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專訪神韻交響樂團 小提琴獨奏家鄭媛慧

?"
神韻交響樂團小提琴獨奏家Fiona Zheng(新紀元)

神韻交響樂團2015北美巡迴演出期間,小提琴獨奏家鄭媛慧(Fiona Zheng)所演奏的西班牙作曲家薩拉薩蒂的代表作《流浪者之歌》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曾是小提琴手的Grace Blank就讚嘆鄭媛慧演奏小提琴時表現出的情感,就好像她與樂器融為一體,令人感動。

鄭媛慧也在巡演前受訪時談到她學琴的經歷。


文 _ 柳笛

問:您是什麼時候開始學習拉小提琴的呢?

鄭:我是從3歲的時候開始學鋼琴,但我彈得並不太好。我父親是一位小提琴演奏家。他希望我也學這行,於是我5歲的時候就轉學小提琴。還挺順利的,小提琴一直伴隨我走到了今天。

那時雖然年齡較小,但技術已經很高了,很多大人都沒辦法達到的技術,我學琴兩年就已經達到了。我覺得修煉法輪功對我的幫助很大,一切都是本著「真、善、 忍」去做,去掉很多雜念,這讓我做事時心靜如水而又能全神貫注。一般人說「書癡者文必工,藝癡者技必良」,那是靠技術的苦練,而能夠和藝術產生一種溝通。

我認為藝術本身就是神賜給人的,當你的道德境界達到一定層次之後,如果是搞這個專業的,就會感到技術的提高有如神助。我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我的成績就變得特別好,拉琴也是,走到哪兒,老師們都覺得我特別有才華。一般人也說是「天分」,也就是老天賜予的才能,而修煉中我常能感受到這種賜予。

問:您最喜歡什麼樣的演奏?

鄭:我總是覺得自己與音樂有一種特殊的聯繫。小時候,如果我心情不好,聽音樂總能使我快樂起來。我覺得最好的音樂,不是僅限於技巧和精準,最好的音樂能表達演奏者的情感,觸及聽眾的心靈。作為一個演奏家,要敞開自己的心扉, 願意向數千觀眾展示內心深處的感受。所以說,那份誠意是非常關鍵的。

問:有機會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出,是一種什麼感覺?

鄭:當然,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出可能會給演奏家帶來很多壓力。說真的, 我並不覺得在哪裡演出,或是為誰演出,有多大的區別,最重要的是要和觀眾建立一種聯繫。我感到當自己想把內心的善意分享給別人時,總會是最充實的。

問:您在舞臺上覺得緊張嗎?

鄭:是啊,其實我很緊張!一般是這樣——當我從後臺走出來,走向樂隊前排的時候,是最緊張的,直到我開始演奏第一個音符。一旦開始演奏,就儘量把注意力集中到音樂上,不再擔心,專注於和觀眾分享心聲。

現在我知道了,演出之前一定要讓自己平靜下來。以前,如果快要上臺了,我都會瘋狂地練習,想要保持最佳狀態,但現在, 我都會先打坐,讓自己靜下心,這樣反而讓我感到每個音符的能量更強。

問:您對有抱負的年輕音樂家有什麼建議?

鄭:有一位老師曾經對我說過:「不要去想其他事——就是一心去做好,就行了。」關鍵就是把全身心投入到音樂中去,不要擔心其他事。不管從事音樂多久,都要堅持最初的熱情,始終努力去提高。

問:您所演奏薩拉薩蒂的《流浪者之歌》,您是怎樣理解這首經典曲目的?

鄭:我通常把這首曲子分成三部分。大多數人會把第一部分詮釋得比較激烈,不過我覺得裡面更多的是一種無助和悲哀。第二部分的節奏比較自由,過渡到另一種情緒。最後部分,我把快板部分設想成輕鬆歡快的舞蹈。實際上,我更年輕的時候,《流浪者之歌》是我最愛的曲子,因為我喜歡第三部分的輕快活潑。現在,我更傾向於第二部分,我覺得她能折射出我的內心。在演奏這首曲子之前,我總是設想將要為非常親近的人拉琴,比如最好的朋友。

其實,這首曲子讓我想起我的親身經歷。我3歲的時候,我奶奶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前她有很多病,有高血壓,在腰上也長過很多膿包,長了一圈,但修煉以後全都好了。後來我們全家都走進了修煉。可是1999年以後,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到了2006年,警察闖入我家,把所有的大法書籍資料都給翻走了,也把我媽媽和奶奶抓起來了,之後媽媽和奶奶因受到迫害而去世了,相隔15天,兩個人都去世了。

後來爸爸帶著我四處奔波,就像流浪一樣。我一直很害怕會被抓,也不理解為什麼政府會這樣對待我們。信仰「真、善、忍」,這有什麼錯的?為什麼要抓人?我相信現在也仍然有很多人不理解,中共為什麼要抓像我這樣的人。幸運的是,我來到了美國,生活才開始安定下來。但即使到了自由社會,我好像還生活在中國那種恐怖的環境當中。剛到美國的前半年,我看到警車,心裡也會咯噔一下;自己在屋子裡打坐,都習慣把窗簾拉上,也不敢到外面去煉功,過了半年才敢把窗簾打開。所以,經過這一切,我對《流浪者之歌》有更深的理解,也能產生共鳴。

問:神韻交響樂團既演奏純經典曲目,又演奏神韻中國傳統風格的自創曲目。您覺得這兩者的區別在哪裡?

鄭:這就好比芭蕾舞和中國古典舞之間的區別。中國古典舞能夠非常生動地表達人物的細膩情感,中國傳統音樂也很相似。在我們的中式曲目中,我感受到很多細緻入微的情感,而西方音樂則更莊嚴宏大。我很喜歡這兩種風格。

問:您能給我們介紹一下神韻的中式旋律嗎?

鄭:傳統的中國文化正在慢慢消逝,但是我相信,從真正中華傳統中醞釀出來的音樂,就像神韻的音樂,仍然能在任何觀眾群中產生共鳴。雖然我們的曲目是當代創作的,但是他們給人的感覺是更靠近古老的中國。對我來說,這種音樂喚醒了當年佛家和道家思想以及古人對神的信仰——是一種非常神聖的感覺。

神韻交響樂團的許多演奏家也都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按照「真、善、忍」提高道德的人。他們通過音樂傳遞的是一種光明、向善的信息。希望觀眾能夠通過神韻的演出,感受到「真、善、忍」的美好。◇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