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專訪斯蒂爾:華人在川普變革中的角色

?"
華人在川普的總統之路將扮演什麼角色?(AFP)

共和黨候選人川普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新唐人記者蕭茗11月11日回訪了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川普競選組織加州聯合主席肖恩.斯蒂爾(Shawn Steel),談論川普當選的原因,將來的施政方向、對華政策,他將成為一個什麼樣的總統,以及華人在川普變革中的作用等。

文 _ 蕭茗、張小清


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川普競選組織加州聯合主席肖恩.斯蒂爾(Shawn Steel)。(楊陽/大紀元)


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新唐人)

中產階層「收權」 對陣精英勝出

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以下稱記者):首先,祝賀你們在艱苦的競選中取得如此成功。

斯蒂爾:這是個大驚喜。而現在我們知道了美國人真實的感覺。大多數媒體都是不可信的,你也不能信高校,不能信在電視上講話的人們,他們都說錯了。這真是中產階層和整個美國針對某些精英大城市居民的一次「收權」(revoke)。中產階層對陣精英,中產階層勝出。

若侮辱川普 中共將付多方代價

記者:這次大選中有一件有趣的事。你知道中共政府一直密切關注美國大選。據說他們心中有個算盤,在唐納德.川普和克林頓國務卿之間做選擇的話,他們覺得川普會更容易對付,因為他是個商人,非常實際,他願意談判;在這個意義上,他更容易操縱。您認為他們對川普先生的評價正確嗎?

斯蒂爾:我認為任何自以為可以操縱唐納德.川普的人都沒理解川普。唐納德.川普身上最美好的、也是讓人害怕的一點,是沒人知道他會做什麼。他喜歡使自己的力量最大化。讓我們記住唐納德.川普生涯中表現得非常清楚的一個特點。不僅是在今年,在他的整個人生中,他都是個民族主義者,那就是:美國第一中國第二,美國第一英格蘭第二,美國第一墨西哥第二。所以他對把中國視作平等的力量不感興趣,他也不認為雙方力量對等,他將其視為對手、威脅,視為問題,而他可以應付。我猜想,如果你侮辱川普,你會付出代價。我們清楚這一點:即使小事情也是如此,你知道,他會很不高興。中共需要明白:如果你侮辱了唐納德.川普,你會在許多方面付出代價,他們或許需要好幾年才會理解這點。

就川普本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他帶了什麼人來。他帶來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人,這些人都不是共產黨的朋友。希拉里帶來了很多商人,他們從中國賺了很多錢。他們現在走了。川普帶來的是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和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他們不是商人,他們是意識形態保守主義者。他們從來不信任中共,不信共產黨,他們不喜歡中共在人權方面的表現。最重要的是,他們不喜歡共產黨在南太平洋擴張權力的方式。唐納德.川普身邊就是這樣的人,他們是制定政策的人。

所以,川普是領導者,但同樣重要的是他請誰來管理他的政策。如果紐特.金里奇就任國務卿,那一天的到來將讓中共很難過。

川普重人權 同雷根擊潰蘇共信念

記者:我先前採訪了駱家輝大使(曾任美國駐中國大使),也採訪了您。關於人權與貿易,我問了他同樣的問題。因為在2009年希拉里國務卿的一次著名講話中,她表示「我們不會讓人權問題干擾到(對華)合作」。所以我很直接地問了他一個問題:關於對法輪功的迫害,希拉里會做什麼。這是在中國發生的最嚴重的踐踏人權行為,如果你關心(人權)的話,就不會袖手旁觀。我覺得他的回答只是籠統的。現在我的問題是,我們是否可以期待唐納德.川普及其幕僚在人權和貿易合作問題上能作出不同的努力,而不會再聽到類似「人權不能干擾生意」的說法。

斯蒂爾:不會。首先,唐納德.川普壓根兒就不喜歡這生意。那他為何需要拿人權來妥協呢?他覺得雙方的貿易是不公平、不對等的。所以或許川普政府的一些人會這樣說:「我們是想和你們做生意,但你們的人權狀況太糟糕了,我們不得不放緩腳步。」大家知道,你不能反對做生意,但人權是你可以出的一張牌。比如說:「噢,你們在人權方面做得不好,我們不得不叫停某樁互聯網關鍵設備的生意,我們不得不阻止微軟向你們提供貿易機密,我們也要阻止谷歌在中國開展業務,阻止波音公司讓你們用我們的技術來製造自己的飛機。」這是川普感興趣的事情。為何我們要把我們的技術讓出去、把工作機會出口到中國呢?你們想要波音飛機,我們賣一架給你,但我們不會在中國製造。

所以我覺得一種回答可能是「我們將不再向你們出售這個了」。當他們(中國)問為什麼時,「你們有人權方面的問題,為何你們不先解決那個問題,過後我們可以談。」這就讓中共面臨選擇。因此川普不會因為不公平的、糟糕的貿易來攻擊中共,而是因為人權問題,中共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所以這變成一個非常有力的工具,而不像希拉里只是妥協,奧巴馬只是放棄。他們沒有任何核心準則,他們不相信人權很重要,他們會談,但不是重要話題。

多數人都會看到,川普相信人權是大事一樁,這一傳統可以回溯到羅納德.雷根,他正是藉此讓蘇聯走向解體。雷根有著堅定不移的信念,以此擊潰了蘇共。我想如果川普能讓中共的領導地位發生改變、給中國帶來民主,他將會成為一位偉大的總統。這將使他成為流芳後世的偉大總統。


斯蒂爾表示,川普(左)重視人權,美國前總統雷根(右)正是藉此讓蘇聯走向解體。如果川普能讓中共領導地位發生改變、給中國帶來民主,他也將成為一位偉大總統。(大紀元資料室)

記者:他將成為第二個羅納德.雷根?

斯蒂爾:是,我的意思是他可以做到,但這太難預測,不過還是可能發生在他身上。當他想要對兩國貿易作出改變時,人權會是一個主因。事情會向這方面發展。好消息是,有很多共和黨和保守派人士一路支持著唐納德.川普。我們現在能和白宮談這個話題了;八年以來,我們都被排斥在外,不能談,沒有溝通。

中華文化悠久 美國需更多亞洲移民

記者:你想對那些支持川普的華人說幾句話嗎?

斯蒂爾:我相信美國還需要大量來自亞洲的合法移民,我是非常認真的。亞洲文化,特別是中國文化,是很悠久的。「我們最好、最聰明的人是亞洲人。」這就是唐納德.川普一直在說的。不只是因為我妻子是韓國人,不是因為我的孩子有一半亞裔血統。亞洲文化帶來了這麼多偉大的價值觀;美國華人整體上比一般美國人的受教育程度要高。他們的婚姻更長久,他們的家庭更有凝聚力,彼此更親近。他們接受優質的教育,他們的價值觀非常傳統,他們的價值觀是美國人的價值觀。華人來到美國,讓美國更加強大。


斯蒂爾表示,美國還需要大量來自亞洲的合法移民;華人的價值觀非常傳統,來到美國讓美國更加強大。(Getty Images)

所以,我是想看到更多來美的中國移民熱愛美國的準則,而不是像中國那樣:只有當你是共產黨員的時候,才覺得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好——你知道,如果你認識有權的人,你可以很順,但多數人沒有這種關係,沒有「後門」。

在美國,任何人都會得到回報,本應如此。在奧巴馬治下不再是這樣,而在川普那裡,任何努力工作的人,他們都能獲得豐足,能非常成功——他們可以是藝術家,可以是商人,可以開小商店,他們應該能自主。我認為這是美國華人帶到美國來的基本價值觀。這就是我想要傳達的消息。

我們也非常認真地對待我們的《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又稱:人權法案,美國憲法前十條修正案的統稱);言論自由——我們不想讓政府告訴我們怎麼思考;信仰自由——這是《權利法案》中的第一條,我們不想讓任何人跟我們說可以信仰什麼、不可以信仰什麼。這些是具有根本重要性的、關鍵的美國價值觀。

當唐納德.川普談論宗教自由時,他發自內心在強調這一點,不只是在表現友善。這意味著政府不能干擾民眾的宗教信仰。奧巴馬強迫基督徒雇用同性戀者,雇他們當然可以,我並不是在反同性戀,但一個宗教必須雇用同性戀者嗎?要有兩性通用的廁所嗎?商業機構可以這樣做,但你不應該強迫宗教團體做一些有悖他們核心信念的事。唐納德.川普非常清楚地理解這一點,所以我認為很多美國華人對唐納德.川普還會更加喜歡。

中共收買華語媒體 美安全受挑戰

記者:有意思。談到新聞自由,你知道我們的媒體——《大紀元》和新唐人電視臺嗎?

斯蒂爾:我確實知道你們的媒體,不幸的是,我也看著中共政府一步步在收買美國的華語媒體。他們成了宣傳工具,反對「外國勢力」,這不好。我認為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當外國的共產黨在購買美國報紙作宣傳工具時,我認為這是一個國家應該關心的問題。我希望國土安全部的一些人開始考慮這個事情。如果普京開始買報紙,開始購買《紐約時報》,我會擔心。任何獨裁者開始購買美國的媒體,我會很關切。即使只是中國的個人買來發聲,我也會認為這對國家安全是一種威脅。我會想要去國土安全部,說:「看,這份報紙、這個媒體現在為中共所有,這是個問題。」我會覺得受到了挑戰。

記者:是啊。不過我可以說,《大紀元》和新唐人電視臺……


獨立敢言的《大紀元時報》承擔歷史使命,勇於報導真相,捍衛新聞自由,深受華人讀者喜愛,其中文版已成為全球發行最廣的中文報紙。(大紀元資料室)

斯蒂爾:你們是唯一好的……你們是我最信任的媒體,你們完全和共產黨無涉,沒有人告訴你該做什麼,你們經濟獨立,你們有海量的閱聽眾。我很高興認識你、認識你的同事們,我認為你們在川普的變革中是偉大的同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