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專訪】 獲加傑出移民獎 李雲翔談《活摘》

?"
6月21日,加拿大溫哥華華裔導演李雲翔(左三)憑藉紀錄片《活摘》,獲頒多倫多「最傑出25位移民獎」。(周行/英文大紀元)

5月31日,加拿大溫哥華華裔導演李雲翔憑藉紀錄片《活摘》(Human Harvest) 拿下美國廣播電視界最高榮譽「皮博迪獎」(美國廣播電視文化成就獎);

6月21日李雲翔又因製作此片獲得多倫多「最傑出25位移民獎」殊榮。

文 _ 陳怡然

莊嚴肅穆的美國國會雷本大廈中,一間放映室內的大螢幕上:一名女子被銬在手術臺上不時抽搐,一副副刀鉗在快速的切割,一個低沉的聲音(武警)在作證:「先摘的是心臟,再摘腎,當心臟血管剪了一下,她就一陣抽搐」,「當我切開組織的時候,血還在往外湧,這意味著,這個人還活著。」……影片播完後,全場數十位國會議員助理和國會山要員久久靜默無言。

這一幕,在英國議會、瑞典國會……,一次次上演。英國議員:「令人震撼!(Stunning)」,瑞典議員:「必須行動」。2016年6月13日,美國會眾議院全票通過第343號決議,要求中共停止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近年來贏得包括美國廣播電視界最高榮譽「皮博迪獎」(美國廣播電視文化成就獎)等眾多國際大獎的紀錄片《活摘(Human Harvest)》,又為華裔導演李雲翔(Leon Lee)再添Top 25加拿大最傑出移民獎的殊榮。

一部震撼20個國家千萬觀眾的紀錄片,一次濃縮8年取證的詳實調查,一幕幕血淚交織的畫面,……《大紀元》特邀李雲翔為讀者講述《活摘》電影背後的故事。

導演李雲翔說,《活摘》已在美國國會、英國議會等眾多國家政府機構和數十個國家的主流電視臺放映,近千萬觀眾觀看過。「這部電影大獲轟動的主要原因,是人們被活摘罪行所震撼。」

「加拿大勛章得主、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將活摘稱為『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惡』。在皮博迪獎頒獎典禮上,評委在講述他們的觀感時說,他們一方面對21世紀的今天會發生如此野蠻、殘酷的暴行,難以相信;另一方面,面對影片中一個個詳實的證據和調查,他們又不得不相信。」

真相恐怖到難以置信

2006年,李雲翔在海外中文報紙上看到了關於中共活摘器官的報導,當時他的第一反應是「無法相信」。

他說自己來自中國大陸,對大陸的敏感話題、中共的人權狀況也略有所聞,雖然聽說過中國摘取死刑犯器官的現象,但是像媒體報導的那樣,大規模摘取活人器官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

雖然難以置信,他始終放心不下,「萬一這件事情是真的呢?」他聯想到納粹屠殺猶太人罪行首次被揭露時,全世界都拒絕相信的歷史教訓。

1942年波蘭信使卡爾斯基潛入納粹集中營了解到大屠殺後,向西方自由國家揭露真相,然而他披露的屠殺真相太過滅絕人性,以至於世界拒絕相信。西方無動於衷,數百萬猶太人繼續被屠殺。

「只要有一部分是真的,這將是反人類罪行。」李雲翔萌生了要親自參與調查的想法。

八年詳實調查 讓觀眾自己判斷


在調查過程中,他結識了加拿大兩位活摘調查員——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兩個大衛不僅在隨後出版的《血腥的活摘器官》一書中,對調查做了詳細的描述,而且他們也成為了紀錄片《活摘》的主要證人。


加拿大兩位活摘調查員——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不僅出版的《血腥的活摘器官》一書中,也成為了紀錄片《活摘》的主要證人。(大紀元)

李雲翔的主要任務,是尋找前往中國做器官移植的病人。不過就連李雲翔自己也沒有料到,這場調查會持續8年。

「起初我們在美國和加拿大大量尋找前往中國做器官移植的病人,想了解他們的親身經歷,但是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他們都不願意出鏡來講述自己的經歷,這就給調查造成了難度。」

直到多年之後,調查員在臺灣找到了三位願意站出來講述自己親身經歷的人。他們的證詞被放入影片,讓觀眾聽到這些病人到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的親身經歷。

這部紀錄片拍攝歷時8年,不僅包括對兩個大衛的調查,還有大量來自醫生、病人、家屬等不同方面的證詞。

李雲翔說:「我們力求用平和的方式將我們的調查呈現出來,讓觀眾成為一名調查員,自己來做判斷,到底有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大量疑團指向活摘真相


同兩個大衛接觸後,加上歷經8年的調查,李雲翔越來越相信活摘器官在中國真實的存在。

李雲翔表示,能理解活摘令人難以置信,是因為大規模的摘取活人器官,遠超人類良心底線,所以人一下子難以相信,很正常。但不相信,並不意味著可以無動於衷,正因為這涉及人類良知底線,所以活摘真相值得人們去思考。

「例如,通過中國官方公布的數字、大陸醫院公布的數據,加上醫生爆料出來的數據,整個數據是非常龐大的。那麼大量的器官來自哪裡?」「雖然中共解釋器官來自死刑犯和捐贈,但非政府機構估計高峰期中國每年處死5000名死刑犯,這遠低於實際的器官移植數量。」

調查中大量的病人描述了相同的狀況,就是中國器官移植等待期非常短。李雲翔說:「在加拿大做腎移植手術需要等兩、三年時間,但是去中國做手術的病人,包括這三位臺灣病人從準備去大陸,到實際坐上飛機去把器官換了,短的幾天時間,長的也只需要幾周時間。大陸一些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廣告中也都提到,器官移植只需等一周或兩周。」

「這不禁讓人思考,這些器官是哪裡來的?中國到底發生了什麼?」影片中對疑點有更完整的呈現。

移植病人「一生背負心靈負擔」

而病人的反映更讓李雲翔切身感受到器官的來源有問題。

他說:「我們一般人可能認為,病人為了求生,不會管器官的來源。但在我接觸的病人中,絕大部分,他們雖然並不明確知道器官的來源,但是心裡都知道器官來源有問題。」

「有的病人雖然不願意接受採訪,但是他們也提到在去大陸做完手術後,對於沒有考慮器官來源,內心非常悔恨,感到很煎熬。影片中對病人做完手術後的感受也做了呈現。」

李雲翔說:「雖然病人一時把身體的問題解決了,但是一生都背負著心靈的負擔。」

中共的反駁證實了調查的真實性

8年取證調查,要把如此大量而複雜的信息濃縮到66分鐘的影片中,李雲翔表示,確實很費心思,因為證據太多,令人難以取捨。


歷經8年詳實取證調查的紀錄片《活摘》,把大量且複雜的信息濃縮到66分鐘的影片中,活摘真相之殘酷完全超出了人們的想像。(大紀元資料室)

在調查過程中,有醫院直接表示,器官就來自於法輪功學員,電影選取了幾個有代表性的錄音,其中一個醫生的證言給李雲翔留下了深刻印象。
事情還要追溯到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的調查報告。

兩個大衛將調查員做的部分錄音收錄在調查報告中,報告出版後,中共當局也做了一個紀錄片來反駁,中共找到了曾被調查員電話詢問的一位醫生。這位醫生在中共的片子中說,確實接到過詢問器官移植的電話,但他否認曾說過大衛報告中的那些話。

李雲翔說:「這部(中共)片子出來後,我們感到很高興。」「雖然我們有所有的錄音、電話帳單,可以證明我們確實在這個時間打到了這家醫院,但是終究不能每個人都能看到這些帳單吧,心中難免會對電話的真實性存在疑問。現在中共自己出這個反駁的片子,變相幫助我們證實了調查錄音中說話人的真實性。」

「《活摘》紀錄片將大衛調查錄音的片段收錄其中,並把中共的反駁也放進來,讓觀眾兩個方面都看到,自己做判斷。」「這個醫生雖然不承認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但是我們有完整的通話錄音和帳單,有聲音鑑定能確定身分。所以中共其實是反過來幫我們證實了證人證言的真實性。」

李雲翔鼓勵移民打開思路 理性思考

李雲翔對入選「最傑出25位加拿大移民獎」感到榮幸和鼓舞。他表示,評定分為兩部分,一半來自評委,一半依據社會投票,即結合專家和公眾反映選出。他認為自己入選很大程度是人們對《活摘》這部電影的認可。「加拿大是一個注重人權和人性價值的國家,我的獲獎說明加拿大主流社會對活摘真相本身越來越關注。」

李雲翔來自中國大陸,他希望移民能夠打開自己的視野。「來到加拿大這個國家,面對自己不了解的事情,面對自己很難認同的事情,與其武斷的認為不存在,倒不如能夠平和、理性的去思考,對於了解這個社會和新的環境會更有幫助。」

就像李雲翔自己從不相信活摘到相信活摘真實存在,從堅持8年取證,到電影完成後依然堅持不懈的取證。

他認為,無論你來自怎樣的文化背景、信仰、政治立場或民族,都不影響你去了解活摘真相,並為制止它而作出自己的努力。正如納粹殺害猶太人一樣,「現在我們又一次面臨了這樣的狀況,當觸及人類良心底線的罪行曝光在我們面前的時候,我們做了什麼?」

李雲翔說:「人們都在講『Never Again(悲劇不要重演)』。經歷了數百萬人用生命換來的教訓,今天的人們重新審視這個故事的時候,是不是應該有所感悟。與其輕易的說我不相信,倒不如說,如果存在我應該做點什麼?」


李雲翔表示,人們都在講「Never Again(悲劇不要重演)」。納粹殺害猶太人的歷史教訓表明,當更多人了解到這個罪行的時候,就是這個罪行結束的時候。(新紀元合成圖)

「那我們能做什麼呢?其實很簡單。歷史教訓告訴我們,這些大規模罪行能夠被制止,往往都是因為更多人在了解真相,加大對事情的關注,那麼對施暴者就會有更大的壓力去制止這種罪行的持續。」

李雲翔呼籲民眾向自己的親朋好友講述這件事情,可以推薦去看《活摘》電影,或者去看大衛的報告,或者去了解其他組織收集的相關資料。如果在海外,可以聯繫自己選區的議員,向自己的政府表達對活摘器官的關注。

「每一個單獨的行動,雖然看似很小,但是當民意匯聚的時候,當更多人了解到這個罪行的時候,就是這個罪行結束的時候。」
讀者要想觀看《活摘》(中文版),可登陸:https://vimeo.com/ondemand/humanharvestcn。◇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