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東海防空識別區背後 中日美三國較量內幕

?"
中共逕自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最引起爭議的是,竟然將釣魚島涵蓋在內,這當然會引起相關各方的高度關注。圖為2011年10月13日日本自衛隊飛越釣魚島。(AFP)

日前,中共國防部逕自在東海海域劃設防空識別區,一時間,南海地區出現了前所未見的「三國四航母」現象,中、日、美藉此之機頻頻出招較量……。

文 _ 明居正(臺灣大學政治學教授)

近日,亞太地區真的是熱鬧非凡。除了中共的遼寧號航空母艦由黃海經臺灣海峽急奔海南島之外,美國的尼米茲和華盛頓兩艘重型航空母艦早已經布署在南海海域。而在此之前,日本的輕型航母伊勢號也因為援助受到颱風重創的菲律賓而活動於該地區。

一時之間,南海地區出現了前所未見的「三國四航母」現象,使得人們對於亞太地區的國際關係動向格外關注。如果再聯繫上這一年多來中日兩國關於釣魚島的爭議以及中共單方面宣布劃定「東海防空識別區」一事,其對亞太地區的可能衝擊當然不容輕視。

日本援助菲律賓為何需要派出航空母艦

11月上旬的海燕颱風當然對菲律賓造成了重大傷害,但是日本在此時此刻派出這麼大的海上兵力進行援助,確實是有其內外兩方面的深層考量。

有鑑於上一次離職時的狼狽,首相安倍晉三在第二次重掌大權後決心雪恥。在內政方面,他提出了「安倍經濟學」,先後射出「三箭」以提振經濟,目前已經初見成效。在外交方面,他承襲了前幾任首相的目標,企圖提升日本在國際上的能見度以及國際地位。但是如果希望在內外兩方面都同時見到效果,則提振國民士氣就會形成一個很大的推力。去年的「釣魚島國有化」事件以及因此而發生的中日摩擦適時地為他提供了機會。


二度重掌大權安倍晉三,企圖提升日本在國際上的能見度以及國際地位。(AFP)

中南海利用這個事件煽動起來的中國民族主義挑起了日本的怒火,而日本因而高漲的民族主義返回來又對中國形成了另一波的刺激。如此你來我往幾個回合下來,中日雙方的對抗性民族主義都曾經一度飆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雙方老百姓的神經都十分緊繃,但是北京和東京的政治人物卻心照不宣地得到了他們期望的好處。

值得人們特別注意的是,安倍這次派出的艦隊規模及兵力人數都是空前的。日本一共派出了直升機航母伊勢號、運輸艦大隅號和補給艦十和田號。艦上攜帶了陸上自衛隊的大型運輸機具及卡車,以及超過1000名官兵。這支特遣部隊規模如此之大,除了內部的政治需求之外,外交及戰略的多重考量可能毫不遜色。首先當然就是對菲律賓的人道救助。

這次海燕颱風過境,造成了超過5000人死亡,是菲國死傷最慘重的天然災害之一。日本在此時提出援助確實有其必要。第二個目的就是藉此機會進一步拉攏菲律賓以對抗中共。多年來,菲律賓與中共一直有領土與領海的爭執,近兩年的黃岩島之爭只不過是最新的焦點。

為了此事,菲律賓除了與中共直接交涉之外,還將有同盟關係的美國也拉了進來。而美國為了達到箝制中共的目的,自然也樂得順水推舟,強烈宣示菲律賓與它的同盟關係,所以它支持盟邦的正當領土要求。這時安倍推動「救難外交」,無異於將美國位於亞太地區的兩個分別的盟邦做了連結,同時也強化了對於中共的壓力。

擴大日本在亞太地區影響力是安倍此舉的第三個考量。前面提到,安倍打算提升國家的影響力。利用海軍艦隊對地區內的國家進行災後援助,肯定是一個簡單而有效的方法。

在國際政治當中,使用兵力其實是一個很複雜的概念。我們一般以為只有使用軍隊打擊對手才是所謂的使用兵力,其實不然。軍隊是國家主權的象徵,所以一旦使用就意味著國家主權的意志。而軍隊的使用方式是多種多樣的,除了用兵直接打擊對手之外,應聯合國或是國際組織的邀請而派出「維持和平部隊」也展示了派遣國的立場。

譬如,在前南斯拉夫共產政權瓦解之後,波士尼亞、斯洛文尼亞、馬其頓以及塞爾維亞都曾經發生過內戰或者是國際戰爭。其間,北約組織就曾經接受聯合國的委託而派出「維和部隊」以扼制戰爭,北約各國的這個行為當然充分反映了他們在這個問題上的官方立場。

其它,諸如軍事演習、布署、輪調、移防、港口訪問或是友好交流等等,都是廣義的兵力使用。而隨著使用方式的不同、兵力的大小乃至派遣方式的選擇,都是派遣國發出信號的方式。

日本這次為了援助菲律賓而派出了以伊勢號輕型航母為主的特遣艦隊,再加上超過1000人的兵力,在在說明了東京方面對於這個問題的重視,也說明了東京方面為了拉攏馬尼拉所做的用心。援助菲律賓只是一個個案,但是在中共高調推出了遼寧號航空母艦的當下,日本派出了一個以輕型航母為首的特遣艦隊其實是有炫耀國力並與中共互別苗頭的用意,而其在本地區影響力卻會因為這麼一個舉動而得到增強。

安倍最後一個考量就是練兵。中國古語有云:「養兵千日,用在一朝。」所謂的養兵當然不是讓軍隊酒足飯飽,其核心就在於訓練。救災幾乎可以說是僅次於軍事演習的訓練方式。它要求軍隊克服天候的、環境的、後勤補給的以及官兵個人體能的極限而完成任務,這還是沒有將天災所造成的可能危險完全估計在內。更何況,一旦戰爭真正爆發,救災或是性質相似的任務本來就會在戰場上出現,平時利用天災加以訓練就是個難得的機會。

中共設立防空識別區與遼寧號南下

上述日本的各項動作除了對內的考量之外,其對外的部分針對的當然主要就是中共。作為日本「老對手」的中共當然不是省油的燈,從表面上看,它的許多動作同樣也有對外的和對內的複雜考量。

先談對外的部分。11月23日中共國防部宣布,將在東海海域劃設防空識別區,外國飛行器進入該識別區內必須遵照相關規定向中共軍方或其授權單位,如民航局,做出通報。

按照國際一般規定,外國航空器進入某一特定國家的防空識別區,必須作出下列配合:第一,必需通報其飛行計畫;第二,必須提供無線電識別;第三,必須提供應答機識別;第四,必須提供標誌識別。如遇到不服從或是抗拒的情況,則中共方面得使用武力做「防禦性的」緊急措施。中共這個動作,一般的解讀是針對日本而來,尤其是針對近年來有關於釣魚島衝突的進一步升高。

東海防空識別區的範圍其實相當大,在北邊指向了韓國的外海,在東北方指向了日本四國島的外海,在南方逼近了臺灣北方海域。但是最引起爭議的是,這個東海防空識別區竟然將釣魚島涵蓋在內,這當然會引起相關各方的高度關注。

但是中共的這個舉動除了針對日本與釣魚島之外,它其實是北京對外大戰略的一環。中共在這十來年來高呼崛起,是因為共產黨在天安門屠殺後站穩了腳跟,潛心發展經濟竟然取得了貌似巨大的發展,在國家總體國力上升之時,它必然會走的那麼一步。

細觀近年來,中共政權為了表現其「崛起」的確是煞費苦心。除了一般的宣傳之外,它努力爭取許多重大國際事務的發言權或主導權,最明顯案例就是2008年的奧運會。另一個展示大國崛起的面向就是積極發展武力。近年來,北京不斷的向周邊國家乃至全世界宣告,它的軍事力量在各方面都有進步;除了戰機、潛艦、飛彈、核武之外,它在太空科技方面的發展:神舟系列太空船、天宮計畫、嫦娥登月計畫、北斗系統等等。


近年來,中共政權為了表現其「崛起」煞費苦心,不斷向周邊國家乃至全世界宣告其軍事力量有進步。圖為北京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外的殲十戰鬥機(J-10 fighter)模型。(AFP)

所以,有釣魚島之爭也好,沒有釣魚島之爭也好,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幾乎是必然會採取的動作;只是有了釣魚島之爭使得這個動作變得更加名正言順罷了。

設置防空識別區的第三個目標就是威懾臺灣。中共識別區的南端逼近臺灣北方海域,並且將釣魚臺包括在內。所以,臺灣的飛機,不論是軍機或民航機,只要向北方或東北方飛航則幾乎必然會進入此識別區。中共當然知道中華民國一貫宣稱擁有釣魚臺的主權,如此一來也就等於是給臺灣方面一個間接的下馬威。尤其是如果未來許多國家都屈從於中共的要求而加以配合,則會更有力的突顯了究竟是大陸還是臺灣有能力「捍衛」中華民族的領土。更進一步,如果臺灣或是其它國家默認了中共此舉,則臺灣面對中國大陸時的主權尊嚴將會無形中受到矮化。


中共設置防空識別區目標之一就是威嚇臺灣。圖為臺灣國防部12月2日表示,在臺灣與大陸的防空識別區的重疊區域內,仍維持正常操演,不會有所退讓。(AFP)

表面上,中共的第四個目標就是「挑戰」美國。多年來,美國一直是亞太地區首屈一指的強權,除了自身兵力雄厚之外,在本地區還擁有美日安保、美韓同盟、美菲安保以及美澳紐同盟等軍事同盟。近年來面對高喊崛起的中共,美國除了高調重返亞洲,推動「再平衡」之外,還大張旗鼓地宣布要強化其在西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實力。一時之間,調兵遣將、調整防務、軍事演訓等等,忙得不亦樂乎,大有「重新奪回」亞洲霸主寶座之勢。沒想到中共冷不防地來了這麼一招,美國如果不作出適當的回應,那麼它近年來的努力恐怕就要大打折扣了。

從中共方面來看,除非整個防空識別區一事大敗而回,否則它估計多少會得分。這麼一來,它或許也就夠了。更何況,他原本就無意全面挑戰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霸權,它只是想藉此事向世界證明美國在本地區已經不再能一言九鼎了。

遼寧號航空母艦的南下似乎也是一石多鳥的設計。雖然遼寧號因為缺乏必要的艦載飛機與武力,它其實只不過是一具大型的海上浮動平臺,但是在許多人的眼中,遼寧號似乎已經變成了戰力充足的航空母艦。移訓的本身可以使相關官兵更加熟悉遼寧號這艘船的各個面向;由黃海經過東海駛入南海,不但可以使他們熟悉這條航道(特別是臺灣海峽),而且由於途經日本與臺灣,更可使此行有加碼威懾日本以及臺灣的作用。

但是在浮面的國際喧囂之下,習李班子的對內考量才是這兩場大戲的真正主軸。本刊從去年年初開始就不斷的提醒讀者,中共當前的許多言論與動作其實都肇因於其內部情勢的不穩。

早在去年2月分王立軍事件爆發後,《新紀元》即斷言王立軍與薄熙來其實並不是重慶事件的主角,隱身幕後的主角其實是胡錦濤與江澤民。由於江澤民擔心其鎮壓法輪功的政策被翻案,所以連續在中共的16大與17大安插自己的人馬以保障其政策的延續。

沒想到他的如意算盤在去年的18大卻踢到了鐵板。胡錦濤與習近平結成政治同盟,暫時性地扼制了他的野心。但是胡習二人或許因為力量未足,或許因為決心不夠,乃致未能全面擊潰江澤民陣營,而形成了雙方妥協的局面。妥協就給了對方反攻的機會。

18屆三中很清楚地說明了習近平的困難。試著回想一下,在三中全會召開之前,中共從中央到地方各級的文宣機構都全力動員,大肆宣傳三中全會將會提出步伐驚人的改革。但是在整個三中全會召開的過程當中,中共的文宣喉舌卻一反常態的靜默,人們幾乎嗅不到這場會議的重要性。這在中共的歷史上幾乎未曾發生過。


18屆三中很清楚地說明了習近平遭遇了困難。所以一個原本預期是轟轟烈烈的大會卻變成了內部爭吵不休,而外部寂靜無聲的閉門會議。(AFP)

這種反常的安靜只有一個可能:原來習近平與李克強打算推出的改革方案受到了來自各方面的強烈反對。所以一個原本預期是轟轟烈烈的大會卻變成了內部爭吵不休,而外部寂靜無聲的閉門會議。

其實真正令人驚訝的,反倒是兩個新機構的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以及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當然,中共官方媒體引經據典的闡述了這兩個機構成立的必要性以及功能。

但是在習近平與江澤民的鬥爭勝負未分、三中全會預期的改革未見出臺的情況下,突如其來的推出了兩個聞所未聞的機構,難免會使人聯想:因為習李班子在對抗江澤民集團的鬥爭當中並不順利,所以必須另外成立兩個範圍廣泛的單位以架空原有的機構,並進行下一步的奪權鬥爭。

但是習李又警覺到,在三中全會召開之前官方媒體對於改革的調門拉得太高,致使民眾對於改革有了過高的期望。

如果一旦這種期望落空,其所可能引發的失望甚至社會反彈恐將會十分劇烈。為了消弭這種危險,北京的領導圈又只好玩起了他們最拿手的把戲:在對外關係上製造一些可以控制住的小摩擦,挑起與日本及美國間的緊張關係,藉著訴諸民族主義的方式幫助他們度過這次難關。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表面上說當然是冠冕堂皇,但是真正具體執行起來,其分寸之寬嚴鬆緊基本上可以掌握在北京的手中,所以它就成為了一件攻守兼具、收放自如的外交工具。而至於遼寧號的奔赴海南島,只是為了使得整齣戲更為有味的一幕加碼橋段而已。

「三國四航母」奇景仍會再現

那麼,美國的兩艘航空母艦又是怎麼回事呢?從國際政治的角度上來看,美國對於一個仍然懷抱著一黨專政與反民主觀念的中共政權本來就有著極大的戒心。這樣一個政權的崛起,當然會成為它想全力對付的對象。是故,不管習李班子是否有其內政上的考量,美國原本就會有加以扼制的必要。


近年來面對高喊崛起的中共,美國重返亞洲,推動「再平衡」。圖為今年10月24日美國喬治.華盛頓航空母艦在南海進行演習。(AFP)

作為美國亞太地區重要盟友的日本,當然也樂得配合演出,以同時兼收擴大影響力以及箝制中共的雙重目標。所以,在南海地區就出現了前所未見的「三國四航母」的奇景。

我們完全可以想像,只要上述各國的內政外交並未出現根本的變化,則類似的現象恐怕未來還會在亞太地區不斷的出現。◇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