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商業間諜 盜竊美杜邦公司技術案

?"
杜邦公司研製出的鈦白粉將發展成為26億美元的生意。與杜邦開發的技術相比,中國的大部分鈦白粉廠家的生產製程既低效又危險。圖為杜邦公司總部。(Getty Images)

近日《彭博新聞》發表文章,詳述關於杜邦公司鈦白粉技術被盜一案,題為〈商業間諜如何策劃盜用杜邦價值10億美元白色配方〉。白色配方指鈦白粉。

從聖經的書頁到超級遊艇的外殼,再到Oreo餅乾的雪白夾心,都不可缺少鈦白粉,它可用於美化很多產品。

杜邦公司竭力保護的商業機密仍然被間諜盜竊,這中間涉及中共高層官員的指使。

編譯 _ 李清怡

近日《彭博新聞》發表文章,詳述關於杜邦公司鈦白粉(TiO2)技術被盜一案。


鈦白粉TiO2是一種天然氧化物,通常從鈦鐵礦中提取,可用於美化很多產品。圖為鈦白粉。(維基百科)

TiO2是一種天然氧化物,通常從鈦鐵礦中提取。20世紀40年代,杜邦公司的化學家們研製精煉了加工工序,製作出一種高品質的「鈦白」色,並將其應用於化妝品、塑料乃至網球場上的白色粉筆線。杜邦將其研製出的鈦白粉發展成為26億美元的生意。去年秋季,杜邦將該部分業務分拆,轉至新成立的化工公司科慕(Chemours),位於美國特拉華州的威爾明頓。

杜邦竭力保護鈦白粉技術仍然被盜

還有一些公司生產TiO2,包括達拉斯的Kronos Worldwide和康州的Tronox。2016年,科慕(杜邦)與這些公司預計將生產出500萬噸的鈦白粉。中國的染料生產量也很大,其用於工業的耗量占世界供給的四分之一,但是,與杜邦開發的技術相比,中國的大部分鈦白粉廠家的生產製程既低效又危險。

從1990年代開始,中共政府與國有企業開始尋求解決途徑,以獲取杜邦的技術,只是沒有通過正式渠道與杜邦接觸。

美國司法部負責國家安全的副司法部長約翰.卡林(John Carlin)說:「這就是偷竊,這並非關乎國家安全機密的問題,而是偷竊用來賺錢的東西。」

大多數商業機密被盜事件都不會被報導出來,因為公司擔心發布這種信息會導致公司股票下跌、損害與客戶之間的關係,或者引起聯邦機構的注意。而且,竊取商業機密的行為很少走到刑事起訴那一步,因為這種案件跨度時間長,處理程序又複雜。2013年的一項研究顯示,全球因知識產權盜用而產生的3000億美元損失中,美國公司占80%。

科慕(杜邦)的確是在竭力保護其鈦白粉技術,廠區內有門衛巡邏,四周柵欄高築,到訪者必須有人陪同,而且嚴禁拍照。文件與圖紙必須有簽字,手提包進出也要接受檢查,員工需簽署保密協議,不斷被培訓保護專利產權的意識,工作區被分割成各自獨立的部門,極少數員工能接觸到廠區內的所有部門。

即便這樣,杜邦的商業機密還是被盜了。2014年,舊金山的一起聯邦庭審中,美國入籍公民沃爾特.劉(Walter Liew)被指控在1997至2011年間盜用杜邦優質鈦白粉的生產文件書,他甚至拿到了工廠的圖紙,用這些信息獲取了價值3000萬美元的合同。聯邦調查局官員與聯邦檢察官將劉的案例作為了解北京當局追求美國知識產權的分水嶺事件。其他公司也開發鈦白粉技術,但科慕(杜邦)的工藝被認為是最好的。

劉在羅干的指使下開始盜竊行動

劉現年58歲,華裔,出生於馬來西亞,在校期間成績優秀,早年到臺灣攻讀學士學位,後於1982年在奧克拉荷馬州州立大學獲得電子工程碩士學位,曾在惠普公司工作,1989年創業,成立了一家技術資訊公司。


1991年,劉受邀到北京,曾與時任國務院祕書長羅干(圖)會面,在羅干的指使下,劉開始了20年的謊言、欺騙和盜竊行動。(AFP)

1991年,劉受邀到北京參加宴會。據FBI官員Kevin Phelan稱,2004年劉在一封為贏得生產鈦白粉合同的信件中描述說,在那次宴會上,他曾與羅干會面,羅當時任北京——國務院祕書長,在羅干的指使下,劉開始了20年的謊言、欺騙和盜竊行動。

1990年代中期,劉與中國公司及官員建立起往來,後來簽約在株洲成立了一家工廠,生產丙烯酸樹脂,一種輔助漆料,這家工廠奠定了劉成功的基礎,後來,劉開始轉向鈦白粉。

1997年,劉和兩位美國合夥人與承德一家公司的領導層見面,這家公司試圖建立鈦白粉工廠,劉對這種產品知之甚少,但對自己的能力卻是信心十足。

劉和他的合夥人開始到網上搜索,尋找知曉杜邦鈦白粉製造技術的人員,他們找到了住在內華達州里諾市( Reno)、49歲的前杜邦工程師Tim Spitler。1997年10月,劉與太太,還有一位化學工程師Michael Marinak從加州奧克蘭驅車前往,拜訪Spitler。他們在一家酒店見面,然後一起就餐。Spitler原本要在劉的庭審中作證,卻在2012年早些時候,也就是劉和他的太太被捕不久後自殺。

據FBI文件,劉與Spitler之間有數年的往來。Spitler對杜邦的商業策略和以及90年代裁掉幾千名員工的決策憤憤不平,劉對Spitler大加奉承,令Spitler感受到自己的價值。

Spitler向劉提供了杜邦生產技術方面的信息,甚至主要結構圖,還允許他翻遍家裡所有的箱子,所有公司記錄,任其索取。Spitler對聯邦官員說,劉支付給他1萬5000美金,作為提供杜邦文件的報酬,文件還包括位於特拉華州的工廠圖紙。圖紙提供了流速率、管道尺寸、溫度和化學成分。美國執法官員稱,這些是杜邦最關鍵的商業機密之一,而劉用這些文件向中共的高官證明自己的誠意。

劉還盯上了杜邦公司的其他前任員工,通過互聯網搜索,很快於1997年結識了羅伯特.馬潔爾(Robert Maegerle),並在威爾明頓的辦公室與他見面。馬潔爾當時62歲,已退休,曾經在杜邦工作35年,任機械工程師,主要負責鈦白粉的生產。

劉與杜邦離職員工合謀竊密

跟Spitler很像,他對杜邦的一些商業決策也表示不滿,就在與劉見面不久,他便開始為劉做諮詢,後來,當劉開始競標收購一家小型工廠之後,馬潔爾為其工作的力度也開始加碼。當時劉為大型國企攀鋼集團競標收購一家工廠,位於遼寧省錦州市。

2004年,劉寫信給攀鋼集團董事長洪及鄙,解釋說為什麼他的公司應該被考慮完成收購工作,信中寫道:「經過多年的跟蹤研究和應用,我公司已經擁有並熟練掌握了杜邦公司的鈦白粉加工方法。」

在獲取那份合同以及另一份合同的過程中,劉向中共的高官們出示了Spitler給他的圖紙以及其它敏感性資料。2008年7月,他繼續尋找另一個合同,這次是要在重慶設計興建一個更大的鈦白粉加工廠,他向攀鋼高管們提供了從馬潔爾處獲取的杜邦設備圖片。劉和他的太太與攀鋼高管在北京會面,解釋說他們為什麼有能力興建工廠,聲稱他們擁有一個16名成員的團隊,精通鈦白粉的製作。

那顯然是在吹牛,因為除了馬潔爾,劉的員工沒有一個有生產鈦白粉的背景,有幾個員工是從Craiglist上找到的,其中一名員工告訴調查官,他對鈦白粉的最初知識還是來自於維基百科。

當他們在為攀鋼集團做策劃書時,馬潔爾向劉提供了一份407頁內容詳細的手冊,這是——杜邦在臺灣鈦白粉工廠的基本資料文件。據庭審證詞,該文件包含了興建工廠所需的所有信息,杜邦工程師隨後揭示出120多處例子,證明前杜邦員工向劉提供過杜邦的文件細節。

2009年5月,劉的公司拿到了1780萬美元的合同,幫助攀鋼在重慶設計一家大型鈦白粉工廠,短短幾年,劉從攀鋼集團至少拿到3份合同,價值2800萬美元。


2009年5月,劉幫助中共國企攀鋼在重慶設計一家大型鈦白粉工廠,短短幾年,劉從中至少拿到合同價值2800萬美元。圖為工人們在為攀鋼集團建造一家工廠。(Getty Images)

美國執法官員稱,劉並沒有因此而炫富,他繼續低調住在位於加州奧克蘭郊區租用的中等價位房子,離舊金山大約30分鐘的車程。他僅有的兩個奢侈品:一輛醬紫色奔馳休旅車,和位於新加坡的一棟豪華連棟屋。劉把他的大部分收入都匯到了國外,大約1700萬美金,美國官員不知道他把那些錢寄到了什麼地方,都是怎麼花掉的。

2009年1月,劉的公司Performance Group宣布破產,2006至2010年間,他報稅時只申報了478萬美元的收入,他的公司兩次易名,僅交稅4000美元,聯邦調查員隨後將判定,劉過去至少欠美國政府600萬美元的稅金。

2009年,攀鋼集團聘請了一名諮詢人員檢查劉的工作,這位諮詢人員是前杜邦工程師,退休後自己經營公司,名叫趙志(音譯: Tze Chao),現年81歲。美國官員稱,趙志曾向攀鋼提供杜邦的商業機密,其工作內容就是確保劉的計劃可行且的確含有杜邦的信息。

趙在報告中加入了一些他自己知道的商業機密,他已在聯邦法庭認罪,要求被按商業間諜處置,目前面臨審判。

攀鋼還聘請了澳洲權威知名諮詢公司——TZ 礦物國際有限公司檢查劉的計畫書。但是,美國執法官員稱,攀鋼並不是要諮詢劉所提供的東西是否有問題,而是要確認是否真的是杜邦技術。

諮詢師們警告攀鋼說,劉的公司所提供的技術源自杜邦公司,公司在報告中建議攀鋼集團尋求「進一步的法律諮詢」。

攀鋼竊密案涉中共高層官員

美國執法官員說,攀鋼集團不但對此建議置之不理,反而因為確定拿到了真實技術而沾沾自喜。但是,TZ礦物國際的一位高級諮詢師發現這件事後,聯絡杜邦公司,告知這家化工巨頭關於劉公司的所為,諮詢師的提示引起了杜邦公司競爭信息部門經理Connie Hubbard的注意。

Hubbard看到劉在公司網站上吹噓「在精細化工領域擁有廣泛的實踐經驗」,「公司專家有多年陶氏(Dow)、杜邦、羅門哈斯(Rohm & Haas)、雪佛龍等化工公司的工作經驗」。杜邦公司律師隨後向劉發了一份嚴肅的信函,讓劉解釋他的公司是如何掌握到技術的,劉對此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但是,他的網站很快刪除了涉及杜邦技術的信息。2010年8月,杜邦收到了第二個關於劉的警告,是一封匿名信,發信人稱他和他的一名員工「盜用美國公司的鈦技術」,並將其賣給了中國。杜邦公司的高管和FBI官員至今也沒搞清楚那封信是從哪裡發出來的。

幾個月後,杜邦提起訴訟,控告劉盜竊杜邦公司商業機密。2011年7月,FBI官員突襲劉在加州的住家和辦公室,還有馬潔爾在特拉威爾的家。在搜查劉家時,官員發現劉的太太在廚房的鑰匙包,裡面有幾把鑰匙,包括一把保險櫃的鑰匙。

幾分鐘後,劉太太問是否可以離開一下去吃早餐,官員們當然很高興地答應了,他們跟蹤她到了奧卡蘭一家銀行,後來他們用她鑰匙包裡的一把鑰匙打開劉家的保險櫃,看到了藏匿在那兒的一堆可做罪證的文件。離開銀行後,劉太太開車到達一家破舊的汽車旅館,FBI官員發現她與幾個中國人會面,後來查出,他們都是攀鋼集團的高管。聯邦調查局突襲了該旅館,記錄顯示,這些攀鋼的高管與中共政府有關係。

2014年,劉在聯邦法庭被定罪為商業間諜、竊取商業機密和報稅欺詐,被判處15年監禁,已經在監獄服刑;馬潔爾被定罪為共犯,罪名為合謀出售商業機密、企圖偷竊商業機密、合謀妨礙司法公正,被判處兩年半監禁;2015年9月,劉太太認罪破壞證據,被判處緩刑3年。

據美國這邊所知,中國那邊的重慶工廠至今還沒完工,錦州那家小工廠還在運行,業內普遍認為,他們所使用的就是杜邦的技術。

司法部已經對攀鋼集團及其3個分公司的高管提出控告,控告罪名為合謀進行商業間諜活動,但是,沒辦法對他們實行起訴進行判罪。最新司法文件顯示,FBI對那家旅館的突襲中發現,杜邦公司的電腦已經被駭客了。◇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