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門舊站(北門驛)仍維持百年的木構造型。

月亮高高的掛在北門車站屋頂上空,廣場上,幾個旅客在月光裡漫步。阿里山下這家簡陋的旅社,仍然維持百年前的木構造型,滄桑中帶著歲月痕跡。今晚,來自臺灣各地、國外的旅人在這裡匯聚,尋找前人的足跡。

文、攝影 _ 王金丁

背包客的古味驛站

當黃昏最後一抹顏色從那塊木製「北門」標示牌上褪去後,長長的北門車站屋頂跟著隱沒暮色裡。遠遠的,車站廣場邊的「玉山旅社」已悄悄亮起了橙色燈光,背包客們拉開木板門,低著頭陸續走進燈光裡。


黃昏後就有旅人陸續走進燈光裡。

進了門,也帶來一股晚風,圓形鋁蓋下的燈泡還在頭頂上搖晃著,旅人們摩肩擦踵的在狹窄的空間裡進出。一排白色桌椅旁,幾個人悠閒的喝著東西,牆邊,粗壯的紅色檜木扶手映著橙色燈光,領著樓梯斜斜升至樓上,恰好兩個年輕人從樓上走了下來。前邊櫃檯前擠了幾個人,等著辦理住店的手續。頭頂上的梁柱有幾處蛀蝕的痕跡,整體木構被髹漆得淨潔光亮。木板門不時被拉開,粗糙的咖啡香跟著紛紛揚揚飄開來,細心的旅客才能聞到隱藏其中的絲絲檜木氣味。百年前走進這家昔日叫「販仔間」的旅社時,飄散的也是這一絲檜木味吧。牆壁、門上貼滿舊時的景物畫片,幾位年輕旅客正好奇的注視著。

或許那個年代,在這家粗陋的旅社裡,是聞不到咖啡味道的,只有廊前飄來的濃濁的酒味茶香。旅社內外堆滿了一根根竹筍、一袋袋野茶,或是草笠、番薯等,都是阿里山鐵路沿線的農產品,準備在這裡販售。燈光下,幾位上山鐵路工人或下山農民也不識彼此,端著杯子望著夜色,蹲在簷下閒閒聊著。早年,這家北門車站前的旅社就是上下山過客歇腳的驛站,追不上夕陽或等待月亮的人都會在這裡宿上一夜。


玉山旅社旅客登記櫃檯。

月色裡,還有背包客陸續走進旅社裡,櫃檯那位年輕人抬起頭來向大家說:「今天住滿了,床鋪在二樓,大家將就將就,男生睡一邊,女生睡一邊,我會在中間拉一條蚊帳。」

月亮高高的掛在北門車站屋頂上空,廣場上,幾個旅客在月光裡漫步。阿里山下這家簡陋的旅社,仍然維持百年前的木構造型,滄桑中帶著歲月痕跡。今晚,來自臺灣各地、國外的旅人在這裡匯聚,尋找前人的足跡。

蒸汽車頭 見證臺灣百年林業風華

夜深時,旅社裡的客人睡了,北門車站也沉靜在夜色裡。月臺前,鐵軌筆直的穿過嘉義市忠孝路,彎進廣闊的修理工場園區。高大的苦楝樹下,那個嵌著紅底白色「26」數字的老火車頭,仍在炫耀著身上晶瑩的光輝,只是煙囪底座縫隙裡已長出了一株稚嫩的小草。


阿里山森林鐵路車庫園區裡,嵌著紅底白色「26」數字的蒸汽火車頭,煙囪底座縫隙裡長出一株稚嫩的小草。


行駛於阿里山森林鐵路車庫園區裡的蒸汽火車。(攝影/蔡長恩)

太陽下山前,登山列車早早就回到園區裡,那是最熱鬧的時刻了。當火車的白色頭燈從七里香圍籬露出來時,這邊鐵軌旁已站了一群人。車頭還在鐵軌遠端蠕動時,路口的柵欄已放了下來,等到火車喀啦喀啦開近時,列車長從窗口探出頭來,揮著手警示大家不要靠近,好奇的小男孩仍望著火車興奮的揮手,也不管火車就在身邊。

路邊的紅燈亮了,叮噹叮噹的鈴聲急促的響了起來,忽然,火車慢慢停了下來,一群人扶老攜幼蜂擁過去。車上跳下來一個人向前跑去,前面鐵軌分開兩路,順著右邊軌道可以開往嘉義車站,左邊則往園區修理廠。那人兩手搬起鐵軌旁的分道器把手,匡啷一聲往另一邊拋下,鐵軌就往左邊併攏了,轉身向車上打了一個手勢,火車輪子又緩緩滾動了起來,於是,車箱一個跟著一個被拉進了修理廠旁邊的停車場裡。這時,紅色太陽已掛在高樓上,遠遠看去,列車身上彩繪的阿里山景象,在暮色裡特別顯眼。一時,技術人員擁了上來,忙著往車身上噴水,兩個穿工作服的已鑽進了車子底盤裡去了。為了明天的任務,大家都忙著給火車打點得更光亮。

老舊的車頭及車箱散處園區各處,遊客們也跟著火車穿梭樹林小徑。黃昏裡,羊蹄甲粉紅的花朵片片飄落地上,給園區帶來春天的氣息。一個男孩站在那座編號「23」的老火車頭前望著,資深的老火車在嘉義、阿里山間奔波了半世紀,終於有了好歸宿,仍然氣勢軒昂的踞守園區顯要路口,身後還擁著一片樹林,眼前還有古董「轉向臺」呢。


園區裡古董車頭轉向臺。

「轉向臺」足有兩個老車頭那麼大。它昔日擔負了幾十年車頭轉向的任務,早累得不能動彈了,被安置在一棵大菩提樹下,享受著習習涼風。現在,幾個小孩小心翼翼的走在圓橋上的桁梁上,已被當成獨木橋嬉戲了。

忽然,噹噹的鈴聲響遍園區,一批人又追了過去,也有一些遊客胸有成竹的朝另一邊慢慢走著,他們知道,這列從嘉義車站開來的火車,必須先回到北門車站後,才能從另一條軌道折返園區。問為什麼,愛火車的人誰也懶得回答。


從嘉義車站開往北門的火車。

果然,火車亮著白燈從園區南邊慢吞吞的開了過來,進了停車場後,工作人員又是一陣忙碌。太陽已從高樓掉了下去,看火車的人走了,園區一片寧靜。

噹噹鈴響 旅人各奔前程

第二天一早就熱鬧了,一輛火車在晨曦中亮起了黃燈,緩緩開來,軌道一邊是店鋪後院,右邊隔著小路就是人家的前門了。火車在噹噹的鈴聲中從嘉義車站風光的出發,經過平交道時,一位老婆婆拿起盆子,趕緊逃進屋子裡去,柵欄兩旁已圍了一群人。今天,電氣火車頭將載著六節彩繪列車的旅客開往奮起湖。


站長將行車鐵環交給司機,接到鐵環,火車出發了。(攝影/蔡長恩)


阿里山森林鐵路柴油小火車經過嘉義市區。

火車進入北門車站時,已有許多旅客帶著大小行李,興奮的在月臺上等候了。旅客上了車,站長將行車鐵環交給司機後,抬起一隻手臂,火車發出一聲響笛,就出發了,慢慢的消逝在鐵軌盡處。此刻,月臺上已一片空蕩,各地來的旅人又各奔前程了。

北門車站廣場上,聳立著一根高高的柱子,柱旁有兩個小孩在遊玩,「玉山旅社」仍在廣場那端亮著黃燈,旅社裡,或許只剩檜木的芬芳氣味了。這時,北門車站靜得像個小車站,地圖上,一個小小的驛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