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隋文帝楊堅像。(維基百科)

隋朝,一個輝煌而又短暫的朝代,短短三十幾年,對外降突厥、侵林邑、馴契丹、收琉球;國內則是遷都,修建大運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時卻突然崩塌,兩世而終。留下多少嘆惋?其實一切都在上天的掌握之中,一切都有天象昭示。

文 _ 魏谷

歌謠傳唱、高人觀象 預言楊堅稱帝

魏徵主編的正史《隋書.五行志上.妖詩》記載,早在隋朝之前的北周,民間就流傳著一句這樣的「妖詩」:白楊樹頭金雞鳴,只有阿舅無外甥。

短短兩句「妖詩」被寫入正史,可以想像它在當時的影響。但是,起初並沒有人能理解它的意思,直到楊堅代周稱帝後,人們才明白。原來,「妖詩」是在預言北周將被「楊」姓天子替代。

對隋朝開國皇帝楊堅,《隋書.高祖紀上》記載,楊堅有帝王之相貌,「為人龍頷,額上有五柱入頂,目光外射,有文在手曰『王』。」

生活在那個時代的高人韋鼎,早已預知楊堅將取北周幼主宇文闡而代之。當時,韋鼎是北周的官員,有一次與楊堅相遇。韋鼎對楊堅說:「我觀察您的容貌,不是平常之人。不久必定大貴。您顯貴後,天下統一成為一家。您的面相不可言,願您深切地自愛。」如他所言,不久後的大定元年二月甲子日(西元581年3月4日),楊堅取北周幼帝宇文闡而代之,即為隋高祖,史稱隋文帝,時年41歲。

無獨有偶,同一時代的另一個人、中國歷史上非常著名的星相學家庾季才——出生在南北朝,生活在隋朝,12歲通曉《周易》,好觀天象,是當時的天文太史,隋朝的「通直散騎侍郎」——也觀察到了這些異象。

隋高祖還沒當上皇帝時,曾在某個夜裡召見過庾季才,問他:「我受命為顧命大臣,天時人事,您以為如何?」庾季才說:「天道是精微的,難以察覺其意。就從人事推算,徵兆已定。我庾季才就算說不可,您豈能停止您的大志?」高祖默然良久,說:「我現在就像是騎在老虎身上難以下來了。請您為我妥善深思。」

大定元年正月,庾季才說:「這個月,如樓一樣高的青氣,在國城之上出現,忽然變紫,逆風西行。現在王氣已展現了,很快就要應驗。二月,太陽居於天之正位。太陽,是人間的君主之象。因此,人間的君主登上皇位,應在二月進行。今年二月甲子日,您應該順天受命。」隋高祖也確實是在二月甲子日登基的。

隋滅有徵兆 宮女識天象避禍端

隋朝滅頂,也早有天象異動,《隋唐演義》中記載了袁紫煙因識天象而得避禍端的故事。

袁紫煙本是隋煬帝的一個宮女,七歲時有一老尼到她家募緣,看到這個孩子眼含異神,知道她以後可以觀天,就留下來教給她璿璣玉衡、五緯七經等等。老尼並囑咐她:「熟習此,後日當為王者師。」

「自幼好覽玄象」的袁紫煙長大後,「別無他長,只能觀星望氣,識五行之消息,察國家之運數。」

紫煙被選入宮中為妃,但是她始終游離於後宮爭寵之外,「貌風流而品異,神清俊而骨奇。不屑人間脂粉,翩翩別有丰姿。」因為她已經看清了大隋的未來,早有準備。

隋末天下大亂,亂兵四起,對朝廷造成極大威脅。有一次,煬帝與夫人同舟游海,攜著宮妃袁紫煙上臺觀看天象已畢,將要下臺時,忽然發現一道赤光,如龍一般衝將過來,紫煙吃了一驚,說道:「這是天子的氣象啊。」

煬帝問她:「何以知為天子氣?」

紫煙道:「氣起之處,其下定有異人。」

煬帝又問:「此氣當應在何處?」紫煙道:「恐只在太原一帶地方。」煬帝說:「如果太原地方真有異人,那一定要派人去擒拿。」紫煙道:「此乃天意,非人力所能除的。」

紫煙又說道,昔日老尼曾經傳授給她偈語三句,為:「虎頭牛尾,刀兵亂起,誰為君王,木之子。」她解釋道:「若以『木、子』二字詳解,木在『子』上,乃是『李』字。」

這裡,紫煙借老尼之口,用謁語向煬帝暗示,太原的李淵注定要滅隋,自立為君。

某一夜,「賊星犯帝座愈近,帝星搖搖欲墜」,袁紫煙帶領著幾個後宮姐妹和趙王,女扮男裝逃出了皇宮,只在室中留下一書,函中大意:天象示變,禍在旦夕,……天心厭隋,危如風燭。

紫煙領著眾人投奔了她的舅父楊義城。幾天後,傳來了煬帝縊死、蕭后變節的消息。

「天人合一」,地上人做的事都會在天上有所反映,而再回饋到地上來。

隋朝承天象而誕生,隋初一片欣欣向榮景象,國富民強,隋高祖安邦善政,為隋煬帝留下豐厚的遺產;而隋煬帝卻誅殺賢臣,對百姓橫徵暴斂。隋煬帝時代的隋朝國力鼎盛,官府裡的糧食多到唐朝貞觀年間都沒有吃完,看上去不可一世的帝國,頃刻間土崩瓦解,很突然卻也在情理之中。

歷史的車輪駛入近年,異常天象越出越頻繁,極端天氣、洪澇同發、連環地震、病毒變異……是人不治天治嗎?是「末日審判」的序幕嗎?

上天,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訴人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