人」還是「災星」,很難說,他們帶給李克強的是福分還是災難也很難說,因為步入中共官場就好比跳進了大染缸,一般人假如沒有極強的意志力,是很容易被污染侵蝕的。

當然,中國傳統文化教人不要用壞心去想人,不要「隔著門縫把人看扁」了,但由於中共體制從其馬列主義邪教思想來看,在中共體制裡不能自拔不能覺醒的人,最後都只能成為中共滅亡的陪葬品。不過從中共內部傳出很多消息,中共中央黨校、中共政治局都多次討論拋棄中共這張臭皮的可能性,解散中共,重新組建新黨,重新走回人類應有的正常社會,這些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何去何從,就看每個人的選擇了。中南海高官要是能退出中共,那才是他們最大的福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