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就對實證主義的世界觀產生過懷疑,但這種懷疑只是直覺上的,朦朦朧朧,不很清晰。從喜聞佛法真道之後,才知道這個方法論的局限,以及它對人們認識自己和宇宙的危害。比如,研究商學的都知道很多案例,在同一地點,開同一類的店,比如快餐店或中餐館,處於同樣的市場、競爭和社會環境,有人去開一定成功,門庭若市、生意興隆;有人去開就是不成,門可羅雀、生意慘淡。最後,研究者只能從統計模式中沒有的變量、或其他原因給出勉強的解釋。

當然,這些解釋在當世的聖者、智者和修者看來,都隔靴搔擾、摸不到頭緒。於是,勇於探索的人,會從超出物質世界的觀點、理念和智慧中去尋找答案。然而,一旦這樣去探索,有人會下意識的反駁,說這不是「形而上學」的東西嗎?是違反「自然辯證法」的啊。沒錯,這是屬於「形而上學」的範疇;但是,「自然辯證法」就一定是對的嗎?對從中國大陸來到西方的人來說,這是「Paradigm shift」(徹底轉變思維模式)的。

近來朋友推薦一部法國英語電影《露西(Lucy)》,由呂克‧貝松(Luc Besson)編劇、導演、監製,貝松的妻子製片,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和摩根‧弗里曼(Morgan Freeman)主演。這部90分鐘的電影,預算只有4000萬美元,但票房達到4.6億美元。電影在中國大陸叫《超體》,在香港叫《超能煞姬》,在臺灣叫《露西》。

露西是在臺灣留學的美國女子,一次,她被剛剛結識的無良男友所脅迫,把一個神祕的手提箱送到了臺北某酒店的黑幫老大手裡。黑幫是群韓國人,手提箱內是種神祕、昂貴的藥品。露西和三名西方人被韓國黑幫威逼,把裝在塑料袋內的藥品埋入他們體內,想要他們闖關把藥品帶到巴黎、羅馬和柏林。露西在抵抗中,意外的讓藥品進入了她的血液和體內,然後,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人類的大腦,到今天都是解不開的謎。從天目、第三隻眼,到松果體、泥丸宮,科學家們也說不清。按現代科學的理解,人類大腦只被利用了大約10%,動物也用了差不多少。唯一例外的是海豚,它利用了20%,所以海豚擁有聲納等「高科技」的能力。露西的身體在吸收了這些叫CPH4的生化藥物後,她的大腦瞬間得到了開發,人們認為的「特異功能」如超級感知能力、心電感應、隔空取物、穿越時空等這些在上世紀80年代中國出現「氣功熱」時、中國人曾經耳聞目睹的特異功能,全都出現了!

露西甚至可以選擇不感到疼痛或其他的不適。她去醫院從腹部取出毒品,她運用功能輕易的隔牆看物、透視人體,她易如反掌般的把黑幫打手擊敗,甚至利用超感功能從黑幫老大的頭腦和記憶中提取信息,知道了另外三個被脅迫的人正在去歐洲的路上。

露西得到了專門研究人體潛能的科學家山繆爾‧諾曼教授的幫助,她搶在黑幫前面趕到巴黎,要法國警方協助。但她的能力,是由於藥物的支持,不是自己修煉、開發潛能所致,所以她必須補充更多的CPH4。隨著她吸取更多的這種藥物,她的能力也持續增強,她的大腦開發的程度,也從10%增加到30%、50%、70%、90%。當她的大腦被開發到100%的時候,她已經可以從物質身體上進行超越,可以轉化成另外空間的物質,並進入另外空間。韓國大佬最後終於找到了露西,向她開槍,但子彈射出的瞬間,正是露西的大腦被全部開發的時刻。人類的槍彈,已經不能傷害可以進入另外空間的生命了。

消失於另外空間的露西,在這個空間只剩下些許剩衣物和怪異的黑色物質,這是中國修煉界常見的,佛道兩家的功成圓滿、羽化飛天、白日飛昇和指形化物、屍解等的寫照。離去的露西用神通告訴警探,「我無處不在。」電影,是詮釋形而上學和玄學的難得之作。

形而上學本來是哲學的一部分,旨在解釋存在和世界的基本特性。形而上學的主要分支,是本體論和宇宙論,後者是對本源、基本物質結構、本性和宇宙動力學的研究。形而上學試圖回答的問題包括,世界的構造,世界有什麼,神和上帝的存在,世界的起源,物體能否從無到有,又從有到無等等。現代科學開始前,科學是形而上學的一部分,被稱為自然哲學。後來,隨著科學的濫觴,自然哲學變成源於實驗的經驗科學,最後與哲學分道揚鑣。哲學家尼采稱「形而上學」為「柏拉圖主義」。

「形而上學 」由英文的「metaphysic」翻譯而來,是明治時代的日本人井上哲次郎最先使用的,來自於《易經》中的「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也就是說,「形而上學」的研究和探索,跟中國文化傳統中追求的「道」,是相聯繫的。而尋道、求道、學佛、修佛,正是中國文化中人類返本歸真、修煉成神的必由之路。

「玄學」是形而上學的又一譯名。傳統上,玄學是對《老子》等學說的研究和解說。「玄」出自《道德經》中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表明「道」的幽深微妙。遺憾的是,現代玄學已經被那些世間小道的實踐者、如看相的及作法的道人借用了;而其真意,是中國民間對神和道的信仰的一部分。

中共在推行無神論、辯證唯物主義和馬列主義時,一直在強力詆毀形而上學、玄學和有神論。這樣的結果,自然摧毀了中國人信神的底線,切斷了國人和神的聯繫。你自己不信神就算了,還逼迫人別人也不信,用心實在險惡。

好萊塢的見識,讓人非常欽佩,他們的創意、想像力、製作水平,都令人歎為觀止,很容易讓人猜測,他們或許是從高層次得到啟示,才創作出來那麼多的傑作。但這次,編劇貝松把片名取為《露西》,是想把這個具有超能力的智人與考古學家發現的猿人標本「露西」相提並論,以為通過什麼藥物,人就可以「進化」到更高的層次中去,這就大錯特錯了。只有正法修煉,人才能往高層次中修。當然,這也不能怪貝松,他在正法門之外,但有這樣的認識,應是很具有慧根和根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