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天在做,人命懸

如今有句話很時髦——人在做,天在看。特別是面對那些不管不顧、玩命作惡的壞人,好人們愛用這句話警告他們小心遭報。不過我想說,現在那些傢伙想改也夠嗆了,大家面臨的世界,已經進入天神懲惡、罪人難逃的紀元。不信,你問問你爹的爹的爹,見過世界末日一般的千里陰霾麼?中華五千編年史上都沒記載過,卻讓我們黨國屁民榮幸的遭遇,難道各位沒一點恐怖心生出?在黨媒對外媒報導「中國霧霾為人類史上最嚴重污染」狡辯時,我忽然領悟了何為「天怒」。

蛇年演變

按中國百姓習慣,遇本命年要格外小心,俗稱「犯太歲」,所謂「太歲頭上坐,無福恐有禍」。什麼意思呢?算命先生會說:本命年運勢多有起伏和挫折之象,凡事要小心,時時需注意。又說,今年恰逢「白虎星」入命,屬蛇的朋友會更加憂心忡忡,悲觀,感情容易出現變化。不過吉星有天解,能減輕白虎凶星之力。

按習慣,本命年要繫紅腰帶、穿紅襪子、戴紅圍巾什麼的辟邪,如果怕太顯眼惹人笑,可以內用紅褲頭,尤其男士。當年「文革」「破四舊」的時候,很多人怕沾包兒被批鬥,本命年只好貼身這麼幹。如今民俗回歸,誰家有人遇本命年,都催著大方穿上戴上,誰還尿共產邪說,還是信祖宗的,保命要緊是吧。

不好,蛇年忽然想到當今「聖上」屬蛇,不知道信不信神佛,身為共黨黨魁可能會顧忌。沒別的意思啊,因為恰好白虎凶星犯命。大家也都知道那只蛤蟆屬虎。這也就自然讓我從命理想到為何有「江習惡鬥」。不過,蛇是蛤蟆的天敵,估計結局可能會好看。

也不怪我玩心重,戲耍蛤蟆前黨魁,還咒它會被習總擊斃。因為這也是先聖指教。法國著名預言家諾查丹瑪斯曾預言「一個虎年出生的三水之人將給東方帶來巨大災難」。江蛤蟆1926虎年出生在江蘇(一水),發跡於上海(二水),到北京後當上「三位一體」後居於中南海(三水)。提拔他發跡的幾個人也帶水,例如,江冒認江上青為養父而得到張愛萍(有水)的提拔;在上海得到汪道涵(有水)的提拔;江的政治恩人薄一波(有水),幫他搞掉北京幫。蛤蟆平生喜水厭土火,所以紫陽、喬石等必犯其忌。

1998年是蛤蟆的本命年,中國出現前所未見的洪災,而且後幾年洪災沒斷。令人驚嘆的是,唐朝《推背圖》第五十象直接預言了1998年洪災,圖示畫了一隻惡虎在草叢中尋食,成攻襲之勢,其讖語中一句「獸貴人賤」寓意深刻。金聖歎還批註:「此象遇寅年遭大亂,君昏臣暴,下民無生,息之日,又一亂也。」這「又一亂」恰喻1998年大洪災後,1999年江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

果然惡鬥

自打習總上臺,蛤蟆就沒斷了拆臺。也是,都在圈裡,誰怕誰呀,何況蛤蟆自恃經營團夥20來年,壓根兒沒把習放在眼裡。要不怎麼策劃了三年內搞掉習,扶薄熙來上位?誰想薄不爭氣,逼王警長當了叛徒,一刀切斷了薄的黃粱夢根。

一計不成,蛤蟆不服,不是還安了三幾個黨羽在習班子裡蹦麼?於是大家看到蛇年很鬧,從年初憲法夢攪局,然後抓公知抓律師,斷網封帳號,到前不久《新快報》事件悶騷……蛤蟆初一端出尿罐子滿街潑,十五頭頂屎盆子到處散味兒,像個被遺棄的怨婦,不甘入冷宮。習總呢,倒是也有西北漢子的耐心,一會像個救火員滿街沖蛤蟆屎尿,一會空降蛤蟆領地警告狗仔,忙中有樂,只是不知神經張力是否強悍。

救黨還是救國

心疼之餘,想起莎翁《哈姆雷特》裡的名句: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個問題。不由得又聯想到當今黨國高層的窘境:救黨還是救國?

我說心疼,是因為知道當今習李王新班子不易。蛤蟆大玩腐敗20來年,撈足了,終於兜上尿不濕回鄉了,扔下個爛攤子加一群馬弁,夠各位喝一壺的。王大叔馬不停蹄拍蒼蠅、打老虎;李大哥悶頭算壞帳找活路,習大大低調巡視換馬調兵,三人忙的不亦樂乎,不知有沒有時間抽半天聚聚,喝喝茶,談談心——哥兒仨犯得上救這個爛黨麼?這只爛蘋果擱手上直流黃湯兒,誰有本事讓它變回紅富士?咱的理想是啥呀?一天到晚爆炸不斷,隔三差五陰霾蔽日,幾百萬上訪大軍前仆後繼衙門喊冤,江河湖海斷流、綠藻、鉛汞氾濫……理想就是這?這也不是咱幾個整的呀!不是咱接班的這個黨和蛤蟆那廝幹的麼?哪個想替那廝頂雷?誰能把這個黃俄黨變好就真邪性了?俄共都滅了,哥兒幾個犯得上費那邪勁麼?

要我說,想當真男兒,就得真愛國。眼見這個邪黨病入膏肓了,姥姥家仨姨媽——沒(舅)救,還不捨得,還心存僥倖,以為自己有回命之力,我想結果一定不是好果子。因為連街上要飯的都看出這個黨沒舅(救)只剩姨(夷)了。

真愛國,唯一之途就是解體中共邪黨,沒得選。讓它永遠淡出中華古國。聽起來好像很簡單,很政治,其實也真沒那麼難,比起挽救這個邪教黨。說白了,想救黨就別想救國民於水火,因為正是共黨製造了水火。再說懸點,誰想救黨,等著他的一定是連天烽火和前毛黨首的名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就這邏輯關係。

那天朋友聚會,一哥們兒開了個玩笑,說,我要能爬到習李王那位子上,蛤蟆幫這麼鬧,我才懶得和它周旋呢,一準來個脆的——站三中全會主席臺上:我宣布,今天共黨解散!我已經成立了憲政黨,李總克強成立了自由黨,王總岐山成立了共和黨。我的競選施政綱領是……要參加哪個黨自己填選票,沒想好的散了吧。順便通知啊,出了門你就啥也不是了,不管你之前啥級別。這些年犯過啥罪,回去等信兒,國家公職人員會去敲你家門。

其實中國人升到了一定位子就是想不開,鬥啊鬥,殺啊殺,陰損壞,尤其當共產黨官的,不弄掉對手永遠睡不著覺。一輩子把自己累個半死,還順手犯下不少罪,等著被人算總帳。官再大,錢再多,喝瓶水都怕人下毒,踏實麼?中國人現在火有錢,好驕傲,可世界幸福指數高的國家永遠沒有中國的分,沒你的分,多諷刺!

治標不如治本

可能有人會說,中國這麼亂,好整麼?你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說實在的,比起蛤蟆五毒亂我中華、戕害真善忍大眾那些年,也許我們應該體諒當今聖上和他的幾員大將,一年來還是多少看到了不同。作為有閱歷的人,我也能細微感受到幾位良知尚存,也有韜略。人嘛,吃五穀雜糧,知冬暖夏涼,有喜怒哀樂,也少不了恩怨情仇。坐到了那個位子,一定有些抱負。

至於怎麼實現,幾位有智囊團,也可能早就安排好了步驟,我們草民不便過問。不過有個問題一定繞不過去:法輪功。

上億人學了這個以氣功形式傳出的佛家大法之後,人人爭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為了佛法信仰,堅持和平講真相、反迫害14年,影響遍及全世界。涉及幾億中國人的家庭,這是鬧著玩的麼?蛤蟆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殺害幾百萬人的滔天大罪,不償還能過得去麼?

不管幾位的抱負要怎麼實現,這是高山大河般無法逾越的死關!不正視、不解決,中國的前途無解!停止迫害,把罪犯送上法庭,是唯一正途。這就是解決中國問題的根本。比判殺多少貪官、追回多少億資產都要緊。因為,法輪功背後,是天理和民心。絕對繞不過去。人在做,天在看!

不是我危言聳聽,如果諸位不下決心拿下蛤蟆幫,將作惡者繩之以法,中華民族便不會重生。就連史上被上天嚴懲、戕害基督徒的古羅馬暴君尼祿,連帶一併被瘟疫摧毀的強大羅馬帝國,都無法超過當今中共邪黨和江蛤蟆的無邊罪惡。

如果諸位猶疑不決或看不清利害,將會給中華民族帶來巨大危險,因為,歷史重演就在眼前,上天一定不會坐視不管。在中國大地、上空不斷驚現的所謂「天災」就是再三的警示!青史留名還是被罪人捆綁,只看選擇。

蛇年聯想

據統計學者說,屬蛇的在中國人裡不算多,但是名人不少。大家耳熟能詳的有先秦偉大愛國詩人屈原、「楚霸王」項羽、三國神醫華佗、東晉「書聖」王羲之、南北朝大數學家祖沖之、南宋愛國詩人陸游、清末民族英雄林則徐;近代則有中國第一個諾貝爾文學獎提名者辜鴻銘、民主革命先驅章太炎;更近的有「一代歌后」鄧麗君等。

讓人玩味的是,中共一共五代頭領,第一代毛澤東和第五代習近平都屬蛇,概率夠高。人有生卒,事有始終,要聽命理學家推斷學問就大了。大家可以盡量想開去,因為不管懂不懂,中國神傳文化中有個說法:一切皆有定數。無知的人類鬧騰的再凶,再自做聰明,都逃不過神的手掌心!

還有一個巧合,1989年11月9日,東歐共產陣營垮臺的地標象徵——柏林牆被推倒;24年後的同一天,中共18屆3中全會召開。這又是什麼樣的象徵呢?有意失誤、難得吉利、倒霉催的,還是上天又一個巧妙安排?

說到屬蛇者,還有一位不能忘掉的偉人:中國歷史上在位最久、人稱千古一帝的清康熙大帝。其文治武功、德惠萬民之聖明,是為中國後世統治者之楷模。我料想,雖康熙大帝與當今獨裁團夥首領不能相提並論,但誰欲與其為楷模,倒是我等草民樂見的。後人中,若有齊家、治國、平天下之心願者,也斷不會漏拜其偉跡。

最後,三中全會當口,我有點擔心:不知習總年初繫紅腰帶沒?紅褲頭不方便,穿個紅背心也行。總之,要大戰蛤蟆,還是裝備齊全點好。請相信我,紅光一照,蛤蟆遺尿。◇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