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央行在危機時向美聯儲求救,突顯中共的治國無力。圖為華府美聯儲的總部。(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John M. Olin Palmetto Professor in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今年3月底,中共央行行長表示希望通過發展資本市場,讓更多的儲蓄資金進入股權投資。話音剛落路透社就報導說,去年7月中國股災之後,中共央行曾經向美聯儲緊急求助,討要應付股災的方法。業界人士認為兩件事在時間上不是巧合,是美聯儲警告中共不要干預市場。但中共央行美洲代表處首席代表給美聯儲國際金融部主管卡明的這封緊急求救電子郵件,卻揭示了中共統治深層的黑幕。

求救郵件的主題是:「如蒙緊急協助,將不勝感謝!」郵件提到中國股市近來的暴跌,說「我們行長希望借鑒你們的經驗」,「可否請您盡快告訴我們,你們當時採取的主要措施?」中共央行對美聯儲1987年通過附買回協議、向銀行體系注資的做法很感興趣。1987年10月19日(黑色星期一),世界股市全面崩潰,從香港開始,橫掃歐美。美國道瓊指數跌了23%,標準普爾下跌20%。

卡明當然願意幫忙,他很快發了一份措施概要,還附上幾十頁的美聯儲紀錄、聲明和報告。其實,卡明發送的這些文件檔案都是美聯儲網站上的公開資料,每一份都是可以通過公開渠道獲取的,因為美國法律要求央行官員的會議紀錄公開。公開的資料,中共為什麼自己不會搜集、分析、使用呢?這是中共治國無力的一個小小例證。

中共央行找卡明問道,還真找對人了,卡明(Steven B. Kamin)是國際金融專家,他的正式頭銜是美聯儲國際金融局局長(Director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卡明1979年從加州大學伯克利獲得經濟和歷史學學士,1987年從麻省理工學院獲得經濟學博士,當年就加入美聯儲,從研究助理做起,一直做到國際金融部的主管,經驗非常豐富。

看到中共用這種狼狽的方式倉促求救,讓人不覺啞然失笑、暗自搖頭。虛心向別人求教,那當然是沒有問題的,向先進國家學習,也是好事。但這件國際求救事件揭示的是,中共確實是治國無力,也「朝中無人」了。中國社會目前流失的,不僅是財富和外匯,世人也目睹了中國人的智力和智慧、中國的菁英階層的高度流失。

人們不禁會問,中國自己的智庫哪去了呢?需要這麼倉促求救?這也難怪,中國最近十幾年雨後春筍式的冒起一股「智庫熱」,一下子出來了幾百家「智庫」。但中國的智庫,按他們自己的話說,有「庫」無「智」,徒有其表。的確,中國的智庫不是真正的國家智庫,充其量只是中共的「高參」。因為這些智庫的出發點,不是中國人民、中華民族的前途和利益,而只是中共的利益。現在人們都知道,這個黨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是根本對立的。更有甚者,中國智庫其實連中共的智庫或高參也都談不上,因為他們甚至不能誠實的向中共高層給出對中共幾千萬黨員的未來最有利的建議,因為面對中共覆亡的現實,智庫專家不敢正視,也不敢研究,連深入中共命門的《九評》都不敢公開討論,所以他們也提不出什麼真知灼見。

「寧贈友邦,不予家奴」

更關鍵的問題還在於,火都燒上房了,金融局勢如此嚴峻,中共統治集團不立即向中國民眾、中國股民、中國社會通報危機局勢,反而把這麼重要的、涉及金融崩潰的訊息,第一時間給了美國人!這才是令人深思、令人深省的。

其實呢,中共向來都是這樣的,他們奉行「寧贈友邦,不予家奴」的政策,這也是所有專制政權的特色,這是由政權本身的獨裁、專制、和掠奪的特性所決定的。當年,慈禧太后為什麼說「寧贈友邦,不予家奴」和「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呢?這其實是她自己的、基於她的王朝的利益做出的明智決定。

簽訂《辛丑條約》時,大清已搖搖欲墜,對慈禧和清廷來說,誰是「家人」,誰是「外人」,他們清楚得很。慈禧一生經歷了那麼多政治風波,從咸豐敗逃、辛酉政變、戊戌變法、義和團運動等一件件過來,她目睹了王朝的削弱和瓦解,所有的政治風波都和她的身家性命、政治前途、朝廷命運相關聯。威脅其朝廷的,正是幾億中國人民(漢人)。慈禧寧願把江山和財富給予洋人,給予可能幫助清朝復辟的人,也不願給予自己的「家奴」。

如今的中共也和慈禧一樣。中共本來就是外來幽靈,也不代表中國人的利益。在看到中國經濟危機四伏、陷入崩潰邊緣,中共政權岌岌可危的時候,他們心裡沒有中國百姓的財富、中國人民的利益和中國民眾的知情權,而是只有自己的利益、自身的安危和自己政權的穩固。這時他們甚至願意放下身段,告訴美國人中國的危機,也不願把事實真相、危機真相,告訴自己的「家奴」——普通中國民眾。

中共「寧贈友邦、不予家奴」的事例,不勝枚舉:2011年,中國駐馬其頓大使宣布將援助馬其頓的23輛校車交付給馬副總理;而就在10天之前,還發生了甘肅的校車慘案!1979年中共準備打越南之前,鄧小平趕來美國,告訴美國政府中國即將出兵,而中國百姓還一無所知、蒙在鼓裡;中共現總理、當年的遼寧省委書記李克強,寧願告訴美國駐中國大使中國經濟的數字是假的,他自己都不相信,也不願意告訴國人政府在經濟統計上系統的造假;中國當年每年援助阿爾巴尼亞的錢是90億人民幣,正好可以資助1億農村兒童讀完初中,而根據中共1980年的報告,文革前中國大陸有一億學生因沒錢而失學!2008年,中共免除了46個國家400多億元人民幣的債務;2009年,中國又免除32個國家的150筆債務,卻不肯用這些錢完善邊遠地區的中小學教育、提供國民乾淨的飲水、治理中國嚴重污染的空氣!

中共在生死危機的時刻,不會向自己的民眾透露真相,反而會向它所謂的「敵人」求救,說明中共此時此刻的陰暗心理。但中美對峙、南海對抗越來越升級,中共對美國的錦囊妙計,肯定不會全盤接受。而且,中國的難題,從經濟到金融到政治,沉痾許久,錯綜複雜,中共自己根本都解決不了,美國人的幫助也解決不了,應該只有神來之手、天助之力,才能真正有化解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