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年5月至今,大陸超過20萬法輪功群眾向中共最高法和最高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今年中共兩會未提清算江澤民,是最大的民意缺失。(AFP)

目前中共兩會尚無清算江澤民罪行的提案,大陸有律師和作家表示,兩會缺失了這個反映當今中國最大的民意。

他們表示,法輪功倡導真、善、忍,提升人類道德,打壓法輪功不僅違法違憲,更是滅絕人性的行為,並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


文 _ 駱亞

兩會未提清算江澤民 最大民意缺失

去年5月至今,有超過20萬大陸法輪功學員和家屬,向中共的兩高(最高法和最高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要求清算江澤民犯下的酷刑罪、活摘器官的反人類罪等罪行。

就大陸出現的訴江大潮,民間要求清算江澤民的呼聲強烈,但中共兩會代表未有此項提案。大陸法學教授、著名律師張讚寧向《大紀元》表示,缺少這個最大民意的提案,是因為兩會代表不能代表人民,他們都是官員的代表,為烏紗帽,他們的提案常避開一些政治敏感話題。代表中只有幾個打工仔,他們的水準、資格有限,且管道也不暢通,所以很關鍵的問題都沒有人提。

大陸資深媒體人、作家朱欣欣也表示:「涉及到中共認為比較禁忌的一些政治問題,實際上這些所謂的代表們也是不敢觸及。長期以來,中國所謂的政協人大代表已經養成自我審查的習慣,知道自己只不過就是一個花瓶而已。因此大部分都提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真正重要的關係到國際民生的、甚至像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這些罪行的追查等議題,他們肯定是不敢觸及。他們也特別清楚,就算提了以後也不會得到落實。因此就是每年一次走個形式、做個樣子。」

維權律師李向陽表示,好幾屆的人大會議都有人提議要求官員財產公示,但是提案都被否定了,代表民眾心願的提案,也不會被中共兩會通過。

張讚寧建議,清算江澤民的罪行應該成為兩會的焦點話題。他解釋:「江澤民破壞法律是相當嚴重的,作為國家主席,他並沒有權力認定法輪功或什麼宗教組織是邪教,而且是沒有任何事實依據下的定性。據我了解,在1993年、1994年開始就有人修煉法輪功了,一直到1999年才開始鎮壓法輪功。在這麼多年的時間裡,沒有群眾舉報,沒有群眾認為自己是法輪功的受害者,就這樣江給法輪功定了邪教,這是很荒唐的一件事情。這嚴重破壞了憲法36條,關於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規定。所以真正『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就是江澤民。」


2015年7月16日,上千名來自美國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集會遊行,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法辦元凶江澤民。(戴兵/大紀元)

「如果我提案就提:盡快終止對法輪功的迫害」

這幾天,除了媒體報導各代表提案外,大陸社交網也推出「微博看兩會」,邀請眾人對兩會提出自己的建言。其中有民眾建議將中國信仰問題和價值觀問題作為兩會焦點問題,認為這是中國一切問題的根源,不過該建議遭封殺,帳號也陣亡。

張讚寧表示:「如果我提案的話,就提盡快終止對法輪功的迫害。」他解釋:「法輪功並不是邪教組織,他沒有任何涉及危害。如果是犯罪的話,是必須有涉及危害性的例子,既然沒有涉及危害性就不存在刑事違法性。再一個是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罪名是『破壞國家法律實施』,我發現所有指控法輪功犯罪的起訴書,都沒有具體指出法輪功究竟破壞了哪一部法律,破壞了哪一條、哪一款。也就是這個法律應當是具體的、明確的。那麼抽象地、籠統地講『破壞國家法律實施』,這是違背法律常識的。」

他舉例:「就像公訴人要指控殺人案件,一定要有殺了誰?被殺者名字?用的何種方式?還有時間、地點、殺人的目的等。但是對法輪功的指控,這些具體的情節都沒有,就是籠統地講,他散發了什麼傳單,那就是『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破壞國家法律實施』跟散發傳單有什麼關連性呢?一點都沒有,所以這是很荒唐的解釋。」

他還強調:「我們國家沒有規定持有法輪功宣傳品、光碟、書籍是犯罪的,只有規定持有毒品、持有槍支、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等情況,才應該是構成犯罪的。根據憲法第7條、第8條的規定,制定刑法必須由人大立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處罰,也必須由法律來規定,所以我認為迫害法輪功完全沒有法律依據,是違法的、違憲的。」

「這種迫害是違背人類良知的滅絕人性的行為」

大陸律師高承才向《大紀元》表示,對於張讚寧所說「若他當選代表,將提交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提案」這種具有擔當精神和正義感的律師,「我深感敬佩!『法輪大法好』已為世人所公認,除中國大陸外,世界各國、各地區都不存在迫害法輪功信仰者的行為。在中國大陸,儘管存在著大量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現實,但是,這種迫害是建立在違法、違憲和獨裁者惡意報復的基礎之上,沒有任何的合法性,這種迫害是違背人類良知的滅絕人性的行為。」


2001年11月20日,來自15個國家和地區的36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打出「真善忍」橫幅,為法輪功進行和平請願。(大紀元)

「中國大陸現有的法律、法規、規章中,沒有一部法律說法輪功是邪教。中共公安部列舉了十幾種邪教,都不包括法輪功。儘管江澤民在接受法國《費加羅時報》採訪時,說法輪功是邪教。但這僅代表江澤民個人的主觀意志,不能代表法律。『法無禁止皆自由』,對法輪功這一合法的團體打壓迫害,是對依法治國和人類良知的公然挑戰。」

高承才說:「法輪功信仰者講真、善、忍,符合仁、義、禮、智、信的中華民族傳統美德,順應人類的普世價值和自然法則。事實勝於雄辯,凡是為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過辯護的律師,都無不對其肅然起敬。我想,如果我有提案權的話,我也會提出『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提案。」

「專制統治者懼民眾道德回歸會更徹底暴露其罪惡」

李向陽表示,他有機會也會提「停止迫害法輪功」,他解釋:「因為我對法輪功群體受迫害有所了解,他們受迫害是抹殺不了的事實。」他從代理的法輪功案件中了解到:「他們都是品德高尚的人,他們倡導真、善、忍,這就是回歸人的根本道德。打壓真、善、忍就是邪惡、魔鬼。」

他認為,現在整個中國大陸可以用「官無恥、民無德」來形容:「中國道德淪喪,我相信到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地步。為何『官無恥、民無德』呢?因為強權者就是利用權力來牟取他們的利益,展示他們罪惡的人性,致使民眾看不到希望,這樣把民眾也帶向道德淪喪的深淵中去。而法輪功倡導『真善忍』,可以提升民眾的道德觀,我是非常崇尚『真善忍』的。專制統治者害怕民眾道德回歸後把他們的罪惡暴露得更徹底,所以才會去打壓『真善忍』。」


大陸律師李向陽表示,專制統治者害怕民眾道德回歸後把他們的罪惡暴露得更徹底,因此而打壓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Getty Images)

「法輪功遭迫害是最大冤案」朱欣欣籲賠償受害者

朱欣欣表示有機會也肯定會提同樣的提案,他說:「信仰是個人的選擇,他是一個精神的追求,他沒有危害到社會的安全,是公民的權利。法輪功遭迫害是中共這三十多年來造成的最大規模冤案,至今還沒有停止迫害。我如果有機會,肯定會提出的。」


法輪功學員自1999年被迫害後,一直有學員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請願。資深媒體人朱欣欣表示,法輪功遭迫害是中國最大冤案。(明慧網)

他強調,「這個事情你本身就做錯,你不能堅持下去,同時你還要糾正你的錯誤,為這些受迫害者進行平反昭雪、進行賠償,這樣子才可能做到依法治國。你法律只能管應有的範圍,不能涉及到人家的信仰自由,這本身是違反法律精神的。」

媒體人籲兩會代表至少不助紂為虐

朱欣欣認為,只要是在一黨專制之下,兩會不可能解決根本問題,都是走形式,他希望:「有良知的代表,通過各種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政治態度,如果有能力多提一些促進老百姓權益的提案;實在不行的話,至少用你的沉默、不合作來表達你的態度,至少不助紂為虐。在對一些侵犯老百姓的提案時,你至少可以提反對票或者投棄權票,你不要成為幫凶。」

今年兩會,從大陸各媒體釋放的信息來看,中南海高層分歧很大。習近平的對手曾慶紅前祕書公然抵制「習核心」。還有其他一些雜音。

在目前的局勢下,張讚寧認為,「習近平只有順應民意、順應社會的潮流,才能真正站住腳跟、才能穩住自己的地位。如果他不順應民意,有可能會被黨內的極左派勢力弄下臺。現在習近平最主要的敵人來自黨內,而不是普通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