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tolia.com)

當今中國大陸,雖然「搞政治」是個很嚇人的貶義詞,普通百姓如果被貼了這個標籤,幾乎等同於「反黨」、「不愛國」,但大陸的教育其實卻始終貫穿著「搞政治」這根主線。

政治課貫穿教育全過程

過去六十多年,凡受過大陸學校教育的人,人人幾乎都面臨一個無可奈何,卻不得不應付的事情,就是聽政治課,考政治課。政治課雖然改頭換面,不同情況下有許多翻新的名詞,諸如「公民」、「社會」、「時事政治」、「思想品德」「共運史」、「哲學」、「科學社會主義」、「愛國主義教育」什麼的,上課的教師和聽課的學生都搞得清楚,這就是政治課。當然這也是令現代民主國家的國民感到驚奇的。

政治課從小學、中學、高考、考研、考博、評職稱都要考。要陞遷當幹部,得去黨校鍍金,那裡是「政治菁英」們的集散地,學習交流的主題自然是政治了。

政治課枯燥無味,學生聽起來頭痛,教師上起來枯燥。為了維持課堂表面的師道尊嚴,許多開明的政治老師為博學生歡心,往往找些笑話、新聞、時弊什麼的說,以避免課堂鼾聲如雷、做小動作、傳紙條、看小說這類的情節被巡視教學的督導員看見。

雖然政治課堂裡,教師和學生都還有一定自由發揮的空間,但政治考試就得每個人「硬碰硬」了。考試,自然有人改考卷,判分數,當然就有判定的依據「標準答案」。和標準答案相對照,一致程度越高,得分越高。為得個好分數,考生需要熟記「標準答案」的觀點,無論你是否理解、認同。如果你想在這時表達自己獨特的見解,或者表達你與「標準答案」不同的政見,在民主國家,老師可能會微笑著誇誇你,說這個人有獨立的思維,理性的判斷;但在大陸,你無異於冒天大的風險,「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

只要你想在大陸拿文憑、謀差事,政治課和政治考試是必須經歷的,那幾乎都是「決定你命運的關鍵時刻」,不由你不被拿捏。

全民政治化教育

對許多人來說,不得不聽的政治課和不得不參加的政治考試,不過是走走過場,逢場作戲。但在這貫穿教育始終的一次次重複的政治課和政治考試儀式中,中國人卻在被動中接受著全民政治的強化訓練。這種訓練的目標,是把每個人都教育成能「想黨之所想、言黨之所言」、與執政黨的言論和觀點保持高度一致的中共潛在代言人。

政治課衡量學生的考試「標準答案」,是特指共產黨所規定的對社會公共事務的解釋和立場。所有考生都必須按照規定好的政治標準填寫到考卷上,還要盡量轉換成自己的口吻,填寫諸如「堅持馬XX主義」、「社會主義一定會勝利」、「沒有XX黨就沒有新中國」、「抵制西方價值觀」等等。儘管幾十年政治課本顯示,政治的「標準」常常變,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上學時被告知的標準答案和現在都很不一樣,但應付考試的邏輯還一樣:按照「標準答案」的標準填寫,無條件認同,不可以有與之牴觸的見解。

與政治課相配合的其他課程的政治要求也一樣,體現在語文、歷史、哲學、人文社會管理等課程的內容合考評上,甚至自然科學都要順便論證一下黨改造自然的方法論具有「最高科學性」。

用共產黨一黨的政治立場和政治角度做為全民教育的知識基點,這是過去中共執政以來的主要目標,貫穿著學校教育的所有環節,實施的是全民「黨化」教育。

政治入教儀式

有信仰的人都有一定宗教儀式,人們通過它們向神明表示敬重和皈依。有趣的是,教育無神論的大陸學校,制度化的組織大規模類似宗教的儀式,目的不是向傳統的神明效忠,而是向共產黨表示服從。這些儀式就是組織學生加入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這些儀式,通常都有這樣一個場景,學生們都要舉著右手,握著拳頭,神情「莊重、神聖」地喊出「時刻準備著」,做「XX主義事業的接班人」;或者「為XX主義獻身」之類表衷心的誓詞。

這些活動的組織者無一例外,都是學校正式的教職人員,或者是政治教師,或者是政工幹部,而且有固定的活動時間和規定的活動主題。他們會花很大的精力向學生們灌輸這種儀式的意義;對稍高年級的學生,他們則會定期和物色,並準備發展加入黨團組織的談話、聽匯報,同時給以對加入共產黨所需要的思考方式加以啟發和所謂指導。

「搞政治」教育的後果

大陸學校教育,通過各種配套的強制手段,不僅把中共黨的政治理念引入課堂,成為一種常規的教學內容,更通過行政設定的制度、各項考評和各種儀式,把這些紙面上的政治表衷心活動,落實成社會成員意識和行為上的慣性。中共管轄下的學校教育是一個為中共「搞政治」專門搭建的舞臺。

多年政治強化教育的後果是,大陸人政治敏感度超出世界任何一個國家,人人都有極強的政治能力。人們熟諳何時需要「參與政治」,以避免被人認為「政治上很落後」;心領神會何時候需要表達對政治不關心、沒興趣,以避免被誤解為「搞政治」。顯示出拿捏政治的高度技巧。沒有原則則成為許多國民最大的政治原則,他們認定,最安全的政治立場是:隨時與共產黨保持一致,假定一切與中共觀點不符的都是錯誤的,所有批評黨的言論都是危險的。

通過一個個考試,人們被一次次強化、內化著中共黨的話語、觀點和分析視角。在分數和前途、機會與個人利益相掛鉤後,在合法的學校教育途徑中,只能接觸共產黨政治觀點的人們,在無選擇的情況下被中共政治化了、「中共化」了。

利用著對教育的壟斷,在對國民持續的灌輸中,中共為自己豎起了政治教主的地位。中共「搞政治」的學校教育構成了人類教育史上獨具特色的全民洗腦 工程。在中共政治大廈搖搖欲墜的今天,如何徹底拋棄、重構中國大陸的政治教育體制,成為人們迫在眉睫的現實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