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數萬人逼進北京 天安門傳單滿天飛

?"
中共18屆三中全會期間,11月11日數萬訪民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人大信訪局、中紀委信訪局外排隊登記陳情。(知情者提供)

在中共18屆三中全會的敏感日,數以萬計的訪民前仆後繼湧入北京鳴冤告狀。有訪民與警察發生對抗,有數萬訪民到北京「三辦」登記,人數空前之多。幾天來,一波波訪民到天安門、中南海等地,以撒傳單、拉橫幅、喊口號等方式,抗議中共的司法腐敗。

文 _ 古清兒

開幕日2000多訪民衝監察部

據港媒報導,11月9日開幕日,上午8時左右,有大批訪民分別在距離京西賓館車程約半個小時之內的國家信訪局、中紀委監察部門口舉橫額抗議。有訪民表示:「監察部門口有2000多人,和警察發生了對抗。」據悉他們最終遭200多警察驅趕,押解到被稱為「信訪集中營」的久敬莊。

附近地鐵口、公交站等處,也有警察隨時抽查市民身分證件。有附近居民表示,今年的安檢力度超過歷年。

另據海外媒體報導,在中共18屆三中全會召開的第一天,許多訪民前往京西賓館,誰知道,京西賓館是四周1000米以內的全面戒嚴,國保、警察、保安人員、治安輔警等,隨處可見。

三中全會首日,北京馬家樓和久敬莊被關押的訪民已人滿為患,達到近萬人。

數萬訪民聚集北京「三辦」


11月11日,有數萬訪民到北京「三辦」外排隊登記,人數空前之多,頗為壯觀。(知情者提供)

11月11日,上海法律工作者、維權人士顧國平在「三辦」(國家信訪局、人大信訪局、中紀委信訪局)外待了幾個小時,親眼目睹了現場的壯觀景象。

顧國平說:「這次三中全會在京召開,作為中國公民的上訪冤民見證了『三辦』外的訪民,規模之龐大、人數之眾多,我估計在『三辦』的上訪人約五萬,在京訪民到各個信訪窗口上訪的總人數約有10萬,上海訪民在久敬莊的人數超過千人。」

對於這個上訪人數,顧國平稱,他這個估算是有依據的。他說:「昨天,除『三辦』胡同的訪民外,馬路兩邊排隊的人,有一公里長的人流,約五、六人一排,從接待窗口到大門外,擠得密密麻麻,將近有兩萬人,我觀察了幾個小時,人流越來越多,人不斷的進出,以這樣估算,一天總人流量約有五萬人次。」

瀋陽訪民林明潔向《大紀元》記者說:「整個胡同都塞滿了人,還有大門外兩邊的排隊隊伍能有1000多米長,擠得像『沙丁魚』,喘不過氣,能有一兩萬人。集體上訪應該有幾百起,我帶著瀋陽34人集體去登記。北京還有幾十個信訪口,如最高法院、公安部、民政部等等,人數無法估算。」

他說:「這裡是主要上訪口,下午裡面不讓進人,人太多,怕出事,就把人騙出去。今天有一半人排隊是進不去,馬路對面的訪民都是觀望、絕望的。明天會有更多人,可能會連夜排隊,大家希望會議期間能登記,都成慣例了。」

顧國平表示,在這裡能真正看到什麼叫上訪?什麼叫冤民?什麼叫中國特色?什麼叫「法制」政府?什麼叫「和諧」社會?希望國際社會都來關注。

有民眾發帖諷刺中共當局:「這裡很和諧,炸彈聲音告訴你真實情況;說這裡沒污染,陰霾告訴你真相。」

最高法院外上千人聚集
武警荷槍實彈戒備

11月11日,上千名各地上訪維權人士在最高法院信訪處聚集,希望能登記領表,要求最高法院能立案給予答覆。法院外有荷槍實彈的武警和數輛特警車在高度戒備。


11月11日,有一千多名各地訪民在北京最高法院信訪辦門前聚集,法院外有荷槍實彈的武警和數輛特警車在高度戒備。(維權網)

這些訪民因在各種司法案件中,遭遇到司法不公和腐敗,多年上訪無果。

據「維權網」報導,當天,在信訪大廳有五、六百人在排隊等待填表,而大廳外還有大約1000人無法進入大廳。早上11時左右,信訪大廳停止發放登記表,法警開始驅趕等候領表的訪民。

該報導稱,有上訪維權人士在現場展示橫幅和自己的信訪材料,部分人在拍照,遭到法警的搶奪。一直等到下午近4時,部分司法受害的當事人才領取了登記表。

閉幕日 天安門傳單滿天飛

同時,來自全國各地的數萬訪民不懼怕當局層層維穩安保把守,不斷前往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地帶,進行撒傳單、喊口號、拉橫幅等等維權行動。

11月12日早上11時多,上海訪民王曉平、李永福、袁榮明、楊立、王震熙、劉軍等11人,繞過安檢,順利到達金水橋最高處拋撒對上海政府司法腐敗行政不作為、亂作為的控訴材料。

目前11人在天安門分局等待處理,王曉平向《大紀元》記者說:「9日、10日,我們接連在金水橋撒傳單。今天(三中全會)閉幕式,到處都是便衣警察,安檢特別嚴,我們上海有11人從故宮後面繞了進去,走到金水橋中間,趁遊客特別多的時候,撒了一兩千份傳單。」

王曉平表示,很快,有三、四十名武警、警察及眾多便衣馬上往這跑,怕他們跳金水橋,強行把他們拉到警車上。

李永福說:「今天最後一天特別嚴,我們有五、六人一起撒傳單,場面很壯觀。現在天安門分局公安局有三個小時。這裡人很多,早上已拉走四、五車的訪民。」

同日上午10時,江蘇省無錫市民丁永金、楊濃娣兩位老人穿狀衣、拉橫幅,到天安門撒傳單抗議,他們為還被關在黑監獄中的子女喊冤。目前,兩位老人被送到馬家樓關押。

上海九名訪民到天安門撒傳單

11月9日下午5時多,上海訪民陳永成、吳士豪等人在天安門東撒傳單、喊口號。11日下午15時50分,上海盲人訪民陳永成、胡憶中、吳士豪、呂峰、談明其、朱先生及三名女訪民共九人再次到天安門撒傳單喊冤。

72歲的吳士豪向記者說:「我和陳永成被堵在安檢口,從我的身上搜到材料,我把材料藏在下身,他們當著那麼多遊客的面,把我的褲子脫了。當材料要被搶走的瞬間,我隨手拿起來往上空撒去,我高喊『抗議法西斯迫害,打倒貪官污吏』。」

當時,天安門的警察、便衣三、四十人衝了出來,將他們扣押,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後,有的被送到馬家樓,有的送到久敬莊。

吳士豪說:「其他七人到了金水橋,撒了大概2000份傳單。談其明抱著妻子骨灰盒喊冤時,遭到警察和便衣的暴打,他的手指被弄傷了,現在拇指都腫了起來。」

他描述:「當時情況很混亂,我們被警察控制,頭都抬不起來,雙手被反扣,我們高喊口號,他們用手把我們的嘴摀住,我們就咬他們,就把我們的嘴巴摁在地上,有一訪民被摁在地上後,還被用腳踩在他身上,用反擒拿的專業手段對付我們。」

各地訪民在京情況

據「權利運動」報導,11月11日下午1時30分,福建南安訪民蘇春治、吳清島、黃金婕、楊小華、王瓊、蔡淑敏、黃金英、林森茂、陳烏錦、黃美燕、盧腰、陳碧珠、楊式谷等35人到中南海撒傳單,她們穿狀衣、舉狀書喊冤,現被遣返回當地。

11月9日上午10時30分,湖北荊州市訪民阮積忠與郭紅在北京軍事博物館下公交車後,隨即遭到一群警察強行帶到久敬莊,隨後兩人失蹤。目前獲悉,兩人已被北京警方刑拘。

10日上午10時,大連訪民金蓮花和長沙訪民胡艷,在北京喊冤被羊坊店派出所警察扣押,後被送到海淀區公安分局。現獲悉兩人被海淀區看守所行政拘留10天。

10日下午4時,湖北訪民尹登珍到中南海西門欲喝農藥自殺,立即被便衣摁倒在地,後送到馬家樓關押。

據「六四天網」報導,山東省煙台市訪民曹慶巖去中紀委監察部請願時,被押返回煙台後,被當地政府拘留10日。

有民眾形容中共為「萬惡的黨」,有的民眾表示「希望革命再來」,也有人稱「他們自掘墳墓」。有西安的民眾說:「別指望這狗娘養的邪惡黨了!攢錢移民是正事。最少把下一代送出去。等邪惡黨派完蛋了再回來。」另有西安的民眾明確表示:「騙民眾的爛會!強烈呼籲執政黨下臺!」

社會民怨如火藥桶

近年來,中國社會群體和民眾抗暴事件不斷,有愈演愈烈、人數越來越多之勢,其中相當比例涉及政法委部門的違法參與。官方統計數字還顯示,上個世紀90年代初,群體事件大約9000起。2006年為12萬7000起。而現在平均每年18萬起,平均每日將近500件。

過去十多年來,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致中共整個法制系統全部失控,整個國家面臨垮臺,習近平當局為保政權不得已進行的司法改革直接觸動江澤民集團的利益。

《大紀元》獲悉,本次三中全會閉門會,中共高層內部激烈爭吵,涉及到三個領域的改革都是讓中共致命的,其中司法領域的改革是一個重要變化。

但中共當局繞開了法輪功的核心問題,涉及上億人的法輪功問題不解決,在這樣前提下的現任當權者任何改革都是白搭,中共高層由此產生的分裂和對立愈加嚴重,敏感的局勢使得中共深陷分崩狀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