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重訪臺灣:福兮禍所伏的服貿

臺灣行的第二站是臺南,終於得以參訪嚮往已久的府城。更難得的,是幸會新唐人亞太臺「1000步的繽紛臺灣」之主持人、美麗的宇晨,並榮幸的得到她和婉宜女士作為嚮導,參觀了臺南的許多名勝古蹟、街巷小吃。宇晨不作為電視明星,而是作為鄰家女孩的時候,天真而又直率。兩位女士帶著去品嚐了臺南的肉燥飯、油條和虱目魚丸湯,還參觀了著名的赤坎樓和孔廟。

暢遊臺南古城

赤崁樓有鄭成功接受荷蘭人投降的雕塑。據說,荷蘭人原來是跪著的,後來荷蘭遊客不快,抱怨說不該讓其祖先跪著,善良的臺灣人就讓荷蘭人站起來了。但雖然站起來了,還是頷首前傾,以示謙卑臣服之意。不知這是民間還是官方外交的結果,當歷史和現實相碰撞時,人類的天性種種,就都顯露無遺。

臺南是臺灣最古老的城市和古都,在南臺灣平原的西海岸,這裡也是許多臺式料理的發源地。宇晨有個節目,是她回母校成功大學品嚐學生的「銅板美食」,說銅板有找,人情免費;臺南小吃便宜,還可口放心,覺得非常感恩。「感恩」二字用的極好,表明正常人類互相信任、互相依賴,和互相服務的社會關係。如果人們都常有感恩之心,世界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了。吃著臺南小吃,卻想著當下的「服貿協議」。服貿協議如果實施,臺灣小吃可能還會便宜,但恐怕不那麼敢吃了,因為,衛生和安全還能得到保障嗎?談及服貿,會想起老聃的「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因為,這個來自對岸的服貿,可能讓一些臺灣人覺得有福,但其背後則是真正的危機四伏。

充滿爭議的服貿

臺灣之行拜會各界人士,談論很多的就是服貿,或稱《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它是充滿爭議的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之下的子協議。今年6月兩會在上海簽署了該協議之後,島內的反對聲浪就不絕於耳,政壇與民間都對此存在極大的爭議。

協議的項目,如果只從互相開放的項目數目來評判,未免流於膚淺。把那麼多服務項目,從金融到出版到零售餐飲打包在一起,已經非常荒唐;把賣茶葉蛋、珍珠奶茶的小生意和金融巨頭的兼併相提並論,是政府談判機構不負責任的做法。在兩岸尚未完全開放的狀況下,大量中共的代理人、情報人員和特務已充斥臺灣,全面滲透臺灣政經各界,等到服務業開放,成千上萬的「阿慶嫂」、「李玉和」等中共地下黨蜂擁而入,如魚得水,會讓刁德一、胡傳魁之類的黨國官員驚慌失措、潰不成軍。

聽到服貿協議的第一時間,筆者甚至覺得是不是耳朵聽錯了,或視覺有誤,實在想不出一個民選的、自由社會的政府,面對專制,面對對岸虎視眈眈的幾百枚導彈,以及對方不放棄「武力統一臺灣」的叫囂,怎麼會做出這樣驅羊群入虎口的決定!

臺灣有人覺得,兩岸交往「大陸必須多讓臺灣一點」,這真是太天真、太甜蜜蜜了。實際上,中共一定會在協議中給臺灣留下足夠的「好處」,這是中共統戰的招數。中共從來都不會因為一些經濟利益,而在政治戰略上失策、因小失大。他們不擔心些許的經濟損失,因為他們有足夠的權力,可以輕而易舉的從14億人頭上把失去的損失收回來,他們甚至可以從在大陸投資的臺商、外商身上把這些損失收回來。除了在中共的生死存亡、天滅中共這個最致命的問題上,紅朝還在持續的犯下戰略性的錯誤,中共在對待法輪功修煉團體之前和之外的所有「敵對」力量時,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的,都從來沒有失手過,也沒有失敗過。中共的歷史,早已證明了這一點。1999年以前,紅朝基本上可以說是打遍天下無敵手,比中共更智慧、更有力量的,唯有天理、天意,和佛法神通。

臺灣有人對服貿持正面看法,認為服貿對臺灣有利,因為大陸開放給臺灣的產業,甚至高於世貿組織協議的開放程度;並且,允許大陸企業來臺,可以增加臺灣的就業。他們甚至天真而可愛的認為,允許臺灣企業登陸大陸服務業,會「打開自由貿易的窗口」。認清陸企超強的仿造、模仿、抄襲、剽竊能力的人都知道,不管是婚紗攝影還是酒吧茶樓,聰明絕頂的中國商人只要6個月,就會全面了解、掌握、學習、並運用臺灣企業的商業機密、經營模式,和管理的核心技能。還不止於此,掌握了正常社會商業運作的陸企,會把道德敗壞後的黑心手法與正道相「結合」,開發出一套讓世人瞠目結舌、具有「中國特色」的、敗壞的經商之道。

天下文化的高希均先生覺得,一個「開放、民主、自由與有信心的臺灣」應該不怕跟大陸競爭。此話說對了一半。如果在開放、民主、自由、和法治的社會,臺灣應該不怕與大陸競爭。但問題的關鍵是,大陸不是一個自由和法治的社會,從言論自由到出版自由,大陸都遠遠不是,善良的人們難道都忘記了這一點嗎?

中國廠商的低價競爭策略,服務水平和態度的欠缺,對人權和勞工保護的忽略,環保和法律意識的淡薄和闕如,一旦如洪水般湧入臺灣,將是難以想像的浩劫。臺灣社會上下到那時,即使後悔、想改變主意,恐怕都木已成舟、悔之晚矣。

臺灣危在旦夕

臺灣學術界聯合文化界發表聲明,要求民主審議、評估衝擊、重啟服貿談判,體現了學術界的良知。海內外關心臺灣前途和命運的人士,都在密切關注,看看這一呼籲是否能得到良性的響應。

再者,臺灣與大陸的經濟融合越推進,就意味著臺灣與離加入跨太平洋戰略夥伴關係(TPP)的要求越疏遠,會讓臺灣失去更大的市場和戰略契機。當TPP和TTIP(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關係)閃亮登場,兩協議橫跨太平洋和大西洋,把全球最主要經濟體以一種全新的方式重組之時,它全面取代世貿組織的時日,已屈指可數。

在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重建世界經濟秩序的過程中,中共已被排斥在外。臺灣該何去何從,該站在天平的哪邊,能從迷霧中跳出的人看,決定並不難做出。但是,臺灣的領袖人物能意識到這一點嗎?中共以經貿代替導彈,以金錢腐蝕人心,以貪慾頂替道德,現在正步步得逞,臺灣危在旦夕。這,難道是臺灣的劫數?明眼的人,還在拭目以待。◇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