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派原想藉在香港舉行的國際器官移植協會大會「洗白」活摘罪責,結果反讓國際社會更加關注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將譴責落實到江澤民集團上。(大紀元合成圖)

香港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協會大會前一天,中共官方趁機舉辦了一場「中國專場」, 江派欲藉國際學術會議「洗白」全球對中共強摘器官的指控。

評論指出,江派此舉適得其反,自曝其醜。

習近平也藉此將國際譴責落實到江派血債幫上。

文 _ 齊先予

中共故意在大會前安排一專場

8月19日,為期五天的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協會(TTS)大會在香港舉行。據北京知情人透露,江派人馬張羅的這次器官大會,原本是獻給江澤民90歲的大禮,因為江澤民曾最早下令推廣活摘。

6月24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的調查員,以江澤民辦公室祕書的身分對正在哈薩克斯坦訪問的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調查取證,當時張高麗對江澤民下令活體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不僅沒有絲毫否認,而且也不覺得驚訝。錄音中顯示,張高麗還承諾將在政治局討論時,一定阻止追究江澤民的罪責,並說:「請江主席放寬心吧。」

早在今年8月初,國際社會就對香港器官移植大會邀請黃潔夫等53名涉嫌反人類罪的中國醫生而提出抗議。8月17日《紐約時報》報導說,針對中國使用囚犯器官進行移植手術的激烈爭論在這次會議前再度爆發。一些醫生和倫理專家稱,考慮到存在這種爭議,這次大會不該在中國召開。一些醫生和非政府醫學組織成員17日在《美國器官移植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發表文章,對在中國舉辦這次大會的決定進行指責。


人權組織「醫生反強摘器官組織」(DAFOH)7月已公開呼籲撤回對黃潔夫的邀請,因他涉嫌推動和參與活摘器官的反人類罪行,違背醫學倫理。(大紀元)

以色列移植協會主席雅各.拉維告訴《紐約時報》,通過在香港舉行移植大會和接受來自中國的論文,國際器官移植協會放棄了遏制中共使用囚犯器官的唯一武器。拉維是國際器官移植協會倫理委員會成員以及反強摘器官醫生協會諮詢委員會成員。他說,他將不會參加香港會議以示抗議。

拉維是心臟外科醫生。他在2005年有一個病人被告知,兩周之內,中國將有一顆心臟等待他。拉維說,只有在存在活體器官供應庫的情況下,中國醫院才可能這麼說。

拉維說,他是一名猶太人心外科醫生,也是大屠殺倖存者的兒子,「我之所以花費這麼多時間在這件事情上是因為,我不能面對新的反人類罪而保持沉默。」

18日當天,「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和「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用系統」在場內聯合舉辦「中國專場會議」,路透社等外媒到場採訪,卻被主辦方通知當天不設媒體環節,入場聽演講的人士需另外登記,但很多親共港媒和大陸媒體卻能在場內報導。有參與國際器官移植大會的醫生,到場才得知專場要另外付費入場,表示不滿。會場外法輪功學員舉行集會,抗議中共活摘殺人,引起人們的強烈關注。


在國際器官移植開會前一天的中共專場,請來的親共媒體記者幾乎都在打瞌睡,官方早就準備好通稿,各媒體只管照搬。(新紀元合成圖)

研討會上,TTS前主席查普曼Jeremy Chapman,TTS現任主席奧康奈爾Philip J. O'Connell、芝加哥大學移植中心主任Michael Millis,這三位外國專家到會,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現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席黃潔夫致開幕詞,發言的大陸醫生鄭樹森、石炳毅、鄭哲和陳靜瑜談及中國肝、腎、心臟和肺移植現狀,宣稱中共已經改革器官移植系統;王海波、葉啟發、何曉順三名醫生講解了近年來中共「人體器官獲取組織」(OPO)的運作。

會後黃潔夫步出會場時,被記者追問:「就被列入追查國際名單,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事情,你怎麼看這事情,你怎麼回應?」原本滿臉笑容的黃潔夫臉色一變,笑容僵持,不發一言低頭前行。

記者再追問:「美國通過343議案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場外有法輪功學員抗議,如何回應?」黃潔夫面色沉重,走得更急,隨後大批保安將記者攔住。期間黃潔夫疑走錯路,由保安帶到另一處地方匆匆離去。

黃潔夫開記者祕會誣陷法輪功

8月18日晚,中共還在TTS會議日程之外還搞了個神祕的記者會,只邀請了《大公報》等少數媒體參加。據《大公報》報導,黃潔夫公開聲稱中共沒搞活摘器官,並枉顧事實,公然誣衊法輪功撒謊。

此報導一出,中共黨媒央視、人民網、環球時報、光明網、香港文匯、鳳凰電視等至少20多家中共傳媒紛紛轉載。僅央視新聞聯播的節目就被十幾家中共傳媒轉載。

這在近年來很少見。1999年720江澤民剛開始鎮壓法輪功時,全國媒體鋪天蓋地的誣衊法輪功,等到了2002年江半退之後,特別是2004年江澤民失去軍委主席位置後,專職鎮壓法輪功的「610」下令要「外鬆內緊」,大陸官媒上有關法輪功的報導越來越少。等到了習近平上臺後,除了習出訪時,江派為了讓習背黑鍋,讓習在國外人權組織的抗議面前難堪,才故意在其出訪前夕在報紙上公開誣衊法輪功,其他時候很難看到官媒大規模地談及法輪功問題。

這次無疑又是江派嘍囉搞的鬼,想讓江蛤蟆在90大壽時開心點。

儘管黃潔夫出爾反爾,中共否認活摘卻顯得毫無底氣。中共總參謀部的太子黨、羅瑞卿之子羅宇表示,「中共官方一直否認沒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加拿大的兩位大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及國會議員大衛.喬高)調查結果是有,而且數量驚人,大衛他們公開出書,到處演講,還在美國國會作證,你去告人家啊,是不是?你去告人家,叫全世界來聽一聽,人家為什麼說你有,然後你也讓全世界聽一聽,你為什麼說你沒有。你為什麼不敢告呢?就是因為你知道你一告,你肯定就完蛋。」

浪費 一供體只用了2.6個器官


在8月18日的中國專場上,中共還炫耀了器官運輸的綠色通道的建立。殊不知,這反而暴露了中共以往的器官移植浪費了多少器官,從而大大增加了被摘取器官的供體人數。

2016年5月6日,中共六個機構:國家衛生計生委、公安部、交通運輸部、中國民用航空局、中國鐵路總公司、中國紅十字會總會,聯合印發了《關於建立人體捐獻器官轉運綠色通道的通知》。此前江蘇省無錫市人民醫院主任醫師陳靜瑜曾公開抱怨:由於民航的不配合,他們的一個器官險些報廢。

這次陳靜瑜也出現在香港移植大會上並介紹說:一個病人原則上可捐獻6個器官(一個心臟,兩個肝臟,兩個腎臟和一個肺臟),可以救6個人,但是現在中國一個病人平均利用了2.6個器官,這與國際上3.5至4的標準還有很大差距。


無錫市醫院副院長陳靜瑜(右前一)表示現在中國一個病人平均只用了2.6個器官,這與國際上3.5至4的標準還有很大差距。(余鋼/大紀元)

此前還有報導說,在2006年《大紀元》率先曝光中共活摘器官之前,大陸有300多家醫院都在熱火朝天地做器官移植,有的醫生一天要做2至3臺移植手術,比如在香港移植大會發言的沈中陽就是典型代表。

「披著天使白衣的魔鬼」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沈中陽,1998年只完成24例肝移植。1999年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之後,其肝臟供體人數迅速增加,2000年209人,2003年增加到1000人。

2001年,沈中陽受江澤民、羅干之命,在北京組建「武警總醫院肝移植中心」,之後,又相繼組建了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濟南武警部隊器官移植研究所,和山東千佛山醫院肝移植中心。

有了武警背景的沈中陽,可以輕易獲得來自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關押的數十萬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良心犯的鮮活供體。據大陸《三腎網》數據,截止到2004年4月,沈中陽主持完成了肝臟移植1000餘例,占全國總數量的一半以上。至2005年3月,沈中陽完成第1600例肝臟移植手術,居世界前列。

也就是說,沈中陽從2004年4月到2005年3月,在不到一年時間裡完成了600例移植手術,平均每天有2到3例。中共從來沒有法院每天判處幾個人死刑的,所謂的「死刑犯」從哪來的呢?他一個醫生就如此,還不要說全國600多家醫院的數千移植醫生手下的器官來源了。

很多醫學界人士分析說:「他做這麼多的移植,不可能是一個正常的匹配、配型,他背後必然是有一個比較大的活人的器官庫,有那些人隨意讓他去取才行。」

沈中陽經常以講課、臨床指導為名,到中國22個地區66家的軍隊、地方的醫療系統中推廣建立器官移植業務,培養大量的移植醫生,幫助「消化」各地活供體「庫存」。沈中陽被外界稱為「披著天使白衣的魔鬼」,這次他卻堂而皇之地坐在了國際移植大會席上。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有武警背景的沈中陽,截至2005年3月完成第1600例肝臟移植手術,被稱為「披著白衣的魔鬼醫生」。(新紀元合成圖)

就在香港召開移植大會的前夕,大陸再次傳出中共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2016年8月15日,據明慧網報導,「近日,山西晉中監獄通知家屬,法輪功學員趙存貴在太原109醫院(新康監獄)死亡。監獄強行火化屍體,拒不讓家屬見屍。家屬懷疑其被活摘器官。」

人們還看到專職鎮壓法輪功的「610」在香港的青關會成員在會場上做保安。香港很多民眾表示困惑:怎麼能讓青關會那幫動不動就打人罵人的流氓來充當國際會議的保安呢?原來這是梁振英等人的特意安排,其任務就是防止會場上有法輪功學員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真相。


動不動就打人罵人的香港的青關會成員(穿紫衣者)在會場上做保安。很多民眾表示:怎麼能讓流氓來充當國際會議的保安呢?(孫明國/大紀元)

官媒:「中國模式」受國際認可

據《大紀元》報導,8月17日,中聯辦急召各大傳媒老闆開吹風會,就如何「正面」報導器官移植大會的中共角色定調。會議結束後,《文匯報》、《大公報》在第一時間高調報導移植大會在港召開,聲稱「中國器官移植受國際關注」、「中國移植技術先進」等。

8月22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了〈器官捐獻移植「中國模式」受國際認可〉一文,文章說,「與會的中外專家表示,中國在器官移植方面的相關法規、制度以及標準已經與國際公認標準保持一致,器官捐獻與移植的『中國模式』受到國際專家的認可。」

人們不禁要問:如果國際上通行的人體捐贈器官,中國也開始學著做,怎麼還有什麼特別的「中國模式」呢?莫非中國的捐贈與國際社會不同?

此前《新紀元》周刊報導過,目前中國採用的捐獻,很多是變相強迫窮人賣器官。很多醫院對於患了絕症、而且家庭貧困的人,比如一個農村婦女患了乳腺癌晚期,醫院先是故意把醫療費花得很高,以致病人家庭根本無法承受,這時當地紅十字會的人就會來找病人和家屬,承諾:只要病人同意捐器官,醫院會酌情減免部分醫藥費,同時紅十字會將按照人道主義精神,給病人家庭補助2萬人民幣。在被逼到絕境時,才有了「中國模式」的所謂器官「捐獻」。

即使這樣,大陸捐獻器官者還是非常少。據「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用計算機系統」統計,2015年中國完成器官捐獻2766例,捐獻大器官7785個,超過2013年與2014年捐獻數量的總和。2016年上半年,中國完成器官捐獻大器官5029個。而據大衛.麥塔斯與大衛.喬高等人今年6月共同發表的最新報告,中共每年進行6萬至10萬宗器官移植手術。

TTS主席:沒有認可中國器官移植

《人民日報》的報導說:「與會的中外專家表示,……『中國模式』受到國際專家的認可。」8月19日,中共眾多官媒及香港親共媒體都聲稱,「國際器官移植大會在香港舉行表明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統得到全球支持」,然而官媒沒報導的是,19日當天,國際器官移植協會(TTS)主席奧康奈爾(Philip J. O'Connell)在記者會上公開否認這一說法。


8月19日,中共媒體聲稱,「中國模式」受到國際專家的認可,然而國際器官移植協會(TTS)主席奧康奈爾(Philip J. O'Connell)(左一)在記者會上公開否認這一說法。(余鋼/大紀元)

奧康奈爾對《紐約時報》表示,在8月18日的中國專場會議上他跟中國的醫生說的是:「重要的是你們要明白,中國醫生過去的一貫做法在國際社會是駭人聽聞的。」在8月19日的記者會上,奧康奈爾表示,沒有人能夠把他對中國代表所講的話,解讀為TTS已經真正認可了中國的器官移植系統。「所以他們可以自說自話,但那不是真相。」

有海外網友評論說,中共官媒真是欺負百姓不會做數學題?中國從1999年以來大規模,每年器官移植手術是幾萬例,甚至幾十萬例,而中共官方承認即使到2015年捐獻的器官才2766例,那說明2015年以前的器官都是來自「死刑犯」的。而中國法院每年判處的死刑犯也就1000多人,中共把抓來的法輪功學員也算在「死刑犯」的範疇中,這不等於變相承認,以前用的大多是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嗎?同時這不等於坐實了中共以前否認使用死刑犯是在撒謊嗎?一個曾經多次撒謊的人說的話,人們還能相信嗎?

湘婦控告湘雅三院15萬賣腎

更讓中共當面丟醜的是,就在中共官媒報導「中國的器官移植完全合法化,病人按照電腦系統的派系,免費使用器官」時,大陸網站上卻在流傳中國最好的移植醫院買賣器官、被告上法庭的醜聞。


在香港國際移植大會前夕,大陸網站上卻在流傳中國最好的移植醫院湘雅三院非法買賣器官、被告上法庭的醜聞。(大紀元合成圖)

報導說,湖南道縣婦女尹全珠,2013年起至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進行腎移植手術,因失敗後又連續進行三次手術,花費50萬元。術後出現尿毒症、手術位置9級傷殘。尹全珠先後控告湘雅三醫院以及兩名移植醫生明英姿、葉少軍。兩名醫生被指非法收取15萬元腎臟「供體費」,案件於2015年6月24日在長沙嶽麓區法院開審。

兩名醫生在給予警方的口供中承認曾收受該筆款項,而且沒開發票。然而《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規定,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買賣人體器官,不得從事與買賣人體器官有關的活動。

湘雅醫院是當初美國人幫中國建立的最早醫院之一,也是當代中國移植器官技術最先進的醫院。TTS的兩任主席:查普曼和奧康奈爾,兩人不但都來自澳洲同一家醫院,而且都和湘雅醫院有過密切合作。

就在國際器官移植大會召開前,德國獨立研究者阿恩.施瓦茨自6月開始對這兩名在悉尼韋斯特米德醫院工作的澳洲醫生進行調查,發現從2005年以來,韋斯特米德醫院就跟長沙中南大學第三湘雅醫院有合作關係,「定時進行學術交流會議,進行人員交換訪問,進行有關醫學治療,外科演示和醫學諮詢的高級研究和遠程教育」,特別是2013年後,雙方互訪非常頻繁。

澳洲很多國會議員和人權組織曾經呼籲,悉尼不能幫助中國培養屠殺法輪功學員的惡棍醫生。更為奇怪的是,多個查普曼的同事都不知道這些合作信息,並且對其感到驚訝。TTS倫理委員會成員雅各.拉維表示:「這種合作從未向TSS倫理委員會披露」。

換肝大戶鄭樹森被趕出會場

即使這兩位TTS主席和中共有十多年的交情,但在事實面前,他們依然不得不站出來譴責中共的罪行。

在8月19日的記者會上,本次器官移植大會的科學計畫主席、TTS前主席查普曼(Jeremy Chapman)表示,星期四中國專場會議上提交的一篇論文,涉嫌違反協會不可用死囚器官做研究的規定被拒絕。

《紐約時報》的報導說,查普曼沒有指出被拒論文的醫生的名字,但幾名與會者認出他是浙江大學移植醫生鄭樹森。《紐約時報》記者聯絡鄭樹森,但未成功。此後又透過微信聯絡黃潔夫,黃潔夫證實鄭樹森已經回到浙江省會城市杭州。

查普曼表示:「我已經當面向與會的中國政府代表提出這一點,我期待他們進行調查。」他補充說TTS也會對此進行調查。如果他的懷疑得到證實,「他們(中國醫生)會被點名批評,並會被永久剝奪參與(TTS)會議和在各個移植期刊發表論文的資格。」

據悉,現年66歲的鄭樹森是中國肝移植數量最多的醫生之一。2016年3月,鄭樹森在接受光明網與中國科協主機板的《科普中國》欄目訪問時親口表示,截至當時他個人已操刀1850多例肝移植手術。

中新網2016年1月10日的報導〈鄭樹森:把肝移植手術做到「一帶一路」去〉稱,鄭樹森數百人規模的團隊,每年開展肝移植200餘例,幾乎每個工作日都有供體送來,這是中共法庭宣判的死刑犯無法做到的。

除醫生身分外,鄭樹森還擔任浙江省「反邪教協會」的理事長,在反法輪功方面十分活躍,2009年以編委會主任身分負責編寫書籍詆毀法輪功。

8月初,香港媒體曾公開詢問查普曼,把一個沾滿鮮血的換肝大戶放在主席臺,把一個中共政治官員擺在科技大會上,這合適嗎?於是,查普曼採取行動,悄悄把鄭樹森趕走了。


據悉,8月初,香港媒體曾公開詢問查普曼,把一個沾滿鮮血的換肝大戶放在主席臺,合適嗎?於是,查普曼採取行動,悄悄把殺人名醫鄭樹森趕走了。(新唐人)

否定活摘就等於否定多國政府決議

有評論說,無論兩位TTS主席如何與黃潔夫有十多年的交情,他們如何「喜歡」他們的中國之行,但只要他們稍微有點理智就會明白:即使現在中國不再使用所謂死刑犯器官了,但誰也不能否認,2015年之前,中國用的都是非法強制獲得的器官。這次移植大會中共官方叫得越歡,說明他們以前更是錯得離譜,其效果只能說欲蓋彌彰,適得其反。

同時,有點理智的人都會明白,誰否認中共曾經大量活摘法輪功器官,誰就在與國際輿論唱反調,誰就在否定歐洲議會、美國國會、澳洲國會等官方機構通過的決議,誰就站在了人類普世價值的對立面。


中共否定活摘就等於在否定歐洲議會、美國國會、澳洲國會等官方機構通過的決議。圖為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強摘器官」行為。(AFP)

這兩位來自悉尼的TTS主席,只要查一下資料就會發現,2013年3月,澳洲參議院一致通過決議,呼籲澳洲政府以「支持聯合國和歐洲委員會的倡議,反對強摘器官」。

在此之前,2012年12月11日,臺灣立法院全體無異議通過決議,要求中華民國政府關注營救被關押的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4033名中國良心犯,決議內容並提及,依據美國及聯合國等人權報告顯示,法輪功學員及西藏圖博人士是遭關押及迫害中最嚴重、大量的群體,並指責「中國活摘法輪功學員及死刑犯器官做為買賣移植之用」「駭人聽聞」「天理難容」。

2013年7月10日,愛爾蘭議會外交事務及貿易聯合委員會通過阻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決議。

2013年12月12日,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在法國斯特拉斯堡投票通過一項緊急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體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數族裔團體器官的行為」。歐洲議會呼籲歐盟針對中共的器官移植行為進行全面且透明的調查,並呼籲歐盟對那些參與違反器官移植倫理行為的人提出起訴。2016年7月27日,歐洲議會再次通過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48號書面聲明,要求歐盟在具體行動上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2014年3月5日,義大利參議院人權委員會一致通過了一項243號決議(Doc. XXIV-ter, n. 7),要求義大利政府敦促中共立即釋放良心犯,包括法輪功學員,並對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展開全面調查。

2014年12月6日加拿大國會國際人權委員會通過動議,對中共當局「活摘『良心犯』、宗教團體和少數族裔成員的器官用於移植的可信的指控深表關注,譴責並要求立即停止未經同意就從活體或死者的捐助者身上摘取器官。」

2015年12月,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發布報告,要求對中共強摘器官的指控進行獨立調查。聯合國宗教信仰自由問題特別報告員比勒費爾特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器官「慘無人道」。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以「呼聲表決」(voice vote)的方式一致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

美國國會通過343號決議案之後,世界各大主流媒體都在密集報導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如美聯社、美國有線新聞網CNN、《新聞周刊》、《華盛頓郵報》、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臺;加拿大《環球郵報》、電視臺CTV;英國《每日郵報》、《泰晤士報》、《獨立報》;新西蘭《先驅報》;澳洲《澳洲新聞集團》;日本《外交家》雜誌等,這些媒體都在譴責中共國家機器的活摘器官罪行很「恐怖」,跟「納粹」一樣邪惡。

仔細讀《人民日報》的報導,他們也在變相承認,2015年之前中共用的都是非法器官,因此中國移植醫生的論文一直被國際移植協會拒絕和否定。

雲南第三家醫院雙百院長受審

就在8月18日香港移植大會舉行中國專場時,官方開庭審理了一年前被查的雲南「雙百院長」王天朝。王天朝是雲南第一人民醫院原院長,與周永康馬仔、前雲南書記白恩培關係密切,而且很多百姓都知道他涉嫌參與活摘器官。


雲南第一人民醫院原院長王天朝貪腐案於8月18日開庭審理。王天朝與周永康馬仔、前雲南書記白恩培關係密切;涉嫌參與活摘器官。(新唐人)

庭審現場,公訴機關共指控了王天朝15項收受賄賂行為。除了此前通報的收受昆華苑小區100套住房、100個車位外(因此被稱為雙百院長),檢方還指控王天朝收受1億1600萬元人民幣的賄賂。

雲南省是江派的窩點之一。王天朝努力巴結的白恩培是周永康的大馬仔。白恩培掌控雲南達10年,之後的秦光榮也被指與江派關係密切。白恩培積極迫害法輪功,他專門建立了「雲南省法輪功轉化基地」,大陸官方很多有關器官移植救人命的報導,最後都是「在雲南找到了合適的器官」。

習近平上臺後,相繼處理了雲南三家醫院的院長。2015年4月,雲南第二人民醫院原院長江春光接受賄賂190萬元人民幣,2011年判處有期徒刑5年;第三人民醫院原院長楊湛受賄人民幣100多萬元,2012年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這次輪到了第一人民醫院院長王天朝了。

究其背後根本原因,還是這些醫院都大肆搞器官移植。2014年12月23日,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第三人民醫院等26家醫院因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其發布的《有關雲南省非軍隊系統醫療機構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之中。

習隔20年開最高規格衛生會

就在江派在香港搞器官移植大會的同時,8月19至20日,習近平在北京召開了「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政治局7位常委一起出席了會議。陸媒強調,這是1949年以來第二次最高規格的全國性衛生工作會議,上一次是20年前1996年12月召開的全國衛生工作會議,這次除了衛生的主題,還加了兩個字:健康。

習近平在會上講話強調:一、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要把人民健康放在優先發展戰略地位,努力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二、當前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已進入深水區,到了啃硬骨頭的攻堅期;要著力推進基本醫療衛生制度建設,努力在分級診療制度、現代醫院管理制度、全民醫保制度、藥品供應保障制度、綜合監管制度五項基本醫療衛生制度建設上取得突破。三、展示國際人道主義和負責任大國形象,積極參與健康相關領域國際標準、規範等的研究和談判等。

對比黃潔夫在香港誣陷法輪功的話,習強調要做好全民健康,誰都知道法輪功在1999年遭受江澤民迫害之前,是公認的全民健身的明星功派,在全球獲得3000多個褒獎,調查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治病有效率在98%以上。


在江派搞器官移植會的同時,習近平在北京召開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強調要做好全民健康。法輪功在1999年受迫害前,是大陸全民健身的明星功派。圖為1998年北京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明慧網)

習近平在第三條提到,中國要和國際社會接軌,要展示人道主義,言外之意,中國也要對法輪功修煉群眾展示人道主義,任何活摘器官都是不能接受的,因為國際社會早就有移植器官的國際標準和規範,中國至今連腦死亡的認定都沒有制定出來,離國際標準相差太遠。

習近平默許香港移植大會內幕

據TTS現任主席奧康奈爾透露,26屆國際移植大會,今年輪到亞洲,原本計畫在泰國舉行,但由於曼谷政局不穩,改到了香港。

在北戴河會議以及香港移植大會前夕,大陸百度解禁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很多英文報導,審判了涉嫌活摘的雲南醫院院長,還籌備了衛生大會。從香港移植大會的效果來看,習近平陣營很可能是有意默許了江派的表演:當鄭樹森、黃潔夫等人按照「610」的要求,把移植大會移到香港這個江派地盤來召開時,北京沒有阻止,而是默許了,因為習陣營也在盤算,如何把國際上對中共活摘器官的譴責落實到江派的罪責上,因為無論是習近平還是胡錦濤,他們都沒有參與活摘,而只有江澤民那幫血債幫,才是殺人凶手。

習近平在2012年王立軍出逃美領館後,就從美國政府那得知了薄熙來參與活摘、江派要用薄熙來替代習近平的政變陰謀,於是習近平上任後,不斷用反貪腐的方式來清理江澤民集團。盤點江澤民集團落馬和受到重判的高官,都是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和涉及活摘器官罪惡的人,比如薄熙來、李東生、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江澤民集團的核心罪惡,就是迫害法輪功和活摘器官的反人類罪。

如今很多消息稱,江澤民已經被內控,習近平很快就要動江澤民和曾慶紅了,這時若利用香港移植大會把全球目光聚集在江派的反人類罪行上,這無疑為日後全民公審江澤民打下了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