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君子危以殆,國運復何如

?"
古人觀國之盛衰,先視其國之君子。「視其君子康寧福澤,如山如海,知其為太平之象;視其君子之摧折頓挫,如湍舟,如霜木,則知其為衰亂之時」。圖為平遙古城(Getty Images)

中共之得計,在於欺世。若彼一擲巨金於國際社會購債券,下訂單,收公司,涉足能源,插手軍事,至於基建、媒體、娛樂、科技,無孔不入,以為強大之資本。又或耀武示威,今日改裝航母,明日神七上天,於釣魚島及南海諸島之分爭,躍躍作勢,屢犯核不擴散協定,向北韓、伊朗、敘利亞出售武器,近來又競標土耳其導彈防空系統,以為此大國之雄。而其為政之績更有面子工程,虛假GDP,加之奧運,世博等不惜勞民傷財為中共貼金之項目,以誇國力之富。更有御用筆吏,邪黨喉舌為之鼓噪,洶洶不可終日,遂每有世人為中共所惑,以為此中共偽政權亦有其合法性之依據。

然吾嘗聞古人觀一國之盛衰,先視其國之君子。「視其君子康寧福澤,如山如海,知其為太平之象;視其君子之摧折頓挫,如湍舟,如霜木,則知其為衰亂之時」。

所以縱覽古今,凡有盛世之功,必先有人才之聚。譬如華夏族歷史上第一個盛世大漢王朝,得人何其盛矣。尤以武帝時創太學、鄉學,設舉賢制度,使賢不遺野。而武帝之用人不拘一格,唯才是舉。所謂英雄不問出處,所以霍去病以奴產子躍馬驃騎將軍,朱買臣以一介貧民拜太中大夫,金日磾以匈奴俘虜委以托孤之任,張湯以卑職小吏擢用御史大夫,東方朔毛遂自薦深承武帝青眼……

又或是華夏族臻於鼎盛之李唐帝國,彼人才之濟濟正所謂萬國衣冠拜冕旒,非特有治世之能臣,死諫之直臣,棟梁之重臣,更有異族番邦之各類人才,尊我華夏正朔,奉太宗皇帝為天可汗,以至玄宗年間,五品以上之官員,半數皆為胡人。又唐代設科舉制,取士天下,網羅人才,得遇此開明之世,真為讀書人之大幸。所以,唐人之詩詞文賦,詞句穠麗高華,文采風流蘊藉,氣運瀟灑宏放,迥異前代,後世無及,皆當時唐士大夫精神風貌之寫照。

此正所謂君子之康寧福澤,如山如海者,則舉世太平之象不待言而知之。反之,君子摧折如霜木,顛沛如湍舟,亦必亡國之兆。各代之衰,歷朝之亡,無不應於此。尤以中共應劫之出,建偽紅朝,而國之君子摧折頓挫實未有甚於今日者。中共假革命之名,發動所謂土地改革,工商改造,取締宗教,反右整風,文革浩劫,六四屠殺。無論道德修身之山門中人,耕讀齊家之鄉黨世族,經世濟民之商業精英,文化傳承之藝界泰斗,詩書繼世之書香門第,咸無免於共產赤禍,紅朝之劫。而為禍尤烈者,乃中共對法輪功之打壓,使國之君子備受摧殘,下至五尺之童,上至耄耋之老,凡尊奉真善忍之為修身之道者,咸不能免。十數年間,上千萬人身陷囹圄,幾百萬人迫害致死。且中共之手段,從經濟迫害,酷刑迫害,精神迫害,直至活摘器官,雖凌遲之刑無以擬其慘毒之狀!又以謊言欺世,連坐威脅,綁架全民參與其中。而被迫害之法輪功學員,身為各行業之精英者不可勝數,無論科技專家,企業高管,醫生教師,律師法官,軍人警察,非只人才之士,更為有道君子。嗚呼,中國之大不幸,華夏之大不幸,雖曠古以來未之有也!

今者,中共動輒持武力以叫囂,燃民脂以炫富,所以然者無非以此為其存在合法性之辯護。然而古諺有:道德傳家,十代以上,富貴傳家,不過三代。中共毀天謗地,失道敗德,是唯恐自絕之不速,而其殺雞取卵以致富貴者,更致環境污染,經濟崩潰,能源枯竭,其為害也近在目前,又何待「三代」之驗。更何況,中共之酷虐,使國之君子凋零殆盡,故中共之禍國凡有目而共睹之,彼仍以中共為合法者,其為惑也何至於此,其為智也何太愚乎!

然某生之幸曾一睹神韻樂舞《大漢風》,得見大漢王朝盛世天朝之氣象,彼國之君子,襟懷天下,袖納乾坤,氣岸如倚天之劍,勢張如落月之弓。想來我大漢朝,上有不世之君,下有元凱之臣,可謂風雲際會,而神韻所演繹者傳華夏盛世之寫照,得大漢天朝之神采,及夫仰見《大漢風》之諸君子皆有千載之風,乃知我華夏族盛世氣象之猶在,又不覺想到當今之世有上億之人遵循真、善、忍之法則,提升道德,回歸正統,引領世風,則邪共魔運將盡,而我漢皇之冑歷數將歸,其先兆於斯者,不亦已昭然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