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哭」電腦勒索病毒在全球肆虐,而中國受影響的範圍遍布多省交管部門、車站、自助終端、郵政、加油站、醫院、政府辦事終端等多領域。

加上「金盾工程」的網路鎖國,導致用戶無法連結海外阻止病毒擴散的網址,致感染更嚴重。

文 _ 靜元

防火牆畫地為牢 助勒索病毒廣傳

「想哭」勒索病毒肆虐,大陸校園網路成重災區。不少高校學生的電腦系統內的各種文檔都被鎖定,其中包括許多學生的畢業論文,如要解鎖,必須付「贖金」。

5月13日凌晨開始,北京、上海、杭州、重慶、成都和南京等多地,中石油旗下2萬座加油站突然斷網,因斷網無法刷銀行卡及使用網路支付,只能使用現金。

此外,北京、上海、江蘇、天津等多地的出入境、派出所等公安網站也疑似遭遇該病毒襲擊。

據《紐約時報》引述官媒報導,總計有大約4萬家機構受到影響。中國安全公司奇虎360的報告則顯示,有超過2.9萬個機構的電腦被感染。

自由亞洲電臺引述一位業界人士透露,如果能成功連接到英國網路安全人員緊急註冊的一個功能變數名稱,就可以阻止病毒繼續傳播。但很多中國用戶因為防火牆,而無法成功到訪有關網址。

資深科技界人士郝培強表示,大多數的這種蠕蟲(病毒)都應該有後門,有人檢測到某一個功能變數名稱如果存在,就停止攻擊。但是國內呢,這個功能變數名稱的訪問效果比較差,有的地方是百分之百連不上。到底為什麼在國內訪問不好呢?我相信防火牆百分之百是原因之一。也有別的說法,說這個功能變數名稱所在地本來連接就不太好,這個我相信也是有的。實際上我們有時候的連接質量問題,也是防火牆間接造成的。

鎖國「金盾工程」的前世今生

中國大陸互聯網被稱為世界最大內網,就是因為有一堵世界上最巨大的「防火牆」——金盾工程。

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同時操控媒體對法輪功進行抹黑宣傳。為了阻止海外法輪功真相在大陸傳播,中共以「信息安全」為名建立「金盾工程」(GFW),以加大對海外信息的封鎖力度。

而據海外媒體報導,這個GFW最初的策劃者正是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


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為阻止法輪功真相在大陸傳播,中共建立世上最巨大的「防火牆」——金盾工程,其策劃者正是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大紀元資料室)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描述,2002年16大前夕,江綿恆去信息產業部502所,觀看高速網際網路演示,其中一項內容就是測試數據檢索速度。匯報人員在Google上檢索「江澤民」,沒想到出現在螢幕上的頭十條新聞中就有三條歷數江澤民的罪惡,而且「邪惡江澤民」被顯示在頭條,江綿恆又驚又氣。

回去後,江綿恆在封鎖網際網路上不斷加大力度。江綿恆聲稱:「中國必須建立一個全國性的網路,獨立於國際網際網路之外。」

《中國即將崩潰》一書作者章家敦在2002年就曾指出,江綿恆正在推動一個獨立於全球網路之外的中國網路系統,建立防堵、篩選境外信息的龐大防火牆。時任中科院副院長的江綿恆曾到中科院計算機網路信息中心聽取匯報,並特別提到監控技術。

1998年開始的「金盾工程」則主要是對內。它是一個龐大而複雜的內部網路封鎖與輿情、公民身分監視系統,對中國公民進行全方位監控。它的主要功能包括網路嗅探、電子取證、發送木馬病毒、遠程同步監控、遠程身分掃瞄(無線射頻識別)、自動面部識別、電話竊聽等等功能。

2006年,中共公安部對「金盾工程」驗收,繼而轉為規模更大的絕密「大情報」工程,用來監控13億民眾。

解除網路封鎖已是巨大民意

2016年5月30日,中國科技創新大會、兩院院士大會、中國科協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據海外媒體報導說,會上有科學家公開要求當局解除網路封鎖。會後更有中科院78位院士聯名上書,要求解禁國外網路,以「提升科研水準」。

而法輪功學員開發的「自由門」等破網軟件,有千萬計的中國大陸網民在使用,是影響深遠的翻牆工具。


大陸去年已有大批中科院院士聯名上書,要求解禁國外網路。而法輪功學員開發的「自由門」等破網軟件,幫助千萬計的中國網民翻牆,獲得海外資訊。(大紀元)

江澤民拚命網路鎖國、屏蔽真相,完全是為了一己之私,卻欺騙、坑害了所有中國人。◇