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薄黨操縱股市 脅迫中南海細節曝光

?"
「8.16光大烏龍指」事件是江澤民集團將中國經濟作為政治籌碼來威脅習近平陣營,為阻止薄熙來案真相曝光,江派可不惜毀掉中國經濟以「同歸於盡」。(大紀元合成圖)

薄案一審前夕,薄黨江派人馬為警告習近平陣營,昭告其在中國經濟的影響力,可不惜搞垮中國金融,讓中國經濟崩潰,令習政營倒臺。於是直接操縱光大證券,惹出「8.16光大烏龍指事件」,導致大陸股市暴漲暴跌,引發中國證券史上最大錯帳交易糾紛。

由此看見,犯下迫害法輪功血債的中共「血債幫」為了保命與逃脫清算,國家利益與民眾生機從不是他們所顧及的,而是他們為達目的不惜攻擊的目標。

文 _ 王淨文

大陸股市背後經常有人在操縱,這早已不是新聞,中共極權制度下的股市從成立的第一天開始就是畸形變態的,不過近20年來還從未有過像2013年8月16日的「8.16光大烏龍指事件」那樣令人驚心動魄,終生難忘。

有人說能在三分鐘內大盤暴漲近3%,10分鐘內大陸股市總額增加3400億元人民幣,這樣的股市曲線圖至少是中國人第一次看到,可謂「前無古人」,不過是否「後無來者」那就不一定了,因為這次才是大陸股市這個黑水潭,萬人坑裡真正大鱷的第一次露面,相比而言,以前興風作浪的只是一些小鱷魚的單獨行動,這次是大鱷魚的聯合出動。

由於黑幕太深,事後大陸證券精英們的分析解讀大多只局限在表面上,人們驚嘆光大證券公司小小72億資金的異動,就能帶來大陸14萬億大盤的異動,「烏龍指效應」放大了2000倍,「一次誤操作,導致消息面混亂人群中傳播產生羊群效應進一步放大了影響,導致大量資金跟進,蝴蝶效應在此次事件中表現得淋漓盡致。」然而專家們的這些解讀,只是光大事件被中共官方誤導後的一個經濟行為的表徵,更多政治黑幕卻被嚴密封鎖和故意曲解了。

薄黨放風要讓習近平經濟上倒臺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10月7日的第21次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閉幕演講中大談改革,稱改革是一場深刻的革命,涉及重大利益關係調整,從「改革之路從無坦途」到當前改革都是「難啃的硬骨頭」,甚至承認「改革瞻前顧後有可能前功盡棄」。從9月3日以來,李克強在20多天的時間裡至少六次談及改革,這些被外界視為其對中共相關利益集團的強硬表態。

2013年8月16日,就在薄熙來庭審前夕突然發生的「8.16光大烏龍指」事件,背後隱藏著巨大政治黑幕,涉及到中南海高層你死我活的權力搏擊。

江澤民自從1989年踩著「六四」學生的血跡爬上高位後,一直想方設法拉攏人,其誘餌就是貪腐:誰聽他的話,他就給誰貪腐而不受制裁的特權,於是20多年來,江澤民在中共高層,特別是控制國家經濟命脈的中共中央級大型國營企業和各重要部委,安插了自己的人馬。這些江派走卒瘋狂搶奪和占有國家財富,形成了一個能夠控制中國經濟的巨大貪腐網絡,特別是在金融、石油、電力、鐵路、資源開發和公用事業六大領域,嚴重阻礙中國經濟發展。

當江澤民選中的兩任「接班人」(陳良宇和薄熙來)相繼被胡錦濤、溫家寶廢除後,狗急跳牆的江派開始了最後的垂死掙扎,各種舉動顯示他們不惜同歸於盡,甚至公開叫囂:「要死,一起死。」

因上億財產被吞噬、無意中被捲入周永康與令計劃的較量中的湖北武漢商人徐崇陽,早在王立軍出逃美領館的前一年的2011年3月,就遭到周永康的人馬抓捕並酷刑折磨,逼迫徐違心地承認他與令計劃、美國特務的關係,還強迫基督徒的他承認自己是法輪功的負責人等誣陷說辭。2013年2月,徐崇陽出獄後,向《大紀元》投訴,揭露周永康、薄熙來對他的迫害,徐裸身受訊的照片很快傳遍了全球。

2013年8月,薄案一審開庭前,徐崇陽再度向《大紀元》獨家披露說,薄家曾經在薄熙來22日開審前夕,託人致電給他說:「薄家背後的勢力(江澤民集團)可操控股票暴漲,把中國的金融搞垮。讓習近平經濟上倒臺,經濟倒臺就是政治倒臺嘛,讓習近平崩潰。讓習近平、也包括胡錦濤坐不住。薄熙來家還有人。」


湖北武漢商人徐崇陽向《大紀元》獨家披露,薄家曾在薄案一審前夕,託人致電給他說,薄家背後的勢力可操控股票暴漲,搞垮中國的金融,讓習近平經濟上倒臺。(徐崇陽提供)

《新紀元》第347期封面故事〈江派操控滬股阻擊習近平〉獨家報導了此事。簡單地說,光大烏龍指事件就是薄熙來黨羽,主要是江澤民派系的人馬,在薄案一審開庭前的一次公開恐嚇行動,意在警告習近平陣營:別把我們逼急了,否則我們會讓你的股市幾天內徹底崩盤!「三、五年內就讓習下臺」。其實,這就是《新紀元》此前報導的薄熙來、周永康預謀了好幾年的政變計畫在股市方面的一個行動布署的提前實施。

光大集團是江派掌控的自留地

光大集團是以光大銀行為核心的一個國營企業,其高層與江澤民派系淵源很深,從表面上的人士安排就能看出端倪。比如中共16大政治局常委吳官正的兒子吳少華,中共八大元老薄一波的兒子薄熙永,中共早期特務頭子孔原的兒子孔丹等,都曾在光大擔任要職。

吳少華1964年4月出生,曾擔任江西省審計廳綜合指導處主任科員、通達審計師事務所所長、商貿處處長、經貿處處長,2002年吳官正進京升遷後,吳少華隨父調到北京光大集團,任光大銀行總行營業部副主任,後升任光大銀行總行人力資源部總經理,目前是中國光大(集團)總公司執行董事、副總經理、黨委委員,光大金控資產管理公司總裁、黨委書記。

而薄熙永以化名李學明,曾任光大集團執行董事兼副總經理,2012年薄熙來事件後,薄熙永表面上辭去了公司職務,但實際上依然掌控著光大。


薄熙永(二排右二,光頭戴墨鏡者)以化名李學明,曾任光大集團執行董事兼副總經理,薄熙來事件後辭職,但實際上依然掌控著光大。圖為8月22日薄案一審法庭旁聽席。(AFP)

把老婆、孩子都移民國外卻公開反對改革的孔丹,曾在中共太子黨聚會上因被質問此事而大打出手的孔丹,曾任光大集團總經理,後調任中信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加上差點成為薄熙來親家,一直和薄家關係很鐵的中共八大佬的保守派代表陳雲之子陳元,掌控國家開發銀行,連同其他「悶生發大財」的江派人馬,他們不但能夠直接操縱光大證券,也能左右中國金融業各地支柱性的大機構,搞出一個「8.16」股市風波,也算「初試牛刀,小菜一碟」。

為了保護自己的既得利益,特別是迫害法輪功的中共「血債幫」為了逃脫清算,為了保命,國家利益與民眾生機從不是他們所顧及的,反而成了他們要攻擊的目標。江澤民在軍中的一大金主——總後的谷俊山事發後不是要搞核洩露,企圖「同歸於盡」,而薄熙來的人馬不是在網路上放風「要死一起死」嗎?這種狂徒心態中共暴徒的本性。



迫害法輪功的中共「血債幫」為了逃脫清算,為了保命,國家利益與民眾生機從不是他們所顧及的,反而成了他們要攻擊的目標。(大紀元合成圖)

光大事件的詳細經過

2013年8月16日(周五)上午11時05分,滬指突然出現大幅拉升,包括中國石油、中國石化、工商銀行、中國銀行等市值靠前的權重股集體出現漲停,大盤一分鐘內瞬間漲超5%,大盤盤中一度逼近2200點,這在A股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


薄熙來庭審前夕,上證綜合指數8月16日早盤在兩分鐘內從深達1%的跌幅反彈為勁揚5.6%。「光大烏龍指」事件背後隱藏著巨大黑幕。圖為一股民透過手機觀看股市行情。(AFP)
 

中午12時左右有媒體在微博爆料稱,「上午的A股暴漲,源於光大證券自營盤70億的烏龍指。」但媒體向光大證券董事會祕書梅鍵求證時,梅矢口否認,不過他可能真的是此陰謀的圈外人。

下午2時40分,有媒體微博披露稱,「交易所已聯繫上光大,是光大系統問題,他們技術人員在查,但還沒查出原因。不管怎樣,交易應該不能作廢了。現在光大的所有高管都待在公司不准離開,等著上交所來查,氣氛緊張。」當天中午可能是證券經紀人們最難忘的一個中午,他們都急著打電話探聽消息,不少人還以為有什麼利好大事出臺了,忙得連午飯都顧不得吃了。

20分鐘後下午開盤後,光大證券(SH601788)緊急停牌。下午14時25分,光大證券發布公告稱,光大證券策略投資部門自營業務在使用其獨立的套利系統時出現問題,公司正在進行相關核查和處置工作。並稱公司其他經營活動保持正常,而光大證券第二大股東中國光大控股午後急跌近6%。五分鐘後有媒體官方微博稱,光大證券正在向上交所申請當天的交易作廢。有網友發現,光大證券網站於14時55分後無法登陸。

令人感到詭異的是下午15時01分,上海證券交易所官方微博十分少有地發出一則公告:「本所今日交易系統運行正常,已達成的交易將進入正常交收環節。」此公告意味著即使光大證券存在「烏龍」操作,但交易的盈虧結果已具有不可逆轉的有效性。

股指午後開盤迅速回落,權重板塊全體回吐漲幅,收盤時多數板塊翻綠,收盤時滬指報2068.45點,跌0.65%,成交1231億元;深成指報8168.09億元,跌0.74%,成交1275億元。

三年的成熟系統還是冒失的測試版?

8月16日下午15時15分,「21世紀網發」表了題為〈光大證券系統供應商為金仕達恰逢上線三周年〉的文章,文章發現,光大證券官網2010年有則消息:8月16日,國內首個Fix平臺期、現套利程序化交易系統在公司上線,也就是說,鬧出錯誤的烏龍指事件,正好是金仕達開發的軟體在光大證券系統運用三周年的日子。光大報導還說,金仕達確認該筆交易屬中國大陸第一單採用國際通行的SunGard-Fix交易介面系統進行的程序化交易,代表程序化交易平臺——光大證券Fix平臺已經成功運行。


鬧出錯誤的烏龍指事件,正好是金仕達開發的軟體在光大證券系統運用三周年的日子。(AFP)

光大證券還表示,該系統經六次的技術模擬測試,最終成功上線交易。據悉,金仕達以期貨軟體起家,證券軟體力量稍弱,二者的合作始於2002年。

然而「21世紀經濟報導」在幾小時後的8月17日零時03分發表了題為〈光大證券內部人詳述烏龍細節:源起臺灣團隊測試投資模型〉的文章,稱失誤來自採用新軟體測試時,錯誤讓測試進入了真實操作,而且把大陸股市的一手100股,當成了一手一股來操作。

文章稱,「真實的情況是,8月16日上午11時許,光大證券策略投資部對其內部臺灣團隊開發的投資模型進行測試。由於忽視了測試環境為實盤交易系統,加之測試時,把擬買入3000萬股誤搞成3000萬手。」「具體情況為,光大證券策略投資部擬購買3000萬股50ETF,每份約1.64元,錯下單為3000萬手,此舉引發ETF基金自動購買成分藍籌股及其他程序化交易的資金迅速跟進,銀行石油等大藍籌瞬時漲停,指數旋即大漲。」

文章還說,「本報記者獲悉,光大證券策略投資部模擬交易測試下單金額230億,實際成交72億。涉及股票150多支。這一結論已被公司寫進上報證監會的自查報告。」文章還對以後遭受處罰的該部負責人楊建波埋下伏筆,說他是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學學士、英國曼徹斯特大學金融學博士。「不過,據透露,楊在光大證券的人際關係並不是十分融洽,當初在策略投資部總經理進行群眾民意測評時,得分只有45分,後來,公司高層力排眾議其才當上部門總經理。」

調動資金230億?超過其許可

不過文章也對此消息人士透露的內幕表示質疑,「本報記者調查過程中,曾有業內人士對光大證券下單金額230億之說不以為然,認為中信證券(600030.SH)自營規模有300億,海通證券(600837.SH)有150億,光大的規模不可能超過海通。本報記者從光大一位中層人士處獲悉,目前券商自營帳戶並非保證金帳戶,而是信用帳戶。光大自營盤實際占用的資本金規模並不大,但考慮到股票質押融資,可動用資金的規模可能在100億以上。」

光大證券作為大陸老牌的證券商,對資金的調撥都有最起碼的風險管制,不同水平的交易員都有不同額度的最大使用資金的上限限制,一個普通人員隨便就調用上百億資金是不可能的。在香港股市,要調用一億的資金都必須通過證券公司內部四級管理人員,最後得總經理一級的管理人員同意,系統才能發出買賣指令。


有質疑稱,光大證券作為大陸老牌的證券商,對資金的調撥都有最起碼的風險管制,一個普通人員隨便就調用上百億資金是不可能的。(Getty Images)

據調查,光大證券2012年淨資本為131.16億,這意味著其自營盤參與股票和股指期貨的合計額不得超過131.16億元。但部分金融市場人士表示,僅這次烏龍操作事件令光大證券最多使用了近57億元額度(其中七億元作為期指空單保證金,對沖烏龍操作成交的50億元股票下跌風險),光大證券自營部門權益類投資能否守住這條監管紅線,正變得岌岌可危。

光大證券2013年第一季報表顯示,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為268.27億元,其中期內現金及現金等價物淨增加額46.7億元,期初餘額221.6億元。很可能這次光大真的下達了230億資金的買單來衝擊大盤,所謂新系統的測試,只是為了掩蓋真相而釋放的煙幕彈,因為要把測試拿到真實股市上去「檢驗」,真刀真槍的幹,犯這種錯誤的概率基本是零,因為模擬衍生盤與實際交易盤存在防火牆,內部測試不會轉移到真實的交易系統中。

第三大疑點:期貨是何時買進的?

除了是否是測試版、是否超出其額度這兩大疑點外,人們還發現,8月16日,就在大陸股市因為光大烏龍指事件而暴漲之時,據中金所公布的數據,16日當天股指期貨收盤後,光大期貨方面在主力合約IF1309持有的空單量新增7023手,達到史無前例的1萬194手,名列所有期貨公司空單持倉排名第一。

當時所有市場人士都驚呆了。光大是在對沖上午交易的錯誤,還是赤裸裸地操縱市場?因為按照16日期貨合約2286點的收盤點位,光大期貨7000手空單的總金額將超過人民幣69億元。人們很想知道光大是何時購買的期貨,假如是在上午11時烏龍指發生之前,那就是非常明顯的蓄意操縱市場,但至今外界還沒有或得任何相關消息,不過從媒體規則來看,很可能是在那之前建倉的,假如是在其後,中共官媒就會站出來「闢謠」了,但他們沒有這樣做。

即使按照光大證券的說法,對沖風險是一種本能的選擇,但由於光大證券當日中午才實行停牌,且遲至14時25分才確認「烏龍指」,在此期間,其利用信息不對稱與時間差的優勢所進行的對沖操作,則明顯違反了市場公平與信息披露透明等規則,存在市場操縱和內幕交易的可能。很多投資者稱,「(上午)因為市場不明白狂漲原因,光大自己知道,如此錯上加錯,應按刑事犯罪處理了。」

「停牌不停市」沒理由

這次滬股暴漲,人們認為異常奇怪的還有中共官方的處理態度:只停牌了光大,而其交易依然有效。很多人分析說,光大證券作為「烏龍指」事件的始作俑者,停牌對其本身股價是一種保護,停牌而不停其自營業務,尤其是肇事者策略投資部的相關業務,等於給其市場操縱行為提供了游刃有餘的操作空間。而對於其他被漲停被異動交易的股票而言,由於缺乏T+0避險機制,則意味著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在當日下午以及此後的交易中,這些股票幾乎都被貶值或被套牢。

而且由於光大購買的是中國石油、中國石化、工商銀行、中國銀行等藍籌股,這些多是江派控制的上市公司,他們的股價上升獲利了,進到嘴裡的肥肉自然不想吐出來。上交所解釋說,光大證券異常交易時不採取臨時停市,主要考慮現有的法律依據不充分;市場必要性不突出。但專家認為這種說法很荒唐,因為《證券法》明確規定:因突發性事件而影響證券交易的正常進行時,證券交易所可以採取技術性停牌的措施。單打一的停牌而不停市,無形之中讓受損害的投資者為「烏龍指」埋了單。


光大購買的包括中國石油與中國石化等藍籌股,他們的股價上升獲利了,進到嘴裡的肥肉自然不想吐出來。(AFP)

而在國際上,一般慣例是保護投資大眾的利益,儘管各國在處理失誤操作有不同情況,但大多取消烏龍交易。如2010年5月6日下午2時47分,美國股市一名交易員將1600萬美元的賣單錯誤地下成160億美元,導致道瓊斯指數突然出現近千點暴跌。當日美股收盤後,納斯達克運營部門宣布,將取消部分異常交易,所有在美東時間6日下午2時40分至3時之間執行、並且股價上下波幅較2時40分或之前最後一筆交易的報價超過60%的交易指令將被取消。

也有對大盤影響不大從而不取消交易的。如2005年12月8日,日本瑞穗證券公司的一名經紀人接到一位客戶的委託,要求以61萬日圓的價格賣出一股J-Com公司的股票,但這名交易員卻把指令輸成以每股一日圓的價格賣出61萬股。錯誤指令在9時30分發出後,J-Com公司的股票價格便快速下跌。等到瑞穗證券公司意識到這一錯誤,55萬股股票的交易手續已經完成。為了挽回錯誤,瑞穗發出大規模買入的指令,帶動J-Com股票快速上升,到8日收盤時已漲到77.2萬日元。由於只涉及一個股票,所以交易未取消,那天剛好有個日本人看準行情,一買一賣,掙了很多錢,被戲稱為日本股神。

光大搞烏龍為的是一箭三雕

人們還發現,光大證券的屢屢犯規,搞出所謂烏龍指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證監會網站關於保薦機構及保薦代表人的信用監管記錄顯示,自2004年保薦制實施以來,光大證券合計被採取監管措施八次,共有六位保薦代表人被處以監管談話、三個月不得受理項目等監管措施;同時,光大證券也因海博股分(600708)非公開發行和康達化工IPO分別有「談話提醒」和「出具警示函」兩次信用紀錄。

2013年5月光大證券獲證監會批復,核准該公司非公開發行不超過六億股新股,按增發價格計算,再融資規模為70億元,不過由於光大在天豐節能IPO造假中,公司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按照規定,正在被立案調查的上市公司不得非公開發行股票,因此光大證券的70億元再融資計畫再度被擱置,接下來又發生了「8.16烏龍指」,這一系列的違規造假,讓人們對光大的信譽徹底喪失信心,其股票連連下挫。

不少私募基金專家分析說,光大證券故意搞出這個烏龍指,為的是一箭三雕,一是希望低價買入拉高後,再高價賣出銀行等權重股;二是利用期指交割日價格波動性較高的特點,逢高沽空股指期貨賺取價差;三是圍繞烏龍操作事件的50億元投資進行對沖套利。

創新工具令操縱股市更容易

在ETF和股指期貨等創新工具越來越多,信息披露機制不對稱,且機構可以「T+0」而散戶只能「T+1」的條件下,各種利益體利用創新工具進行市場操縱和內幕交易的概率越來越大。8月26日中國量化投資學會理事長丁鵬博士在〈深度解讀光大烏龍指事件〉一文中,從技術層面介紹了機構採用新技術後,很容易比散戶賺得更多的錢。


中國量化投資學會理事長丁鵬博士在〈深度解讀光大烏龍指事件〉一文中,從技術層面介紹了機構採用新技術後,很容易比散戶賺得更多的錢。(AFP)

他分析,光大以70億帶動了A股2000億資金的異動,主要是因為烏龍訂單觸發了大量量化交易訂單。他把追隨的資金分成三類。一是來自「巨單追蹤策略」,他們第一時間追蹤到有大額訂單出現,就會在一、兩秒之後迅速的發出自己的訂單,跟隨在光大烏龍指訂單之後,從而助推了指數的急速升。二是「區間突破策略」,當指數突破了某個區間之後,就可能是一波趨勢行情的到來,第二批跟隨的資金就會在三、五分鐘後進入市場,從而再次推高指數。第三是「止損盤」,由於大盤指數升太快,以至於很多產品的空頭頭寸(主要是股指期貨)一下子就給打入止損線,它們的被迫止損再次拉高了股指期貨,從而繼續拉動大盤指數的升。

他還分析說,機構採用的高頻交易法也很容易多賺錢。他舉例說,「假定某個股票,同時有A投資者發出了30元的賣單(分批委託),B投資者發出了31元的買單(分批委託),根據撮合競價原則,A和B將直接成交,但是由於這兩個投資者用的是傳統的交易系統,速度相當的慢。高頻交易者用極速交易系統,不停在市場上用很小的委託單,例如每次100股,進行探測。當它探測到A和B的委託單後,就假定未來還有更多的委託單出現。則迅速用30元的買單將A投資者的賣單吃進,等到B投資者的31元的買單進入之後,轉手賣給B投資者,中間白賺一元。」

「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出,這種自動做市商的策略成功的關鍵在於:交易速度。海外頂尖的高頻交易商的響應時間以微妙計算。當然國內目前的「T+1」制度,使得A股市場沒有這種機會,但是在期貨市場,這種操作還是有空間的。」

不過,光大除了經濟上的一箭三雕,還有一雕就是政治上對習近平、李克強的恐嚇,讓習李明白,中國的經濟命脈至今還是掌控在江派手中的。

不是人為差錯,而是人為故意?

據北京高層知情人士向《新紀元》透露,習近平、李克強及王岐山得知江派搞出了光大烏龍指事件後,非常氣憤,面對這樣公開的恐嚇威脅行動,習陣營也採取了反擊。

烏龍事件後,上海證交所沒有取消交易,光大證券還掙了8721萬元,但到了2013年8月30日,中國證監會表示,認定光大證券「8.16」異常交易行為已經構成內幕交易、信息誤導、違法證券公司內控管理規定等多項違法違規行為。在對四位相關決策責任人徐浩明、楊赤忠、沈詩光、楊劍波處以終身證券市場禁入的處罰的同時,沒收光大證券非法所得8721萬元,並處以五倍罰款,共計5.23億元,為中國證券史上最大罰單。

8月30日南開大學國經所客座教授劉杉在其博客中認為,對於這樣一樁驚天奇案,證監會的臨時結論留有餘地:既然不是人為差錯,就存在人為故意可能,因而對案件疑點更要深究。

他問道:其一,為何發生在期指交割日。由於8月16日當天是股指期貨交割日,大盤指數的瞬間拉升,必然導致期貨空單被迫平倉止損,而多單也可以獲利了結,這一瞬間產生的市場結果必然是冰火兩重天。因為有巨大利益,就存在冒險操縱市場可能性。其二,買單數量怎能如此巨大。「烏龍指」瞬間報單數量高達公司限定投資規模兩倍,顯然不能簡單解釋為技術性的超額報單,難道交易系統從來就無交易額限制設定?

劉杉表示,真相雖待調查,但已有事實表明,大陸股票市場是叢林世界,普通投資者被機構任意宰割。光大連續違規,肆無忌憚,監管體系袖手旁觀,更無主動保護投資者意識。建立以保護投資者為單一任務的監管制度,才是證監會改革方向。


隨著「江習鬥」的不斷升級,人們會更清楚的看到,以江澤民派系為首的既得利益集團,是真正阻止中國發生變革、反向而動的「反動派」。(Getty Images)

不過隨著「江習鬥」的不斷升級和衝突的日益公開化,人們會更清楚的看到,以江澤民派系為首的既得利益集團,是真正阻止中國發生變革、反向而動的「反動派」。◇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