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化魚鱗為人工眼角膜 賴弘基谷底翻身創生技奇蹟

?"
柏登生醫董事長賴弘基。

柏登生醫董事長賴弘基從農村子弟起家,到一手創建這個生醫奇蹟,過程也猶如將魚鱗化人工眼角膜般地不可思議。如今人工眼角膜已獲荷蘭政府與國際權威眼科醫師團隊的大力支持,成果被寫進四本眼科教科書中。

文 _ 陳柏年
圖 _ 賴弘基提供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資料顯示,目前全世界有超過1000萬人因眼角膜受傷或疾病而失明。臺灣亦有五萬人因眼角膜失明,其中僅有4%可獲移植,移植需求極為迫切。而這些困境,有望在兩年後,藉由柏登生醫研發出以魚鱗為材質的人工眼角膜,獲得解決。

農村子弟 人窮志不窮

今年52歲的賴弘基,曾經擔任瑞典著名醫材公司亞太區總裁,是臺灣柏登生醫(Body Organ Biomedical Corporation,BOBC)董事長,世界頂尖眼科醫師都爭取合作的對象,與他出身臺灣窮鄉僻壤有極大落差,賴弘基說:「我是家裡獨子,但是因為非常窮,父母也只期待我正常長大,沒有特別的指望。」

賴弘基出生於彰化百果山,父母以種水果維生。六歲時,賴弘基就得學會用大灶煮飯、做菜,國小就要挑兩個重達十公斤的果菜擔。因為太重了,只得咬牙先挑一個走一段,再回來挑另一個,走很遠的崎嶇山路,直到大馬路旁,才有攤販買去販售。

其實賴家本不應該這麼窮。日據時代,賴弘基的父親是家族當中唯一高等學校畢業、能讀能寫的知識分子。他笑說:「我父親是一個非常、非常正直的人,寧可吃虧都不占別人便宜。」賴父本有機會獲得政府優厚工作,卻因天性孝順,自願待在家鄉,擔起照顧家族的責任。後來祖父去逝,賴父分得的家產是最差、最難開墾的土地。然而耿介老實的賴父一如往常地幫助親朋好友,舉債、倒會亦在所不惜。賴弘基就在這樣困苦的環境長大。

國中時,他幸遇良師,以古籍經典指引出一條明路。他說:「我記得很清楚,國二的時候,老師就開了《曾文正公家書》、《三國演義》……的書單,給我很多啟發,給我們一顆想飛的心。」就這樣,他心中埋下了一顆雄心大志的種子,靜待時機萌芽。

大學社團 展翅飛向國際

賴弘基人生第一個關鍵的轉捩點,就在就讀大同工學院的事業管理學系時。他在理工學院,卻進入企管領域,賴弘基形容這是「因禍得福」,對他後來創立醫療生技企業,幫助頗大。


1984年賴弘基(中)擔任「國際經濟商管學生會」社團大同分會會長,主辦台灣學生大會。

冥冥中似乎早有安排。開學前賴弘基自行赴校參觀。吃飯時,一位老師詢問能否與他合桌,交談後才知道是系上主任。賴弘基說:「這種巧合就改變我的命運。」主任指定他組織並參加「國際經濟商管學生會」社團(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tudent in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簡稱AIESEC)。因此大學時代的他活躍於社團,更在大三時主辦第七屆ALDS(亞洲領導能力訓練營)。如此豐富的資歷,讓他尚未退伍,就被世界著名的瑞典醫療器材公司SEA Molnlycke發現網羅。賴弘基說:「所以我9月1日退伍,9月30日就飛到瑞典工作。」

就這樣,沒有任何顯赫家世,也毫無任何醫學背景,賴弘基初出茅廬的社會新鮮人,即獲得國際醫療企業的青睞,在1987年中才解除戒嚴令的臺灣可說是絕無僅有。

年少得志 從雲端到谷底

經瑞典一年受訓,奠定他對生醫科技的基本觀念。舉凡無菌操作的原則、解剖學、傷口修復、組織再生、組織工程等等,都在受訓範圍之內;他從此跨足醫學領域,接受非常完整的流程訓練。


1988年賴弘基在瑞典醫療器材公司辦公室。

返臺後,賴弘基成立瑞典公司辦事處,由於業務順利,一年以後迅速拓展港、菲、泰、韓等各國據點,年薪也從百萬漲到千萬,28歲就成為亞太地區總經理,不過也換來滿頭白髮。後來因為自願調到北京,總管亞太區醫療部門後,決定離開SCA Molnlycke在大陸自行創業,因此遭逢人生莫大挫折。他說:「我在大陸是一個失敗的CASE,非常非常失敗。」


1997年瑞典SCA Molnlycke北京辦事處開幕,賴弘基兼任首席代表。

2001年,賴弘基以醫療器材創業,投下數千萬元的資金,卻因為合作單位股份談不攏,被誣告後由公安抓入監獄。他被迫簽字,以一塊錢賣給對方,損失幾千萬,十幾年的奮鬥化為烏有。賴弘基語意深長地說:「我從大學到1998年,人生都一帆風順;2001年卻從雲端掉到谷底。……所以我說『少年得志大不幸』,當時賺的錢不只歸零,是負的,背了一身債。」

離開大陸後,賴弘基受臺灣醫療器材公司聘請,前往開發美國市場。好不容易簽成一個美國GPO聯合採購聯盟的龐大訂單,卻因貨品粗製濫造被退貨。回到臺灣,他與製造商合作賣血糖儀,剛開始生意大好,第四、五批貨又因品質不良遽遭退回。2003年,他擔任經濟部推動小組醫療器材方面的顧問,看遍臺灣大小企業,他說:「我看過美國、歐洲跟大陸的醫療市場,我知道最有規模的公司,都是自己有品牌,有技術。所以我想要有國際品牌。我做好大的夢,我想這才是臺灣的未來,才是我的未來。」

2003年臺灣掀起SARS風暴,這場大難,意外地讓他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因為過去累積的人脈與物流管道,可以迅速匯集到所需的防疫物資,如口罩、耳溫槍、隔離衣等,全都銷售一罄,獲利甚豐,於是「那時候我們就發想,做眼角膜的試驗,投入好幾千萬。」

投入修護眼表產品 初露曙光

賴弘基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研發人工眼角膜的構想。看遍臺灣企業互挖牆角、缺乏專業的陋病,才決定做獨一無二的、人家挖不走的技術。偶然間,他看見一篇眼科雜誌的報導,提到眼科手術後,需要用一種化療藥物,把細胞殺死,讓眼睛不結疤產生病理組織,手術才能成功。這個方法雖然可行,但是長期會有副作用,且失敗率逐年上升,五年後成功率僅達一半。

賴弘基說:「我想沒有那麼複雜,因為我們的經驗都是用膠原蛋白組織修復的方法處理。」賴弘基就開始研究生產全世界第一個以豬隻來源膠原蛋白作為原料,用於眼部組織修復的產品──膠原蛋白基質,植入眼睛後可再生與修護眼表,植入品也會被纖維膜細胞吃掉,成為人體自然組織。賴弘基請醫師做動物實驗後,發表在美國Eye world雜誌上。

不久,意外接獲美國眼科醫學會理事長Dr. Robert Ritch的一封信。他說:「我嚇了一跳,這是很大牌的一位醫師,以前我們要求見都不容易的。這麼有名的一位大師寫了一封信詢問我一些問題……」

兩周後,賴弘基飛到紐約與Dr. Robert Ritch洽談,決定進行臨床試驗。目前,柏登生醫已取得美國FDA及歐盟CE認證,2008年取得膠原蛋白基質美國輸入許可後,多年來銷往全球30多國,並累計兩萬例以上手術案例。2014年之後,預料第一批臨床術後病人沒有副作用,產品更會廣為人知。然而柏登生醫還有更令人振奮的研究成果,那就是以研發魚鱗製作人工眼角膜的創舉。

研發人工眼角膜 困難重重

2006年,當賴弘基還在為膠原蛋白基質四處奔走時,與Dr. Robert Ritch一同參加邁阿密一個國際眼科醫學會議,一位角膜科的大師聽說他們合作組織再生的工作,詢問:「有沒有辦法做眼角膜再生?」賴弘基說:「我聽了以後傻掉了,我們何德何能可以做得到?」但是抱著生醫先鋒的精神,他向柏登副總——臺大醫工林建成博士詢問可能性,林博士便提案且開始投入研發計畫。

一開始,為了尋找適合動物性的膠原蛋白,長達一年時間,實驗都沒有進展。眼看錢就要燒光了,團隊陷入愁雲慘霧中。賴弘基說:

「那年12月份,快過年,我們在一家餐廳年終聚餐,大家都想未來在哪裡?研究人工眼角膜的錢快要燒光了,我們真的已經山窮水盡了。我們很鬱卒的坐下來,看到服務人員端上桌的臺灣鯛(吳郭魚)料理。副總就靈機一動,桌子一拍,問:『麥可,我們試試看魚鱗好不好?』我就有氣無力的說:『反正我們都失敗幾千次了,我再籌100萬,我們再試試看吧。』」

隔天他們跑到基隆漁市場買魚,賴弘基說:「2006年我們就送了專利的臨時案,到了2007年7月份我們成功了,用臺灣鯛魚鱗,做出眼角膜的細胞。」但是要能化為適合移植的人工眼角膜,還有一段長路要走,並且後面還有更嚴苛的考驗在等待他。

天將降大任 嚴酷試煉

2008年,人工眼角膜投入大量金錢研發,卻陷入膠著狀態。過了兩年,資金漸漸枯竭,賴弘基苦苦支撐彈盡援絕的困境。遺傳了父親強韌耿直的個性,他說:「創業到現在,即使再窮,我都沒有拖延過員工的薪資一天,從來沒有過。如果明天發工資,我即使向別人借錢、用信用卡借、高利貸借我都願意……任何方法,讓員工該拿到薪水就拿到薪水。」

焦頭爛額的他再一次蕩盡家產,出售兩間房產。偏偏這時,一路支持他的太太檢查出罹患胰臟癌,三個多月後驟世,猶如雪上加霜。賴弘基說:「這對我打擊很大。」他說:「我在2010年,所有一切又重新歸零。」


賴弘基(右)於荷蘭公司實驗室。

皇天不負苦心人,歐債風暴下,2012年初,柏登生醫荷蘭子公司取得荷蘭政府50萬歐元補助生物鏡片計畫。2月6日,荷蘭副總理兼經濟部長Maxime Verhagen更頒發300萬歐元創新信貸補助(Innovation Credit)。這個消息不僅震撼了臺灣以及國際業界,也如及時雨般,化解了柏登生醫的困境。


荷蘭子公司擴大營運,賴弘基(中)與臺灣駐荷蘭李大使及萊登市市長共同剪綵開幕。

造福失明患者 成功在望

耗資三億元研發出的人工眼角膜,要如何化魚鱗腐朽為神奇?首先要挑選四臺斤大型的臺灣鯛,魚肚鱗片直徑超過1.5公分,才適合磨成人工眼角膜鏡片。之後在全程低溫十度下運作,高速篩離魚鱗,磨製成瞳孔大小的尺寸,將魚鱗去細胞雜質、軟化後,用專屬模具壓製,使魚鱗保持一定弧度,再經過層層手續,製成人工眼角膜。賴弘基自豪的說:「現在是我們第四代產品了。人體眼角膜含水率是78%,我們可以達到78至80%,透氧率是41乘10的負11次方,人體只有24乘10負11次方,比人體的透氧率還要好,又是一個透明度高,以及非常低的免疫、過敏反應,所以可以說非常不錯。」


全世界有超過1000萬人因眼角膜受傷或疾病而失明,移植需求迫切。此困境有望在兩年後,藉由柏登生醫研發出以魚鱗為材質的人工眼角膜,獲得解決。

目前已有將近20篇SCI國際醫學期刊的論文,都證明人工眼角膜是可行的,研究已施行到豬隻的動物實驗,賴弘基說:「接下來就可以進行人體臨床實驗。我們預備2015年,Q4會議時拿到歐盟27國許可證。時程可能會有變動,但是失敗的機會很小。」

臺灣鯛魚鱗除了可成為人工眼角膜材料,也可以製成生物性的骨釘、骨板,還可以做隱形眼鏡,適合乾眼症或過敏性病人佩戴。賴弘基對未來很有信心:「我要全力讓眼角膜在兩年內可以上市。這是我第一個使命的達成,目前我們把魚鱗片當成平臺,美、中、日、臺都拿到專利了,還有三、四個其他計畫一起開發,我們已經有20張專利證書,20幾個專利計畫還在審查。」

談到如何能發揮影響力,組成國際醫師團隊,賴弘基笑著說:「這不是我個人的功勞。頂尖的醫師我看得非常多,很多人是真正想要對社會有所貢獻。我們沒有錢,他們願意和我們合作,是因為他看得到我們的東西會讓成千上萬的人眼睛得到光明。如果我的東西沒有機會,這些大師級的醫師也難以鼎力相助。」


賴弘基(左一)參加世界眼科醫學會與世界各國名醫合影。

賴弘基說他在合作過程中,和荷蘭名醫Dr. Martine Jager教授有個約定:「他問:『麥可,你成功之後有什麼願望?』我就說:『Dr. Martine,我希望我們可以做義工,我提供產品,你來義診。你幫非洲那些比較窮困的地方、買不起人工眼角膜的地區義診。你組織一些醫師,我們一年捐1000副。』」

一個價值約30萬臺幣的人工眼角膜,年產約5000個,但賴弘基說:「一年捐1000個或2000千個都願意,因為救不完啦。」

經歷谷底翻身,賴弘基雖無宗教信仰,自認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心境保持坦蕩而無懼,「我一口氣一直撐下來,最主要是我認為我可以克服、解決人類疾病問題。」心思能凝聚不紛,是因為個性理智且單純:「我一直認為自己做的這些事情滿純淨的。我告訴自己:如果事情沒辦法解決,煩惱沒用;如果有辦法解決,何必煩惱?」

無特別嗜好,作息規律,晚間11點半就寢,六點半起床,十年來如一日。「我是工作狂,所以人家會覺得我很無趣,但我卻可以坦蕩蕩地睡得著。」◇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