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論中共之亡天下

?"
(Getty Images)

所謂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此天道之循環,自然之大勢。所以中國者,歷三皇、五帝、商、周、秦、漢、唐、宋、元、明、清,五千年大道流布,生生不息。古之帝王,觀天之道,執天之行。能之,則號曰天子;不能,則有新主出世,膺期撫運,取而代之。此顧炎武之謂亡國,而非亡天下也。所以三代之亡秦漢繼之,漢末喪亂唐宋繼之,元代趙宋,朱明繼之,明末國破有清繼之,一朝之去,一朝復來,易姓改號,天道不衰。

或有說者以蒙滿異族而指元清兩朝非華夏之「正統」,此論實有失偏頗。譬猶蒙元,雖然大軍西征遠至歐洲,所過之處名城巨鎮俱成頹垣,而其攻下南宋後,卻拜軒轅以繼大統,又禮遇南宋士大夫,徵召高士出仕。當時名士劉因應徵不就,忽必烈悵然而嘆:「古有不召之臣,其斯人之徒歟?」其謙謙守禮如此,所禮敬者豈一介之士,實欲尊華夏文明之正統耳。

至於滿清起兵,努爾哈赤始定國號為金,稱「後金之汗」,以宋世金人之苗裔自居。及皇太極僭位,放眼中原,則先改國號為清,又於寄明將祖大壽書中自陳:「吾非金之子孫」,惟恐自己被目為蠻夷之後,而滿清入主中原後更是迅速漢化,尊孔尊儒,開科取士,以自白為授命之君,非乃建州之酋。

所以準確說來,自清以前,中華五千年之朝代興替,不過歷數輪轉而正統相繼,有一家一姓之亡國,未有正統崩絕之亡天下也。由此以觀歷史,必然通脫與豁達,然由此以觀當今,亦洞若觀火卻未免心驚。蓋當今之勢,中國之亡久矣,且今日之亡非一家一姓之亡國,乃萬姓嗷嗷,天下亡矣!

夫中國之亡天下,乃亡於中共之手。中共之來,正值清末民初喪亂之際。而其所奉行者,既非大清朝之前維護中國數千年之帝王制,亦非民國以來仁人志士孜孜以求之西方民主制,乃是一不倫不類外來之馬列主義,其宗主國則是覷覦中土已久,為元明清三代稱為羅剎國之俄國。然中國傳統帝王制講君權神授,而西方先進民主制亦講人權天賦,二者皆禮天敬神,以天為大。唯有中共之奉馬列主義,口宣無神,戰天鬥地,抹黑歷史,謂之萬惡,破壞傳統,發揚糟粕,踐踏文明,代以暴烈。每有人以秦皇之暴、晚清之腐比之中共,殊不知二者相去天壤;中共之邪惡暴烈實人類文明有史以來,中華古國開國以來未有可比擬者,而朝代興替之所謂亡國不過華夏正統之易姓改號,與中共之亡天下使華夏正統斷絕有根本之不同,如何相提而並論之?

所謂亡天下者,按顧炎武語,則「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今觀中共之所為,天既無有,道亦何存,況乃仁義,又豈止於充塞乎?所以紅朝亂政六十四年之今日,赤焰張天,黃毒遍地,山川脈斷,江河流污,血雨腥風,旱澇相替,冬雷夏雪,霧霾障日。腐敗治國,經濟崩潰,官商相結,警匪一家,以鬥為智,以狠為強,人窮志短,唯利是圖,更有鬼物,戕害善類,打壓正信,摘人器官,舉國頹然,相殘自殘……

然,所謂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如今中共之禍國亡天下使華夏民族幾為之萬劫不復,而自救、救國、救天下之大任,不亦人人當與有責焉?蓋中共之得計,要在精神之控制。正如《九評》所指,中共具「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九大邪惡基因,而「控」則是中共亡天下最終極手段與目的,所以中國人必要先擺脫中共之控制,而後可與言自救,而後可與言復國,而後可與言拯天下。然以中共之邪惡,將人人得而誅之,絕非呼籲之,改良之,建議之,整頓之,只能且必須是解體之。而中共之解體又不僅為有形政治實體之解體,現行社會制度之解體,更為其無神論思想控制之解體,唯物論精神鴉片之解體,反人類意識形態之解體,反道德文化枷鎖之解體。非此無從以言自救,非此不可以談復國,非此無與論拯天下。

想來,冥冥彼蒼,天道悠遠,雖百千億劫,其間起伏萬端,波譎雲詭,及其終也,仍歸乾坤之大數。譬猶今日之中共,雖一時得計,及其敗也,先有《九評》之出,挾雷霆萬鈞之威,搗邪共七寸。後繼神韻之來,奏鈞天廣樂之音,使人心歸正。而中共之窮途末路,作窩裡鬥,作鳥獸散,作蛇鼠竄,惶惶不可終日,彼亡天下者,終於自取滅亡徒為天下笑耳。◇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