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他山之石】蘇共解體後 連共產黨員都受益

?"
1991年8月22日,在莫斯科紅場,人們拿著一個巨大的俄羅斯國旗慶祝蘇共解體。(AFP)

蘇聯垮臺時,中共宣傳喉舌把蘇聯人民的生活描繪成「水深火熱」,嚇唬百姓說:「中國走俄國道路會更慘」。不過真實情況恰恰相反,蘇共的解體,蘇聯人民生活得更好更自由,蘇共黨員作為百姓的一員也在其中受益了。

文 _ 王華

自從中共黨魁習近平上臺後,「亡黨亡國」已經成了他每天案頭上都必須面對的危機。蘇聯垮臺時,蘇共黨員一個個眼睜睜地看著蘇共解體而無人站出來阻止,習近平曾感嘆道:「竟無一人是男兒」,不過這句話也包含了自我感覺良好的因素,好像中共黨員中就一定會有像他這樣的男兒站出來護衛中共,阻止中共崩潰。然而這只是末劫時期人類共同劣根性的表現:人總是過高的估計自己的能力,而忽視了歷史自然規律,無知中幹出違背天意、傷害自己的事。

蘇共滅亡後三階段 人民活得更好

以前中共常這樣來形容中蘇關係:「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其實,中蘇這兩個共產怪胎,真的在很多方面非常相同,當然不同點也很多,那就是中共比蘇共更狡猾、更邪惡。為了欺騙大陸百姓,中共一直妖魔化蘇共倒臺後的蘇聯社會,哪怕到了2013年10月,中共宣傳喉舌依舊把蘇共解體後的蘇聯人民的生活描繪成「水深火熱」,依舊嚇唬百姓說:「中國走俄國道路會更慘。」

不過真實情況恰恰相反,沒有了共產黨的日子,蘇聯人民重新回歸人類正常的社會狀態,人民生活得更好、更自由。下面以俄羅斯為例,其他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情況也都很類似。

據政論家曹長青評論,蘇共垮臺後,俄國的發展可分成三階段。一是從解體的1991到2000年,由於前共產社會遺留的問題太多,從畸形發展的公有制過渡到私有制,從專制統治到民主選舉,這可以說是給共產癌症做手術的十年。

第二階段2001年到2008年,俄國出現經濟起飛,走向健康的方向,其間俄國人的工資增加了500%,全國經濟平均增長率是6.9%,高過世界平均水平的4.7%。

第三階段是2009年至今,俄國經濟開始減慢,這與全球遭遇金融危機相關,同時也跟普京政府又開始推行錯誤的「強大俄國」政策有關。不過,普京這樣做也不奇怪,因為蘇聯解體後,沒有進行正本清源的「清算」,共產遺毒在一定程度上還存留著。當初俄羅斯也有許多人呼籲對蘇共進行類似於1946年的紐倫堡審判,但沒能實現,葉利欽曾下令對「俄聯邦國家權力執行機關對俄聯邦公民加入蘇共和俄共的事實不予追究」,加上不少前蘇共高官,積極投身民主化和民族獨立,成了各個新國家的「功臣」,對他們的清算難度就很大。從這個角度看,蘇共解體的和平運動,並沒有一步到位地徹底拋棄共產主義思想,這給後面的改革留下了後遺症。

蘇聯人生活比中國人好得多

但無論怎樣,目前俄羅斯的GDP有2萬億美元,中國GDP是俄國的四倍,但中國的人口(13.54億)是俄國(1.48億)的近10倍,按人口比例計算GDP,中國還低於俄國。從國民收入水平來比較,中共號稱2012年人均收入是4700美元(實際可能一半都不到),而俄國已達1萬2700美元。2012年底全球130個國家人均收入排名,中國排第127位,倒數第三;俄羅斯排第77名,遠在中國前面。


擺脫蘇共奴役之後,俄羅斯的國民收入如今已邁入發達國家行列,2013年人均收入可達1萬5000美金,是中國的十多倍。(AFP)

從住房來看,中共城鄉建設部聲稱中國城市人均住房面積30平方米,農村33.6平方米,但實際數據可能只有20平方米左右,但在蘇聯,解體時的1991年俄國人均住房面積是16.5平方米,現已增至22.8平方米,很多中產階層都有別墅。再從私家車來看,中國每千人有83輛汽車,俄國每千人有271輛汽車,幾乎家家都有車。

從民生角度來看,俄國實行教育免費,連教科書也由學校免費提供,全民醫療保險,看病、手術、住院、治療都不要錢,連日常所需的冷、熱水也免費,而且全天24小時供應。儘管俄羅斯2001年外匯儲備只有200億美元,但2013年5月俄國外匯存底已達5184億美元,排全球第五,是美、法、德三國的總和。

蘇共解體時,斯大林們的共產黨被葉利欽政府查禁取締,後來合法成立的新的俄國共產黨,也表示贊同民選制度等;首次國會選舉,他們拿到40%席位,第二次選舉,其支持率降到25%,第三次只有12%。正如普京說是,「誰不為蘇聯解體而惋惜,誰就沒有良心;誰想恢復過去的蘇聯,誰就沒有頭腦。」

如今在俄國,總統每年開一次記者會,世界各國上千名記者參加,話題不限,而中共的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從來不敢公開自由回答問題。在8000萬選民註冊的俄國總統大選中,87%的選民說,他們可以自由表達意見,俄國人終於有了選舉和言論自由。《華爾街日報》曾發表社論稱,現在俄國跟共產時代比,更是天壤之別;跟當今中國比,也是遠遠走在了前面。

蘇共滅亡於自己的腐敗失民心

為了避免走上蘇聯老大哥的滅亡之路,20多年來中共御用理論家們搞了很多「蘇聯借鑒」,他們把蘇共的滅亡歸結成四點,一是因為「喪失了民心」。當蘇聯國旗從克里姆林宮的塔尖上徐徐降落時,蘇聯人民是在一片寧靜之中接受了這一現實。「這不是蘇聯人民背叛了共產黨,而是蘇聯共產黨脫離了人民群眾。

古今中外的歷史反復證明,一個政黨、一個政權興亡的根本性因素在於民心向背。誰搞腐敗,誰就喪失民心,誰也就必然走向滅亡。」如今中國百姓聚在一起,罵的就是共產黨,每年幾十萬起大規模群眾維權抗爭,早已點燃了星星之火,中共坐在火山口上,隨時都害怕要出大事。


江澤民就是中國的勃列日涅夫。腐敗特權是蘇聯共產黨滅亡的主因之一,勃列日涅夫(左)把蘇共特權極大化,而中共在江澤民「悶聲發大財」的號召下全面貪腐。(AFP)

二是腐敗特權。列寧、斯大林死後,蘇共的特權越搞越嚴重,部長級工資和普通工人的工資竟相差44倍至56倍,到勃列日涅夫時期則擴大到上百倍。

勃列日涅夫擔任蘇共總書記時,除了讓自己的小兒子當上前蘇聯外貿部副部長之外,還讓自己的女婿從內務部一個普通的中校官員在短短幾年之內,一升再升而成為內務部中將頭銜的第一副部長,不久更晉升為全國為數不多的上將。

上梁不正下梁歪。在蘇聯各地,都「變成塞滿親屬和以地方領導為靠山的人謀求高薪和清閒職位的地方」。

1990年6月,即蘇聯解體前一年多,《西伯利亞報》曾進行過一次民意調查。當人們被問及「蘇共代表誰的利益」時,回答代表蘇共黨員的占被調查人數的11%,回答代表全體人民的只占7%,回答代表工人的只占4%,而回答代表黨的機關工作人員的竟占到了85%。

葉利欽曾公開表示,在全莫斯科享受各類特供商品的人約有4萬,而又有等級之分,「一切都取決於官級高低」,一個州委第一書記的權力會「巨大無邊」,而這樣做的結果是,「幾十人過上了共產主義生活,而廣大的人民群眾卻在貧苦中苦苦掙扎」。

這種特權在中國分化更為強烈。別說部長級別的高官了,就連一個市委書記,其每年的黑色收入和灰色收入就是普通百姓的千倍以上。中共自從江澤民上臺後,公開號召下面官員「悶聲發大財」,不管黑貓、白貓,能抓錢就是好貓,哪怕這錢是髒錢還是黑錢。

如今中共官員及其家屬和親朋好友形成的200多個家族,基本上徹底控制了中國經濟,0.4%的人口擁有80%以上的國民財富,兩級分化到了隨時都可能撕裂的臨界點。

對比中不難看出,江澤民就是中國的勃列日涅夫,江澤民不但讓自己的兒子成為中國第一貪,還讓自己家族的各式人馬雞犬升天,甚至連情婦二奶都當上了將軍,有過之而無不及。

共產黨越掙扎,死得越快

中共認為蘇共滅亡的第三和第四個原因是因為社會動亂和自身分裂。蘇共當時黨內分歧很大,分裂狀態很明顯,但假如沒有頑固分子的政變反撲,蘇共可能還不會那麼快地滅亡。當時戈爾巴喬夫推行民主選舉改革,暫時還只是在蘇維埃人民代表、蘇維埃主席和蘇聯及各加盟共和國的總統選舉中進行,尚未推進到黨內民主選舉的地步。

蘇共放棄一黨專政,實行多黨制,也並不等於立即失去執政地位。如果不是「8.19」政變失敗後蘇共自行解散,1990年1月才成立的「民主俄羅斯」,恐怕在三、五年內也難以通過民主選舉取代蘇共執政。

也就是說,共產黨越掙扎,死得越快,套用中共的話語系統的說法就是,「反動派越垂死掙扎,越加速其徹底滅亡」。如今中共極黑勢力的各種反撲,也會落入同樣的軌道中。

蘇共滅亡是既得利益集團的自我政變

無論是貪腐失去民心,還是動亂加分裂,如今中共這四大滅亡要素都具備了,為何中共還沒垮臺呢?表面上看,一個最大原因是蘇共解體時,主要推動力是蘇共黨員自己,蘇共的既得利益集團推動和促成了蘇共的解體。

當時蘇共的所謂精英階層大搞貪腐,撈取了大量錢財,但在社會主義制度下,通過合法途徑積累物質財富幾乎是不可能的,積累了物質財富的蘇聯領導人總是擔驚受怕,惟恐有一天被人發現或被起訴,於是他們不甘心在原有政權的殼裡面去謀取私利,而是要求打碎這個舊殼子,以便在新的制度和體制下更方便、更貪婪地去攫取利益。

蘇聯的變化很大程度上是蘇聯既得利益集團的「自我政變」,是為了使他們長期以來通過不合法、不正當手段占有的社會財富和各種權益合法化。

蘇共黨員有意解體了蘇共,這可從他們前後受益的情況中看出來。蘇聯解體後,有82%的地方領導人和61%的大工業家來自原蘇聯的官僚機構;俄羅斯的暴發戶中,61%的人靠的是將國有企業化為私有:90%的私有企業老闆是過去社會主義企業的領導人。

對此,美國一位研究俄羅斯的學者說:「(蘇聯)共產黨是唯一一個在他們自己的葬禮上致富的黨。」既得利益集團把社會主義的蘇聯送進墳墓,而他們自己卻成為資本主義的新貴,蘇共解體可以說是蘇共高層黨員的主動選擇,這怎麼會有「好男兒站出來阻止」呢?說這話的,只能說明他沒有看透蘇共解體的本質。

中共占盡社資兩個主義的「好處」

然而中共提前搞了經濟改革,在社會主義的外衣下搞了資本主義經濟,也就是說,中共黨員一方面在政治上享受共產專制制度帶來的特權,同時又在經濟上享受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帶來的財富,兩頭好處他們都占有了,純粹的社會主義不允許有腰纏萬貫的紅色資本家,真正的資本主義不允許有高於他人的不平等特權。

如今中共體制可以說是最壞的社會主義與最壞的資本主義的嫁接體,是諸多醜惡疊加的怪胎,但對於中共官員來說,這是有史以來從來都沒有過的「好年代,好日子」。

仔細分析,蘇聯解體過程中蘇共特權階層可分成三派:改革派、中間派和頑固派,改革派和頑固派都是少數,中間派占了大多數。而改革派更是蘇共特權階層中的「異類」,人數非常少,其領軍人物是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主要成員還有外長謝瓦爾德納澤、俄聯邦總理雷日科夫等人。

其特點有三:一是相對而言,不貪戀特權、不追求個人權力。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都處在特權階層的頂端,他們本可以在權力的高位上安享合法特權帶給他的「共產主義」生活,而無需冒險推進改革。但他們做了,從而成為享譽全球的世界級政治人物。


蘇共解體過程中,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右)和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左)把國家人民的利益放在共產黨利益的前面,從而成為享譽全球的世界級政治人物。(AFP)

戈爾巴喬夫曾說:「對於一個真正的政治家來說,其目的不是保衛自己的權力和地位,而是推進國家的進步和民主」,因此他在199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2011年3月2日,俄總統梅德韋傑夫在戈爾巴喬夫80歲生日之際專門致電祝賀,並向他頒發了代表俄羅斯最高榮譽的聖安德魯勛章,以表彰其在國家艱難時刻作出的貢獻,而葉利欽則得到了俄羅斯總統普京給予的「給了俄羅斯民眾自由」的崇高評價。

愛黨還是愛國 是最關鍵問題

人們常討論「中國會出現戈爾巴喬夫嗎?」戈爾巴喬夫的理念「不是保衛自己的權力和地位,而是推進國家的進步和民主」,也就是把國家人民的利益放在了共產黨利益的前面,如今中共黨員中也許有極少數的理想主義者,但由於從小受共產黨的灌輸,他們把「保護共產黨」看成了最高目標,把「保黨」當成了比「保國護民」還重要的事。

如今蘇共滅亡了,蘇聯人民卻獲得了新生,相反的例子是北韓。北韓的共產黨沒有「變質」,民眾只能生活在飢餓死亡的陰影中。一個好男兒,是為國?為民?還是為黨?這是最根本的問題。

中共灌輸人們「黨的利益高於一切」,黨的利益比國家高,比民族高,比神佛都高,所以中共早期公開宣稱「共產黨人是沒有祖國的」,提出哪怕犧牲中國也要「保衛蘇聯」,在抗日戰爭時期,中共不惜犧牲民族利益也要暗中勾結日本人,聯合日本人一起對付國民政府軍;為了讓共產邪靈存活,中共面對餓得面黃肌瘦的百姓也要提出「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餓死數千萬人也在所不惜。

很多中共黨員看過《九評共產黨》之後,第一念就是:這是一本「反共」、「反黨」的書,不過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本講述事實的書。《九評》引用的大多是共產黨自己也公開談論宣揚的歷史材料,為何同樣的材料卻得出完全相反的結論呢?其實《九評》最關鍵的一點是從根本上揭開了共產黨的邪靈本質,這背後是有神力在加持的。

本質是共產邪靈想毀滅人

共產黨搞「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的「唯黨論」,其實質就是把共產黨擺在神佛之上;而共產黨灌輸「無神論」的真正目的是讓人們不信神佛,而只信共產黨這個邪靈,也就是說,用共產邪靈替代神佛來統治相信共產主義的人,所以《九評》說共產黨也是宗教,而且是真正徹頭徹尾的邪惡宗教,這個邪教最根本的目的就是把跟隨它的人從神佛身邊拉開,把他們帶到地獄裡去,跟共產邪靈作伴。

共產邪教提出要「鬥私批修」,要建立「人間天堂」,這些都是典型的宗教活動,共產黨要「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這也是典型的邪靈與神佛爭奪人的真實反應。

不過共產黨撒旦用了最欺騙人的手法,提出所謂美好的「共產主義理想」,但人類實踐早就證明,共產主義只是一種空想的理論,只適合天上的人,對情慾滿身的人類來說是根本不適用的。

1824年英國人歐文在美國印第安納州買下1214公頃的土地,在那開始搞共產主義,但實驗以失敗告終,而歐文也因此破產,共產國際100多年更大範圍的實踐也無數次地證明,共產理論只能是一個夢,就跟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一樣,如果不拋棄共產主義,中國夢只能是個夢,絕對無法變成現實。

只有解體了共產黨 才能真正主宰自己

回頭再來看蘇共的解體,不但蘇聯百姓受益了,蘇共黨員作為百姓的一員也在其中受益了,哪怕是蘇共前高官們也受益了。

蘇共滅亡後,他們以正常公民的身分參加競選或從事商業活動,很多人成了新興的財富精英和政治精英。也就是說,拋棄共產邪惡主義,回歸人類應有的正常社會,每個人都會受益,唯一受害的只有共產邪靈,因為它再也無力控制人類,並以此來對抗神佛了。

《九評共產黨》真實本意不是「反共」、「反黨」,而是「滅共」、「滅黨」,這是很多人始料不及的,但現在已經成為鐵的事實。如今大陸有將近1.5億人退黨、退團、退隊,從精神和身體上解除共產邪靈強加給人的枷鎖,獲得生命的解放,這是解體中共的最根本目的:從共產邪靈手中解救眾生,這是最偉大的事業,也是每個想走入未來的中國人必須要做的最重要的事。


只有解體了共產黨,中國、中華民族、中國人,才能真正的主宰自己。畫家陳肖平的油畫作品《黑暗中的光明》。(法輪大法弟子藝術中心)

每個人也就包括了中共現任的所有高官,在歷史規律面前,在神佛面前,每個人都是同樣的生命,都得遵循同樣的法則:只有遠離邪惡,人類才能正常生活,只有解體了共產黨,中國、中華民族、中國人,才能真正的主宰自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