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美國馬里蘭大學的畢業生,來自中國昆明的楊舒平,代筆該校應屆畢業生講話,遭到了包括中國官媒和一些網民的大力抨擊,甚至認為她的講話「辱華」。可以想像,楊小姐受到各種各樣的壓力,她在中國的未來前景相當灰暗。

楊小姐講話的主題,是用美國「清新甜美」引出了自由的話題,而無論是空氣品質,還是自由這些議題,當然是一種禁忌,身為中國人談論這樣的話題,也必然遭到抨擊,這點毫不奇怪。

讓人傷心的是,中國這樣一個急速崛起成為第二經濟體,要和別的世界大國平起平坐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的國家,普遍心態卻仍然存留在中世紀。

上世紀90年代,中國出版過一本《中國可以說不》的暢銷書。我記得,該書的主要作者描述了這樣一個場景:在大學的畢業舞會上,該作者執意邀請一位日本女畢業生共舞,然後在整個跳舞的過程,連續不斷地向對方提出南京大屠殺的議題,執著地希望聽到對方道歉的說法。日本女生先是輕輕帶過,然後假裝聽不到,最後拋下舞伴中途離去。作者津津樂道自己的做法,並作為一種愛國情操大肆抒發自我欣賞的情懷。

我確實不明白,羞辱一個外國女學生,怎麼就成了愛國行為?但終於,中國的憤青進化到以羞辱本國女學生來表達愛國的境界了。

有網民拿昆明說事,認為昆明是中國空氣品質最好的城市,以此證明楊小姐的言過其實和虛佞。在下在昆明待過不短的時間,而且恰好也曾住過馬里蘭,所以似乎有資格談論一下兩地的空氣以及自由。只是,明知道這個問題不是一個資料、邏輯和理性推理問題,卻強要假裝客觀公正,其實沒有什麼意思。

現代心理學早有結論,人類做出的決定,百分之九十與他的情緒有關,只有百分之十和理性邏輯有關係。因此,抨擊楊小姐的官媒和網民,其實是情緒發作,和真相以及真實沒有什麼關聯。

中國空氣不好,中國不自由,中國不能(像馬里蘭大學一樣)挑戰權威,這些擺在檯面上的事實人盡皆知,因為太真實,才刺激了某些人的情緒大發作,惱羞成怒。

情緒是人類最原始的本能,與生俱來,能被激發起來對抗困境,也能被激發起來自我毀滅。人類文明進程,其實也是理性壓倒情緒本能的進程,這與幼齒稚童的成長基本相同。所謂仁義禮智信,無一不是為了應付原始情緒的刻意安排。而反省和自我批判,則是成長的必要條件,而且往往被視為是「成熟」的標誌。

令人齒冷的是,其實某些人的情緒發作背後,有著個人精密的利益算計和得失權衡。據說,那位《中國可以說不》的勇敢的作者,後來還是移民去了加拿大。中國近年落馬的大貪官,哪一位在臺上不擁有清明廉政的形象?

我們這個民族,還遠遠談不上成熟。「文革」期間,整個民族被某種力量操縱得全體情緒失控,做出各種匪夷所思的舉動,而且至今沒有醒悟。當某一天,中國人能夠心平氣和地冷靜地對待各種批評和不利言論,才有資格真正去談「崛起」。在此之前,一切發展都只是幻象而已。

滿身橫肉長得再多,也成不了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