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川普已於1月20日正式就任為美國第45任總統,未來四年他將站在世界格局變化的聚光燈下。(Getty Images)

川普已經就任為美國總統,美中兩國貿易戰是否跟著爆發,眾所矚目。

有分析指,川普了解美國占上風,因而以一中政策當籌碼進逼北京,希望為美爭取最佳談判結果。已經感受到危機的習近平,不久前破例出席了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會。

文 _ 齊先予

川普已於1月20日正式就職為美國總統,「讓美國再次偉大」是他就職典禮的主題,此前奧巴馬是以「自由的新生」和「對美國未來的信念」為就職典禮主題。如果說奧巴馬的主題有些虛,川普的卻是很實,而且很硬。

與以往總統就職儀式相比,川普的簡化了很多:晚上的就職舞會,從一般的8至10場,降到了3場,且川普團隊此前已經募得9000萬美元,創下歷史新高。

拿一中政策當籌碼 逼中共貿易讓步

在正式上任前夕,川普也不忘不斷地給中共施壓。1月15日他在接受美國《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表示,他不會承諾「一個中國」的政策,直到他看到北京在貨幣和貿易行為方面的進展。對此,中共外交部深夜回復:一中政策是美中關係的基石,這個絕不能談判。

1月11日,川普提名的國務卿人選蒂勒森在參議院確認聽證會上向北京提出挑戰,稱將阻止中共進入南海人造島嶼。此前競選時,川普還提出要對中國商品徵收45%的關稅。

川普的這些言論引來各方分析。有學者認為,川普是個經濟總統、賺錢總統、談判總統,他的企業經驗使他在交易談判上有高度自信,他是想用一中政策當籌碼來喊價吹號,這只是商人的算計,實際情況比這複雜深刻很多,就算霸權領導人也不是能夠隨心所欲,華盛頓官員是不會讓他隨心所欲的。

不過川普的信息很清楚:我只要你在貿易上讓步而已。據說習近平近期緊急成立了很多內部特別小組,估計其中一個就是針對川普的。

有評論說,前一期《經濟學人》雜誌指出,英國首相梅伊上任六個月,政策不明、領導乏力,因此批評梅伊(May)是Maybe。川普如果持續以推特治國、放話施政,卻無法實現承諾,川普(Trump)也可能成為Trumpet(喇叭),不斷吹號、無能成事。

川普有貿易談判優勢

不過也有專家分析,就是不動用一中政策這個政治籌碼,即使美中爆發貿易戰,美國雖然在戰爭初始會遭受損失,但最終將占上風。研究公司「地緣政治未來」(Geopolitical Futures, GPF)發表的分析報告稱:「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對中國的衝擊,大於北京報復措施對美國的影響。」

對美國及中國來說,美中貿易存在相互依存的關係:中國出口商和美國進口商;中國廉價商品和美國消費者之間的共生關係。美國2015年自中國進口商品的金額達到4830億美元。自中國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WTO)以來,美國每年都是中國最大的出口國,只有一年跌出首位。

一個極端的假設是,如果美國終止自中國進口商品,這將使大陸依賴出口行業的1500萬工人失業,對中國來說將是一場惡夢。另一方面,美國依賴中國的廉價商品,例如美國進口的雨傘和拐杖,九成以上來自中國。美國如果真的停止自中國進口商品,勢必要從其它國家進口,或者在美國本土生產,這將使美國同樣面臨難題,而且商品價格將更高。

GPF的報告稱,美國對中國商品的依賴只是因為方便,事實上美國製造業有足夠的產能,最終可以彌補終止自中國進口商品的缺口。根據美聯儲的數據,2016年10月美國製造業的產能利用率僅為75.1%。

中國壟斷某些原料,使得貿易對手國在和北京交手的過程中有所顧忌。以稀土元素(Rare Earth Elements, REE,又稱稀土金屬)為例,這是高科技業的關鍵材料,八成以上產自中國,北京2010年限制稀土金屬出口,就衝擊了日本及美國的高科技業。

不過GPF表示,有些貿易爭議和價格因素有關,與原料的取得無關。2016年,全球89%的稀土金屬產自中國,不過,2015年前美國Molycorp公司也生產稀土金屬,只是到了2015年,卻因無法與中國低價競爭而宣布破產。GPF估計,Molycorp公司生產的稀土金屬應可滿足美國國內的需求,只是價格會比中國的稀土金屬高。

中共若報復美國 收效不大

如果中共採取報復措施,對美國商品實施報復性關稅,結果會如何?根據GPF的報告,中國在之前的美中貿易戰中並未占到便宜。
2009年,美國對中國的汽車及輕型卡車輪胎課徵35%的關稅,當時北京對美國的雞肉實施報復關稅。到2015年,美國自中國進口的輪胎減少50%,但來自韓國及其它製造商的進口取代了中國的輪胎,雖然美國並未因此創造預期的工作機會,但也顯示美國可以不用依賴中國的出口商品。

另外,如果北京選擇報復美國,造成在中國經營的美國企業處於不利的競爭地位,有可能迫使美國跨國企業將生產線轉移到其它亞洲國家。而且美國家禽業並未受到中國對美國雞肉實施報復關稅的影響,2011年至2016年間,不僅產量增加,而且雞肉出口增長一倍。

GPF報告總結說:「如果美中爆發貿易戰,不論是美國或者中國,都會遭受損害,但最終是美國會占上風。川普了解這一點,這也是他何以進逼北京,為美國爭取更佳談判結果的原因。」「如果北京明白自己處於劣勢,或許會避免採取雙輸的策略。」

習近平破例出席達沃斯論壇


習近平1月17日出席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AFP)

的確,習近平也看到了面臨的危機。1月10日,中共外交部宣布,習近平將於1月15日至18日到瑞士進行國事訪問,期間習將罕見地出席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

此前一般是副總理或總理帶隊,但這次是習近平親自出馬,並將率領一個比以往更龐大的工商代表團,包括:阿里巴巴的馬雲、萬達集團的王健林、百度公司總裁張亞勤等,及中共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國資委主任肖亞慶等。

據說習近平此行的關鍵是要在會上談全球化。川普反對全球化,要退出TPP,此時正是習近平出來唱主角,統領協調美國之外的其他國家。同時,習近平也將與川普團隊的人在達沃斯進行交流。

不過,很多西方國家領導人因各種事務而無法出席。2017年面臨連任競選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待在國內;已宣布不尋求連任的法國總統奧朗德不會出席;加拿大總理特魯多也不會出訪;原計畫前往達沃斯的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取消了行程;而論壇的最後一天,正好是川普的就職典禮。

馬雲見川普:要一起幹大事

在川普就職前,中國方面還派出了民營企業家與其面談。1月9日川普在紐約川普大廈會見了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兼執行董事馬雲,主要討論了阿里巴巴未來五年內將在美國創造100萬個就業機會的計畫。


川普1月9日在紐約川普大廈會見了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兼執行董事馬雲。(Getty Images)

很多人猜測,馬雲是經過官方授權而去見川普的,因為這會給中方談判增加籌碼。

川普對此次與馬雲的會面表示滿意,稱這是一次很好的會議。川普說:「他(馬雲)愛這個國家(美國),他也熱愛中國。」「馬雲將會和我一起做一些大事。」

馬雲則說,川普是一位「聰明」和「頭腦開放」的人。他說,兩人的談話聚焦在支持小型企業上,尤其是美國的中西部地區。馬雲表示,美國的農場主及小型服裝製造商可以直接通過阿里巴巴打入中國市場。

網傳王健林對川普的三點看法

1月12日,微博披露大陸首富王健林在一個論壇上接受主持人提問時,表達了自己對川普的三個看法:首先,既然美國人民選擇了川普,我們就應該尊重美國人民的選擇;第二:我們要給川普機會,他前面44任總統都是職業政治家,他是第一位商人當總統。是商人更好呢,還是職業政治家更好,給他一個試驗的機會,不要著急下結論;

第三點:我倒對川普上臺後,美國經濟走好,或者中美關係也變好,我還真有信心,因為他是商人,他懂得按商業規律辦事,他不會去砸美國的場子,不會拿美國利益開玩笑,反而政治家倒不好說了。

鄧小平外孫女婿密會川普女婿

在中國人與川普團隊的接觸中,還有一件事不得不提。


川普2016年剛當選不久,川普的女婿庫什納在美國紐約地標華爾道夫飯店密會鄧小平外孫女婿吳小暉。(新紀元合成圖)

據《紐約時報》報導,川普的女婿庫什納曾與中國保險業巨頭安邦集團的董事長、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的外孫女婿吳小暉共進晚餐,並商談一項商業合資項目。這場晚餐是2016年11月16日在曼哈頓中城華爾道夫酒店餐廳的包房裡進行的,當時川普剛剛當選總統。吳小暉的安邦保險集團,2014年以19.5億美元將美國紐約地標華爾道夫酒店買下,震驚國際,而庫什納則是被稱為川普贏得大選的祕密武器,他將出任總統顧問。

1月初,據庫什納的發言人海勒(Risa Heller)表示,庫什納和安邦談生意大約是六個月前開始,安邦要收購庫什納第五大道666號的股份。當時川普剛剛贏得了共和黨提名。

目前庫什納聘請了華盛頓知名律師事務所威凱平和而德(WilmerHale)為他提供建議,以便在白宮擔任總統顧問期間不會違反聯邦倫理法律。據說,庫什納將辭去庫什納公司首席執行官的職務,儘管法律沒有要求,他還將從「大筆資產」中撤出,其中包括他在第五大道666號的股份。

紐約第五大道666號大廈是庫什納的公司在2006年8月斥資18億美元買下的,當時創下了美國單一辦公樓成交價之最。2015年,庫什納開始尋求把這座高40層、採用鋁板立面的1950年代辦公樓改造成高1400英尺、擁有購物中心、酒店和住宅的摩天大樓,高度是當前的幾乎三倍,但這需要資金,而中國的安邦則是美國房地產市場上最積極的中國買家之一,並且積極投資於酒店業。

11月16日在華爾道夫共進晚餐一周後,庫什納的父親又和吳小暉在該酒店共進午餐。在庫什納的父親離開後,吳小暉明顯地興致很高。據當時在場的一名人士稱,吳小暉用英語對尚未離去的隨從高喊:「我愛你們。」

2017年是習近平最敏感的一年

以上種種故事表明,美國和中國的關係,川普與習近平的關係,這些都是2017年中南海最頭痛的事情之一。川普還招募了幾名中國鷹派到他的貿易團隊,2017年美國可能會跟北京爆發衝突。但是外國智庫認為,2017年恐怕不是刺激北京的理想年分。

根據全球最大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最新的報告,這是因為中共正處於領導層變動的風口浪尖,可能令它對外界挑釁特別敏感。

新的中共領導人將在今年秋天19大上選出。歐亞集團主席伯曼(Ian Bremmer)稱,習近平「在所有眼睛都盯著他的時候,將對外部挑戰他的國家利益極度敏感」。伯曼認為,習「將比以往更可能對外交政策挑戰做出強烈反應」,在這種情況下刺激北京有很高的風險,因為「習近平的任何失誤都將引發全球動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