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6日,大陸各大媒體的一則新聞引起了廣泛的注意:中共原國家主席劉少奇之子、軍隊總後勤部原政委劉源就任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並在當日首次舉行憲法宣誓儀式。這個劉源正是幫助胡錦濤、習近平撕開軍中腐敗蓋子並拿下軍中「大老虎」谷俊山、徐才厚和郭伯雄的重要推手,也因此,他備受習近平的讚賞,一度傳出他是軍隊新紀委書記的人選。不過,因為某些原因,劉源最終選擇退役,而退役後被安排在人大財經委員會任職,個中原因顯然不簡單。

在習近平今年初發出「反腐鬥爭呈現壓倒性態勢」之語後,外界分析這意味著在三年多的習江高層博弈中,掌握了軍權、大力推行軍改的習近平已占據主動,而他目前面臨的最重要的問題就是解決經濟轉型問題。這是因為江澤民統治時期推行的經濟高速增長造成的資源過渡消耗、生態破壞、產能過剩、低效率等後遺症現在業已彰顯,而且經濟下滑,社會失業率居高不下,通貨膨脹、通縮嚴重,貧富差距擴大,老百姓滿意度低。

為此,北京當局提出了經濟「新常態」,即經濟發展要走向更緩慢但是更加高品質的增長時代。顯而易見,中國經濟實現真正的轉型並不容易,尚需要很長時間,加之江派餘孽不時明裡暗裡攪局、掣肘的情況下,如去年引發大震盪的股災,習近平所面臨的困難局面可想而知。

而與習近平、王歧山、劉鶴等一樣都曾得益於中國「農村改革之父」的杜潤生指點、且在地方任職抓過經濟的劉源,對於經濟領域也並不陌生,選擇退役後進入人大財經委既有可能出自其個人意願,也可能是出於習近平的安排。

資料顯示,中共全國人大財經委的主要權責包括:審議全國人大主席團或者全國人大常委會交付的議案;審議全國人大常委會交付的被認為同憲法、法律相抵觸的國務院的行政法規、決定和命令,國務院各部、各委員會的命令、指示和規章,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的決定、命令和規章,提出報告;等等。此外,還可以協助全國人大常委會行使監督權,對法律和有關法律問題的決議、決定貫徹實施的情況,開展執法檢查,進行監督。

雖然身為中共人大委員會的委員沒有政府官員那般擁有實權,但其在審定議案、報告及建言方面還是具有一定的作用的,而劉源進入由江派張德江治下的人大,除了在這方面發揮作用外,筆者推測,一個重要目的是防範張德江在經濟等層面的攪局、配合習陣營在經濟領域推行改革。

根據以往報導,張德江挾持人大屢屢在立法、監督的層面,拖延甚至破壞習的政策,如去年人大公開拒絕通過國務院的26部法律修正案。有著特殊背景的劉源此番入主人大,自會讓張德江不安。此外,有著「打虎」背景的劉源,也讓那些退居二線、到人大任職且深知自己貪腐罪行的高官們內心忐忑,如雲南前省委書記秦光榮。

可以說,劉源進入人大財經委,可以視為習陣營在人大安排「監督」張德江的一雙眼睛。從今往後,張做什麼事時,都會不得不想到這雙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