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89年「六四」前夕的5月19日,趙紫陽前往廣場向學生表達他的無奈和對學生自身安危的擔心。(AFP)

《炎黃春秋》近期刊登萬言長文回憶趙紫陽。作者李湘魯曾任趙的祕書四年。

文章披露趙開明的一面和其政改思路,特別指出趙紫陽曾提出常委輪流做總書記。

近期中共官方強調嚴明「政治規矩」,《炎黃春秋》此文被外界猜測是否釋放什麼信號。

文 _ 李文隆

趙紫陽祕書文章 褒揚趙開明思想

《炎黃春秋》2016年第2期刊登李湘魯萬字長文回憶趙紫陽,文章題為〈回憶一位站在改革前沿的長者〉。李湘魯說,他於1980年7月開始擔任趙紫陽的祕書。經過文革的人,都知道「表忠心」的重要。他慶幸,趙是一位不用「表忠心」的高官。他在趙身邊工作了四年,此後也經常去看望趙。李湘魯說:「感受他的言行和人格魅力,是我一生最珍貴的回憶。」

作者表示,趙紫陽雖然只有高中學歷,卻具學者風格,其思維方式科學、嚴謹而且開放,這在中共領導人中並不多見。趙紫陽看重西方經濟學實用的一面,從不用馬列的框框去套它。

文章披露,趙太忙,沒時間讀馬列的書,他極感興趣的理論問題,也並不是當時中共黨內常用來給人劃框框扣帽子的理論,而是對經濟改革可能產生啟發、借鑒的著述。

文章稱,大陸現在開始反思GDP主義,其實,趙早在1981年就相當關注幸福指數的提法,對單純強調GDP(國民生產總值)有所疑慮,思想之超前,可見一斑。

1989年美國金融家索羅斯訪問中國,趙接見他時原準備是一個小時,結果談了兩個半鐘頭。索羅斯後來對李湘魯說,他見過蘇聯、東歐幾乎所有社會主義國家的領導人,趙對經濟問題的見解,無人可比;在他眼中,趙簡直就是一位大牌經濟學教授。

文章還提到,趙紫陽其實很想聽年輕人的意見。那年8月底,當時尚未成名的所謂京中「四君子」翁永曦、黃江南、朱嘉明、王岐山給中央寫信。趙看到文件,問我,我說認識翁永曦,將他的情況做了大致介紹。隨後,就通知他們當面來談。大約是9月初,由黃主講。這應該是趙到北京以後第一次和自發組織的年輕人就國家大政方針開展的對話。

趙紫陽因為1989年「六四」前反對向學生和市民開槍而下臺,官方指他「支持動亂和分裂黨」。他一直被軟禁在北京家中,直至2005年1月17日去世。趙紫陽曾多次寫信給江澤民要求解除軟禁,均遭江澤民拒絕。

儘管趙已經離世十年,當局仍將其視為禁區。《炎黃春秋》由退休老幹部杜導正擔任社長,以敢言著稱,被視為自由派刊物,去年春天亦曾刊登多篇緬懷趙紫陽的文章。

中共中央辦公廳今年初下發文件,提出要引導離退休幹部始終嚴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2月《炎黃春秋》再次刊發緬懷趙紫陽的文章,令外界紛紛猜測,此舉是否在釋放當局將對趙紫陽重新評價的信號。

建議常委輪流做總書記 培植反對黨

李湘魯文章披露,趙紫陽1986年曾提出關於常委輪流做總書記的建議,「讓人不得不感慨他的偉大。一個從集權向民主轉型的國家,就需要一位不貪戀權力,不以專權樹威,不以擅權為樂,敢於還權力於人民,懂得制權力以法度的領袖。」

文章稱,中共12屆七中全會原則上通過的《政治體制改革總體設想》(下稱《設想》),雖基於當時的政治現實,沒有「以民主為基調」,沒有涉及人民授權的機制設計,卻體現了開放和限制權力的深刻用心。《設想》是中共歷史上第一份嘗試自我限制權力的文獻,開了黨內民主的先河。趙紫陽作為總書記,首先將常委、政治局、中央委員會、書記處的關係制度化,削弱書記處和總書記自己的權力。

據悉,1986年,鄧小平第二次提起政治體制改革,並責成趙紫陽負責此事,成立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制定方案。小組下設辦公室(即政改辦),鮑彤當時為主要召集人。

2010年1月17日,杜導正的新書《趙紫陽還說過什麼?——杜導正日記》經近10年保密封存後,在香港、臺灣同時出版,首度公開了趙紫陽錄音口述書稿中未發表過的30多次談話。

其中關於政體的論述,趙紫陽說:「我們現在不培植反對黨,一旦垮了,國內會大亂的,這是最危險的。現中央不考慮這一點,不願看到這一點。」(引自2000年11月11日杜導正日記)

關於「三個代表」,趙紫陽說:「我個人認為,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是要堵住政治體制改革的嘴。就是說,我中共當然代表先進生產力,代表先進文化,代表人民長遠利益。這是為一黨專政製造理論根據。我看此人(指江澤民)無大志,『三個代表』不可能像你所想的那樣,要拋棄階級鬥爭為綱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學說。看罷,過一段,又要講階級鬥爭、專政了。他(指江澤民)在上海說,接受前兩個總書記的教訓,我的方針是『應付』。」(引自2000年6月22日杜導正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