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正當中,小鎮空蕩蕩的。警長威爾.凱恩走在寂靜的街上,去迎接最後一場生死之戰。(資料圖片)

《正午》不同於傳統的西部片,高潮的槍戰場面只有十分鐘,其餘多為道德探討和情感激盪的戲分。不少對話發人深省,同時亦有多處留白供觀眾回味。美國前總統里根表示,這是他最喜歡的一部電影,因為主人翁表現出了對法律和職責的忠誠。

文 _ 高天韻

日正當中,小鎮空蕩蕩的。警長威爾.凱恩走在寂靜的街上,去迎接最後一場生死之戰。孤獨的身影,映照在烈日下,演繹出美國西部片永遠的經典。

電影《正午》(High Noon,1952)改編自約翰.康寧漢的短篇小說《警徽》,獲得1953年奧斯卡四項金像獎。美國國家影片登記部於1989年將該片收入首批典藏保護的25部電影之一,許多觀眾以「永恆」、「偉大」形容它。

孤膽英雄隻身應戰

這是孤膽英雄的故事。在一個偏遠的西部小鎮,警長威爾.凱恩在卸任當天迎娶了年輕美麗的艾米。他摘下警徽,準備與新娘遠走他鄉,開始安寧的新生活。就在此時,傳來消息:多年前曾經被凱恩捕獲的罪犯弗蘭克.米勒刑滿出獄,正搭乘火車前來找凱恩算帳,火車將在正午到站。在大伙的建議下,凱恩帶著妻子按原定計畫出發。可是,沒走多遠,他改變主意,掉轉車頭返回。他覺得,米勒是為自己而來,如果找不到他,有可能遷怒掀翻小鎮,他不應該讓無辜的居民受累。

凱恩返回鎮上抓緊時間物色幫手來對付凶殘的米勒。不料,居民們大多冷漠回應,以各種理由拒絕幫助,有人甚至躲起來不敢見他。還有人埋怨他惹來這麼大的麻煩,應該由他獨自解決。之前的副警長在凱恩走後負氣辭職,看到凱恩歸來,他表示,只要凱恩同意推薦他擔任新屆警長,他就與凱恩一同應戰,不過這一交換條件被凱恩拒絕。當年給米勒定罪的法官匆匆離去,還勸凱恩也一走了之。只有幾個年老弱小的男子自告奮勇,但他們實在不是米勒的對手。

凱恩心灰意冷、孤立無援,就連妻子艾米也對他發出最後通牒:無論凱恩如何打算,她都會登上正午的火車離開。

疲憊的凱恩坐在辦公室裡沉思,不時望著牆上的掛鐘。凱恩寫下一封絕筆信,重新佩戴好警徽,踏上空無一人的街道。經過激戰,凱恩打倒了幾個匪徒。危急關頭,艾米出現,與凱恩配合,擊斃了主犯米勒。這時,居民們從各自的藏身之處走出來,靜靜地看著凱恩和艾米。凱恩扔下警徽,與妻子絕塵而去。


烈日下凱恩勇敢實踐對法律和職責的忠誠,並在緊要關頭得到艾米的支持,演繹出美國西部片永遠的經典。(資料圖片)

《正午》情節緊湊,充滿懸念。全長85分鐘,恰好與凱恩等待火車到達的85分鐘的時間長度一致,此種攝製方法極為少見。時間的緊迫在劇中被強力渲染:大掛鐘的鐘擺晃動著,眼看指針離正午12點越來越近,而凱恩唯有隻身應戰一途!著名影星加利.古柏成功地詮釋了硬漢的形象,生動地表現出凱恩內心的失望、焦慮和堅毅的複雜情緒。眾望所歸,古柏憑藉出色的演技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扮演艾米的格雷絲.凱利也因此片嶄露頭角。

正邪交戰的道德思考

《正午》不同於傳統的西部片,高潮的槍戰場面只有十分鐘,其餘多為道德探討和情感激盪的戲分。不少對話發人深省,同時亦有多處留白供觀眾回味。公映之初,一些觀眾對該片的特殊選題持有疑慮。不過,人們漸漸地領悟到故事的精采,好評與迴響漸起。

正邪的鮮明對立是西部片的永恆主題。本片的焦點不變,但卻獨樹一幟,提出了冷峻的道德思考:面對邪惡,事不關己,刻意躲避。這種人性的劣質,或許比窮凶極惡的匪徒更顯陰冷,令人心寒。美國前總統里根表示,這是他最喜歡的一部電影,因為主人翁表現出了對法律和職責的忠誠。即使鎮上居民棄他於不顧,他仍然忠於職守,孤軍奮戰。

在影片問世後的六十餘年間,觀眾們的褒揚熱烈動情。有人評說:「勇氣和怯懦是普世探討的情感話題。男主角因其具有的自尊、勇氣和內在的力量,成為一個非凡的人物。」還有人指出,此片反映了美國社會裡人性最優秀和最惡劣的一面。一位觀眾以「一個不逃跑的人」為題寫下影評:「一個男人,捍衛正義,即使無人響應,即使有誘惑存在,也不會把頭埋入沙裡。」「凱恩最後丟棄了警徽,因為他發現,小鎮並不值得他為之戰鬥。他沒有臨陣脫逃,他是為原則而戰。」

經典的故事,反映現實,頌揚人性的光輝。在真實的生活裡,未必會有街頭槍戰的驚險,卻不乏是非黑白間的選擇。不妨自問:當考驗來臨,我們,有勇氣挺身而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