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喬石痛斥周永康 王岐山推兩個獨立

?"
喬石去年3月曾致信胡錦濤和習近平,建議抽掉政法委對法院的管轄權。10月9日發布的《中國的司法改革》白皮書,即釋放出將拆分政法委的信號。(大紀元合成圖)

中共18大三中全會在司法改革方面的一個看點就是法院獨立出地方政府的控制。而早在一年半前,本刊即報導喬石痛批政法委周永康,指出政法委的維穩本身已經成為製造不穩定的因素,建議抽掉政法委對法院的管轄權。

文 _王東東

中共18大三中全會的司法改革包括將各地法院剝離出地方政府和地方政法委的管轄,由北京通過最高法直接領導。而早在2012年3月薄熙來案還處於朦朧階段時,《新紀元周刊》就在3月29日出刊的第268期焦點文章「喬石痛批政法委周永康」中,獨家報導了中共不得不面對的法院改革,這可能是最先預測法院獨立這個習近平司法改革新舉措的報導。

喬石曾上書建議法院獨立

《新紀元》當時報導,「北京消息人士說,中國政法界元老喬石最近(2012年3月)致信胡錦濤和習近平,建議不要由公安部長當政法委書記,並抽掉政法委對法院的管轄權。胡習雖未表態,但王立軍、薄熙來事件後,改革建議很可能成為整治周永康治下政法委的借鑒。」

文章說,「喬石過去長期執掌中共政法機關,並受到彭真的長期栽培。重慶李莊律師案發生之後,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負責人傅洋,即彭真之子託情薄熙來達成妥協。傅洋也把李莊案件的一些情況轉交給喬石,希望這位已經「處江湖之遠」多年的老政法代為說情。北京消息人士透露,喬石對過去十年中共政法委的很多做法非常不以為然,而對王立軍和薄熙來在重慶處理李莊案手法尤為憤怒,他曾去電某位中共最高層,直斥王立軍「太不像話,不是個好人」。

「知情人士透露,喬石雖然退休不理政事,但一直對國家大事頗為關心,尤其對長期執掌的政法系統情況仍很了解。他對最近幾年以來周永康執掌的政法委非常不以為然。中國有關部門的內部統計,目前中國大陸每年近30萬群體性事件,有一半和政法委管控的執法機關有關,中國約有800萬「長期上訪民眾」,其中82%是因為公檢法處理案件不公而上訪。


中國約800萬「長期上訪民眾」,其中82%是因公檢法處理案件不公而上訪。圖為11月29日下午三點左右,上海訪民王曉平、于榮明、戴光陽等20人在天安門金水橋拋撒上千份傳單。(大紀元合成圖)

另外一方面,地方政府在拆遷和國企改革過程中,對付不滿民眾常常動用政法系統,包括公安、武警和法院,喬石對此非常不滿。他對身邊人士說,這是在走回頭路,鄧小平倡導的改革主要精神是黨政分家,現在不但黨政不分,而且是以黨代政甚至以黨代法,公安、檢察院和法院成了地方官員看家護院。他說:「鄧小平那麼大權威,當年要嚴打刑事犯罪還受到彭真的抵制,現在居然沒有人敢堅持原則了。」

彭真文革中遭長期關押,痛定思痛,復出後認定要建立社會主義法制,而不能再搞以黨代法和行政代法。80年代和90年代,中共改革成果之一是逐步完善法制體系,包括律師制度的建立等等。過去幾年,不少律師因為案件辯護和當地政法委意見不同而遭到打擊,甚至律師執照也無法延期,明顯破壞了中共當年司法體系改革的初意。喬石批評這是一種倒退,他認為還是要以法律治國,不能假借政法委之手回到人治制度。

喬石也認為,現任政法委主要是維穩,但其實本身已經成為製造不穩定的一個因素。除了公檢法司之外,現在又有維穩辦、綜治辦,人員越來越多,經費越花越多,但這種單純高壓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北京消息人士說,喬石最近寫信給胡錦濤和習近平,就改革政法委提出建議。第一個建議,是以後最好不要由公安部門第一把手當政法委書記。他認為,公安局或公安廳第一把手執掌政法委,容易導致各類冤案,糾正起來也非常困難。第二個建議,是把法院從政法委管轄權下抽出去,使政法委不能干預法官具體案件的審判。

這位消息人士說,胡錦濤和習近平對此都並未表態。他分析說,喬石的建議如果實施,中共高層將面臨一個被提出多年的難題:法大還是黨大?如何在司法系統內堅持黨的領導?」

法院、監察局、反貪局的獨立

目前中國大陸主要有五大類反腐機構:一,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中紀委)及各級紀檢委,這屬於黨務系統。二,檢察院系統的反貪污賄賂總局及各級反貪局。三,檢察院系統的各級職務犯罪預防廳(局),這是屬於司法系統的半獨立機構。四,隸屬於國務院的監察部及其下屬的監察廳(局)。五,隸屬於國務院的國家預防腐敗局及其下屬局。這兩個屬於行政系統。

這五類機構從中央、省區市到縣,層層都設有相應的機構,形成了無所不在網絡結構,中共官方稱是布下了天羅地網,但百姓發現,中共這幾十年反腐,而結果是「越反越腐」,光是被曝光出來的貪官數量和貪腐金額都是逐年呈幾何指數的暴漲。

在這五大機構中,中紀委由於是黨務機構,「黨領導一切」,因而具有最高效應。由於老百姓沒有多少機會和權力去貪污,大陸腐敗一般都和官員相關,在大陸要想當官,入黨是第一步。於是,這五大機構管理的對象大多是相同的人群。人們不禁要問,為何要設立這麼多性質雷同、重疊管理、辦事效率極低的機構呢?

這裡面最根本的原因是權力的歸屬。中共各派一貫利用反腐來打擊競爭對手,誰的手上有反腐工具,誰就在內鬥中占上風,於是各種勢力相繼找藉口,成立各種反腐機構,比如胡溫時期成立的監察部和預防腐敗局,都是為了從江派手中奪回權力,藉反腐懲治江派官員。


諸多性質雷同、辦事效率低的反貪機構,是因為中共各派一貫利用反腐工具來打擊對手。比如胡溫時期成立的監察部和預防腐敗局,都是為了從江派手中奪回權力,藉反腐懲治江派官員。(Getty Images)

比如薄熙來案件中,最初審查薄熙來的就是曾任監察部部長、兼預防腐敗局局長、國務院糾風辦主任的女將馬。馬是溫家寶的親信,在江派反撲中,一度呼聲極高的馬最終沒有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

王岐山接管中紀委後,不斷收權,把這五大反腐機構都整合在中紀委的控制之下。比如前不久人們看到,中紀委網站開通當天被打爆停頓五次。2013年9月2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www.ccdi.gov.cn)正式開通,當天有近38萬次舉報,使網站癱瘓五次。發動民眾舉報貪官,是王岐山的建議。據說原來中央紀委監察部的多個網站比較分散,力量不集中,資源浪費。王岐山到了中央紀委之後,提出整合新的網站,把五網合一網。

此前,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原四川省委常委、副省長郭永祥郭永祥、時任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等多名高官落馬均與大陸民眾舉報有關。此外,原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都遭到網路實名舉報。

在此基礎上,三中全會後王岐山進一步搞出來兩個獨立:一是各地法院獨立出地方政府和地方政法委,由北京通過最高法院直接領導,撥款和人事都由最高法院決定。大陸觀察人士認為,這種中央垂直領導,可打破長期以來各地法院和檢察院無法擺脫地方政府轄制的僵局,司法改革有望邁出實質性的一步。不過實際能否真正做到,這還是個問號。

第二個獨立是把監察局和反貪局從行政序列中獨立出來,變成一個由上至下的獨立機構,由中紀委垂直領導,不受地方政府和黨委領導,從而提升紀檢監察機構的權重,從同級監督變為提級監督,省級領導由中紀委監督,市級領導由省紀委監督。據說這樣做的好處在於,可令現有紀檢監察機構擺脫地方掣肘,同時可以改變紀檢監察系統授權不足的弊病,把原本疲弱的力量整合起來形成反腐合力。

自從王岐山擔任中紀委書記後,除了建立網路實名舉報,讓百姓能夠隨時舉報貪官外,還加強了中紀委的紀檢巡視能力,官方報導說,為了提升查辦案件的能力,中紀委把紀檢監察室從八個增加到了十個,同時還開展了一些試點。

三中全會前的10月底,最高法院下發通知,在上海、江蘇、浙江、廣東、陝西等省市部分法院開展深化司法公開、審判權運行機制試點,主要目標是建立符合司法規律的審判權運行機制,優化配置審判資源,嚴格落實獨任法官、合議庭、審判委員會辦案責任。

據《東方早報》報導,重慶江北區法院嘗試對審委會職責,院長、庭長職責做出明確劃分。審委會只討論決定法律適用,包括非法證據排除和證明責任適用,對事實認定,即證據的綜合認證只提出指導意見,貫徹直接言辭規則。院長、庭長等對案件審理的指導和監督,都要在案卷中留下痕跡。

儘管中共紙面上提出了很多改革措施,不過在行動中卻往往是一紙空文。最典型的例子是中國的憲法,中國憲法在條款的制定上可以說是「趕超國際水平」,但在實際中卻背道而馳,這樣的法規、這樣的改革又有什麼用呢?無論中共如此宣傳其司法改革,無論中紀委、政法委和法院如何上演新型「三國演義」,重慶李莊案至今沒有平反,這不是絕好的諷刺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