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東北政商圈黑幕重重 10年人口流失219萬

?"
近日根據中國人口普查結果發現,東北地區10年來人口淨遷出數量達219萬人,就業崗位少、收入水準低是人口大量流出的一個重要原因。(AFP)

近日根據中國人口普查結果發現,東北地區10年來人口淨遷出數量達219萬人,東北三省的高學歷技能人才大量流出成為一個顯著的趨勢。

專家分析,造成大量人口出走背後的深層原因是中共專制下官商、官黑勾結,政商腐敗,毀了東北的經濟環境。

文 _ 謝東延

10年逾200萬東北人出走

最近,一篇題為〈東北人口困局:每年淨流出20萬人〉和一篇題為〈官僚主義是怎麼毀了東北經濟的?〉網路帖文引起外界關注。文章揭示現在大陸東北三省面臨高學歷人才、年富力強和事業有成者出走,生育率下降,人口老齡化速度在加快等現狀。

根據中國第五次和第六次人口普查結果所作的對比發現,2010年時東北地區人口淨遷出數量達到219萬人,相當於2000年的5倍。這10年平均每年淨流出人口達20萬人,而且增長幅度呈倍數增長。

在出走東北的人群中,高學歷人口流失尤為嚴重。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區域經濟研究所副教授楊東亮告訴《證券時報》蓮花財經記者,根據2015年國家衛計委流動人口動態監測調查資料,定量研究發現東北的高學歷、高素質和技能人才的大量流出已經成為一個顯著趨勢。

楊東亮的研究結果還顯示,年富力強者和事業有成者偏好於非東北地區,一旦出走就不可能回流。

再有,流出人口中城鎮人口比例達到42.9%,是流入城鎮人口比例的一倍多。這使部分城市空心化,多個資源型城市相繼出現明顯衰退。

東北地區除了人口流失嚴重外,還存在低生育率和嚴重老齡化的問題。

從文章的分析中可以看到,東北是中國工業基地,大部分是國營企業,是實行中共計畫生育政策時最早和最嚴格的地區。因為中共計畫生育是一票否決制,一人超生就會被開除公職,而且整個單位都受株連。

即使從今年開始全面實行兩孩政策,但是在經濟不景氣的形勢下,多數人考慮到撫養和教育孩子的成本,並不想再生育。

東北經濟惡化是人口流失之因

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人口、資源與環境研究所的副教授侯建明接受《證券時報》蓮花財經記者採訪時說:「人口流動的決定因素是經濟因素,就業發展機會和收入水準等都會影響到人口的流動。」東北地區的就業崗位少、收入水準低是人口大量流出的一個重要原因。近些年的研究發現,流入東北人口的收入遠遠低於流出人口的收入。

2014年4月分開始,「東北經濟失速」、「斷崖式下跌」、「逃離東北」等詞成為網路熱搜詞。那麼東北的經濟究竟有多糟呢?有人通過對比官方充滿水分的資料找到了一些端倪。

以有560萬人口的黑龍江第二大城市齊齊哈爾的統計資料為例,官方稱2015年經濟增長率是6.5%,然而真實情況在一些細項中的資料被披露。

其中,工業增加值稱有3.9%的增長,這增長率本身已經很低了,但同樣有水分。346家製造企業有77家虧損,即每5家就有一家虧損,虧損總額37億(人民幣,下同)。然而剩下無虧損的企業利潤總額竟然只有26億,比虧損總額還少了11億。也就是說,這個城市的製造業已經破產。

分析者認為,如果連這種黑龍江省內第二大城市都出現了經濟墜崖的局面,那麼黑龍江省內的其他11個城市,到底蕭條到了什麼程度,估計已經超出很多人的想像力邊界了。

吉林省的省會長春,2015年1月至11月,工業總產值突然下降了11.5%,之前官方資料,2014年增長6.7%,2013年增長10.7%。出口方面1月至11月也下降了20%,2014年下降了24%,也就是說兩年出口規模近乎腰斬。

省會城市的經濟已經墜崖,那省內的人想到省會找份工廠工作,幾乎是不可能了。

2015年財政收入資料也出現了坍塌式的下跌,1月至11月長春市財政收入994億,下降7.2%。2014年則是增長7.3%,2013年增長16.2%。

一般來說,各省都會集中全省的財力、物力、人力來供養省會,省會經濟都出現墜崖式的下降,全省經濟就可想而知了。

東北政商圈腐敗 毀了商業經濟環境


東北經濟低迷,背後的深層原因是中共專制下官商、官黑勾結,政商腐敗毀了東北的經濟環境。(AFP)

近日,一篇題為〈官僚主義是怎麼毀了東北經濟的?〉在網路流傳,揭露東北經濟低迷,除了產業結構與外部經濟環境的因素外,更深層的原因是官商勾結、官黑勾結、政商圈腐敗已毀了東北商業及經濟環境。

文章說,東北各城市GDP資料造假蔚然成風,表面上看東北經濟一直排名全國中上游,可是,習近平上臺後要求統計局「擠水分」並處理了一批官員,因此GDP資料直線下滑。

再有,東北官員大搞政績工程,亂拆亂建,同時利益輸送、貪腐盛行。文章舉例說,東北某副省級城市僅僅因為奧運會有個足球項目和全運會有一個主體育場,硬是先炸了只建了不到15年的大型體育場,然後在一個道路非常通暢的新區建輕軌,投資從50億元飆升到80億元。輕軌建成已經快四年了,即使是上班的高峰期,上面也常常只有十幾個人、幾十個人乘坐,其中至少一半是免票的老人,空蕩蕩的列車幾乎是空載運行。

文章還說,東北主要是國有經濟為主,因此民營經濟想發展難於登天。東北某省會城市有44個委辦局,其中43個有行政處罰權。政府抓權的程度讓人無法想像,而抓權的目的最後是為了抓錢。那些政績工程的背後,則是利益和腐敗的驅動。

僅從近期的落馬官員就可見一斑,其中包括,前遼寧省委書記王珉、前省人大副主任宋勇、前省政協副主席陳鐵新、前省政府副祕書長魏俊星、吉林省前副省長田學仁、瀋陽市前檢察院檢查長張東陽、大連市前中法副院長李威、鞍山市前中法副院長宋景春、瀋陽鐵路運輸法院副院長陳長林、瀋陽市前副市長楊亞洲、鐵嶺市前市委副書記林強、鞍山市前市委書記谷春立等等。


東北官員惰政、吃拿卡要、腐敗之風盛行,各城市GDP資料造假蔚然成風,表面上一直排名全國中上游,可是,習近平上臺後要求「擠水分」,因此GDP資料直線下滑。(大紀元)

而且,東北官員惰政、吃拿卡要、腐敗之風盛行,個別地方官員「忽悠」商人的本領讓南方的一些商人歎為觀止。已被調查的王珉說的「關門打狗」在東北許多招商引資中是常見現象,政府用各種優惠政策、土地稅收政策吸引各企業投資,等企業資金到位已經開始工程建設後,原來的承諾就不見了,政府不僅百般拖延推諉,更有甚者利用企業騎虎難下的境地借機吃拿卡要,讓企業家苦不堪言,最後不得不傷心離去。

在東北,無論是經商、就業、辦事、升學、工作都盛行「託關係」,這是商業社會公平發展的大忌。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東北各個領域都出現了「逆淘汰」的現象。

因為買官賣官盛行,很多官僚水準低下,卻剛愎自用,一言堂,膽子大。一位大學教授感慨說,東北的官員能力已經低下到中央給你錢,讓你找理由你都找不到的地步,這樣的東北有什麼希望?

這些官員執政能力差,但是為了自己的政績可以花招百出的盤剝百姓,官商勾結、官黑勾結層出不窮。地方官員的種種惡行,阻礙了經濟發展,經商環境惡劣,人才不受重用,結果商人、高學歷人口紛紛出走。◇

你也許會喜歡

Post 焦點新聞

中國軍醫十年調查 揭史上最殘忍黑幕

Post 焦點新聞

習掀五大經濟危機黑幕 祭兩殺手鐧與江決戰

Post 專題新聞

五毛培訓官曝中共操控輿論黑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