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tolia.com)

文 _ 宋紫鳳

歌、舞、樂作為神傳文明之諸部,必然內涵玄機而精深奧妙。譬諸《華嚴經》所載,大菩薩精習歌舞、音樂等種種技藝,是為方便度化眾生的需要。《神仙傳》也常常記述上界仙人踏歌於道上,點化有緣之人的故事。曾經,諸神以如蓮花之印的舞蹈之手,以如獨步太虛的空靈之歌,開示天機;今天,神韻大幕拉開,儼然妙門光啟,又將為世人宣說怎樣亙古而恆常的神諭?

一、諸神創世,開啟歷史

從東方到西方,人類所有古老的民族,都把自己的起源與神相連,諸神創世是人類世代流傳的第一道神諭,而神韻則以藝術之象形手法為世人回放了這一段歷史。置身神韻之場,仰望天幕之上諸神下世,眼見宇宙層層展開,星雲層層散去,一同散去的是觀者心中之迷障。想來,《聖經》記載著上帝創世的神跡;漢民族也有盤古開天闢地的傳說;古埃及人相信全能之神「努」創造天地萬物。而希臘神話的創世之神,他的大名叫混沌(Chaos)……不同的民族,不同的祖先,留傳下如此相似的創世說,乃知所謂神話者,實為真實不虛之歷史,人類共同之經歷。而神韻之來,正提醒我們不要忘記,人類文明同根同源,而此「根源」正是造化之功,神明之力。

二、神傳文化,規範人類

諸神創世,拉開人類歷史之序幕,還要傳予人類應有之文化。所以小至器物之發明,藝術之進境,大至學問之開創,功業之建樹,皆得自神人傳授或點化的記載,每每見諸古籍,而中華五千年正統文化源自神傳即是神韻所展現的又一道神諭。譬諸神韻舞劇《神筆的傳說》講述神人授筆之故事,《唐玄宗遊月宮》揭示霓裳曲與月宮之淵源,《李白醉酒》中不朽的詩作源自天人合一之道境。千載之下,我們再度領略這些中華五千年文化之精粹時,想來以再現神傳文明為宗旨的神韻演出,又豈是人力可為,亦必應運而出,有神助之。

三、神的看護,無處不在

宇宙雖然浩瀚,歷史雖然漫長,人卻並不孤獨,神一直在看護、審視、衡量、評判著每一個人。所謂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惡有報是歷史之規則,是東西方共同流傳的神諭,亦是神韻演出所展現之又一主題。而神韻於這一主題之展現,又往往直接取材於當今現實,痛斥諸惡,直指人心。神韻舞臺之上,演繹善良人得神護佑,造境光明瑞麗,殊勝無比,觀者莫不為之鼓舞踴躍,而表現行惡者得到天懲,亦是駭目驚心,不啻吳道子畫地獄變相,使人見之莫不戄罪而修德。神韻之來,提醒我們,善惡有報非是藝術加工,非是文學幻想,乃是自古至今永恆不變的法則。

四、神啟已現,指引未來

五千年長途漫漫,神的子民於此塵世中輪迴,等候神的歸來。從《聖經》之《啟示錄》,至佛國之婆羅花,從瑪雅人水晶頭骨的傳說,到東西方種種預言,神將歸來的訊息載之簡冊,勒之金石,傳於眾口,播於聲詩。今天,神韻的妙音,如醒世之天鐸,提醒我們不要忘記這一古老的神諭。而我一次有幸一睹神韻舞劇《婆羅花開》,且不論彼音樂之雍容,舞蹈之曼妙,只一望佛陀掌心那枝靜靜的靈蕊瞬間大放,潔白而晶瑩,還閃耀著靈動的光芒,心中竟升出有如靜候百千億劫終得緣歸聖果的感動,潸然淚下久久不能自已。佛經所載,釋尊說法,優曇婆羅花三千年一開,開則轉輪聖王下世度人。佛歷三千年的上世紀末,24朵優曇婆羅花在韓國京畿道一座金銅如來座像胸前開出!至今這種佛國的靈蕊已在世界各地大放其華,而我自於神韻之場親見了她種種寶相與妙觀,雖未敢比之拈花一笑的大悟,卻早已擷去一枝,植彼心田。

神韻大幕拉開,諸天開啟封印,向十方眾生宣說古老的神諭:歷史,真相,未來,種種不可思議,種種天機神啟……而座下之小「我」忘「我」於大樂既升,大舞既陳時,竟於神韻的幕起幕落間,窺見無盡玄機,如大海眾,如祕密藏,無量無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