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誰是下一個? 近期國企高管落馬名單

?"
12月3日,中海集運上海公司副總經理陳復江因經濟問題被批捕;12月2日,中海集運董事長及副董事長雙雙辭職。中海國企重要高管進入近期落馬的名單。圖為中海集運(CSCL)於上海洋山深水港。(AFP)

12月初,中海集、中移動高管紛傳出事,習、李正為強推國企改革清掃障礙。事實上7月以來,因與習、李對抗,大陸已湧現國企、央企高管落馬大潮。習、李的國企改革再觸動利益瓜分重新洗牌,龐大的權力、財富轉移,勢必引發新一輪肉搏戰。

文 _穆清

12月3日,官媒報導,中海集運上海公司副總經理陳復江因經濟問題被批捕、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原執行董事兼副總經理魯向東被執行無期徒刑;12月2日,中海集運董事長及副董事長雙雙辭職。此前媒體就曝出中海系多名高管被調查,航運業一系列國企重要高管也進入近期落馬的名單。


12月3日,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原執行董事兼副總經理魯向東被執行無期徒刑。據消息人士透露,長期把持中國電信行業的江澤民兒子江綿恆已被中紀委鎖定。圖為中移動的一個營業廳。(AFP)

這是習、李為強推國企改革清掃障礙。中共三中全會後,習近平成立最高權力機構國安委和改革小組,江澤民的常委分權制被瓦解,第二權力中心的政法委也被解體,江派在政治上已全面失勢。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季達表示:圍繞國企改革,必然將觸動中南海與權貴利益集團、地方諸侯等激烈的權力鬥爭和衝突,新一輪的肉搏戰即將登場。

習近平移居西山軍事指揮中心

旅德政治學者彭濤近日撰文披露,習近平改革觸動到權貴們的根本利益,因此形勢波譎雲詭,習近平曾一度移居西山軍事指揮中心,以防不測。

文章說,在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上,各路權貴私下串聯,準備以「不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為名彈劾習李,以致習近平一度移居西山軍事指揮中心,以防不測,同時利用王岐山收集來的證據,分化打擊反對派,總算化解了危機。

文章還說,在習王反腐利器的威懾下,各路諸侯雖然不敢公開作對,但不滿情緒溢於言表。雖然三中全會公報是個四平八穩的宣言,但而後陸續公布的所謂具體決定,確是「刀刀見血」,砍得權貴階層「呲牙咧嘴」,其中包括房地產網上登記,向民眾公開等原來各路諸侯堅決反對的具體措施。

叫板「國企改革」央企資產大變賣

中共18屆三中全會上通過的《深化改革決定》提出,完善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制度,到2020年提高國有資本收益上繳財政比例到30%。

有18屆三中全會文件起草組成員披露,江派周永康心腹,前中共國資委主任蔣潔敏落馬前曾是起草組成員。據大陸媒體11月22日報導,對於30%的國有資本收益上繳公共財政比例,蔣潔敏一開始就激烈反對。國資委還曾專門去中財辦表達部門意見,但最終30%這一具體數字仍然寫入《決定》。

此刻,中共權貴把持的國有企業已開始提前布局減少資產規模並轉移資產。

今年以來,中海集運兩度出售盈利能力較好的碼頭資產,若交易完成,合計增利達11.3億元,但在其背後是三季度財報則顯示16.7億元的巨額虧損。

多年來,在中共政策支持下,資源傾斜及利潤獲取有絕對優勢的央企與國企頻喊虧損。其中交通運輸、機械製造、化工和有色金屬四大類聲稱虧損額度較大,交通運輸中又以航運業經營不利居多。

中海集運、中國鋁業等七家上市公司分別都有處置資產的情況,截至第三季度,七家公司已處置和擬處置資產估價達284億。

11月13日晚間,中國鋁業發布關於中鋁香港擬向中鋁海外控股轉讓股權及銀行貸款的獨立財務顧問意見,這是一個多月以來中國鋁業關於轉讓持有西芒杜項目中鋁鐵礦65%股權的第六條公告。

11月21日,中海集運公告稱,公司擬通過在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公開掛牌方式,轉讓上海中海洋山國際集裝箱儲運有限公司100%的股權,以及上海崢錦實業有限公司(下稱崢錦實業)100%的股權。

作為此次出售標之一的崢錦實業11月1日才剛註冊成立,註冊資金3000萬元,11月15日,中海集運又對崢錦實業實物增資了5000萬元,而不到20天中海集運卻決定將其轉讓。據天職國際會計師事務所於2013年11月18日出具的《審計報告》,崢錦實業2013年11月15日經審計資產總額為3.73億元,負債總額5.41萬元。

習李改革央企 衝擊江派利益集團

2013年3月,李克強曾公開點名批評央企五巨頭: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電信、中移動,說他們搞「家屬業務」。此五巨頭中都涉及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周永康家族等江派核心財富利益集團。


李克強曾公開點名批評央企五巨頭: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電信、中移動,說他們搞「家屬業務」。此五巨頭中都涉及江派家族核心財富利益集團。(AFP)

根據WIND數據統計,由中共國資委控制的113家央企,其中已上市公司的財報顯示,前三季度虧損的達50家,總計虧損194億元。

中共財政部20日發布1至10月國企經濟運行數據。1至10月,國有企業累計實現營業總收入37萬7010.5億元,累計實現利潤總額1萬9707.8億元,同比增長10.1%。

1萬9707.8億元國企利潤中,中央企業1萬4232.8億元,同比增長13.9%;地方國有企業5475億元,同比增長1.1%。從數據中不難看出,整個國有企業經濟增長乏力。

最近兩年,雖然國企上繳七、八百億元的利潤,但大部分返還給國企用於補貼,真正用於公共財政的數字,在2011年只有40億元,2012年50億元。

自「18大」之後,中共為維持其危機重重的政權統治被迫實行所謂改革,習近平,李克強陣營對於國企一路「開刀」。近期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中海集、中集集團、中儲糧、中國鋁業、中移動、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南航高管、中遠集團等央企都有高層管理人員落馬被查辦。

眾所周知,大陸國企改革難度大。上市國企董事長和高管都是政府委派,並非股東會選出,他們的年薪動輒數百萬元,甚至千萬元,並與政府互相勾結。

中共把自身的執政基礎牢牢與經濟掛鉤,中國經濟各領域都被中共權貴把持,尤其江澤民執政時期以貪腐治國著稱,同時以親信控制油水最豐厚的領域和部門,形成的利益集團攫取大量國民財富。

江派國企高管相繼下臺

自今年7月以來,因與習、李對抗,大陸湧現國企、央企高管落馬大潮,中國石油、中國遠洋、中國鋁業等央企官員均在其列。

12月3日財新網報導,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原執行董事兼副總經理魯向東未上訴,其案的一審判決日前生效,其被移送監獄,執行無期徒刑。


中國移動是江澤民家族的「私人企業」,中移動原副總魯向東(左下)獲判無期徒刑。圖為2010年3月29日魯向東在習近平出訪瑞典時出席一場企業合作簽約儀式。(AFP)

12月3日,航運界網獨家獲悉,中海集運上海公司副總經理陳復江因經濟問題被批捕。

12月2日,中海集裝箱運輸股分有限公司(中海集運)發布公告稱:公司董事長李紹德及副董事長許立榮雙雙向董事會申請辭職,自2013年12月2日生效。

12月2日,柳州鋼鐵(集團)董事長梁景理涉嫌嚴重違紀被立案調查,成為12月首位落馬的大型國企高管。

12月2日財新網報導,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的內部人士透露,副總經理戴春寧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

11月24日,據悉,中海油運前總經理、大連瑞海石油化工品船舶運輸有限公司董事長茅士家涉嫌職務犯罪被相關部門帶走調查。

同一時間,中海油運前總經理、大新華物流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前董事長賈鴻祥也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

11月19日,中國鋁業發布公告,公司副總裁李東光因個人原因接受有關部門調查,同時已向董事會遞交辭呈。

11月8日,中國遠洋稱,公司執行董事徐敏傑正接受相關部門調查,隨後旗下上市公司ST遠洋發布公告表示,徐敏傑因個人原因辭去董事職務。

11月7日,ST遠洋發布公告稱:公司執行董事徐敏傑正接受相關部門調查,徐敏傑同時也是中國遠洋控股股東中遠集團的副總經理。11月12日,中集集團公告稱,徐敏傑因個人原因辭去該公司非執行董事和副董事長職務。

10月,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印度尼西亞分公司原總經理魏志剛被調查。

9月1日,國資委主任蔣潔敏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此前蔣潔敏曾擔任中石油董事長。

8月26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通報,中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大慶油田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王永春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

7月,原雲南省錫業集團董事長雷毅應收受巨額賄賂、道德敗壞落馬,同月,原廣東移動計畫部總經理孫煉被查。

7月13日,中儲糧河南公司原董事長李長軒(正廳級)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審結。

隨後,國資委網站發布,包括中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李華林、中石油天然氣股分有限公司副總裁兼長慶油田分公司總經理冉新權,以及中石油天然氣股分有限公司總地質師兼勘探開發研究院院長王道富三人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

7月,原雲南省錫業集團董事長雷毅應收受巨額賄賂、道德敗壞落馬,同月,原廣東移動計畫部總經理孫煉被查。8月,原廣東移動董事長、總經理徐龍被調查。

中共被迫釋放「深化改革」信號

去年王立軍事件拉開了中國政局巨變的序幕。圍繞薄熙來案,中共高層胡、習陣營與江系展開激烈搏擊。經過一年多的時間,搏擊不斷升級,高層分裂公開化,政局動盪,與之並行的是中國經濟形勢的惡化。中共三十多年以踐踏人權、破壞環境和過度消耗資源為代價的經濟發展,已經走到了盡頭。

動盪的政局和惡化的經濟使得習、李上任後就面對危機四伏的局面。中共意識形態的破產,使得保持經濟持續增長成為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唯一手段。面對內外交困的政治經濟形勢,中共現政權被迫釋放出啟動深化經濟改革的信號,實則都是為了防止中共政權立即崩潰的舉措。

目前,習、李的國企改革再觸動其利益瓜分重新洗牌,內部龐大的權力、財富轉移,料將引發新一輪激烈的肉搏戰。季達表示:三中《決定》提出「建立健全社會徵信體系,褒揚誠信,懲戒失信」,但總體來看,中共當局只想做一些微調,不想改變一黨專政。在缺乏權威和共識的基礎上談改革,只能是緣木求魚。◇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