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辦前主任、時任統戰部長令計劃(右)2014年落馬前盜取中辦機密文件2700多份,部分已被其弟令完成(左)攜帶到美國。(新紀元合成圖)

針對逃美的北京頭號通緝犯令完成,美國迄今尚未同意中國予以遣返。

近日,《金融時報》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稱,中共威脅美方若在3月底前還不同意遣返令完成,將中止與美國的司法合作。旅美評論員何清漣表示,威脅只是虛張聲勢而已,不會奏效。

文 _ 韋拓

3月14日,有熟悉引渡談判的知情人對《金融時報》(FT)披露,如果美國聯邦檢察官不同意遣返北京頭號通緝犯令完成,中共政府威脅將停止跟美國的司法合作。知情人稱,最近中共警方已經通知美國警方,如果在本月還不原則上同意遣返令完成,他們將中止跟美方未來的合作。

事實上,迄今為止,外界並沒有看到中美就遣返令完成事宜有任何實際進展,反而有輿論稱美國無意遣返,因而推測美國視令完成為高價值情報資產,故不願把他交還中國。令完成的哥哥令計劃是胡錦濤時代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也是中共反腐運動中被拿下的最高階官員之一。

據悉,中共公安部國際合作局長廖進榮3月初訪問華盛頓,對令完成案與美方談判。

遣返令完成中紀委:正與美方溝通

隨著中共海外「獵狐」、「天網」行動的展開,大陸公安部去年開始推動遣返令完成的計畫,但有關部門一直對此守口如瓶。

近兩個月前,2016年1月中旬,面對外界沸沸揚揚的傳言,北京當局首次回應,稱其正與美方協商遣返令完成。1月15日,中共國新辦舉行新聞發布會時,路透社記者提問:「對令完成的調查是否已經展開,他是一名美國的公民,調查過程中是否會和美國官方溝通?」


令完成在北加州的一處豪宅的外景。(大紀元)

中紀委官員回應稱:「關於令完成這件事情,中方正在處理,也在和美國進行溝通。」

這是北京當局首次在公開場合回應令完成「出逃」事件。據報,其兄令政策、令計劃分別被抓後,令完成攜帶「機密材料」出逃美國,從而逃過被抓的命運。

中辦前主任、時任統戰部長令計劃2014年12月22日落馬。隨後爆出令計劃落馬前盜取中辦機密文件2700多份,涉及中共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方面,部分已被其弟令完成攜帶到美國。令完成可能隨時都會引爆手中的「政治核彈」,但海外不少媒體報導稱,當局不會接受他的要挾。

2015年7月20日當局在通報令計劃被逮捕時亦證實,令計劃涉嫌「違法違紀獲取大量核心機密」。

隨後,美媒援引美國官員的消息確認,令計劃弟令完成已潛逃美國,北京當局一直向奧巴馬政府施壓,要求遣返令完成。美國官員表示,如果令完成尋求政治庇護,將可能成為中共政權歷史上最具破壞力的叛逃者。

據報,習近平2015年9月訪美及11月參加巴黎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期間,都要求美國總統奧巴馬遣返令完成。

遣返令完成困難重重

因中美雙方沒有簽訂引渡條約,要使潛逃到美國的人員回國歸案主要有兩個方式:勸返、遣返。


中美雙方並無簽訂引渡條約,要使潛逃到美國的人員回國歸案主要有兩個方式:勸返、遣返。(AFP)

大陸《新京報》微信公號「政事兒」1月16日採訪了北京師範大學國際刑法研究所所長的黃風。黃風表示,「遣返」令完成最關鍵因素並不是其在美國是否取得了合法居留資格,而是首先要證明令完成是否違反了中共的刑法,「是不是刑事犯罪嫌疑人」。如果一旦證實,就可根據中美雙方相關協定,啟動調查程序。

根據黃風的解釋,如果令完成在中國涉嫌刑事犯罪,司法程序已啟動,即便其已在美取得合法居留資格,依據中美共同打擊犯罪和腐敗的協定,完成遣返仍有多種選擇,如「可以對其取得美國居留資格的過程進行調查,其中是否有違法情形;還可以調查其是否有非法轉移財產、洗錢等行為,查實後就可以啟動遣返程序」。

記者出身的令完成並未從政,而是經商。對此,黃風表示,是中共官員還是商人,不是遣返的關鍵問題,此前已有非中共官員被強制遣返的案例。如潛逃美國14年、並非中共官員的楊進軍2015年9月被強制遣返回中國。楊進軍是在職出逃美國的前溫州市副市長、前浙江省建設廳副廳長楊秀珠的弟弟,潛逃前曾任浙江明和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而明和集團是私營企業。

據報,令完成利用令計劃的權勢斂聚了大量財富。中共證監會投資者保護局原局長李量、中共電信集團公司原副總經理冷榮泉、民生銀行原行長毛曉峰、運城市委原書記王茂設、證監會原副主席姚剛等落馬官員,都與令完成有牽連。

基於上述官商勾結聚斂財富的指控,找出令完成涉嫌犯罪的證據應該不難。最大的問題是,由於美國不信任中共司法的公正性,因此是否承認中共的指控還是問號;加上令完成手中機密的誘惑,美方從國家利益考慮,也不一定願意真心配合遣返它的當事人。

美中之間並無司法引渡條約,而是本著一案一議的原則處理引渡案。目前美國司法部也不對正在受到調查的案子發表評論。

官員回覆記者閃爍其詞 心裡沒底

令完成案件一直備受外界關注。2016年兩會期間,中共國家預防腐敗局副局長、中紀委國際合作局長劉建超再次被媒體追問此案的進展。他回答稱,令完成案屬於比他更高級的部門處理,他並不清楚相關情況。

劉建超已就令完成案三次回應媒體的提問,而這三次回答均不同,也令該案顯得更加諱莫如深。

去年12月,劉建超被外國記者問及令計劃案時聲稱,該案跟他沒關係,「不知道誰負責此案」,令外界愕然,也徒增該案的詭異。

今年1月15日,中紀委監察部召開記者會,劉建超回答路透社記者有關令完成的問題時說:「關於令完成這件事情,中方正在處理,也在和美國進行溝通。」劉建超亦向路透社確認,令完成現在身處美國。

外界注意到,劉建超的這次回答頗為耐人尋味,劉建超已身為中紀委高官,他所指的「更高級的部門」會是哪個部門呢?

美方赴華調查 中共施壓

為了調查北京針對令完成提出的指控,美國組成專門小組於今年1月前往中國首都北京調查。該小組由加州薩克拉門多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的德賽(Nirav Desai)領導。

知情人告訴《金融時報》,中共警方對美國聯邦檢察官說,他們懷疑令完成至少捲入三宗腐敗案件,以及高達10億美元的洗錢活動。這些案件包括:令完成投資樂視、前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案和中共調查美國一家上市公司。樂視否認它是腐敗調查對象,否認跟令完成有任何關係。

在德賽小組1月訪問北京之前和期間,中共警方開始對美國警方施加壓力。在這次行程中,美國聯邦檢察官們被允許跟涉及令完成三個案件的十多名中國證人面談。

美國之音援引網路媒體「中國話題」的報導稱,美國官員並沒有找到令完成處理或積累這麼大筆錢財的證據,他們因此懷疑中共公安部給出的兩宗案件中的引渡理由是否足夠。目前美方在繼續調查第三項令完成跟一家美國上市公司有關的指控。

華盛頓律師史密斯(Gergory S. Smith)曾經為白宮法律顧問辦公室工作,目前是令完成的代理律師,他辯稱,外界對令完成有許多虛假指控,先是說他洩漏國家機密,現在又說他腐敗。

2月3日,美國新聞網站「華盛頓自由燈塔」資深編輯戈茨(Bill Gertz)引述匿名美國情報官員透露的信息撰文說,令完成正在向美國聯邦調查局和中情局等情報機構匯報有關中共政府的最機密資料,包括其核武器啟動系統和密碼信息。

隨後,令完成通過其律師發聲,稱這是「毫無根據的謊言和毫無根據的誹謗」。

令完成是否洩密,真相到底是怎樣的?海外媒體對此緊追不捨,但至今依然撲朔迷離。

美國未必情願遣返令完成

關於美國如不同意遣返令完成,會否導致中共終止與美國的司法合作,有關人士稱,其實美中之間基本上沒有什麼司法合作。旅美評論員何清漣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威脅只是虛張聲勢而已,不會奏效。她說,美中之間的司法合作主要是克林頓執政後期美中兩國所展開的為期十年的對華法律援助計畫,包括資助中國法律人士來美學習美國司法制度以及為中國培養律師群體。這種司法援助雖然推動了中國維權律師團體的興起,但目前已經停止了。

令完成出逃後,中共當局一直施壓美國,要求遣返令完成。中國安全人員也試圖在美國祕密追捕令完成。據稱,這種不經美國司法當局允許而在美國境內追捕貪官逃犯的做法引起美國不悅。奧巴馬政府曾因此向北京發出警告。

美國司法部發言人表示,「美國不是任何國家逃犯的避風港。」如果中國想讓美國協助追捕逃犯,必須向美國司法部提供證據,而太多的時候,中國沒有提供美國要求的證據。

《澳洲人報》曾報導說,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一個內部談話中表示,令完成已將核武密碼等多項中國最高機密洩漏,並稱這是1949年以來「殺傷力最大的叛國罪」。華盛頓從令完成處獲得的機密包括:中共官員的個人情資、通訊密碼、核武器發射程序,以及中南海領導層的退休計畫。

習近平去年9月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前夕,孟建柱先期訪美,其中討論的一個話題就是令完成引渡案,但無功而返。

何清漣表示,美國情報界認為令完成是美中情報戰近20年來最大的成果,因此將他遣返回中國的可能性不大。她說:「如果美國要是答應過令完成,交出情報來就給庇護,那麼又把令完成交回去,美國就等於很失敗。為什麼呢?因為以後就不會再有人冒險帶情報投奔美國了。我覺得就算是奧巴馬總統認為終止法律援助很重要,情報部門也不會答應。」

何清漣說,中國雖然抓了一些被指控為美國做間諜的人,但她還沒看到中國手上有什麼人可以和令完成作為交換籌碼。在引渡令完成的問題上,儘管中國方面曾經答應接收美國遣返的幾百名中國非法移民,但美國還不會愚蠢到用令完成交換這些非法移民。


何清漣說,在引渡令完成的問題上,儘管中共曾答應接收美國遣返的幾百名中國非法移民,但美國還不會愚蠢到用令完成交換這些非法移民。(AFP)

她還認為,令完成案對美中關係的影響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尤其今年是美國選舉年,因此美中關係要等到明年新總統上任以後才會有重新出發的基點。

中國法律問題專家、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說,他是美中合作的虔誠信徒,也是習近平反腐運動的支持者,樂於見到美國擺脫從中國或其他國家潛逃來美的真正腐敗逃犯。

但在中國刑事司法制度仍沒達到法律正當程序的國際最低標準,而且敗壞法治的行為仍然繼續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情況下,美國不會強迫任何外國人返回一個無法提供公正審判的國家。孔傑榮曾撰文分析美國向中國遣返逃犯所面臨的法律與道德困境。

雖然中共和美國沒有引渡條約,但是雙方可以通過個案方式達成引渡。不過由於司法上訴過程,美國遣返嫌犯的決定通常會推遲多年。

令完成是美國手上的大籌碼

據估計,有4萬名中國非法移民滯留美國,奧巴馬政府希望把他們遣返中國。其中有1500人被列入遣返名單。

在把他們遣返中國之前,美國移民官常常需要中共的合作,從發放新護照到包機清關。美國官員私下透露,中共警方通常不太合作。美國官員說,北京在遣返身在中國的美國逃犯的事情上也會拖延。


美國若要遣返中國非法移民需要與中共合作,但官員私下透露,中共警方通常不太合作。(Getty Images)

按常規,美國同意引渡某些中共的黑名單嫌犯,就會要求北京接回一些逃美的非法移民。美國遣返令完成的任何決定將賦予它更大的討價還價的能力。《金融時報》知情人判斷,如果美國檢察官決定遣返令完成,華盛頓一定會要求得到巨大的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