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年7月,身在日本的楊貴遠以自身所遭受的迫害,向中國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郵寄控告書,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大紀元)

16年前,一名風華正茂、執教於中國軍需大學的醫學博士楊貴遠,因不願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遣返原籍,在監獄裡遭受各種酷刑,最後被迫漂泊異鄉……。

2015年7月,楊貴遠在日本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促請將行惡者繩之以法,結束迫害。


文 _ 游沛然

堅持「真善忍」大學教師被遣回鄉

1999年7月20日,中共黨魁江澤民一意孤行對法輪功學員發動了史無前例的打壓迫害。當時,楊貴遠年僅30歲,剛博士畢業,風華正茂,執教於中國軍需大學。迫害開始後,中共軍隊中特有的「政治運動嗅覺」使楊貴遠很快就被停職,被軟禁關押,上級要他在煉法輪功和工作之間選擇一個。

楊貴遠說:「當時最大的感受就是天底下居然有這麼荒唐的事,一定是哪裡弄錯了。因為我們是以『真善忍』作為言行的標準,在工作、人際交往中實踐這一準則,事事為他人著想,對這樣的人進行迫害是沒有任何道理的,太荒唐了。」

「當時媒體上造勢的宣傳,編造了大量謊言,大肆誣陷,讓人立刻就想到了文革。不幸的是,這場文革式的迫害打壓真實地發生在法輪功學員的身上,並且已長達16年之久,至今還在持續。」

當時,為了讓楊貴遠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校方把他軟禁在學校的一個房間裡長達3個月之久,24小時有專人看守。每天楊貴遠去食堂吃飯時,有2個衛兵寸步不離地跟著。那些學生、同事們都驚奇地看著他,議論著他到底犯了什麼錯。

在軟禁期間,楊貴遠被警告,如果不放棄修煉法輪功,住房沒收(因當時是集資分房,自己和單位各出一半的錢買的房),軍級取消、學位取消,按一般士兵復員遣返原籍。

楊貴遠說,當時他妻子也被迫承受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他說:「妻子的工作單位離我們大學很近,妻子的同事就有親戚是我們大學的,所以我的事很快就在我妻子的單位裡傳開了,給我妻子造成很大的壓力。我岳母聞訊後趕到我家,因為岳母是經過文革的人,看到我的處境嚇得不知如何是好,整天擔驚受怕的飽受各種精神壓力。」

3個月的看守軟禁沒有讓楊貴遠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軟禁被解除,他被允許回家,但每天都有人上門繼續軟硬兼施地威逼他放棄煉法輪功。這種監控騷擾持續了一年,每天精神壓力相當大,不知何時是盡頭。

楊貴遠說:「當時為了躲避這種騷擾,就和妻子去逛街。每當走在街上能暫時從監控的恐嚇中解脫出來,希望一直走下去,不願意回家。」「當時看守我的人都說:『這種事多少年沒有發生了,文革中,對所謂的右派採用過。』」

經過這樣一年多的折磨,部隊見對楊貴遠難以「轉化」,本來應該按團級待遇的復員,但是單位只按一般士兵復員的待遇強行遣返楊先生回原籍。

雖然從看守中解脫出來了,但對楊貴遠來說,新的迫害開始了。

看守所裡整個人被捆成一個球狀

回到原籍後,楊貴遠不得不找工作自謀生路,經過一番周折好不容易在長春的一家藥業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是軍需大學知道後,很快派了2個人到公司,威脅公司「要負全責」。就這樣楊貴遠再次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工作的楊貴遠經過多方周轉最後只好去廣州打工,但是,被當地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的人抓捕後,被非法關押在廣州白雲區看守所。在看守所裡每天接受所謂的「轉化」,並遭受了各種酷刑的折磨。

楊貴遠說:「在看守所裡,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採用了各種酷刑,在精神、肉體上進行摧殘。」他講述了他有一次整個人被捆成一個球狀。


酷刑示意圖,把整個人捆成一個球狀,抬不了頭,直不起腰,坐不成,躺不下,呼吸困難……,據勞教人員稱,這種酷刑一般人十分鐘就承受不了,甚至成癱瘓,其殘暴程度可見一斑。(明慧網)

「一個傍晚,2名看守直接把我帶到了禁閉室,禁閉室裡已有2人在那裡等著我。一進去他們就原形畢露,惡狠狠地說,現在看你還轉不轉化。並且不由分說地把我按倒在地,用數米長的布條把我的雙手腕勒死,緊接著再把我腋窩處用布條勒死,這樣立刻胳膊的血脈就被勒死,不能做任何反抗。」

楊貴遠的雙手被反剪到背後,兩支小臂並排朝上捆綁在一起,手幾乎提到後脖頸處,用布條死死捆緊,感覺極其疼痛;腿也一樣,兩腳腕處分別用布條勒死,兩大腿的根部也分別用布條死死地捆綁。瞬間只感到兩腿發脹,血液難以流通,然後像打坐盤腿一樣一隻腳和小腿先搬上來壓到另一條腿的大腿上,用布條死死捆住。

「這時,一名打手用腳踩著我的腿,抓住捆綁我大腿的繩子用力往上拉,因捆綁的非常緊,兩腿的膝蓋幾乎上下重疊,被往上拉時,就感到腿快斷了,劇痛難忍。最後用從腿上留出來的一段布條套住頸部,使頭向腿部彎曲,把身體彎成低頭弓腰駝背狀,整個人被捆成一個球狀,抬不了頭,直不起腰,坐也坐不成,躺也躺不下,呼吸困難……」

「這樣被綁後,因為血液不通,身體發脹又麻木,只覺得呼吸十分困難,心力交瘁。半小時左右,兩臂、兩腿便處於冰涼狀態,人很快就昏厥過去了。」

稍後,看守令他們解開布條。「解開時更是令人十分痛苦,因失血捆綁處失去了痛苦的知覺,鬆綁時,血液流過,一陣陣劇痛襲來,痛得全身大汗,人很快就虛脫過去。」

「鬆綁一會兒,看守見我有所知覺後,又重複上面的捆綁、鬆綁……」也許這種回憶太過痛苦,楊貴遠不得不停下來緩解一下情緒。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折磨可以說是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一個政府對一群信仰『真善忍』的普通民眾採用如此酷刑,古今中外也只有中共政權了。」楊貴遠最後說。

因堅持信仰而失去事業值得嗎?

在那黑雲壓頂的日子裡,曾有無數的人問楊貴遠:「為什麼要如此的堅持?付出這樣的代價值得嗎?」也有人給他出主意:「你可以表面上答應過去,回家在家裡偷偷練,我們大家都交差了。」

他也這樣問過自己,他給自己的答案是:「從做人的角度上講,真誠、善良、忍耐等都是做人的美德,中國古人可以為了自己的一個承諾付出生命,這都是做人真誠守信的道德體現。更何況自己是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呢。」

楊貴遠明白,對現在的人來說,能理解這些的人不多了,人們會覺得遵循這些美德的人是「傻子」。

14萬人舉報江澤民 聲援告江大潮


2015年7月18日法輪功學員在香港舉辦「7.20反迫害」16年大遊行,聲援將元凶江澤民繩之以法,結束迫害。(大紀元)

二戰時的英國首相丘吉爾曾說過一句話——「一個強大的民族一定是道德高尚的民族」。中國五千年文明的輝煌與中國傳統文化「禮、儀、仁、智、信」息息相關,這些理念對維持社會的道德觀念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中共打擊『真、善、忍』,破壞傳統道德,必然就會帶來『假、惡、暴』。迫害的10多年中,中國社會的道德淪喪已是有目共睹了。」楊貴遠說:「16年過去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人類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暴行,至今還被中共掩蓋著,迫害元凶江澤民還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應該從法律的角度控告他,讓這麼多年的邪惡行徑曝光,在法律層面審判江澤民等元凶,以此結束長達10多年的人類歷史上最慘絕人寰的人權迫害,彰顯善惡有報的天理,同時也是中華民族再創輝煌的開始。」

自今年7月起,港臺法輪功團體及臺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共同發起的「全球聲援中國民眾控告江澤民的刑事舉報聯署活動」,截至8月1日,在短短一個月內,亞洲已有13萬7184民眾聯署舉報江澤民的反人類罪行,所有舉報聯署書將由各個國家寄往中國的最高檢察院及最高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