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90%黨員有「第二信仰」 政治局委員驚呆

?"
黨員幹部參加宗教性質的祈福活動表明,中共以意識形態代替宗教信仰的政治控制政策失敗,或面臨政治信仰崩潰危局。(Getty Images)

一份2015年內部調研報告稱,中共離退休幹部熱中宗教活動的比例達67%。

今年2月,中共中辦國辦聯合發文,明確規定「離退休黨員幹部不能信仰宗教」。

然而近期港媒報導指,黨員本身90%有「第二信仰」。中共意識形態全面失敗。

文 _ 鍾合

香港《動向》雜誌4月號發表〈意識形態安全狀況不妙——重提「政治家辦報」背景探究〉一文。文章中談到,今日中共面臨意識形態全面失敗問題,主要徵兆不在網路方面,而是黨員本身90%有「第二信仰」。

文章沒有給出這個90%的來源,但2015年另一份內部調研報告稱,中共司局級及以下離退休幹部熱中「含有宗教信仰內容」活動的比例達67%。

據說上述調研的簡報本送到中共書記處,「多數政治局委員被驚呆了」。2016年2月,中共中辦國辦聯合發文,明確規定「離退休黨員幹部不能信仰宗教」。但今年過年後的情況報告卻讓北京高層頭疼不已。

以湖北武漢開元寺為例,初一「搶頭香」傳統儀式參加者比前年增加了5.9倍,包括寺內遊覽人數達55萬人,以省外為主的外地人數純增23萬。依據入住賓館身分證信息對其中1000人的身分在中共組織系統信息庫隨機抽查,發現黨員幹部與家屬達到710人。

文章表示,黨員幹部參加節慶期間帶有宗教性質的祈福活動從一個側面說明,中共以意識形態代替宗教信仰的政治控制政策失敗,或面臨政治信仰崩潰危局。

民眾唾棄中共成大勢

據港媒《爭鳴》4月初的報導,中共中央政法委、公安部近期在內部通報,香港、美國、加拿大、澳洲、德國等地的「紅二代」、「紅三代」成立政黨展開活動。他們稱要搞再次革命,推翻中共。

2016年2月,大陸知名地產商、華遠地產前董事長任志強公開質疑中共「官媒必須姓黨」。3月,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在微博向中共共青團發出詰問,呼籲取消團中央及類似團體的行政級別,停止由政府預算供養等。之後,《南方都市報》資深編輯余少鐳公開辭職。他在辭職信中的辭職原因一欄明確表示「無法跟你們姓」,其矛頭直指中共中宣部。

目前中國精英們私底下對中共的怨言早已不是什麼祕密,而且得到了廣泛的共鳴,現在這些怨言正在變成迸發的火山。如今大陸民眾罵中共已成普遍現象。總參謀部前師級軍官羅宇曾公開表示,現在不罵共產黨,都不好意思上這個網。

2015年4月6日,中共央視知名主持人畢福劍在酒桌上嘲諷中共及毛澤東的視頻掀起軒然大波。網民們紛紛表示,畢福劍說出了大家的心裡話。2013年,《學習時報》發表文章稱,現在已經有不少身分是「共產黨員」但不信仰「共產主義」的人,這些人「在組織上入黨了但在思想上沒有,甚至也不準備入黨」。

此前,中共黨媒《紅旗文稿》刊發文章,自曝非公有制經濟領域有人組建社團祕密聚會,並抨擊毛澤東、周恩來與中共等。

官員公開表示對中共沒信心


時政評論員鄭浩昌對《看中國》表示,「六四」事件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中國已基本破產。傳統儒釋道的信仰在文革後幾乎被中共連根拔,取而代之的是中共的黨文化及中共把控之下的假信神的官方宗教。

他還說:「在中共的大棒底下,中共黨員其實已多年無『仰』可信。所謂的『第二信仰』,只不過是在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的情況下,人心底僅有的善念在利用民間『燒香拜神』的殘存形式為自己尋找一點心靈的安慰而已。」

不管這個第二信仰指的是什麼,這句話的核心信息是,目前中共絕大多數黨員似乎都處於「身在曹營心在漢」的遊離狀態,對本該持有的「共產主義」信仰開始從根本上產生懷疑。「中共體制內人士、民眾其實早就唾棄中共多時」。

2015年7月23日,自由亞洲廣播電臺發表題為〈萬里生前一直都在疑慮:共產黨還有沒有希望?〉的特約評論員的文章稱,早在20世紀80年代中期,萬里在同黨內青年官員聊天時多次問他們:「你們覺得共產黨到底還有沒有希望?」1989年鄧小平下令槍殺學生時,也只敢說:「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平安」,如今距離「六四」已經25年,連中共高官也不時高呼眼看就要「亡黨亡國」了。

2015年9月,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在澳洲演講時披露,1979年2月,時任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在中央禮堂作報告時公開說,要是讓人民知道了中共的歷史,人民就要起來推翻它。不久後的10月10日,大陸財新網發表題為〈杜潤生談政治體制改革〉的文章稱,杜潤生晚年頻繁呼籲政治改革,對民主、自由、法治以及反腐等,多有論述。

被中共欺騙的人們開始覺醒


從信共產黨到拋棄共產黨,這種轉變顯然不是一天就能促成。《大紀元》評論員顏丹表示,在被中共統領的近70年時間裡,這個組織中一個個鮮活的個體成員完全有充分的時機進行深思熟慮的判斷與選擇。起初,與任何一個擁有遠大理想的普通人一樣,他們自以為加入中共,就能獲得為了一個光榮、偉大、正確的目標而「奮鬥終身」的機會。然而隨著歲月的推移,他們最終發現,一直在體驗與經歷的卻只是無休止的「人鬥人」的所謂革命運動。這些充斥著血腥與暴力的運動所造成的最為直觀的後果,就是餓殍滿地、死屍遍野的大量死亡。

為崇高的理想而來,行的卻是直接或間接殺人的惡業,這或許是他們心中理想與現實所遭遇的第一次碰撞。於是多年後,有成員不禁放聲疾呼,「我們被欺騙了十幾年,文革讓我知道只有無產階級專政下的階級鬥爭再革命」。背負著「八千萬冤魂」的「巨債」,無限忠誠被惡意利用的中共成員們或已是心生迷茫、不知如何前行。一旦陷入理性的思考與反省,他們必將認識到自己已是誤入歧途。

就在這徘徊猶疑的當口上,一句「以經濟發展為中心」的政治口號傳來,黨員們心繫國家的熱忱再次遭到利用,他們來不及多想,自我感覺良好的肩負起「富國強民」的歷史重任,致力於實現「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政治理想。

顯然,這個理想是中共撒下的另一個彌天大謊。而根本的漏洞就在於先富的不是人民,而是中共的家族成員自己。從改革開放30年後,「0.4%的人掌握了70%的財富」這一結果來看,中共所宣稱的「先富」並不是以「帶動後富、最終實現共產主義」為目標,恰恰相反,是要靠盤剝、掠奪民資才可實現的。他們所倡導的發展並非「為公」,而是「為私」。既然來路不正,且只為富足自己;可想而知,這些巨額財富所花費的去向也定然正當不起來。在紙醉金迷、唯我獨尊的世界裡,中共的各級貪官們無不盡情享受著吃、喝、嫖、賭的奢靡人生,被金錢腐蝕的靈魂恐怕早已背棄了當初的理想。

時至今日,理想與現實的碰撞,再也無法在其內心泛起任何漣漪。取而代之的,卻是將個人利益與那句所謂「實現共產主義」的政治任務緊密的捆綁在一起。對中共黨內的成員而言,這是對自身無法實現崇高理想的無奈之選,也是在遭遇人性無數次被黨性強暴、對貪慾無數次擊敗良知之後所面臨的必然結局。

正是因為這是一條會在人性深處痛悔不已的不歸路,那些不願自暴自棄、渴望實現自我救贖的成員們便開始認識到,自己真正想要堅守的信仰其實是不再作惡。從他們有過掙扎的心路歷程中,我們顯然可見,90%的黨員之所以不再相信鼓吹「共產主義」的中共,不過是對其背後的「假、惡、鬥」內涵感到極大的厭惡所致。因此,他們一旦開始擁有「第二信仰」,則極有可能是要踏上一條重拾良善的自救之路。

從67%的黨員幹部熱中「含有宗教信仰內容」活動的描述來看,認清了中共黨性偽善面目的他們,正試圖從對天地、神佛的信仰中找尋真理和真善。從2億多中國人紛紛聲明退出曾加入的黨、團、隊組織的大潮中,我們更會發現,拋棄中共,正是一個人內心由善而發的本能選擇。我們或可說,中國人一旦獲得了明辨善惡、正邪的能力,中共離解體也就為期不遠了。◇


拋棄中共,是一個人內心由善而發的本能選擇。圖為2015年5月15日,法輪功學員逾8000人匯聚紐約聯合國廣場公園,聲援2億人退出中共。(大紀元)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